學員課後真實分享-身心覺察療癒師第二階段培訓之二:【伴侶關係深度療癒 & 愛情揚昇轉化真愛】

  • 學員分享:看著伴侶,如同一面鏡子映照出另一個我,不是伴侶無法愛我,而是內在孩子非常堅信自己是不配得愛的,因為釋放創傷凍結,對伴侶有更多感恩。

    學員分享:
    第二階段伴侶關係深度療癒分享:

    儘管每次主題都相同,感受真的全然不同。看著伴侶,如同一面鏡子映照出另一個我,還沒學習覺察以前,鏡子裡看見的是伴侶=討人厭妖魔鬼怪,生來折磨我,考驗我的人生,學了覺察才發現原來最大的魔鬼是自己。

    鏡子的原理,就跟外在世界都是別人的原理一樣!直到看見鏡子裏的都是自己,才破解世界都是別人的謊言!!!原來真的外在世界沒有別人啊!

    老師在課程中說的「漿糊只能跟漿糊在一起」(同頻相吸)真的非常貼切!我以前當了漿糊好久好久啊⋯⋯。

    我在伴侶關係中找父母~我對父愛的渴求,都要伴加倍侶還給我。

    討厭爸爸的面向,更加深我設定伴侶的條件,爸爸的惡習(喝酒,抽菸,應酬…),對兒時的我造成很多情緒創傷印記,濃烈的不安跟恐懼,直到成人,身體都幫我記得,所以啟動了保護機制,設定了嚴苛的篩選條件。

    伴侶:不能有任何惡習,要愛我勝過自己,要把我當公主疼,還不能讓我為了吃飯煮菜煩心,身體幫我選了一個很優良績優股的伴侶,但我的婚姻怎麼還是有點寸步難行?還會爭吵?還會痛苦?還會哭泣?

    我發現渴望就是一種無底黑洞,感受伴侶的愛,除了多還要更多更多!永遠沒有滿足的一刻!我的刁鑽難纏,步步逼近,無理吵鬧(說的是以前的我),凡事都要爭贏,只是為了要證明「你看!我就是那個不值得你愛的女人!你是不是後悔了!」也呼應內在孩子對父母的控訴,看吧!不管我多麼努力,你們就是不可能沒有條件的包容我!愛我吧!

    不是伴侶,或是父母無法愛我!而是內在孩子非常堅信自己是不配得愛的!因為看見內在孩子創傷眼光造成的人生困境➡️看見自己造就的各種關係➡️受傷恐懼、滿滿的創傷印記➡️願意打破習慣跨出去➡️帶著意願陪伴自己➡️身體就帶著我突破困境,走了出去!

    ⭐️願心=意志力,身體覺察就要帶著意志力傻傻地做,不和自己的身體計較那麼多(在使用花晶時有很深刻的感受,越來越能豐盛使用花晶,而不帶匱乏的心)

    ⭐️故事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你為何會覺得它很重要!因為那個情緒能量就是還存在於身體上,我們要做的就是讓那股能量流動,鬆動,釋放,轉化啊!

    最近身體覺察時,我非常深刻體會,一段20年前被分手的記憶,居然還存在於我的身體!

    那股哀怨跟被拋棄的感受,我還以為我怎麼心心念念這個男人,以為他是我人生錯過的唯一真愛!其實就是那股不甘心!為什麼你可以先拋棄我!那股怒連結到兒時被父母拋棄的受傷感受(父母只是長時間在外地工作,小小孩子的我卻認為是被拋棄的大腦扭曲記憶)。

    當我回到身體,讓身體釋放這些壓抑很深的悲傷,讓自己哭,讓自己怒,這個分手事件帶來的情緒跟著我很久很久,最近真的完完全全釋放到沒有起伏,甚至還能在心中默默祝福這個無緣的前男友,能夠婚姻美滿,真的幸福。

    老天!真的好不容易啊!再度為自己掌聲鼓勵鼓勵!再度驗證還沒有辦法身體覺察以前,代罪羔羊好多好多呀!


    課中深度療癒的過程
    第一個過程:
    要無限度的包容我,煮好吃的東西,不要再逼我吃南瓜,能接受我的想法,小孩搗蛋時不要再說是我寵出來的。

    第二個過程:
    每次只要有衝突,特別是在親子教養上,你總是不聽別人的聲音,堅持自己才是對的,雖然很愛我們,但是你的愛卻是建立在規範,跟你們有沒有聽話!如果我持相反意見,我就是跟你作對!簡直是獨裁政府!

    第三個過程:
    因自己受傷以後,對伴侶造成的傷害或報復,講狠話變成一個手段,特別是還會把婆婆一起比喻成造成伴侶個性的元兇⋯⋯而且越來越能說真話到直接踩伴侶的地雷區,你不允許我說,我也不允許你說。伴侶常常說我的父母把孩子寵壞,我就反說哪像你好可憐,從小就吃了好多好多苦,沒人疼愛……。

    第四個過程:
    道歉感恩,感謝你對我的照顧,愛我還是很多,但是過度承擔責任,對我們彼此都沒有好處,我們都需要善待自己,才能用同樣的品質去真心對待別人。接著老師引導所有伴侶能量來到身旁,我看見了一道彩虹,隨著我的手碰觸的身體部位,彩虹能量注滿了全身,有幸福感動的真實平安啊!

    一上完課,我真的覺察到自己完全複製爸爸,頓時馬上理解了爸爸跟媽媽的感受,也包含我跟伴侶的…真的是太太太神奇了。

    伴侶關係深度療癒的四個過程,沒有任何眼淚或悲傷,因為一路在伴侶關係的轉化,讓我對伴侶的怒跟怨,創傷凍結消融很多很多了⋯。




     
  • 學員分享:課程的療癒釋放,我對伴侶的嫌棄,每一個點都是我自己的嫌棄。外在突破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糾結很久沒有未來的伴侶關係也在和平中落幕。

    學員分享:
    7/17覺得很不可思議,上週六父母關係深度療癒工作坊到今天也才過一週,但感覺已經經歷了很多內在的轉變,每天落實身體覺察,感覺外在功課來和突破的速度越來越快,真的每天都可以是新的自己!

    很共時的是16號凌晨,我才剛鼓起勇氣結束了一段糾結很久(2年半)又一直沒有勇氣劃下句點的伴侶關係,雖然對方感覺蠻受傷,還說這輩子不要再見,但結束過程還算是和平的。

    一直走不出來...也發現很大的原因是自己需要一個人依賴、生存的恐懼、自我支持力不足,好像有總比沒有好...。想到要提出分開,好多底層的生存恐懼跑出來,明明現實生活中什麼也不靠他了,非常矛盾。但拖著這個關係,我知道在能量上還是會有糾纏的,畢竟兩個人心裡還是會卡著對方。

    於是給自己一個期限,但打好分手訊息要送出的時候,又緊張害怕到手在抖,深呼吸好幾次才按下送出…。與他短暫對話結束後,也互相祝福,對於對方也有太多的感謝。

    當下觸摸旁邊熟睡的女兒才感覺安穩,摸著女兒的頭,突然想到她剛出生時的畫面,莫名大哭了起來,帶出很多的孤獨感(有些不知如何形容的情緒)。

    我開始擦花晶做身體覺察,從第一脈輪到第七脈輪,過程中帶出好多好多的過往的情緒印記,幾乎都在大哭中度過,身體真的會自己帶領。

    擦第二脈輪時內在小孩突然哭喊著媽媽~感受到很多對愛的渴求,然後感覺自己角色連結成了已過世的外婆,同樣的情緒感受、都是對愛的渴求而得不到的痛苦…。

    我在心輪看見對自己的遺棄,喉輪的臣服、請求宇宙帶領我。最後擦了極光花晶,持續釋放情緒一陣子,突然變得好平靜,什麼情緒念頭都沒有了,又回到了當下,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其實也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釋放清理完後,隔天原本生活上困擾我的事情都變得特別順利,糾結的點都消失了,內在都鬆開了!

    今天的伴侶關係深度療癒課程中,我看見我對伴侶的嫌棄,其實全都是我對自己的嫌棄,完全命中!

    原本以為過往的伴侶跟父母一點都不像,但今天的伴侶關係釋放的過程中,我對往伴侶的不滿,跟我罵父親是一樣的!
    而我對每任伴侶的報復,全都複製了父母彼此的相處模式,也都是冷暴力、疏離、冷漠。

    經過上課以來的身體覺察和情緒釋放,我對前夫的怨恨情緒也都消失了,落實身體覺察功課,內在意識轉化真的非常快速,即使頭腦不知道的時候轉化也一直在發生。

    非常感謝老師全然給出的帶領和助教老師、療癒師們無私的奉獻和愛,還有夥伴們一同前行❤️


     
  • 學員分享:我對伴侶的期待,都是兒時對父母的渴望、標準、期待;我對伴侶的厭惡,都是內在小孩對自己的不滿、厭惡、排斥。課程讓我對伴侶的創傷投射大幅消融。

    學員分享:
    20210718伴侶關係覺察
    上週剛好密集發生伴侶關係的課題,共振週六伴侶關係深度覺察療癒的課程。

    前夫幾乎沒有其他家人,離婚後我們還是同住,像家人般互相照顧。與前夫的互動,是我比較強勢。前夫在我面前很像個孩子,心思單純,情緒都寫在臉上,說話彷彿不經大腦。許多工作上、人際上的問題他都會說給我聽,我經常和他意見不同,他的思慮不周、被迫害妄想、好批評,經常令我火冒三丈;我經常像教學生一樣幫他出主意、解決問題。

    但內心卻有一股悲憤:「為什麼總是我在幫助你解決問題,為什麼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你幫不了我?為什麼你那麼幼稚?」內在小孩又掉入「為什麼沒有人可以幫我、我什麼都要自己扛」的怒,以及「我不能跌倒,因為這個世界沒有人會接住我,我得不到愛」的悲。

    看到自己情緒也很滿,趕快讓自己獨處,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讓情緒發洩。當我說出上述又怒又悲的話語,我覺察到其實前夫沒有不想幫我(不是不愛我),當下的他已經盡力給出他所能給的(雖然我並沒有得到滿足)。

    但因為我期待他要很有能力、很有智慧,滿足我的需求,所以我不能中性的看見並接納他的給出。

    原來我還是想要向外求,想要有人可以依賴;還是充滿生存恐懼,無法信任生命卻也不想自我負責。發現問題在自己身上,我啞口無言,憤怒悲傷的情緒都消失了,沒有繼續複製貼上新的創傷印記。

    學習身心覺察將近二年,與母親的關係有明顯轉化,但與前夫就時好時壞。有時真的很生氣、很失望,很想切斷關係,但都已經離婚了還斷不了,到底我要從他身上學習什麼?

    週六帶著「我還是不想自我負責」的看見,進行伴侶關係深度覺察。老師點出所有關係尤其是親密關係,也是父母關係的複製,最後都映照出我們和自己的關係。

    而老師在課中說:我們對父母有天生的內疚感,相較之下,更容易肆無忌憚的投射伴侶,以伴侶為代罪羔羊。我們對伴侶的期待,都是兒時對父母的渴望、標準、期待;我們對伴侶的厭惡,都是內在小孩對自己的不滿、厭惡、排斥。聽了真如醍醐灌頂!

    我的原生家庭小孩很多、食指繁浩,爸爸是家中的大樹,獨立撐起這個家;而媽媽覺得爸爸很負責任、可以依靠。

    小時候我總覺得爸爸很辛苦,幫不了忙的我對爸爸感到愧疚;而媽媽不用上班、家事也有我們分擔,應該日子過得很輕鬆(小小孩的眼光),卻經常奄奄一息坐在客廳沙發上,我真的無法理解,內心輕視媽媽、覺得媽媽很沒有用。

    我複製了爸爸要自己扛起一切的責任感與生存恐懼,也複製了爸爸看待媽媽的眼光,覺得伴侶很弱很沒有用;不論是爸爸或我,其實內心都希望伴侶可以幫助我們,卻得不到,關係中強勢的我們,都造成伴侶很大的壓力。

    前夫活出了我極力想切割壓抑的面向,我討厭前夫的點,都是我內在對自己的不允許、厭惡與排斥;我想切割前夫,正如我想切割自己的內在小孩。

    我對伴侶、對父母的渴望真的一模一樣。原來我自以為很懂事、很獨立,我不會無理取鬧、隨便要求,但是當我脆弱求助,父母、伴侶就必須給我100分的回應、滿足我的需求,否則我就會覺得自己不被愛、得不到支持,必須孤獨求生,獨自面對不安全的世界。

    我不允許母親、伴侶很弱、沒有用、不夠聰明,因為我不允許自己很弱、沒有用、不夠聰明。

    我對父母、伴侶的輕視與憤怒,是對我自己不完美的輕視與憤怒。我以為不夠好就不值得被愛、無法生存於世界,我帶著強烈的生存恐懼硬撐,我其實怕極了,我怕自己倒下去沒人支持我。

    其實渴望父母、伴侶就像神一樣,聞我聲救我苦,「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這樣高的期待當然都只能換來失望、受傷,我在同一個人身上投射最高的神性幻想與最想切割的內在小孩,小我的分裂真是令人讚嘆!


    在深度療癒的過程中:
    第一個過程

    *對伴侶的渴望、需求:
    大聲喊出「我想當小孩、我不要當大人」,像個孩子般大哭。不論我多麼弱、多麼沒有用、多麼番顛,我都希望你愛我、接住我、保護我、原諒我!


    第二個過程
    *對伴侶的不滿、失望、委屈:
    為什麼都是我在支持你,為什麼你這麼幼稚、不成熟?我扛自己的生存壓力還要扛你的生存壓力,我自己一個人比較輕鬆吧,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長大!


    第三個過程
    *對伴侶的傷害、報復、懲罰:
    你太白目、幼稚,我不想跟你對話,我用冷漠無視來懲罰你;我用言語、眼神貶低你;我拋棄你、跟你離婚,讓你覺得自己沒有家!


    第四個過程
    *向伴侶坦承歉疚、愛與感恩:
    對不起,我自以為比你聰明、比你成熟,但是我其實一直對你投射自己的渴望與不滿,一直在傷害你。你從來沒有否定我,都是我在否定你。即使如此,你仍然一直陪在我身邊,仍然想與我一起變老。

    謝謝你願意包容所有面向的我。我承認自己根本不會愛人,我只想滿足自己的幻想與需求。

    謝謝你陪我一起演這場戲,讓我看到自己有多麼自大傲慢、多麼自私、多麼不接受自己的脆弱無用、多麼恐懼生存、多麼不信任生命,多麼不願意自我負責!

    課程結束後,身體非常疲倦。晚上做夢仍繼續釋放與伴侶關係相關的情緒。昨天又發生幫他解決問題的戲碼,但最大程度收回了投射,可以更中性的提供建議,內心不再怨嘆他為什麼這麼弱。

    他主動表示感謝,我也能夠輕鬆的接受。

    感受采榛老師的帶領,以及群組夥伴的共振!每一次創傷信念的粉碎、療癒轉化的發生,都忍不住想高聲讚嘆身體覺察的不可思議。

    祝福所有夥伴都能落實「持續不墜、傻傻的做」,所有人的療癒轉化都遠大於我!


    ​​​​​​​
     
  • 學員分享:我在感情上的失落、婚姻裡的不快樂,完全跟伴侶一點關係都沒有,所有的痛苦外境都是我內在匱乏的投射與創造。靈魂伴侶,感恩所有的伴侶在靈魂的層次上,約好來幫助對方轉化。最終領悟我所等待的是對自己的愛。

    學員分享:
    2021/7/18第二階段伴侶關係深度療癒

    感謝老師從第二階段前導課開始,就一直提醒我們每一天、每一個時刻都是「全新」的自己,要「心一橫、豁出去」用全身的力量,跟隨課程的引導做身體覺察釋放。這個提醒真的幫助我在過程中,最大程度的放下小我/頭腦用過往經驗去預設立場,而能帶著空杯之心讓當下身體的智慧帶領我前進!

    這一次跟以前不一樣的地方是,在課程中的深度療癒釋放時,我邀請了過往所有曾讓我有深刻情感連結的伴侶能量來到我的面前。在第一個過程中,我吶喊出的是「可不可以只愛我一個人」?「我要你愛我,全心全意的只愛我一個」,當我一大喊出聲,我的眼淚就完全潰堤,那種不被愛的心痛感傳遍全身,整個心輪/雙手都發麻,那種對愛深深渴求的失落心碎讓我痛哭失聲。

    但到了第二個深度療癒釋放階段,我怒吼著「為什麼你要讓我覺得我永遠都不夠好?」「為什麼我總要為了得到你的愛而必須去跟另一個女人競爭?」

    而這兩個過程讓我清楚得看到,內在小孩對「愛」的渴求與「原生家庭」的關聯性。

    之前透過身心覺察,我發現在伴侶關係裡,我一直在尋找的另一半是我「父親」的投射,我懼怕我的父親卻又渴望靠近他,在過往的男朋友面前,我無法做自己,因為潛意識相信真正的自己不夠好無法被愛,所以總是委屈討好,但換來的是不被珍惜與背叛!

    一再受傷的結果是我選擇嫁給一個所謂愛我比較多的人,而他是我對「母親」的投射。然而先生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與包容依舊無法讓我快樂,相反的我在關係裡扮演了強勢父親的角色,用失衡的陽性力量與先生一起共演相愛相殺的劇碼!

    從父母身上得不到的愛,我渴望在伴侶關係中得到滿足!我一直覺得感情是我生命的課題,但我那麼渴望談戀愛的感覺,只是因為潛意識我把感情當作填補我內心對愛匱乏的「解方」!過往所有讓我難以忘懷的情感創傷裡,我總扮演那個痴痴「等待」的角色,等待對方寫信給我、打電話給我;等待對方多看我一眼、等待對方給我愛…。

    我看到了那個孤單站在角落裡「等待」父母親來愛我的小小孩,但我永遠等不到父母的愛,永遠都等不到。因為我是老大,我不能吵鬧要爸媽來愛我,爸媽要照顧弟妹很忙,他們沒有空理我。甚至我不能任性、不能撒嬌、不能跟父母討愛,我必須要懂事、乖巧、聽話,如果做不到還要被處罰,小孩子的我所有對愛的渴求只能被忽略、被壓抑!

    而透過這個伴侶關係深度療癒釋放的課程,我看到了原來我對所有伴侶的吶喊實際上都是在對我的父母吶喊著:「可不可以只愛我一個人」?「可不可以只看到我一個人」?你們愛我可不可以就因為我是我,而不是因為我夠乖、有幫忙照顧弟妹,功課好,所以才愛我?抱著這個得不到愛與關注的小小孩,我忍不住的嚎啕大哭,原來我一直等待的不是別人,而是我的父母,但更進一步我真正等待的是…「自己」!

    當我對過往的伴侶們口口聲聲控訴著:「為什麼你要讓我覺得我永遠都不夠好?」「為什麼不能只愛我一個人?」時,我完完全全對他們每一個人做出相同的傷害,我的眼中也從來就沒有只有伴侶「一個人」,只要有一個更符合我條件的人出現,就有了無法克制的「動心」,就算我沒有做出任何行動也沒有人知道我的動心,但我清楚明白的看見了我自以為愛得死去活來的「愛」裡面,其實真的一點點愛的成分都沒有,只有難以細數的「條件」,只有論斤計兩的「交換」。

    透過這個療癒過程再一次無法逃避的看到了,自己對「愛」的失落與受傷感,真的來自於未被全然療癒的創傷信念:「不夠好就不值得被愛」的生存恐懼,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都以「愛」之名,行「相愛相殺」之實。

    我在感情上的失落、婚姻裡的不快樂,完全跟伴侶一點關係都沒有,所有的痛苦外境都是我內在匱乏的投射與創造。

    所以到了第四個療癒過程時,面對著伴侶們的能量,忽然有了一個體悟,他們每一個都是我的靈魂伴侶,在靈魂的層次上我們約定好來共情共演,相約好來幫助對方轉化的。

    這個念頭一起,我更是哭得無法控制,但心情已經完全從一開始的心痛、憤怒轉換成無限的感恩,深深感謝他們一起陪伴我走上這段尋愛之旅。沒有與他們的相愛相殺,我不會明白當我找到「父親」的替代品時,我以為我要的是「母親」的愛,當我找到「母親」的替代品時,我又開始渴望父親的愛。

    永無止境的追尋來自未被填補的「內在匱乏」!透過課中深度覺察療癒釋放,我再一次領悟到我所追求的愛真的只存在我與我自己之間,那份愛只有我才能給予自己而無法外求;再一次認領了那個苦苦等待父母的愛的那個孤單內在小孩,而我終究在等待的不是我的父親也不是母親,而是我「自己」。

    課程結束後,身體非常的疲憊,這幾天除了1-7脈輪的覺察,還會利用情緒修護、心靈修護疊加使用在2、4脈輪。身體的反應是小腿腫脹痠軟、頻尿、流汗(尤其是胸口與後背)、嘴破、肩頸僵硬,持續釋放原生家庭的不被支持感、生存恐懼,以及過度背負的憤怒。

    感謝婕寧助教這麼詳盡的筆記,感謝夥伴們的共振與分享,還有深深感謝采榛老師的無私大愛。最後感謝我的父母親把我生下來,感謝我自己的願心與勇敢。

    願大家的豐盛轉化遠大於我(每一次發出這樣的祝福時,都是一次感受自己是如此豐盛的時刻,真心感謝老師的教導與帶領)。


     
  • 學員分享:伴侶關係深度療癒後,看見自己完全複製父母關係的模式,在感情中以過度感性來對抗過度理性,都是兩極失衡。持續覺察才能漸漸回歸中間平衡。

    學員分享:
    2021/07/18在第二階段的伴侶關係深度療癒後,意外地對父母/伴侶關係有了新的看法。分享如下:

    1)爸爸真的是不負責任,把媽媽當救生圈。其實對他來說,任何一個女人都可以當老婆,只要能夠生育,持家有道,不會亂花錢,還有,最重要的是,自己年老的時候會照顧自己的人,就可以。

    之前,我有問過爸爸,你為何跟媽媽結婚?他說:「看她就是很勤勞的人,就像一條牛,而且不會亂花錢。」此刻,我懷疑到底爸爸有沒有愛過媽媽?還是,在爸爸的世界裏,自己出外賺錢養家,老婆能夠照顧家庭照顧小孩+老了照顧自己,當雙方能夠為對方承擔(外在的物質)責任,等價交換,就是愛?所以爸爸會覺得,自己是愛媽媽的?

    此刻,突然覺得媽媽很慘,被情感缺席的老公捆住,被爸爸以責任之名的「愛」困住,彷彿自己就只是工具:陪伴終老的工具。媽媽一直覺得自己是傭人,無論在自己的原生家庭,還是在婚後的家庭。這原來不無道理。

    2)我發現,我對「爸爸選擇不跟媽媽離婚」這個決定,有非常大的糾結。

    從小我看到,爸爸媽媽之間沒有愛、不快樂。我無法理解,為何父母「為了愛以外的理由,堅持在一起。」我更無法理解的是,我知道爸爸愛我(而不愛媽媽),但爸爸卻完全不顧我的感受,選擇繼續和媽媽繼維持婚姻關係。

    我因為爸爸的選擇,非常受創。為了逃避受傷感受,我的潛意識建立了一個信念,來抗衡爸爸的信念。從小,我對愛情有一份堅持,就是「相愛的人,無論如何,都要在一起,不能分開」。這背後代表的是:不管對方什麼條件,能否提供物質保障,生活支持,只要雙方彼此相愛,就要在一起。不論外在條件多麼糟糕,都不能分開。

    以往,在愛情關係裏,我對伴侶的外在條件其實不太重視(除了最好能跟爸爸一樣,給我大房子)。我曾經跟比我矮又胖,而且禿頭的男生在一起(不是三個人,是三個條件在同一個人身上)。我真的是可以置外貌條件於不理。

    此刻,我突然看到這個想法有多不理性,完全是過度感性!這是為了抗衡爸爸過度理性的想法而產生出來的一個相反信念。

    很巧合的是,前女友也是為了一個不愛的人而拋棄我。我真的非常驚訝,我與父母的三角關係,完全在我和前女友與室友的關係中重現,絲毫不差。前女友為了責任,最後選擇跟沒有愛情感覺的室友繼續生活,而放棄了我。我完全無法接受這個理由,正是因為我有著「相愛的人,無論如何不能分開」這個信念。

    我突然感覺,宇宙安排這場戲,是想我看清楚,爸爸的想法是過度理性,而我的想法是過度感性,兩者皆不平衡。麵包和愛情,都是需要的,缺一不可。即使如何相愛,如果外在條件無法配合,或者已經改變,兩個人還是不要在一起比較好。

    感恩這次的兩性關係療癒深度療癒課,讓我覺察了這麼多不曾發現的面向,看見就是轉化改變的開始。
    感恩老師的帶領,還有所有夥伴的共振 



     
  • 學員分享:過去在感情上總是浮浮沉沉,跳不開那個內心深處對愛的需索,就像一個耍賴的小女孩;覺察讓我領悟到,我何須渴求愛?我只需要認出生命中無所不在的愛。

    學員分享:

    【愛我,好嗎?】覺察分享

    感情一直是我除了母親課題之外的大魔王關,也是我當初來學習覺察的原因。學習覺察以來,好幾次突破與母親的心結,重新改寫了身體裡的情緒記憶,而我也能更常感受到媽媽行為模式背後的意義,比較不會再隨著她的情緒而牽動自己。

    然而即便我覺得自己已經改善了父母關係,在感情的這一塊,總是浮浮沉沉,無法像重複像在看見母親關係的那個瞬間的照亮,像打開了開關,妳會知道什麼是真相,並且真正的打從心底相信。

    同學們常常說我像躺在地上打滾說「這不是肯德基」耍賴女孩,我的確是一直耍賴,因為我不想自己愛自己,我想要別人來愛我,大家都有人愛,為什麼我就要自己愛自己?沒有人愛我就表示我還不夠好,才不是什麼機緣未到,有更好的人在前面等妳之類自我催眠的鬼話。

    我知道我整個人在感情裡的頻率都是「渴望被愛」,都是需索,但我再怎麼努力的愛自己,撫摸身體,跟身體說話(說真的我以前真的覺得這根本精神病),我就是跳不開那個內心深處的對於愛的需索。我想要、我想要、想要,這麼的想要背後在於我覺得「我沒有擁有那份被支持的愛」。

    直到昨天突然有一個平常沒什麼交集的男性朋友莫名跟我告白,我腦中那個斷掉一直無法接通的線路突然擦出了火花。這個月我收到三個男性的告白,但我覺得我沒有愛,因為他們不是我心中最喜歡的人,我最喜歡的人沒有跟我告白,他根本不愛我,我的腦中響起「妳不夠好,沒有人愛妳」、「快點去小紅書學習撩男技巧」、「他不理妳的時候妳也不要理他」,內在有千千萬萬種消耗能量的想法,搞得我整天心慌,處於一種我沒有愛,我好像要愛的惶恐當中。

    然而當完全沒有交集的男性朋友對我說愛的時候,我突然看到了,宇宙透過各式各樣的人、各式各樣的方法在對我說著「我愛妳」,只是我總是視而不見,一直執著於符合我我腦中那個框架的愛,認為只有那樣的愛才是愛,才代表我是值得的。

    傍晚覺察時,我想著我的自律神經支持著我的呼吸心跳,想著把這麼好環境房子無償給我住的弟弟的朋友,想著載我回家的公車司機,想著隨手打開就能大放光明的電燈,打開水龍頭就能泡的熱水,完全無償不須爭取就能呼吸的空氣,這麼多人事物支撐著我每一天的生活,從來不求回報,而我居然有整整30年都感受不到這圍繞在我身邊的愛,執著的一個虛幻的愛。

    而我最近心儀的對象,他的出現或許不是來愛我的,他教會了我人要先滿足自己,並且身體力行的活出了這個樣貌,也是因為他的出現,讓我更加的在意自己的身體,常常去運動,在乎吃的食物,也逐漸在乎起我荒廢很久對於事業的態度。

    如果這個人不是以他這樣形象出現在我的面前,他講的任何一句話,執著傲慢的我根本都不會聽,而這樣形象的人是我心儀的、崇拜的、希望接近的,便會開始願意去改變我過去不願意放下的。

    領悟的當下,我腦中那個拿著玫瑰花瓣算著「他愛我、他不愛我」的小女孩突然停止了動作,玫瑰花消失了,出現我眼前的是一整片的花園。

    我何須渴求愛?我們只需要認出愛,這樣而已。

    •最近我花鑰霜狂擦臉跟脖子,感覺就這樣突然開光了。




    學院療癒師回覆:
    讀著你的覺察文總有「痛快」的感覺,很坦白很勇敢的直面自己。

    「這麼多人事物支撐著我每一天的生活,從來不求回報」的頓悟,連結到愛一直都在身邊,經常視而不見,以為理所當然的日常中的一切其實都蘊藏著愛。這個看見真的好重要。很喜歡最後的結論:
    「何須渴求愛?我們只需要認出愛」。

    謝謝你的分享,愛妳


     
  • 學員分享:伴侶關係的覺察療癒,在課程中釋放那「不被選擇」的「無價值感」,明白我不需要完美,只要信任生命的無限可能續繼往前走。

    學員分享:

    #致每段交會的關係
    #所有的相遇絕對是命中注定

    2021年才過兩個禮拜,我突破了三段關係!分享給大家⋯⋯

    2020/03 我被分手了
    遠距離戀愛外加對方長我十幾歲,所以人生目標與情感需求的差距頗大!為了他想要追尋的目標事業,他無暇顧及我的情感需求⋯

    很長一段時間沈溺在自己的「無價值感」

    因為我不夠好,所以他不選我
    為了證明我值得他停留,在交往期間拼了命的展現自己是「值得的」


    但我就是不夠好,所以不被選擇⋯⋯

    即使接觸覺察療癒也兩年,我仍是不斷的學著陪伴自己的每個情緒起伏!允許著、經驗著每個情緒的升起⋯⋯就這樣過到2020下半年終於感受到有鍛鍊出自己的耐心,開始能接受這樣的自己。

    就在我覺得自己好像可以過關時!某個男同事登場對我獻殷勤,從他對我的「好」,我看到過往自己對被分手對象的行為模式⋯⋯。

    原來我所謂「好」的展現,對接收方來說是如此的沈重跟難以消化的!彷彿理解前任為何會「不選我」,再度勾起「我不夠好」的無價值感⋯⋯。

    持續回到自己,慢慢的消化。過程中不斷的與自己、與前任在內心和解!


    獻殷勤的男同事其實已婚,內心深處是恐懼與抗拒更進一步的靠近!但忍不住還是被吸引。

    上週五晚上部門尾牙,對方喝了頗多酒,一向理性自制的人,晚上竟然傳了一堆「失去理智」的訊息,讓人好氣又好笑!但隔一天卻又恢復「正常」!

    因著這樣行為的反差,我內心的擺盪,開始回顧從一開始雙方的互動!突然明白對他來說,我只是他「心靈綠洲」,但旅人是不可能為著綠洲停留的⋯⋯。

    上週六跟著十一屆一起做著伴侶深度療癒,新仇舊恨全部湧出,為什麼我又不被選擇了⋯那個「不被選擇」的「無價值感」整個大爆發!

    認為他們都說我很好,一開始都是這麼的美好且愉快,但為什麼繼續下去的關係都是破壞了對方既有的目標或是原則呢!?為什麼我的情感需要會是對方的絆腳石,不值得「被選擇」⋯。

    前幾天,不知道哪裡來的靈感,我單刀直入問他喜歡我嗎?

    他說超級喜歡
    我說但你不會放下你現在有的一切對不對⋯⋯他瞬間僵化


    突然間是很清晰的看見,他們有他們的選擇與想要。雖然我不是第一順位,但並不是「我輸了」,只是現在在他們生命中還有其他東西組成他們、驅動他們前進!

    與他「談判」完畢後,心情非常的清爽!前幾天的「無價值感」彷彿不曾困擾過我。我知道我又能往前進了⋯⋯。


    回到曾經很想跟前任「在一起」的我!得不到自己想要「結局」的我!是自己侷限住我們「未來」發展的可能性⋯⋯當時的選擇(緊抓、努力想要圈住對方)決定了我的未來(被分手)⋯⋯。

    之前會是說服自己的明白「我的價值不建基在別人之上」,現在真的明白外在世界真的沒有別人⋯⋯。

    我學會的是完美的結局不存在,只要能繼續前進,我就還能夠看到更多也得到更多!

    每段交會的關係中,我們都是彼此的一個美好風景⋯⋯會不會是過客,會不會駐足停留,好像在此刻不需要立刻、馬上就把那個決定化作永恆的片刻答案!

    不需要用我們的「已知」去為每段關係畫出「有限」的結局,而是開放的心去迎接每個「未知」的可能性⋯⋯。



    後記:
    這段時間右邊咀嚼肌很酸、右邊手臂皮膚乾燥、微微脫皮!左邊手臂皮膚底層是莫名的微微內出血、明明很冷的天,手臂的溫度卻是高的⋯⋯而背部、大椎處時不時冒出痘子!

    除了每天身體花晶外,也搭配轉換力口服花晶!有個抽離的我看著自己這段時期的轉化,是很平靜喜悅的。對自己、對外境的寬容度更高了!也更不否認自己的每個狀態⋯⋯

    而看似兩個禮拜的瞬間爆破前進,卻是我花了兩年的時間不停的掙扎向外找答案、不停的學習著與自己建立更深的連結與更合適的相處模式!

    我想說的是⋯⋯
    努力永遠不夠,不是因為我還不夠「完美」,而是永遠都有更好的可能性!

    這才是「持續不墜」的真意❤️

    #給每個持續不墜一起前進的夥伴們,愛大家~


     
  • 學員分享:伴侶突然失去行動力,照見自己的恐懼,幫伴侶用大量的花晶作身體覺察,居然與他的靈魂發生一體合一的境界,與父母及婆婆的關係更在伴侶的轉化中一一穿越⋯⋯。

    學員分享:

    •生活覺察篇—伴侶:
    星期一早上,我的先生突然坐骨神經嚴重的疼痛,影響到他的日常作息,走路,坐著,睡覺都超級疼痛,甚至無法挺直的站立,但還是堅持在家工作。晚上孩子都睡了,我用一號和氣結釋放花晶,大量地灑在他的下三輪和心輪(1、2、3、4脈輪),特別針對在腳板,膝蓋和腰椎,每一處都會用我的雙手掌心放敷著到發熱,最後用我的雙手掌心敷著他的腳底板。

    一開始我被混亂的思緒干擾著(害怕+擔憂),我一碰到他就只有心痛的哭泣,看著他疼痛的樣子我又無法幫助他時,內心更多的無奈和無助又浮現出來(對應到過往因無法幫助到父母的自己,一直存在的自責和批判)。
    一邊氣他因為痛而不時發的脾氣,一邊自責自己的無能為力(活出我母親的樣子)。

    一直敷著他的雙腿,我開始拉回到自己的身上,內心開始一連串的自我對話:
    • 我害怕什麼?
    我害怕一直愛我關心我的他無法再正常的生活和走動,害怕未來的自己要承擔一切的責任,連結亡生的家公,害怕先生會像他父親一樣會倒在床上。從在一起到現在已經是13年了,當愛情變成生活中的材米油鹽醬醋茶時,戀愛時的激情也會慢慢的變得比較平淡,也就是所謂的生活。
    • 我又害怕什麼?
    我帶著想成為他的拯救者的心態出發,害怕無法幫助到他我就是很不稱職的太太。[內在小孩的卡點:自責和無能為力——過去的自己]

    ️總結以上兩點,也讓我看見了過去,現在和未來是同時存在的。


    如學姐所說的,因為我們的功課不同,所以我們看起來卡關的點會不一樣。
    我就是一直卡在自責,無能為力的狀態裡。這兩個星期以來我都是一直在認領那個無能為力的自己。
    • 我想證明什麼?
    我想證明我比婆婆厲害。一直以來我和婆婆的感情不靠近,她的生命模式就是對每一個人都會是批評,埋怨和嚴重的不信任人,每一件事情都只會用喊罵指責的方式去處理,任何事都一定比,比輸贏來爭取勝利,連說話都一定要大聲要贏。無數次的想搬離這個家,但是我先生很孝順再加上沒有了父親,只有媽媽,我無數次的搬離請求都只有落空的。

    ️這一晚,顯得特別的安靜,敷著他的腳板,看見每一個害怕,我慢慢的進入到一個空間裡,我請求內在的生命(神性/大我)帶領我引導我,我需要‘祂’的説明,此刻我放下我成為拯救者的自己,因為沒有誰,真的需要去拯救誰;再放下不夠好的自己,我只是單純地給出我所能給的,結果會好起來與否都不是重點了,按照當下的帶領,幫助他氣脈、血脈的流動就是了;再來,我放下和婆婆的比較,越過了頭腦,我看見我不需要比較,因為沒有什麼可以比較的,也沒有誰比誰好,當下我只是我,我的出發點是給出而不是比較,頭腦難免會有太多的聲音和干擾。

    放下所有的阻礙和困擾,放下了好與不好,放下了該與不該,我這時體會到原來我是多麼地在乎他,也同時讓我更深一層地看見對他的那一份愛,一份純然的愛由內而生,從內心地最深處浮現出來,這一份愛很單純很純淨很美好,彷彿第一次感受到這一份純然的‘愛’的能量,太不可思議了️。

    我的雙手慢慢感受到他的脈搏有力的跳動,這時我還在那很安靜的空間裡,大量的花晶在他的腳底板,我想用我雙手的溫度感受他的雙腳的氣脈血脈流動,所以手和腳都是一直連結著的。在我很專注的放空自己和交托生命時,這時我感受到我和他是合一的,是一體的,這體驗很奧妙(當時有點驚訝)!然後在那合成一體的時候,我‘看見’他的靈魂突然從他身上‘浮起’,我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他’告訴我他很累,太累了,這身體太承重了,我告訴‘他’會沒事的,然後就看見他的靈魂躺回到他身上。

    慢慢地從那空間回到當下,也把他帶領回來後,他告訴我他有感覺到脈博在大力的跳動,我問他身體怎樣,他說身體告訴他,他很累很承重很想休息,完全吻合剛才我所體驗的,事後我才告訴他我剛才所體驗到的一切,他很鎮定的告訴是呀,他也是如此的體驗。這體驗太真實了,靈魂出體和一體的發生讓我一直都感覺到生命如此的美麗和奧妙,也同時讚歎身體的不可思議。一晚灑了半瓶的氣結釋放花晶和一號花晶,效果果然非同凡響。

    在我先生出事前一個星期,我不知怎麼地,連續每一天都敷墨泥(之前是一星期兩次到三次),每一天都敷花晶:氣結釋放+脈輪花晶一到七脈輪都敷,特別喜歡用眉心輪和靈性修護敷著雙眼和雙耳和灑頭頂,然後請求生命讓我看見和聽見最真實的自己,因為我深信我一直學習是想成為更真實的自己,而不是更完美的自己。

    我報名上課是想要改變我自己的情緒,改變我和孩子,和家庭之間的問題,不是也不太懂靈性這東西,所以事後就先分享給老師和詢問了一下才發在群組。


    •生活覺察篇—與孩子:
    一直以來我很害怕使用情緒修護花晶,因為我很害怕和不喜歡有情緒的自己,但是上個星期開始我有勇氣的使用它,不抗拒的嘗試使用,當我能接受它時,也讓我領悟到《當下》的力量。

    在伴侶無法行動的一個星期裡,除了照顧大的一切+不時而發的情緒(引導伴侶每一天敷墨泥讓身體變得更加的不沉重,同時他的情緒能量也隨著墨泥而變得更加的流動),再來就是家裡的兩個女兒。在我心很亂的時候,孩子就仿佛顯得比較亂,面對孩子的爭吵時,我的頭腦又開始向外找尋代罪羔羊,開始對先生生氣,氣他的無法幫忙而讓自己陷入無助和無奈的現象,意識跑到過去現在和未來“他都不幫忙’而受傷的創傷凍結。

    我意識到我的氣已經到達頭頂了,我立刻跑去廁所,以免像過去幾天一樣的情緒爆發,我在廁所裡馬上把自己拉回到自己身上。回到自己的身上,才有能力看見自己,這一刻我意識到原來力量一直都在我之內,我還有我,不是我想像的那樣沒有人支持,當我意識到自己被內在的大我承接住時,是這樣的看見,內在頓時升起了一種光,一大顆發亮的水晶在我的內心慢慢地由內而生長出來。


    心轉念轉,內心頓時感到一股的平靜,然後走出廁所,環境一樣,孩子一樣,先生一樣,但我的心情不一樣了,看待一切都是美好的,外面真的沒有別人。當下我從看見情緒>陪伴>同意>承接>轉化就如此的發生。就這樣大家都有了很平靜的夜晚。

    第二天,像平常一樣兩個女兒在一起玩,間中不時擦出很多的‘火花’和爭吵。像以往一樣,我一直阻止和說教,情況一點都沒有好轉。於是我把心一橫,用聽筒關著自己的耳朵,當下我想我最需要的是先照見自己的情緒,告訴她們我完全允許她們吵架,吵完了在進房間叫我。由於兩個女兒都還小,2分鐘後我偷打開門看看她們的情況,她們不止不打還玩得很開心。

    當我看見這一幕時,想起老師曾說過的:轉化就在我允許和接納後自然地發生。


    第三件事:
    星期二,剛剛發生的,玩追逐時大女兒不小心把小女兒撞倒在地上,小女兒頭部直擊地上大哭,大女兒因害怕被罵立刻跑回房間大力地把門關上後大哭。我當下先抱起小女兒,讓她靠在我胸膛大哭,同時同理大女兒,也允許兩個一起在房間裡哭。發生意外時,受傷的和牽連事件的人都會是一起受到傷害的。我先生無法接受亂和哭的,我叫他回避一下,也謝謝他幫我擋住我婆婆,因為她的介入只會把情況搞得更加的害怕和恐怖。

    我一直提醒我自己的事:當下我需要什麼?當下我女兒最需要什麼?當下我女兒要的是關心,害怕受傷的情緒要被看見,不是被指責和挨駡。



    •生活覺察篇:與我婆婆:
    首先我想要謝謝采榛老師的引導,幫助我看見我一直不敢面對的自己。
    在我的眼裡,我婆婆的為人很假,常常都是兩面人,前面說一,背後說二的那一種。今天我不小心知道她過去幾天都告訴我先生我兩個女兒把露臺弄得很骯髒,每一天滿地的沙是我兩個女兒弄的,其實我女兒剛好上兩個星期都沒有出去露臺澆花了。這一種在別人的背後說別人的不是的事情已經是她的慣性了。我她媽真的受不了她的假惺惺,我昨天自己駕車出去在車上大罵我的家婆,我在車上一直的大罵一直的罵,大罵完後,我突然意識到我罵的哪一個人其實就是我,我何嘗不是一直都對自己如此的假嗎?明明生氣又不承認,明明很傷心又告訴自己不可以哭,明明很怕又告訴自己不許怕嗎?我內在就有一個很不真實的自己如此地對待著自己。這體驗太棒了,謝謝老師說的好好生氣,好好的憤怒,好好的罵!

    在寫出分享文時,我突然有種對我先生,對我女兒,對我婆婆如此賣力的配合演出,讓我能夠在不斷的哭泣下,看見和認領回好多的自己,體驗和體悟了很多生命的美妙。

    謝謝老師,謝謝群組的分享共振,謝謝大家。




    學員回應:
    太讚你覺察的品質了!
    藉由看見,一一的收回對外境的投射,在自己無能為力時,毫無掛罣全然的交托給大我,不再所有的責任都是自己扛,看見轉化發生在妳的生命中,真的是太開心了

    祝福妳的療癒轉化一天比一天更多




    學院療癒師Miranda回應:
    天啊,你的分享真的太令人感動了!!!就像老師說的以前是自動化的無明,而現在是自動化的覺察,妳一再一再透過先生、孩子、婆婆去認領回每一個被妳投射出去的內在小孩碎片,去接納允許後,妳認出了那個完整的自己、體驗了從妳自身湧現的源源不絕的愛,這是一個奇蹟,一個妳為自己創造出的生命療癒奇蹟!我好為妳開心喔,妳真的太棒太棒了!




    學院療癒師Nina回應:
    超級宇宙無敵謝謝/喜歡你的分享!謝謝你分享的臣服!對自己的臣服/大我的臣服以及生命的臣服。
    非常喜歡你說的:當下我從看見情緒>陪伴>同意>承接>轉化就如此的發生。轉化就在我允許和接納後自然地發生。

    非常謝謝你的分享與提點




    學院療癒師Ang分享:
    謝謝學姐的那一句:以前是自動化的無明,現在是自動化的覺察。你總是能精准而簡化的總結和給出,這真的是如老師說的大地之母的品質。

    記得老師的一再提醒,即便是最無助和最無力時,也要堅持的做,反其道而行,往往在最抗拒的時候會創造出生命的奇跡。

    非常認同療癒師菁瑤的分享:[反向思考真的很有趣,以往我們只會留意美好喜悅的人事物,很少主動去觸碰厭惡抗拒的課題。而身心覺察在做的正是透過「身體訊息」深入過去被我們切割阻斷的「情緒感受」,逐一認領回每個被拋棄的自我碎片。

    過程雖然偶有靈魂暗夜,但只要體驗過奇跡般的生命轉化,絕對會明白「持續不墜、傻傻的做」有多麼值得!!!]

    謝謝這段分享,完全共振到我!

    也太謝謝學姐你了!深深感受到你充滿愛的生命之流




    學院療癒師菁瑤
    謝謝你的分享
    妳實在太棒了!謙卑的落實所學、驚人的飛速成長!除了感動也非常感謝自己能有機會見證妳的轉化。

    透過外境不斷拉回自身、誠實面對自己:「我害怕什麼?我想證明什麼?」

    也唯有看見才有機會放下,並擁有重新選擇的能力,而這一切都源自於妳內在力量的提升,才有辦法信任身體與生命的帶領,發生超越頭腦認知的奇蹟。

    謝謝妳充滿愛的分享,愛妳!




    學院療癒師學Lisa回應:
    親愛的謝謝你,看完了分享,我整個人都眼眶泛淚了,妳真的是我很好的模仿對象,看見妳真實淬煉而出的光輝,照亮自己,也照亮家庭,對於伴侶/孩子/婆婆,妳給出了最大程度的照見與陪伴,妳分享的這句話很振動我。

    當我看見這一幕時,想起老師曾說過的:轉化就在我允許和接納後自然地發生。

    覺察品質的最高境界,莫過於如此。過去,現在,未來,都可以同時存在,心法就是「持續不墜,傻傻地做」,妳的傻,真的傻的到底,完全跳脫了大腦慣性的模式,直接到了內在,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媽,妳在完全接納孩子的所是,妳的陪伴跟引導,完全都共振了我~真的好感謝有妳❤️
    謝謝妳的分享,愛妳喲❤️


     
  • 學員分享助教回覆:伴侶關係深度釋放,轉化內在受傷、無助、怨恨的創傷凍結,行為開始突破舊有模式,療癒已經發生。

    學員分享:

    第二個生命主題的覺察作業:伴侶關係

    自從上次課程中跟隨老師深度釋放以來,我就有感覺自己悶悶的,進入了一種什麼都不太想做的狀態。

    我已經單身好幾年的時間,對親密關係也沒有很大的興趣。因為在我過去的人生經驗中,總是沒有辦法有穩定的親密關係,很難成為別人的女朋友。我自己也不知道原因,所以對親密關係也失去了興趣。

    我的皮膚是偏乾性的,之前我使用花晶都是一種【剛剛好】的態度,不能浪費也不能少,總感覺不太暢快。這次釋放我使用花晶的態度有轉化為以身體的舒適為主,索性就直接用淋的。

    在釋放的過程中,我哭得很傷心。然後老師引導到對伴侶有什麼渴望的時候,我發現自己並沒有什麼物質或者實際上的要求,反而是出現了一個畫面。我一直渴望一個懷抱,在這個懷抱裡我能感受到很溫暖和安全,除此之外,我沒有別的渴望了。其實我自己都已經遺忘這個畫面很久了。

    其實我對得不到這件事感受到非常的怨恨與無助,還有不被人喜歡這件事非常的難過。然後在釋放過程中我有看到對方的孤單與不容易,還有對我的肯定與鼓勵。然後我還有對喜歡過但是傷害過我的人進行了祝福。這些看見幫助我內在信念的改變。





    助教Eunice回覆:
    謝謝夥伴的分享

    看到妳說「索性就直接用淋的」覺得很暢快,就如同老師課程引導的「把心一橫、豁出去」的感覺!

    另一個面向也就是開始打破舊有慣性與信念了!

    當我們的意識、意念開始轉化,最後才會導出我們的「行為模式」改變。

    所以,真的是非常棒的突破!

    但改變自然是「非慣性」的,當然需要重新調整與適應!不過,從分享中的你並沒有試圖壓抑不舒服的感覺,就這樣陪伴自己,讓情緒流經,這也是非常愛自己與慈悲的展現!

    花晶部分可多加強心靈修護還有情緒修護在二三四脈輪唷。

    另外,透過對自己身體觸碰與親近,接下來也可觀察在各式關係中與人的「互動距離」有沒有不同

    期待後續更多的分享喔!





    助教婕寧回覆:
    親愛的,謝謝你的分享
    你對自己的覺察已經越來越多,表示你對自己切斷的部分也慢慢地連結回來。


    不論是你擦完花晶之後身體出疹子,左胸痛左手肘痛,常常屏住呼吸.....你都能夠知道身體給你的回應,並切真實面對自己內在的情緒感受,無論是傷心難過(無法真心祝福別人)/情緒壓抑到爆炸以及清楚知道目前的狀態真的不想動,都是最真實的接納與承認。

    使用花晶用淋的,以身體舒適為主,豐盛的使用=對自己豐盛=接受宇宙給你的豐盛喔

    花晶請持續疊加使用在2(母親)3(父親)4(自己)脈輪,每天的身體覺察,再加上高頻能量的注入,會幫我們身體印記的釋放,打破以往的慣性模式。

    釋放的過程渴望一個溫暖的擁抱,希望能有安全感,是孩童時期未被父母滿足的小小孩的渴望,也是我們每個人內在小孩的心聲。她已經被看見了,我們能做的就是接納與陪伴。

    經過釋放後,這星期觀察情緒/身體/外在關係...是否有任何改變。

    與你分享老師的文章,並且期待你後續的方享哦

    伴侶關係深度覺察療癒釋放
    https://www.tsai-jen.com/article_detail/65

    自我接納與自我寬恕
    https://www.tsai-jen.com/article_detail/57


     
  • 學員分享:透過身體看見自己的「不敢要」,內在釋放的是極度深層的恐懼、悲傷、內疚與不配得。打破慣性,勇敢敞開與真實表達,伴侶關係迅速轉化。

    學員分享:

    2021/04/10
    身心覺察深度療癒課程:伴侶關係

    這次伴侶關係的療癒釋放過程,身體最明顯感受到的是發冷顫抖,從胸口往外擴散、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寒意。


    我想要什麼?
    從這個提問開始,每說出一項渴求、寒意就越加劇烈,心輪發冷、身體發顫、胸口內縮、上背痠痛。

    透過身體看見自己的「不敢要」,內在釋放的是極度深層的恐懼、悲傷、內疚與不配得。

    甚至無法將這些感受與伴侶連結在一起,毫無道理地明白這個受傷感超越伴侶關係。

    一切無關乎頭腦的知、它來自身體的知。

    想要卻不敢要、只能不斷逃開的我,究竟在害怕什麼?

    雖然無法完全看見全貌,但可以確定的是:它正是一直以來捆綁束縛我的創傷凍結。

    此刻,我願意盡所能的直面所有恐懼與悲傷,陪伴所有無助與顫抖;我願意停下逃跑的腳步與自己好好待在一起。


    在伴侶關係中,我的失落不滿、委屈憤怒是什麼?
    當下無法再理直氣壯的指責伴侶,肩頸變得沉重、上背痠痛(左側起疹)、腰椎感受到壓迫感。

    透過身體看見自己的「過度背負+無法自我支持」,內在釋放的是不得不扛的憤怒與不被看見的心痛。

    一直以來在伴侶關係中,總是試圖背負對方的情緒,表面上是認為迎合吞忍就能了事(外軟),實際上是逃避溝通、拒絕理解(內硬)。

    事實証明:能量頻率無所遁形!

    伴侶的情緒當然不會滿足於表面的迎合,而我也無法再承接對方與自己滿溢而出的情緒,最後創造出的是更劇烈的破壞能量。

    發現自己「慣性背負他人情緒」的底層真相,是不想面對自己可能會被勾出的情緒與受傷感,抗拒自我負責、不願臣服。

    所有的過度背負與拒絕表達(5),來自無法自我支持和逃避(3),顯化在拖延及瞎忙的行為上(1)→→→陽性脈輪能量凍結。

    我願意坦承:在伴侶關係中,我所有的失落不滿、委屈憤怒,皆是我所創造、也只與我有關。


    一直以來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待伴侶?
    胸口的冷延伸至腳底、全身起雞皮疙瘩,伴隨胸悶與頭痛。

    透過身體看見自己「害怕失敗不願行動+慣性忽視感到頭痛的情境」,內在釋放的是生存恐懼與可能不會被愛的心痛。

    這個世界對我來說是極度危險的,同時我也將內在緊繃的狀態投射在伴侶身上,創造出伴侶滿身地雷、隨便踩隨便炸的攻擊狀態。

    為了報復他給出的傷害,我也不斷用自己的方式反擊、不讓他好過,持續上演相愛相殺的荒謬劇碼。

    表面看似無欲無求的我,實則是不敢有所求,再底層是:你應該要懂我才對!

    伴侶關係的相愛相殺,是內在小孩反映出最渴求的愛,更是心中最難以面對的自我。

    此生有機會成為伴侶,想必彼此之間一定有著相同能量的「愛」,才能配合演出、完整呈現。


    生活中的轉化與發生
    課程後某天,主動向坐在沙發上的伴侶討抱,當我碰觸到他的當下,他突然勃然大怒的把我推開,吼著:「壓到我的腳了!很痛欸!妳到底要幹嘛!」

    第一時間做出的反應是馬上道歉,收拾自己驚嚇且羞愧的受傷感,安靜地快速離開。

    當下越想越不對,為什麼要逃?這種戲碼其實早已上演過無數次,但這次我做出了不同的選擇。

    我走回他的面前,對他說:「我沒有要幹嘛,只是想抱你而已,就算真的壓到你、也絕對沒有要傷害你的意思!我相信你感受到的痛,並沒有你表現出來的那麼強烈,你只是想推開我而已。」

    伴侶聽完,原本僵硬的表情突然軟化下來,張開雙手對我說:「好啦!對不起!過來抱一下!」

    原來,故事可以有不同的演法,只要試著打破慣性,勇敢敞開與真實表達,就足以創造出不同的生命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