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身心覺察澳洲花晶能量轉化生命療癒師-【個案諮詢實戰教學 】

  • 療癒師分享:一次次的療癒師實戰課,讓我對療癒師的身分,更得心應手,突破慣性,突破自己,生命奇蹟處處與我同行,我家族的命運都不同了!

    學院療癒師Lisa分享:
    ⭐️個案諮詢實戰教學課程:【最後總作業】

    1️⃣作業一:請總結妳在這四場的個案實戰中,個人的真實收穫:
    對個人的成長是否有幫助?➡️有
    對他人的引導是否更熟練?➡️有
    對覺察療癒是否有更深的體悟?➡️有

    常常認為身心覺察是自己和身體的事,我能不能落實覺察,也只能靠自己的願心,沒想到實戰教學就是自己和自己的療癒,每一場個案與療癒師,都是雙向療癒;每一個課程銜接,都環環相扣,最大的改變是實戰課程投入以後,眼前的個案帶來的問題,也都反應出我真實內心底層的問題,想跑都沒處去,我從親子關係→權威課題→和爸爸的關係,這一路的破冰之旅,讓我看見我抗拒的那「不負責任」,就是我對父親最大控訴,而在協助個案說出對爸爸的引導話語,我彷彿也就原諒了爸爸,也原諒了自己。

    每一次的練習,都是加強我更加熟練領導帶領的方式,每一次搭配的夥伴不同,也用了不同的方法引導不同的人,又是一次非常突破的進展,也讓我對療癒師的身分,更加有使命,更加榮耀。

    我自己發現當我更加了解身體覺察,還透過實戰累積經驗以後,我更願意打開心胸,分享最真實的自己,而且還能用最貼近個案的方法,對症下藥的說入心坎裡。我對於花晶產品的肯定,不再是無法啟齒,整個心態都大轉彎,甚至以前我不敢大力推薦課程,會被動等家人問我,而上完實戰課以後,我帶著力量,推行著目前輔導的個案(每天都1對1記事本交流)真的勇敢跨出那一步,個案當天就馬上匯款跟報名!那種感動真的很難形容,真心覺得我家族的命運都不同了!


    2️⃣現業二:在的妳,是否更了解何謂「療癒師」的品質?日後,妳是否願意勇敢發揮自己的所知所學,在適當的時機,以「療癒師」之姿引導他人?無論對方是妳的親人、朋友、伴侶、孩子、同事、上司、下屬、同學、個案⋯⋯?


    ✅如是,為什麼?
    ➡️願意。從這次一系列的培訓課程,讓我更了解所謂的療癒師,真的是先好好療癒自己,沒有什麼無法突破的關卡,只有我的小我困住了自己,有了工具就善用,有了資源就活用,在這次課程告一段落以後,更能全面向的整合所學所知,即便我還無法全方位的了解每個花晶跟能量工具的深度運用,部分知識都還停留在表層理解,但是沒有關係,我會繼續努力,好好鍛煉自己,把覺察當成是如同呼吸都自然的事情,成為一道溫暖的光以前,經過的黑暗幽谷甚至是暗黑地獄,那都只是為了讓我看見,自己本身的存在,就是那道光而已。

    當我真正理解療癒師的存在,是光,是愛,是良善,是勇氣,那麼我踏出的每一步,不只為了自己,還為了那些需要扶持,需要幫助的廣大無數生命。有什麼好怕,做就對了!我超級願意!



    3️⃣作業三:未來單獨舉辦個案實戰課程,妳還願意勇敢參加嗎?✅如是,為什麼?
    ➡️願意。突破慣性,突破自己,生命奇蹟處處與我同行。老師的無私,夥伴相聚,每一場都是見證自己蛻變的最好時機。不要怕!豁出去!



    另外我也發生超乎預期的奇蹟⋯⋯我今天買房子了!!!我本人都超級驚訝,這次我真的充滿勇氣,再也不是先前是為了逃避才想買房,雖然方向都是「買房」,但一開始基於憤怒沒有自己的空間,好像生活都必須被孩子、家庭綁住的怨恨感受⋯⋯到現在我真正不一樣了,我的伴侶雖然表明他不支持我買那麼小的房,但是今天談價完成,確認真的買到房了以後,伴侶直接說他需要贊助我多少…然後連我的媽媽也支持我的決定。

    身體頻率提升以後,整個人都輕盈起來,這個房子就是工作室,我的夢想就在前方,這麼真實與感動。伴侶說現在爽爽的日子不是很好嗎?但是,我不再繼續把幸福當成是對方必須為我做的事,因為我真心感受伴侶對我的愛已經很多很多,我超級真心感謝他,讓我從來沒有缺少什麼,我也因為太好命,真的揮霍(金錢課題)沒有什麼錢在身上,直到開始規劃要買房以後,我才真正意識到長久以來,我錯誤看待金錢的眼光,造成我賺多也花多,而個性也都依靠對方(不願意自我承擔),這次療癒師實戰課程結束以後,我更清楚自己要什麼,我的房是工作室,也是休息室,它絕對是變相能幫我留住錢,還能增值的好房屋,用了財運之星花晶,還真的蠻神奇的,從對金錢的無所謂,到用心看待自己賺的錢,一切就這樣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跟大家分享這個喜悅❤️


     
  • 療癒師分享:實戰課程的強大威力,遠遠超過我的認知,在生活中的各個面向發生轉化,改變了頑固的小我慣性,從不負責的課題,看見更多生命感動的奇蹟。

    學院療癒師分享:
    ⭐️【 第三場個案實戰課後作業 :下  2021.9.21 
    ✅作業一:請整合實戰內容,為自己疏理出一個全面性的自我覺察。

    (不負責)的這個課題,糾結了我大半的職場人生,沒有學習覺察前以為只是看不慣別人,其實是看不慣自己成為那樣不負責的人。跟個案同組,真的是宇宙的安排,原生家庭,家中排行,保護妹妹,成為那個負責的人,所有的過程都太相似了,這趟療癒旅程真的太神奇到不可思議,想逃的也無處逃,更不知道自己怎麼跨越那個爸爸關係魔咒。還在課程中真正連結爸爸的感受,甚至真的能不再怪罪爸爸怎麼這麼沒有用,看待爸爸的眼光,就在這個實戰課程的療癒旅程中慢慢改變了。


    課後在生活中的改變:
    最近我刻意練習"不需成為完美的人"。

    1.接受高階考試低分的自己,臣服於現狀,和監考老師說明我的無能為力,老師們討論決定讓我用補繳多份作業來彌補不及格的成績。➡️接受自己考試不及格,我不再把好成績跟負責任畫等號,我重新看待自己對於負責的渴望,完全來自內心對愛的匱乏感受,我失敗了,但是我也原諒自己了。我接受失敗的自己,我接受無能為力的自己。

    2.學會等待兒子自己可以負責,洗碗是大兒抗拒的家事,常把碗丟著就不洗,昨晚我平靜的看待這個總想幫助兒的自己,彷彿我的付出,才能稍稍撫平我對兒的虧欠。

    在尚未學習身心覺察以前,我真的是一個不及格的媽媽,冷淡無情,暴躁不講理,情緒化又只喜歡工作,完全不陪伴,更不願意傾聽,我內心真的覺得很愧疚,明明我最痛恨不負責的人,怎麼我居然對著自己的孩子展現如此不負責的對待。

    每一次兒都會造成我的情感勒索,其實不是兒的問題,是我自己基於愧疚感受,湧起我必須付出,必須犧牲,才能彌補對你造成的傷害,陷入總是糾結的親子關係中。

    3.看待妹妹的眼光有了不同,跟兒一樣,妹妹也是我極度想保護的對象,我對待她總能給出不求回報,不管是金錢或是禮物,我從來都是大方給予,只要妹妹喜歡通通都拿去也沒有關係,我的過度負責對待妹妹,也是基於愧疚感。

    往內延伸➡️這個愧疚感是來自兒時原生家庭裡,最常浮現的感受,因為我只是個孩子,沒有辦法幫爸爸媽媽,因為我沒有能力,沒有辦法改變任何事情,我愛爸爸,也愛媽媽,偏偏我們的兒時都只能在傷痛的記憶裡,爸爸的不負責,媽媽的過度負責,真的讓小小孩子的我,看見了最極端的失衡(軟爛爸爸/快狠準女強人媽媽)。

    那些傷痛的記憶真的很難從身體離開,從一開始的激烈悲傷到現在是無奈悲傷,悲傷等級有差異,但是還是看見害怕恐懼的小小自己。這也是為什麼我看見-不負責軟爛的人會很痛苦,特別是男人,每當這類型的人出現,彷彿都是在帶著我重溫兒時恐懼記憶。

    4.重新定義了負責的高標準,透過身體覺察,把專注力回歸到自己,原先最近公司工作量暴增,旁邊的同事也接了某個工作,初期幾天看著她忙到焦頭爛額,心裡湧起了我是不是要幫忙她一些工作,我透過覺察發現自己也處於愧疚感受,我的工作類型比較彈性跟屬於整體規劃教育訓練,外顯給別人的感受是自在從容,也不太需要加班,別人的忙碌焦躁,無形之中引發了我認為別人是否會認為我太輕鬆?還能領著比別人高的薪水?而我害怕別人用這樣批判的眼光看待我,我沒有辦法真正有自信(第三脈輪),也無法給出跟接納(第四脈輪),彷彿我有需要再度證明自己(小我浮現),透過忙碌來證明-我是值得的,我是符合被愛資格的。

    而源頭也是回到原生家庭的關係療癒,所有的證明,都是內在孩子想被看見,想抓取愛的手段!即便透支自己也在所不惜!覺察到底層情緒,我選擇維持現狀,不去攬工作,甚至讓別人感受威脅(搶工作=不安全的感受)。

    5.接受缺陷不完美的人事物,我不小心把心愛的手鍊給剪斷了,以前的我,絕對是不用思考馬上丟掉,不完美的手鍊,完全沒有存在的必要,衣服鈕扣掉了,我不縫直接回收,這樣的偏激性格,其實來自於不完美=不值得擁有的信念,也代表只要不符合我標準的人事物,都是不值得留戀的,塑造了冷漠疏離的各種關係

    但是我有知有覺的往內看見對於完美的期待,第一次我沒有丟掉我認為已經不完美的物品,我決定留下它,來提醒我—沒有那種完美,它還是一條完整的手鍊。

    6.連著兩天忘記帶公司識別證的自己,卡片可以申請臨時卡,我為什麼一定要回家拿?默默地內在小孩認為-沒帶卡片的人是不負責任的人,我的老闆會怎麼看我,我擔心我不夠好,讓老闆因為卡片會認為我是個懶散的人…(小我再度出現)。本週課題就是在練習與不完美的自己相處,我選擇接納我就是不小心忘了卡片,我選擇去看見每一個自我證明,不是因為自信,而是因為我的害怕跟恐懼,而我為了證明自己,就是代表我根本從來沒有足夠愛自己的能力。

    遵從身體智慧指引,我申請了臨時卡片,那些恐懼根本都沒有發生,老闆什麼都沒有說,也沒有別人看我是不負責的眼光。

    結論➡️實戰課程的強大,已經遠遠超過我的認知,以前不知道什麼是宇宙的禮物,但是在這裡真的到處都是宇宙的神蹟。

    從抗拒不負責,到認領自己也會不完美,也會落入頭腦認為的不負責,浮現創傷印記,還能一次次消融冰山凍結,這真的多麼不容易。老實修行真的很樸實不華麗,即便我常常觸碰身體時不會有什麼特別的反應,但是我覺察自己的品質,都在生活中的各個面向發生,改變了部分僵化頑固的小我慣性,從不負責的課題,看見更多生命平凡卻感動的奇蹟。


    ✅覺察自己對於這個主題,還有哪些尚待認領(突破)的地方?
    繼續破解負責與不負責底層的創傷印記,每一次要深入父母的感受,我自己會很恐懼,期許自己看見每一天我為自己做的努力,每一天都不忘記回到身體覺察。


    謝謝老師,謝謝各位一起上實戰課程的夥伴,我的收穫很大超乎想像,且身心覺察越來越深生活的各個面向,轉化也一直在各方面展開。

     
  • 療癒師分享:整場實戰過程是雙向的療癒,讓理性框架的我能藉由別人的狀態,讓我能在不同的交叉對比中,有空間能夠看見我與神性最終至我與自己的關係、接納度。❤

    學院療癒師分享:
    ⭐️【 第三場個案實戰課後作業 :上  2021.9.21 

    4️⃣作業四:當妳身為個案:
    ✅妳在課前的自訂題目是什麼?【先是權威課題,後面為第三脈輪覺察。】

    不久前才剛經歷了一場權威課題,從中我再次發現到第一脈輪原生家庭的創傷凍結沒有療癒釋放完;第三脈輪的情緒能量中樞仍然凍結,外在仍容易引來不是成為他人的權威,就是他人成為自己權威的課題。

    我以為我自己已經明白,有所臣服,尊重體制,尊重他人,但他人仍視我為權威,試圖挑戰,刁難之間,我升起的種種感受。

    1.不希望外界認為我仗勢,在第一時間想盡力配合對方。(無法自我支持的吞忍)

    2.在逐漸發現、釐清確認對方提出之要求是不合理,及不符合規範所需,及模糊無禮之言語時,引發內在憤怒之審思。

    3.我先暫停一切作為、反應,處理自己帶出的憤怒及情緒,最後我選擇直面事件,並一一說明不照對方要求之緣由。這裡已經沒有太多的情緒及對抗權威的不臣服,是中性的表達,我也不在意事件的結果。無懼。

    原本認為自己常引來權威課題雙向投射,是自己很好的一個覺察方向,想放空頭腦交由療癒師引導,但隨即看到療癒師分享的文章,我的理解已經全然共振在內了。所以靈機一動,想到我的第三脈輪,時常餓了也沒有感覺,像個小媳婦一樣,也是我值得放開頭腦的已知,全然交由療癒師的好方向。

    所以感謝老師的安排及的療癒師的智慧指引,讓理性框架的我能藉由別人的狀態,深入自己的情境。再次感謝❤

    ✅妳得到的指定題目是什麼?【內在小孩對神性的渴望、害怕、距離。】
    課程開始前面幾天,我與題目完全沒有連結,我只能在有限的時間裡做複習,到了課前那晚我想這樣不行,即便意識上有學理/教條上的「知」。

    於是我改由身體入手,在做花晶身體覺察時,特別加強「嗅吸」的部分;「恬美夢境花晶」之前使用讓我有種一切如夢幻泡影之感,除了原有的上三輪外,我直接倒出不斷的嗅吸,讓它往上刺激松果體,感受那欲捉取而又稍縱即逝的感受跟隨進入。

    突然想到「恬美夢境花晶」對應內在小我對物質世界的捉取,潛意識釋放,能量交換有著很棒、很微妙的效應,顏色又似【兒童心靈】,於是我將恬美夢境花晶豐沛的使用於第二脈輪,試圖透過身體連結及花晶釋放《內在小孩&物質母親(神)》的凍結烙印,接著用於腳踝及足部,左腳小腿處即產生涼感,釋放恐懼。受到身體的鼓舞時,花晶再由腰椎上滿整個骨盆時,右腿即整個釋放「酸」是長期透支疲勞的酸,再至微麻感。

    過程中經由身體連結情緒釋放,而更理解到內在小孩無意識/無邏輯的追求、渴望神性(母親)無條件的愛與全然之接納,而投射於他人身上的追尋。

    在透過這份追尋過程的同時,也讓我看見,我追尋的是我自己的投射,始終都是我自己與自己的關係,沒有別人。

    而我害怕、抗拒的背後是直面自己的羞愧感、不配得感。關於「恬美夢境花晶」我的一個心得是,當有意願使用時,就有意願醒來。


    ✅請將妳的自訂題目、指定題目兩者對比,它們互相的關聯性為何?
    ⇒內在小孩與神(父母)的關係➡️直接影響到自我展現與權威的關係。

    妳是否有從指定題目中,看見自訂題目背後的源頭?
    是的,透過療癒師的帶領,我看到「在我與內在自我的關係裡」我的羞愧感、不配得感…源自於我還沒有原諒生命中的神。小我不允許他做自己,所以自己也不敢真正的做自己。

    *小我"抗拒"當「神」……
      神=權威=母親

    5️⃣妳今天的療癒師:✅有針對妳的指定題目,給出什麼樣的引導、啟發、建議呢?
    由於本次我們互為個案,在上一場的過程中已更敞開並建立信任度,療癒師很真誠的引導對比《我與母親(神)的關係》切入,再帶領至《我身為母親(神)與孩子的關係》。

    過程花了不少時間梳理、引導,並且勾出了童年被限制、不被尊重、接納的種種情緒記憶流動。

    我身為母親,曾經對小孩的愛與執著,受困於關係、角色責任中的突破,破斧沉舟追求自由的心,內心卻不敢全然的擁有➡️羞愧感、不配得感、生存恐懼。

    這些我光是說出來,情緒流動,就已經是很大的療癒釋放了


    ⭐課程結束後,深夜我再次梳理,我發現到療癒師最後《我與孩子》的引導對比非常重要,面對我的自由,做自己,我為什麼羞愧?不配得?

    同樣的狀況拉回至《我與母親》我對於她曾經做自己的行為也是不諒解的,甚至有批判。妳讓我覺得我不重要,甚至產生了生存危機感,也為此有了莫名的糾結羞愧感。

    我不想成為妳,我做了那麼多的事,都是想證明我跟妳不一樣,我比妳優秀,但…我還是栽在同樣類似的事件能量裡,我怎麼能不羞愧?真正的核心是,我內在隱藏的信念感受,根本沒原諒,沒有接受,我不允許他人,又怎會允許自己能大方的活出來呢!

    謝謝療癒師,讓我能在不同的交叉對比中,有空間能夠看見我與神性最終至我與自己的關係、接納度。❤


    ✅療癒師對於妳的主題,有沒有哪些是「必要的、關鍵的、核心的部分」⋯但沒有深入引導到的呢?
    沒有,針對能量場上的現況流動,療癒師已竭盡所能的協助引導至最後一刻。
    而最後幾分鐘的導引,確實也為我突破了很大的身心覺察盲點。

    這次的過程中,每一分,每一秒,每個對話,我都覺得沒有白費,有它存在神聖的價值意義。

    我很感謝對方給出的信任。信任是條雙向道,療癒覺讓我覺得是安全的。謝謝妳,我愛妳。

    真的很感謝老師雙向療癒的安排,也祝福所有夥伴圓滿豐盛。❤❤❤



     
  • 療癒師分享:個案實戰中所選用的「恬美夢境花晶」,與我在課前為自己盲抽的花晶竟一樣。在個案實戰學習過程中,自己也被療癒,被強力的共振/觸動。

    學院療癒師分享:
    ⭐️【 第三場個案實戰課後作業 :上】2021.9.21
    個案主題:內在小孩與神性的渴望、害怕、追尋、抗拒。

    1️⃣作業一:在今天自己身為療癒師的經驗中:妳今天遇到的個案,在引導的過程中,有被她共振、觸動的地方嗎?有的話,是什麼?
    一開始個案先敞開的分享她在此主題中的覺察,巧合的是她在最後進入狀況時所選用的花晶:恬美夢境花晶,恰好是我在課前為自己盲抽到的花晶。個案的身心覺察底蘊極為紮實,在她分享的過程中,彷彿被療癒的個案是我,真的十分感激!!以下為被強力共振/觸動的摘要:

    (1)破除花晶使用的慣性:
    個案在自我覺察時,將使用在上三脈輪的恬美夢境花晶先以嗅吸往上三脈輪送,再使用於第一、二脈輪,過程釋放出冷感(恐懼)及麻感(過去陽性能量超支),恬美夢境花晶帶出對小我如夢幻泡影的幻象。

    ➡️花晶在使用上原有建議的指定部位,但完全可以針對個人狀態、直覺做靈活的調整運用!

    (2)對神性的多面向解讀:
    個案已明確自我分析到各種層面的對比。內在小孩vs神性=自己vs母親(生命中的神)=自己vs自己的內在小孩。其中發現一切只有自己,在追尋誤以為有所謂無條件的愛。

    ➡️個案的自我分析,完全直指核心!我在原訂題目「成人自我VS內在小孩的真實關係」中,錯誤的在追尋虛幻的理想,究竟何為所謂的「真實的關係」?一切拆開來,都只有自己和自己。

    我看見了,我將自己拆成二元對立,以小我介入其中,去包容所有自己渴求而不能為的一切。究竟是幻影還是真實?只有願意真正直面自己那刻,才能真正的看見。

    (3)內在小孩(自己孩子)VS神性(自己的身為母親身分)的延伸:
    先是察覺我和個案的母親個性相仿,在強烈控制欲強與不給予自我空間下的反動,是追求「不自由毋寧死」的信念,底層是「追尋接納感、無條件的愛」

    ➡️我和個案都有孩子,儘管年紀大不同,對於打死不想活出和母親一樣的努力,對於身為母親以「為了孩子」,在意孩子的一切、願意付出所有的價值觀都相似。我看見了:自己為了"抗拒"母親在童年無法滿足我的母愛,在我成為母親之後"害怕"成為她,而"追尋"自己成為一個理想的好母親形象,企圖透過/投射於自己的小孩,實現當年的自己對無條件的愛的"渴望"。


     2️⃣作業二:今天妳的個案求助的主題,就是妳當時自訂的主題:
    妳在引導個案的過程中,也有因此引導到自己嗎?如有,請分享

    引導過程中,個案在分享個人過去經驗中所提到的一些源於與自我價值的「不配得感、羞愧感、害怕失去退路」的內在聲音,與我在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故事背後的聲音,完全一致!感謝個案透過她的各種故事與我分享她背後的真實覺察心聲,我也才因此得而窺見,原來我自訂題目的背後根源是自我評價低下與極渴望安全感。

    引導個案過程中,我不斷同時反問自己:妳找到答案了嗎?「我與內在小孩的關係」的真實關係究竟是什麼?結果神奇的是,我發現這是小我過度抓取的執著。關係是什麼突然變得一點都不重要了。

    ・我是否活在當下?
    ・我是否有認出故事外的自己?
    ・我就是我自己,內在小孩也是我自己,小我也是我自己。神性也在我之內。
    ・不需分裂,我們本是一體的存在。


    在引導個案的過程中,是否有卡住或不知如何引導的地方?如有,是哪些部分?
    (1)在上一場是我當個案,情緒流動還未完全平復,就要進入療癒師角色,切換上覺得沒有做好,情緒上似乎還有一部分殘留。

    (2)太過針對個案內在引導,對身體症狀的說明近乎零,身一心一靈的連結太過薄弱,再度反映自己對於身體的距離感有多遙遠。

    (3)時間控管不佳,最後一分鐘才開花晶品項,也來不及說明,覺得自己是唐突的。而且時間不足以好好收尾做結。

    (4)針對已經深度自我覺察的個案,我不禁不定的懷疑自己:個案已經覺察得這麼深入了,究竟我還能夠給出什麼?再次浮現慣性的自我批判與無價值感。但當下我立即覺察到:

    ・內在狀態:自己在上一場身為個案時的權威課題之下,仍然未消融的印記。對於有能力的人,仍會不自覺地投射權威,仍然會覺得自己不夠格、不夠好。其實底下是我將「自己的無能」推給了「他者的有能」。當面對任何權威人士,我仍然會處在未戰先敗,唯唯諾諾的逃的狀態。

    ・身體狀態:肩頸背緊繃僵硬(覺得自己必須背負療癒個案的責任)、呼吸淺短,右手起疹(怒於自己無法給予)、雙腳無法同時著地(自我支持力低,摇搖欲墜),會不自覺地想蹺著腳右上左下(不自主採防禦之姿、企圖以硬撐的陽性力量去掩飾脆弱懦弱的陰性能量)、腰椎無法挺直,坐立難安不斷起身調整坐姿(面對權威的呼求卻完全無力回應,引發第一脈輪的生存恐懼;再往上第二脈輪的負向創造力:無意識的創造負面的思言行)。

    課後,從第一場實戰開始的左方骨盤疼痛加劇到無法躺下。每場實戰的共通點和左方骨盆痛的關鍵連結,尚在覺察中。

    3️⃣作業三:妳為個案的身體解說、自我覺察的引導、協助個案看見自己的能力、說明花晶的真實作用⋯⋯⋯
    有進步的地方:
    (I)面對很容易投射權威形象的個案,並不如我以為的緊張(覺得超親切),能夠自然的聊著本次的主題。
    (2)在最後時間不充分的狀況下,雖然超唐突的收尾和無說明的時間,但可以瞬時給出花晶品項。

    待進步的地方:
    (1)引導太隨興所致,線索之間會突然跳躍,可能會使個案不理解現在在說哪一條線。
    (2)身體的引導、身體症狀的了解為零,面對個案自己沒有足夠信心,擔心說錯⋯等心理掙扎揮之不去。
    (3)最後才切入最想深入的,個案與母親關係轉化的部分,但已經是最後5分鐘,並沒有針對這個問題再繼續深入,對自己的容易放棄感到失望。
    (4) 雖然當個案有情緖流動時,不會像從前一樣,表面鎮定內心慌張的這部分有進步,但沒把握當下引入與內在小孩vs神性的連結或身體覺察,覺得錯失良機。

    補充<花晶建議>
    口服:
    ・豐富力(針對不配得感信念,擁有值得被愛的能力,豐盛擁有享受由自己努力行動創造出的豐盛的愛的回流的能力)
    ・叛逆心(為了到達最高平衡的臣服,必須活出真正的自己,也消融青春期與母親之間的創傷印記)
    ・關係花園花晶(自己與自己的關係,影響自己與生命的關係,影響自己與神性的關係)
    ・246+心靈修護花晶:強化陰性能量的流動,化解關於母親角色的原生母親或自己的創傷信念、成為「全然無條件愛著自己內在小孩的內在母親」。
    ・3+情緒修復+心靈修護花晶:釋放過度壓抑自我情緒、開展自我實現的藍圖、軟化慣於戰的對人防衛。
    ・下三輪+美夢境花晶:延伸個案的新用法,用於第一二三脈輪,放開小我對物質世界的執著、遠離顛倒夢想,閉上物質肉眼,張開靈性之眼看見,自己內在的真實。

    <後記>
    課後,我為了希望自己能夠更了解個案的狀況,我依照個案分享的美夢境花晶使用的脈輪與步驟順序,持續用了每一個晩上,思緒的確與以往的自己不同,似乎更加清晰!

    在面對權威投射的對象時,我會有:我憑什麼療癒個案的深刻的羞愧感不斷湧現,還會覺得自己如此無能,真的好對不起個案。但在過程中,我還是努力不停的告訴自己:妳現在是療癒師,無論內心狀態如何,妳都要好好完成、尊重彼此的療癒過程!這份堅持到最後一刻的力量,是之前未曾有過的。

    另外再度引用菁瑤療癒師的重點,似乎也是在回答我的瓶頸:
    ・覺察→允許發生並徹底經驗。
    ・交托→陪伴自己的無能為力。
    ・寬恕→原諒無能為力的自己。

    感謝療癒師智慧的陪伴、感謝老師精心的安排、感謝夥伴永遠共時的共振、我在轉化與瓶頸的反覆來回的路上,真實感受到自己不曾被生命的大我所遺棄,感謝這一份集體的愛的高度能量的超強力共振!



     
  • 學員分享:療癒師在引導中帶我釋放情緒,看見自己總是要,感覺到痛時才有被愛被在乎的感覺,牽引出內心對自我女性價值不認同的憤怒。

    學員分享:
    ⭐️【 第三場個案實戰課後作業 :上 2021.9.21 

    1️⃣作業一:在今天自己身為療癒師的經驗中:妳今天遇到的個案,在引導的過程中,有被她共振、觸動的地方嗎?有的話,是什麼?
    1、明明我的陽性力量有提升(也已經在做覺察了),但是為什麼和伴侶之間的關係還是沒有辦法改變,還要配合對方演出,恐懼於不被愛,不被接受,甚至覺得自己真的不值得被愛,所以我要接受伴侶喜歡的模式,來自我證明我是真的愛你的。

    2、在關係中無法改變的無力感,延伸到我還是重覆一樣的羞愧感,再延伸到對自己不負責的內疚感,也同時沒有對自己伴侶關係負責的內疚感,而這些感覺的疊加,想生氣又好像不能生氣的又回到了無力感的無限迴圈。

    3、認為跟伴侶在什麼地方鬧矛盾都好,但是唯有性這件事情彷彿就等於是愛,如果我沒有和對方進行性關係(不迎合/不發生),就表示不愛或無法連結甚至可能會造成關係破裂而危及生存。只要心裡存在討好、迎合的情況下,就無法真的感受到愛的滋養,會有排斥感和無感,感受到內心對愛自己的匱乏。

    4、小時候某個面相的我,活出了害怕如果不達到父親或母親的要求,我就會有生存的危險。我就不值得被愛,尤其是母親,如果我不達到她的期望,或不配合她的想法要求,她會擺臉色給我看,甚至更疼愛妹妹,更忽略我。


    2️⃣今業二:今天妳的個案求助的主題,就是妳當時自訂的主題:妳在引導個案的過程中,也有因此引導到自己嗎?

    1、內心鬆動願意讓孩子純然的活出她自己,這也表示自己是有能力可以改變,甚至達到家庭關係中各個面向的療癒。當我能允許自己的孩子時,我的母親也感受到內心對自己的諒解,同時,也允許母親做她自己,而她在我身上也能看到我對孩子的愛與關係的和諧。

    2、小時候的信念是來自於我生命的神/權威讓我覺得開口是不安全的,漸漸的造成自己壓抑,而持續的自我背叛,在人生不斷出現厚重的創傷印記,直到我勇於對自我負責時,我可以讓傷害不再擴散,並且開始療癒傷口。

    3在關係中一方面陰性失衡,看到了過去自己也陽性失衡,不斷的兩極失衡,而背後的創傷都是因為來自於自我性別的不認同,同時也忽視甚至不相信自己是有價值的。

    4、明明好像已經很勇敢表達了,但身體為什麼還是如此厚重,一樣喉輪常常卡住、肩頸感到不適,在這裡面我重覆演出兩極失衡和自我矛盾,更多的是為什麼我不能好好的活出女性價值的憤怒。


    3️⃣作業三:妳為個案的身體解說、自我覺察的引導、協助個案看見自己的能力、說明花晶的真實作用⋯⋯⋯
    我建議的身體花晶療癒配方為:
    第一脈輪使用1號、3號、兒童心靈
    第二脈輪使用2號、心靈修復、兒童心靈
    第三脈輪使用3號、財運之星、情緒修護
    第四脈輪使用4號、財運之星、情緒修護
    第五脈輪使用 5號、意識轉化
    第六脈輪使用 花霜疊加6號
    第七脈輪使用 7號、彩虹光體
    搭配寶寶霜在私密處使用

    洗澡時搭配墨泥

    口服花晶:
    身心淨化、叛逆心、關係花園、理性與感性


    4️⃣作業四:當妳身為個案:✅妳在課前的自訂題目是什麼?
    『在關係中對感覺的期待、投射、託付』,會訂這個主題是因為發現原來自己對刻苦銘心有執著,感覺到痛時才有那種被愛被在乎的感覺

    ✅妳得到的指定題目是什麼?請詳述妳的身心覺察、自我覺察⋯⋯。

    『深入覺察女性意識自我覺察(性創傷/自我價值/揚陽貶陰)』
    我拿到這個題目的時候,先是有點覺得卡著,因為跟我想像的東西好像完全不一樣。其實我一開始設定的不是在關係中對感覺的期待、投射、託付,我並不覺得身為女性不好,又有點搞不清楚這是我想覺察的事情嗎?所以最後被我置之腦後(慣性壓抑或逃避),甚至有點忘記自己的主題是什麼,直到開課前15分鐘不得不面對時才看主題,這時候回想,是對應到了某種被強迫感的不甘願,但如果我不好好做,就不值得被愛的恐懼感浮現。

    ✅請將妳的自訂題目、指定題目兩者對比,它們互相的關聯性為何?
    原本我的第一個自訂主題是想要『突破深入覺察的自我限制』,因為自己總是覺察到一定的程度就”以為”自己好了,不需要再覺察了。可是看見助救問了我問題後,突然安靜了一會,我在想,是不是我的問題很奇怪,所以自己又再想了一下,那換個可能比較容易理解的課題好了,於是我又提出我新的覺察題目『在關係中對感覺的期待、投射、託付』。

    在我的自訂題目和指定題目中對比後,這二個相互的關聯真的是有互相影響的關係,對應自己本身對女性自我價值的認同影響關係,而關係的限制也是來自於對女性意識的自我眨低。

    5️⃣作業五:妳今天的療癒師:
    ✅有針對妳的指定題目,給出什麼樣的引導、啟發、建議呢?

    真心覺得我的療癒師厲害了,在開始療癒的過程中,我不斷的跟療癒師敞開,也發現我得到了一個我可以說出來的安全感。這裡面不斷的引導出我”想證明自己沒有比男性差”的陽剛,但看見自己又應該是個溫柔女性的矛盾,這種不斷的自我拉扯,牽引出內心對自我價值不認同的憤怒。

    於是我不斷自我背叛,看見這些浮現出來的過往,再配合因為覺得自己已經接觸身心覺察一段時間了,所以會不斷的用理智切斷自己,甚至刻意的壓抑(這是我覺得神奇之處,因為對應回我自己一開始設定的主題:突破深入覺察的自我限制,居然可以在一個療癒中,解決我兩個課題)。

    提醒我需要做完全的情緒釋放,不敢去面對底層其實害怕跟情緒連結的限制,真的是看見了自己真的在自我欺騙和自我批判。

    另外藉由我身體的狀況,引導我回到第二脈輪的覺察,以前生理期一直血流不止,不斷流失血液來証明自己夠好,這些都是對自我價值變低的創傷。而連接回現在經血量變少,看到了自己對內在的無能為力,已經沒有足夠的能量去衝撞,象徵出我在無限的創造力的雙向失衡。而明明我擁有巨大的能量,卻不知道擺在哪一邊,而相信了愛和痛是有連結的,有痛才是愛的這種負面創造,但非常感謝療癒師的提醒,當我有足夠巨大的負面創造力,我也是有足夠巨大的正向創造力。我必須要真誠面對自己的恐懼讓情緒釋放,更多的接納我自己。

    也非常感謝療癒師在最後帶領我做深呼吸與身體連結(專注於第二和第四脈輪),並且回想對愛的感受,也在這個過程中發現我在自我接納,以及允許、承接是不斷的在討好,不斷的想要做出一個符合母親形象的好孩子,所以不斷的自我背叛來取代我渴求的自我認同。

    同時也帶領我觀察自己在深呼吸的部份,吸不到超過胃的地方,但是吐氣是可以一直吐而且還可以憋氣,雖然好像快要不能呼吸了,但還是要一直憋。

    吸=對應出收到的愛=感受到自己覺得不配得到愛,所以一直卡在我第三脈輪=對自己不信任。
    呼=不斷的透支給出愛=就算很不舒服還是要忍著=自我價值低,所以只能用給=才能自我證明是有價值的=再次背叛自己內心想要的,不敢被看見被認同的需求。

    直到療癒師讓我可以放鬆了,我就大大的吸一口氣和輕輕的吐氣,這也讓我看見我付出的背後,其實內在小孩真正的需要是,可不可以多愛我一點,就算我的付出只有一點點,從堅持的信念可以連結回呼吸的狀態,身心覺察真的太重要了!

    謝謝療癒師的帶領!!我愛你,真的感謝你療師讓我全然的深入覺察自己。


    ✅療癒師對於妳的主題,有沒有哪些是「必要的、關鍵的、核心的部分」⋯但沒有深入引導到的呢?
    沒有
    謝謝療癒師全然的讓我分享(真的講很久,我還擔心沒有時間讓療癒師說)
    但她居然還是能做到一次解開我的二個課題,感恩療癒師 !!

    同時感恩采榛老師對覺察療癒的全然認知與帶領,在課程結束時又再次提醒和對應我的狀態,所有的苦都來自於自我證明的執著。
    真的非常謝謝這個課程,讓我突破信念、轉化和療癒。


     
  • 療癒師分享:在實戰中透過花晶操作嗅覺療癒,在身心覺察、澳洲花晶資料串聯上越來越自在跟精準,對比上次實戰,自己又跨越一大步,為這樣的自己肯定、讚美、擁抱、愛自己❤️

    學院療癒師于茵分享:
    ⭐️【第二場個案實戰課後作業:下】
    ✅覺察自己對於這個主題,還有哪些尚待認領(突破)的地方?
    在整理「身為療癒師」與「身為個案」的兩場實戰紀錄,發現了交叉的共通性。我向療癒師的提問,是我面對哥哥的狀況我的「無能為力感」,這不只是只有對哥哥,其實在我生活中這個感覺不斷出現,而這無能為力感對我的反問是「什麼是真正的負責?」,而這邊也非常感謝我的療癒師❤️將老師的文章分享給我:
    《 身心覺察 v.s 真正的負責 》


    這篇文章自己也閱讀很多次了,但這次再看一次,又有不同層次的感悟,特別是文章整理出的這一個循環,邊看著文字,頭跟著微微的痛著:
    【 不想面對自己的無能為力、及內疚感,呈現過度背負 】
    【 因於不想為自己負責而出發、剝奪了他人成長的機會 】
    【 當他人成長機會被剝奪、自己愈背負、他人不會因此愈好 】
    【 於是內疚感及無力感愈強、想要背負得也愈來愈多 】
    【 內裡真相如此、能量層次騙不了人,他人無法真心接收並感恩 】 


    然後發現到,這循環正是我家人面對我哥哥時共同的模式,奶奶對父親、哥哥的內疚(男丁、祖先),父親、母親對哥哥的內疚(骨肉),也是因為這個內疚,一直都在剝奪著對方成長的機會,而我對家人說過無數次:「你們要放過自己,哥哥才會成長」,我以為我看得透放得下,但就在我看不過他們的模式希望他們改變的那一刻,就已經是放不下對奶奶、父母、哥哥的責任,這是我無明的內疚使然。

    每一個人都【必 須】對自己負責
    每一個人都【只 需】對自己負責 
    無論是父母或親人,兄弟或姐妹,伴侶或孩子,朋友或同事,
    假如在交還不屬於自己的責任之後,出現了「內疚感」 
    那麽這份「內疚感」,就只屬於自己要負責消融的部分!

    從這個看見,我現在可以做的沒有別的,就是全心回到自己,將別人的責任交還給對方,透過外境而生的內疚感、持續深入去認領回自己...。

    而巧合的就是個案對母親的「罪咎感」= 我面臨的「內疚感」,故事不同但底層的運作是完全一致。

    ✅如有進步,也請大方真心的給自己正向的肯定!
    身為療癒師,在實戰中透過花晶操作嗅覺療癒那一個環節,是因為自己透過不斷的練習與閱讀,在身心覺察、澳洲花晶資料串聯才能越來越自在跟精準,非常喜歡這種把資料植入在身體記憶的感覺;對比上次實戰,發現自己似乎又跨越一大步,為這樣的自己肯定、讚美、擁抱、愛自己❤️



     
  • 療癒師分享:連結嬰兒時期在母親懷中被溫柔地輕晃著,這是記憶中從未有過的畫面,更是我所渴望得到的愛,媽媽給出的愛從未少過,頓時被感動得熱淚盈框。

    學院療癒師菁瑤分享:
    2021-09-12⭐️【 第二場個案實戰課後作業 】
    1️⃣作業一:在今天自己身為療癒師的經驗中:妳的個案求助的主題是什麼?妳有從中發現自己與個案的共同點嗎?
    提問:如何化解與父親間的疏離感
    個案的提問正好與我前一場實戰課程提問「如何化解與母親的疏離感」是一樣的,雖然表面故事不同、對象不同,但底層的受傷感是一模一樣的。

    也感謝個案在諮詢最後10分鐘勇敢問出關鍵:「當我深入父親關係後,發現自己無法原諒更做不到寬恕時,是否代表生命中的其他關係也會跟著卡住?我該怎麼做才好?」

    這個提問非常深入,它帶出的是小我共有的「內疚感」,背叛 “父母/神性” 是孩子最大的心痛,面對如此不堪的自己,潛意識會毫無邏輯的認定這樣的自己不值得被愛、應該被懲罰,於是顯化在外的就是經常陷入各種被害及受苦,實則是甘於被害、抓取受苦。

    我們真正無法原諒的還是自己(妳為什麼還沒好、為什麼還在氣、為什麼還不能原諒!),我們真正在背叛的也是內在真實感受(妳不應該生氣、不可以叛逆、更不能無法原諒!)

    無法原諒時該怎麼辦?

    事實上,無法原諒沒有任何問題,真正有問題的是我們看待它的眼光,它就是一種悲傷、憤怒的情緒狀態,當我們願意正視它時,它會流經全身並自然釋放,反之當我們抗拒這個情緒能量時,反而它被凍結在身體上,並時刻影響我們。

    此時唯一要做的就是:
    ・覺察→允許發生並徹底經驗。
    ・交托→陪伴自己的無能為力。
    ・寬恕→原諒無能為力的自己。

    輕輕對自己說:那又有什麼辦法呢!此刻的我就是無法原諒,我願意寬恕這個無法原諒的自己。

    當我們能夠接住如此不堪的自己時,就已經在消融無法原諒的創傷凍結了,畢竟我們無法原諒的從來不是父母,而是自己。

    也就在我回覆個案的同時,也回覆了我自己,我真的很害怕再次經驗那個無法原諒的情緒狀態,即便情緒能量早已消融釋放,但小我依然緊抓那個無法原諒的內疚不放(無傷之傷)。

    不得不承認「放過自己」是最簡單、也最不容易的魔王關,「愛自己」更是需要一次又一次再一次的反覆練習,而這一切必須從「身體」開始。

    課程中,建議口服花晶「寧靜心」給個案和自己:學習在不寧靜的片刻用愛關照自己,即便在憤怒情緒中,也能允許發生專注其中,內外一致正是寧靜心的真實意涵。


    2️⃣作業二:身為療癒師,妳在引導的過程中,是否有卡住或不知如何引導的地方?
    這一次的引導過程流暢,如同面對過去的自己(大力推動鼓勵)、以及現在的自己(一同穿越破冰)。


    3️⃣作業三:妳為個案的身體解說、自我覺察的引導、協助個案看見自己的能力、說明花晶的真實作用⋯⋯⋯
    雖然個案提問的是父親關係,但深入底層發現母親的狀態也直接影響個案看待父親的眼光,原生家庭模式(父強母弱),讓個案除了抗拒父親(陽性能量)之外,也排斥母親(陰性能量),同時也顯化在伴侶關係上(複製母親/迎合吞忍),面對異性會瞬間升起恐懼防衛模式(複製兒時面對父親的受傷感)。

    以上狀態,完全顯化在個案身體上:
    ・第二脈輪/嚴重經痛
    →必備止痛藥、痛到嘔吐、腹瀉、腰痠→對女性身份的心痛憤怒(是自己的也是母親的),總是過度吞忍心酸苦水,導致意志力薄弱容易自我放棄、更無法自我支持。

    ・第三脈輪/皮膚濕疹
    →腳踝小腿(1脈輪)、手腕(4脈輪)、脖子肩膀(5脈輪)、臉頰(6脈輪)→腎臟(恐懼)肝膽(憤怒)解毒功能弱化,滿溢毒素透過淋巴系統流遍全身,只能經由皮膚(最大的排泄器官)排出,顯化為皮膚上的濕疹(恐懼/憤怒)。

    →外在應對模式→抗拒改變、不願行動(受困兒時的挫敗感),害怕交際(世界是危險的),過度背負他人情緒(易自責批判),極度在意他人眼光(不夠完美的自己不會被愛)→皮膚是我們與世界的邊界,再次回到第二脈輪/母親(生命中的第一道關係,直接影響孩子看待世界的眼光)。

    搭配能量工具:(消融外軟+破除內硬)
    ・身體花晶→1號、2號、財運之星(使用在1、3、4、5脈輪)
    ・口服花晶→原動力(對應1、3脈輪)、寧靜心(專注當下、內外一致)

    諮詢過程中,當個案情緒流動時,雖然浮現一個直覺「引導觸碰身體、連結釋放內在情緒感受」,但當下並未跟隨直覺進行,還是依照較熟悉安全的模式進行(透過身體症狀連結“說明”父母關係與內在情緒感受),於是導致個案情緒卡在浮現了卻無法完整釋放,不上不下的狀態中。

    意識到自己不願跟隨直覺進行的最大原因是「恐懼未知/害怕失敗」,寧可選擇熟悉安全、可控的方式進行,忽略了個案諮詢的主角是個案而非療癒師,如果能夠放下頭腦的掌控,信任個案比療癒師更熟悉自己的身體,交由個案身體帶領進行,療癒師輔助引導,相信一定會有更深入的療癒釋放。

    也非常共時的,宇宙為我安排的下一場個案諮詢療癒師,立馬展現示範我所抗拒/害怕的方式,並讓我親身體驗其中的不同。

    透過不同療癒師的帶領,讓我意識到只要足夠信任身體/個案/自己/生命,人人都能做到!

    最後,非常感謝個案的敞開信任與陪伴,祝福療癒轉化無極限!愛妳!❤️❤️❤️


    4️⃣作業四:當妳身為個案:✅妳在課前的指定題目是什麼?請詳述妳對這個題目的身心覺察、自我覺察⋯⋯。
    指定題目:自我展現成功成就
    提問:如何提升自信、實踐自我生命藍圖
    事件:目前清楚目標方向、也落實前進(職業療癒師),但當老師要我主動為粉絲頁下廣告時,當下雖感到興奮被支持,但事後卻升起懷疑退縮的感受,遲遲無法行動。

    小我聲音:
    ・粉絲頁內容還不夠完整→永遠沒有準備好的一天→表面看似完美主義、實則是退縮逃避。

    ・粉絲頁不值得花錢→萬一花錢了,粉絲人數卻沒有增加...萬一人數增加,內容卻不夠好...→一切與金錢無關(金錢投射瞬間推翻/落實覺察金錢課題的副作用)→害怕付出努力後,換來的是失敗,難以面對讓老師/父母失望的自己,背後是巨大的羞愧感(真正無法面對的還是自己)。

    身體覺察:
    ・二三脈輪(創造力/情緒願景消化能力)
    →皮膚(與世界的邊界)起疹(憤怒恐懼)
    →左側腰腹起疹發癢(對陰性失衡、自卑無創造力的自己感到憤怒)
    →腰椎痠軟(無法自我支持)

    ・第六脈輪(看見真相的能力/完美主義)
    →左眼模糊(以退縮忽視的方式逃避看見真相)
    →流鼻水(兒時未被流出的淚水)

    覺察卡:
    ・寶貝肌膚(對應第3脈輪/情緒修復/純淨極光/墨泥)
    →與世界的關係(母親課題)→真正的自信(信任生命的能力)→臣服(第5脈輪/真實自我面對)。

    學習為自己建立健康邊界,無需防禦與討好,學習尊重內在意願,試著聆聽陪伴支持自己,放下來自他人與自己給予的標籤、認定、壓抑,你的存在就是最純然的美好,越過你的憂患意識,平安就在那裡靜待你。

    ・身心淨化(對應全脈輪/純淨極光/身體修復/墨泥)
    →身體是心靈的出口,身體的淤塞沉重(疲憊沉重、肌膚搔癢起疹),意味著能量受阻、受困生命(總是聚焦在正向事物或容易停駐在負向的擔憂不安?)。

    你有能力從過往受困經驗中,獲得轉化成長的資源,並跨越生命曾有的困境考驗,無需再以一種無力改變的心境,受困於外在壓力。

    ・專注力(對應367脈輪/學習力)
    →自信心/3、看見自我真相/6、思緒清晰/7
    →你可以充滿意志力,專注邁向設定的計畫與目標嗎?對於目標、計畫你能持續完成或易於分心、改變?你對遭人事物的發生清晰理解嗎?你能否主導事物的狀況,並在經驗中整合蛻變成長?

    當你聚焦在能為你及他人帶來成長、美善的事物上,你會實現生命的價值。將你的注意力延伸到你想實現的理想與使命中,你會體驗到心的感動與歸屬。凝聚流轉游移的心念及往外的抓取,專注為自己生命的美好聚氣凝神,譜出雋永的生命樂章。

    讀完三張覺察卡,忍不住掉下被理解的眼淚,看見過去的自己,同時也認出勇敢無懼、圓滿具足的自己。

    5️⃣作業五:妳今天的療癒師:✅有針對妳的諮詢主題,給出什麼樣的引導、啟發、建議呢?
    提問:如何提升自信、實踐自我生命藍圖

    將自己的覺察過程完整分享給療癒師,療癒師引導我連結兒時面對母親的狀態,接著帶領我閉眼專注呼吸、雙手觸碰第三脈輪,一邊將身體感受告訴療癒師。

    →雙手觸碰第3脈輪時,呼吸卡在胸口下不去。
    →觸碰第4脈輪,委屈感湧上掉淚,看見自我否定貶低的慣性。
    →觸碰2、4脈輪連結母親的高標準(媽媽同樣嚴格對待自己)以及媽媽也是被外婆如此對待。
    →連結媽媽的原生家庭,外公很早過世,外婆獨自教養4個兄弟姊妹,外婆必須強勢才能壯大自己,強化「男人不可靠、女人只能靠自己」的創傷信念。

    →連結兒時與外婆的關係,發現雖然從小到大媽媽從未動手打我,但事實上我是一路被外婆打大的(為什麼不救我!還任憑外婆打我,妳怎麼能夠背叛我...),隔代教養更讓我產生強烈的被遺棄感(妳既然生我就該愛我!為什麼拋下我...),因此極度沒安全感,更是憑藉著什麼都做不好、高度依賴的軟爛,抓取媽媽的愛與關注,也強化了媽媽的掌控(為了讓孩子活下去只能如此)。

    →連結回自己,雖然我活出與媽媽相反的狀態,但依然沒有擺脫「男人不可靠、女人只能靠自己」的創傷信念,面對強勢且情緒失控的伴侶,為了不讓父母失望只能裝沒事的硬扛硬吞下去,在情感上,我仍然複製了女性祖輩的孤獨感。

    →此時身體左側沉重不已,特別是4、5脈輪前胸及肩背,伴隨著劇烈釋放女性祖輩所背負的心酸苦楚,一邊大哭一邊拾回呼吸,原本凍結在胸口的窒息感,經過情緒釋放後,呼吸開始能夠深入下腹。


    →療癒師斷線回來後,為我搭配能量工具:
    ・身體花晶→1號、2號、4號、兒童心靈、墨泥
    ・口服花晶→大地之母、親密情、豐富力

    →其實療癒師在說明花晶時,連線依然是斷斷續續的(內心已經呈現放棄狀態),沒想到最後10分鐘,療癒師堅持再做一次第二脈輪連結母親,她的堅持瞬間感動了我,立馬觸碰下腹專注呼吸,沒想到沉重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輕盈自在的平安感,連結嬰兒時期在母親懷中被溫柔地輕晃著(全身放鬆但生出一股氣支撐整個身體輕晃著),這是記憶中從未有過的畫面,更是我所渴望得到的愛,原來我早已經得到,媽媽給出的愛從未少過,從頭到尾是我專注在失去的、遺忘忽略了擁有的!頓時又被感動得飆淚,張開眼睛後直到最後一秒,不斷大聲表達對療癒師的感謝!

    →感謝療癒師的帶領,讓我體驗身體智慧的無限意涵,更讓我明白信任身體的重要性,放下頭腦連結身體,才能看見更多不同的可能性。

    →最後,非常感謝療癒師親身示範什麼是堅持到最後一秒的決心,不論是個案身分的我、或療癒師身分的我,都收穫滿滿!敬佩療癒師盡心給出的一切,愛妳!!!❤️❤️❤️



     
  • 學員分享:療癒師交叉比對我的信念對金錢的影響,思考潔身自愛、傲骨以及拿人家東西就代表沒骨氣,底層是匱乏內疚引起不配得感,主動犠牲退讓放棄權益。

    學員分享:

    2021-09-12⭐️【 第二場個案實戰課後作業 】
    1️⃣作業一:在今天自己身為療癒師的經驗中:妳的個案求助的主題是什麼?

    •身體對應心靈的訊息,妳有從中發現自己與個案的共同點嗎?
    心情不好、覺得悶、感情有疑問。

    關係的處理模式,特别在溝通表達方面。


    2️⃣作業二:身為療癒師,妳在引導的過程中,是否有卡住或不知如何引導的地方?
    卡住的是背後,底層有的情緒感受或信念,無法從反問的問題以及個案陳述的資訊,引導個案將身體訊息、原生家庭資訊整合串連起來。可見我之前的覺察仍是片面式的連結,非整合式的,所以引導也是片段的,邏輯上串不起來,這是下階段可以努力的方向。


    3️⃣作業三:妳為個案的身體解說、自我覺察的引導、協助個案看見自己的能力、說明花晶的真實作用⋯⋯⋯
    一開始先了解個案對於身心覺察的了解程度,個案提到問題發生會回到身上,覺察内在感受。二是了解對於身體的連結程度。

    接下來進入主題了解個案的需求及問題,同時了解身體反應有哪些?
    身體部分是
    第四脈輪-心悶、卡。
    第五脈輪-喉嚨緊、卡、不舒服,肩膀僵硬。

    先引導個案看見對於重要的議題,為何不是用當面溝通了解彼此想法,反而用看不見對方反應的line訊息來陳述想法並請對方抉擇?內在是否有想迴避面對的?這個想迴避面對的是什麼,可以再深入探討⋯。

    再從與原生家庭溝通的模式着手,了解個案母親常說小孩子有耳無嘴,多聽少講,造成個案不懂如何表達。朋友間,也是傾聽居多,少聊到私人事,不願與人太親近。父母之間的互動,會為錢吵架,彼此不太能夠有情感的交流。個案對於自己的認知是與人疏離、害怕被看見,怕被了解過多的隱私。(這些原生家庭造成的信念和感受,和我的幾乎百分百雷同)

    對於表達自己的需求部分,通常等到最後沒辦法了才開口,對於自己想要的沒有馬上說,個案提到是因為:
    -沒有特別想要的東西
    -把自己照顧好,不要給父母太多麻煩
    -自理好自己的生活(得到父母的讚賞)
    -自律

    個案上有哥哥,但是長女,個案的直覺想法是有要有責任、要照顧妹妹、幫家人分憂解勞、扛起責任。對於哥哥,母親重男輕女,有些不公平對待,內在有些不平。對比上段自己想要的卻沒有第一時間說,也是有關聯的。

    詢問個案對於小時候,向父母要求過但沒有得到的,母親的解釋合理,但是內在小孩對於想要的東西得不到無法用邏輯來合理化,對應個案前面提到的第五脈輪卡卡的、不舒服,表示積壓吞忍很多真正的情緒感受,但會用邏輯合理化,使自己接受,不斷複製貼上相同模式到各個領域。

    引領個案呼吸、放鬆,開始連結內在小孩,仍會用大人理性思維合理化母親的行為,結束時,仍無法真正的對母親生氣或説出不好的字眼。可以理解個案在情緒流動中仍有著壓抑,這部分提醒個案在結束後可以再深入覺察探索。

    身心覺察是幫助自己去看見、面對自我真相的工具,力量掌握在自己手上。對於身為療癒師如何透過反問,協助個案對比、看見自己的模式,這是我需要再加強訓練的。在詢問引導過程,我不自覺一再搶話,內在的傲慢、自大,底層是想證明自己的那個內在小孩。

    身體花晶推薦:2、4、6脈輪+心靈修護
    口服花晶推薦:關係花園以及親密情
    加上寶寶霜(化解理性固化的思維腦,幫助連結內在小孩)


    上述推薦的花晶用法,身體花晶全曡加在第五脈輪,幫助個案柔性表達真實的情緒感受。2號全脈輪使用,幫助與母親的連結以及身為女性的內在抗拒、厭惡、不公的情緒感受和信念。同時身體花晶疊加使用敷眼睛,幫助看見真相,了解迴避面對的是什麼。

    這次的療癒師實戰,在心態上是調整好自己是療癒師的狀態,也大幅減少質疑自己的聲音,這是這場實戰中進步的地方。

    感謝這次的實戰經驗,讓我再次梳理看自己的內在。


    5️⃣作業五:妳今天的療癒師:✅有針對妳的諮詢主題,給出什麼樣的引導、啟發、建議呢?
    療癒師交叉比對我既有的信念對金錢的影響,引發我再次思考潔身自愛、傲骨這些信念的影響以及是否拿人家東西就代表沒骨氣,如同父親的自尊受踐踏,憤而什麼都不要,而我離婚,什麼都不要,只因不想孩子看到父母為錢爭吵,留下我小時候相同的創傷印記,其實背後底層真正是第四脈輪的匱乏內疚引起不配得感,因而主動犠牲退讓放棄權益。

    其他待覺察的:
    -别人談錢不評判,自己則有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形象標籤
    -錢和道德劃上等號
    -對錢不在乎或刻意顯得不在乎

    另外療癒師建議我利用自由書寫去抒發
    -對於2個媽媽的憤怒
    -不公平對待以及我已夠好,為何還不配得?
    這我會再時間去連結抒發的!

    花晶建議:
    身體花晶-
    情緒修護:1、2脈輪(疊加2號)
    財運之星:1、3(疊加3號)、4、5脈輪(疊加意識轉化花晶)
    心靈修護:4脈輪、5脈輪


    口服花晶-
    原動力(原生家庭)
    豐富力(4脈輪)
    能量(過度掏空、付出平衡)
    關係花園
    親蜜情
    大地之母



    ✅療癒師對於妳的主題,有沒有哪些是「必要的、關鍵的、核心的部分」⋯但沒有深入引導到的呢?

    ➡️療癒師一開始並没有就個案的背景進行了解,直接切入主題,所以在個案還没感受到被理解、同理的情況下切入主題,內在的防衛感會升起,覺得好像有隔閡在。建議可以先瞭解個案,建立彼此的信任感以及安全感,削減內在小孩的防衞心。

    ➡️對於金錢等於愛的部分,並没有引導切入,比較多詢問個案自己的覺察感受,因为沒有先瞭解個案,直接切入詢問個案的覺察感受,似乎有點突兀。

    ➡️身體訊息的部分,並沒有著墨到。分享時眼睛飄向四方,會覺得好像不在對著我説話,這是建議可以留意的。

    感謝療癒師的引導和分享,幫助我看到之前沒覺察到的盲點,且看到自己對人的防衛心仍在,另外對於直接問我覺察感受的部分,我內在也有批判的聲音,因為過往對於人事物,我總會有既定的標籤,包含療癒師應該有的引導模式,我以為我卸下那個包袱,原來還沒有,謝謝妳協助我認領這個部分的自己以及妳所點出但我還沒意識到的部分,謝謝妳

    另外妳對於身體花晶的使用分享,親切簡潔明瞭,是我要學習的!

    感謝療癒師的引導及陪伴,感恩❤️



     
  • 療癒師分享:在療癒引導的過程中也同時療癒了自己,釋放凍結的情緒,想分擔母親的辛苦,成為父母眼中夠好、有用的小孩,默默的扛起很多不屬於我的責任…。

    學院療癒師分享:

    2021-09-12⭐️【 第二場個案實戰課後作業 】
    1️⃣作業一:在今天自己身為療癒師的經驗中:妳的個案求助的主題是什麼?

    •身體對應心靈的訊息,妳有從中發現自己與個案的共同點嗎?
    【內在對神性的信任、渴望,距離、抗拒。】
    身為長姊想分擔母親的辛苦,成為父母眼中夠好、夠有用的小孩,默默的扛起很多不屬於我們的責任…


    2️⃣作業二:身為療癒師,妳在引導的過程中,是否有卡住或不知如何引導的地方?

    過程中覺得我們彼此都很融入,意識是凝聚的,為此感到感恩。


    3️⃣作業三:妳為個案的身體解說、自我覺察的引導、協助個案看見自己的能力、說明花晶的真實作用⋯⋯⋯
    個案長期的信念即是「靠自己」➡️「扛」,肩頸的不適是身體的重災區,與我是一致的。

    對父親的感受:是有距離的,標準較高,較嚴厲。

    對母親的感受:是依戀的,亦心疼母親要面對父親的種種要求,包括需漂亮,傳宗接代…是辛苦的。

    個案本身已具有相當的覺察底蘊,在療癒的過程中帶動更深層的情緒釋放及身體連結。很感謝個案的信任,在過程中,除了我要守住療癒師的身份協助引導不能哭之外,其他的過程,我整體的能量也與個案同時共感療癒。

    進入身體引導後發現了兩個核心信念
    1:我是愛爸爸的…但因為爸爸想要的是男生,而我是女兒。
    2:看母親為了生兒子,飽受傳宗接代的苦,於是在國中時,便決定我不要有小孩的信念。

    透過呼吸引導,將脈輪層層卡住的氣/能量釋放,當身體印記不再那麼厚重時,專注於呼吸及身體感知時,所釋放的「微麻感」有大部分是身體的精微能量在流動;17脈輪相連,當那股卡在第五脈輪的氣逐層穿越後,慢慢的通過了567上去,第一脈輪腳的能量也就跟著釋放了。一呼一吸之間,外在有光芒,連結內在的自己,平靜而有力量,能夠在寧靜之中感受到自己能是那愛的源頭。

    花晶建議:
    由於個案多數花晶都有使用,所以會特別建議
    能量場淨化花晶:全脈輪/脊椎及關節處打通淨化滯留之能量。

    2脈輪:加強2號。
    1、2、4脈輪:
    加強心靈修復花晶/基因淨化花晶。原生家庭,母親.陰性能量.祖輩,自我之關係係接納,更高頻率的愛支持,祖輩信念模式創傷凍結消融。(傳宗接代/揚陽貶陰之生存恐懼)
    5脈輪:加強意識轉化

    口服花晶會建議另外獨立加強
    理性與感性:平衡外在過度理性及內在之感性。

    身心淨化花晶:加強洗滌淨化身心印記,並幫助每支口服花晶之穿透力。



    4️⃣作業四:當妳身為個案:✅妳在課前的指定題目是什麼?
    【對父親/神性的信任、渴望,距離,抗拒】


    收到這個題目時,透過孩子即我的內在小孩讓我有更多的明白及更深的情緒釋放。

    我兒沒有練琴等,不符期待,父即立刻表示要中斷他的學習,深深的勾起我的受傷感。連結兒的感受,彷彿我是不值得被愛的人,不符合你的期待,你立刻要收回你的資源,你掌握了我的生殺大權。威嚇、利益考量,感覺沒有愛的生存恐懼。

    女兒叫我不要再送她東西了,一直讓她用那麼好的東西,讓她感到很內疚。因為我一直在犧牲,內耗,所以讓小孩那麼難受,給她帶來了困擾,我為了小孩有好的學習資源…而不敢離開一段關係,中間的爭取,爭執,付出,讓她覺得有罪疚…。

    連結兒時對父親回憶,母親跟他要錢是不安全的,會吵架,帶來了小孩很多的不安與恐懼。潛意識也覺得是自己拖累了母親,因為有我她才會留在這個關係裡。父親對我甚好,但他不常在,及他的不穩定性,讓小孩的我即便對他有愛有景仰,也不敢全然的相信他,選擇與母親站一線,自己日常是比較能夠被照顧好的,選擇了父親,如同背叛了母親。

    父親掌有我們全家生活的生殺大權,但在父親時常缺席,真正握有權力的人是母親。面對父母當自己有額外需求時,有時會覺得看人臉色很羞愧,無價值,所以不想要了,如此就不用經歷那種受傷感。我因此叛逆,不願臣服。

    父母是每個孩子物質生命的神,原生家庭的身心印記沒有釋放,即無法信任物質生命,信任自己…

    我的頸椎很卡,很緊。肩頸是我身體最明顯的不適區域。也是我花晶會疊加最多的地。 
    利用身心覺察釋放情緒凍結。


    5️⃣作業五:妳今天的療癒師:✅有針對妳的諮詢主題,給出什麼樣的引導、啟發、建議呢?
    我看到我的療癒師,我是感到信任喜悅的,因為是很優秀的療癒師。

    療癒師在前置的了解聆聽時,我能感受到她的共感。

    對於花晶使用的建議態度非常自信且明確
    建議我使用7號花晶,1.3脈輪加強兒童心靈花晶,口服花晶:理性與感性,寧靜心


    ✅療癒師對於妳的主題,有沒有哪些是「必要的、關鍵的、核心的部分」⋯但沒有深入引導到的呢?
    療癒師一直想帶我重返現場,去聽清楚父母為錢爭執的內容是什麼,進而連結感受等,但是記憶真的不可考,細節聽不清楚,也記不得了,當一再要求我再去聽時,我會覺得當時他們的對話內容其實真的沒有那麼重要,不是不敢聽。

    連結的是當時的恐懼不安,怕爭執過後父母不知會不會有何變動,那份對於未知的恐懼。

    很感今天的療癒師實戰,即充實又有情緒的流動消融   。

     
  • 療癒師分享:在實戰中看見自己更進步,能以療癒師身心直指核心,善於傾聽與身心覺察引導,花晶療癒與運用解說完整,這個實戰經驗真的無比珍貴。

    學院療癒師Lisa分享:

    2021-09-12⭐️【 第二場個案實戰課後作業 】
    1️⃣作業一:在今天自己身為療癒師的經驗中:妳的個案求助的主題是什麼?

    •身體對應心靈的訊息,妳有從中發現自己與個案的共同點嗎?

    ➡️個案表示自己非常有感覺的脈輪是第三脈輪「胃」,以前愛吃油炸食物,現在雖然有改變,但是無聊的時候,總停不下想吃(偏愛重口味,辣勁)而也總在吃了以後感受到胃的不舒服。

    ➡️第二個狀態是能量低迷,提不起勁。

    從胃去連結身體訊息,當人處於低頻狀態,容易選擇低頻的食物,比對以前vs現在,對於油炸食物的選擇已經有改變了(先肯定),接著去理出的狀態是工作易疲累,往內延伸詢問父母對於工作的看法,其中個案提到了「穩定」,父母都在同一公司做到老,很「平庸」的感受!而原生家庭的模式父母都屬於硬派管教,父親管的嚴,會有窒息感受,母親卻是從頭到尾徹底的硬,吵也沒有用。

    從身體訊息切入,回到第一脈輪資料庫,身心靈的對應,比對芷瑄是快狠準狀態,到現在有多種混合面向,當下能完成的會效率極佳,而若是大方向沒有把握的,則選擇拖延,說明兩極失衡擺盪是每個人的必經過程。

    接著回到主題有身體狀態對應心靈訊息,第一脈輪的腳底板,大拇指跟第二趾有硬繭,是代表我沒辦法信任我能安全的踏穩地面,甚至常常感覺自己走路時腳非常沈重(拖著),而症狀較明顯的是在於左腿(對應陰性能量)

    目前穩定的工作,卻沒有辦法從工作中得到滿足➡️腳的沈重➡️第一脈輪➡️多處於無感狀態➡️連結內在感覺薄弱⋯⋯。

    家族遺傳症狀扁平足➡️腳底平➡️滑➡️踩地特別不穩➡️需要更用力踏穩地面(我才會是安全的)。

    最後總結帶到權威課題,上司用了職位逼迫服從,讓人沒有選擇的餘地,引發內在的無助,產生無能為力…..對比到我在原始家庭中的感受也是如此。

    其中在引導個案連結內在小小的自己,發現個案完全是超級理智型,要罵出來的力量無法順利說出口,我對比到我對於權威(特別是父母),總是不敢說話太大聲,甚至不敢真正表達自己,用的都是超級理性再處理自己。

    而我第一脈輪的症狀完全就跟個案雷同,個案所經驗的,都是我在學習的過程中實際走過一次的。身體的感受,完全都是同頻共振的。

    另外工作的狀態,剛好也非常符合我這幾年來的感受,無聊,沒有挑戰性,想換工作又提不起勇氣,屈就一份薪水,其實是「我真的好怕改變!我真的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我真的不想平庸!我想被看見!我想證明自己是有價值的!是值得你們愛我的!!!」

    身體是最老實的修行,從第三脈輪到第一脈輪,我請個案身體覺察時間上去進行調整,時間多花在第一脈輪,落實下去肯定會發生療癒轉換……我最無感抗拒的第三脈輪,在與個案的療癒過程中,我彷彿又明白這些話同樣是無敵適合自己。

    我真的好希望不管我如何,我的爸爸媽媽都能無條件愛我。我做什麼工作都愛我,希望爸爸媽媽能看見我這麼努力,這麼不甘於平庸,只要我還是父母眼中的孩子,我的每次情緒起伏,都彷彿是另一種方式讓父母不得不看見我的感受。


    2️⃣作業二:身為療癒師,妳在引導的過程中,是否有卡住或不知如何引導的地方?如有,是哪些部分?
    從身體訊息切入心靈原先是我掌握度極佳的主題,並沒有特別卡點或是停頓,與個案的互動都是屬於流暢狀態,提問也都引導會身體跟心靈的對應,我發現自己落實第一脈輪的功課,真的是潛移默化到連分享都很輕盈~

    3️⃣作業三:妳為個案的身體解說、自我覺察的引導、協助個案看見自己的能力、說明花晶的真實作用⋯⋯⋯以上妳的自我檢視是什麼?

    直指核心(從主題延伸到內在心靈)。
    跟隨傾聽(留意個案表情與肢體是否對過程中的引導有疑慮)。
    設定要百分百投入(沒有時間恐懼害怕)。
    身體解說精準(複習資料庫)。
    提到澳洲花晶三道療癒以及花晶應用(配合個案提出家族印記的建議花晶-基因淨化花晶)可加強在腳底板、腳踝、拇指)。
    有總結(每個段落也會統整資訊並回饋給個案,加深印象)。
    善用提問(讓個案能說出更多訊息讓身體一起更加投入,不會陷入只有療癒師一直拼命說)。


    4️⃣作業四:當妳身為個案:
    ✅妳在課前的指定題目是什麼?請詳述妳對這個題目的身心覺察、自我覺察⋯⋯。
    「內在小孩對父親的真實感受」

    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題目,我非常清楚我內在小孩恐懼父親,不敢靠近,我對父親展現愛的方法,是「金錢」,近期因為父親急速身體敗壞,甚至失智症狀越來越明顯⋯⋯身為照顧者的媽媽更是首當其衝,我除了不捨,我什麼都幫不上忙。

    我開始回想父親一直是個孤僻刁鑽的人,如此大男人主義 ,而媽媽卻是概括承受,甚至我認為太不公平了,為何年輕搞壞身體,老了我們卻又要去為你煩心,父親是個麻煩!即便父親內心最疼愛我,要真正靠近父親內在心靈的感受,真的太難太難了⋯⋯。

    我真的很害怕這個主題,我因為太害怕了,父親主題其實更會提高警覺,告訴自己-要冷靜,要理智,不要有太多的感覺。上次提問的親子問題,才一開口就瘋狂掉眼淚,比對這次的狀況,完全沒有任何眼淚要滴落的感覺,從頭到尾的徹底冷靜看待。

    身為家中的長女,我複製媽媽的負責,同時超批判那些不負責的男人,我甚至打從心裡瞧不起這些沒用的男人,彷彿看見每一個軟爛的男人,都在提醒我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人影響我,傷害我,(也難怪我對兒的批判來的特別強烈,明明知道我兒都很懂事了,我還總是無法滿足,總在要求超高標準)。

    而對應到內在的小小自己,發現我真的太渴望爸爸的愛,但總是得不到,乾脆死心了…,我發現真正的自己並無法接受-有一天會被失去記憶的爸爸所遺忘…..那些我渴求的愛,彷彿就真的會隨著你的遺忘,而跟著埋藏於最深的心裡了⋯⋯。


    5️⃣作業五:妳今天的療癒師:有針對妳的諮詢主題,給出什麼樣的引導、啟發、建議呢?
    我真的非常感謝我的療癒師,一開場就用堅定柔軟的語氣帶入諮詢主題,整個聲音的流暢跟舒服的感受,讓信任的關係很快就緊密連結,我全然的交托自己,完完全全就好好當一個個案,而療癒師從我敘述的雜事中,重點提問的方法,讓我很快連結內在小孩不想靠近的真實原因,而且是我自己可以很快串聯的:不想靠近➡️麻煩➡️失控

    我的爸爸真的是一個失控以後創造危險的人,從兒時爸爸的言語情緒暴力...,到我們從來都沒有平安的一刻,直到他終於病了…彷彿換了一個爸爸,也稍微在緊繃恐懼的家庭氣氛中稍稍有了喘息的空間。

    療癒師詢問身體的狀態,我特別提到下半身緊繃,水腫,還發現屁股變大了⋯⋯療癒師告訴我這是一種「自我保護」,我才又透過身體去連結內在心靈,我發現我一直保護自己不要在父親課題中受傷,頭腦單純知道爸爸疼我即可,好像沒有什麼好療癒的…。

    多年前父親在我面前吐血,緊急送醫的過程,我真的是超乎常人的冷靜,完全符合我過往對父親存在的真實想法。現在隨著爸爸的狀態,我真的快沒辦法欺騙自己了,死亡為我帶來的是愧疚,與無能為力……如果我還沒讓你知道我愛你,你就死去,我該怎麼活下去?如果我還沒好好陪伴你,你就遺忘所有的記憶,那麼我要怎麼證明我還是那個你愛的孩子…我還是好想爸爸你愛我啊!

    看見死亡對我的真實意義,療癒師再度帶我回到身體,對著爸爸這個身分委屈吞忍是長期的慣性,憤怒的情緒也一直儲存在肝臟,而對應的第3脈輪,和父親最直接的連結,早就每天都被我快速忽略,甚至連對應的顏色花晶都一起討厭⋯⋯說到這裡又不得不佩服小我的聰明,又這麼厲害的找了漏洞鑽過去。

    重溫身體覺察的過程,我也覺得要多花點時間陪伴第三脈輪,感謝我的療癒師建議我可以使用1、3、5號花晶,兒童心靈花晶,氣結釋放花晶,寶寶霜;在第三脈輪也進行1+3疊加使用,口服花晶建議寶貝肌膚(身體皮膚都跟第三脈輪相關),我非常喜歡這個推薦。

    另外我也詢問如果說討厭的花晶有對應的內在心靈,那麼很喜歡的花晶呢?我開始說了一連串綠色花晶4,身體修護,氣結釋放,基因淨化…..療癒師用第四脈輪對應的綠色來延伸提醒:是否我認為我已經擁有自己愛自己的能力呢?當我愛自己以後,是不是爸爸的愛對我就沒有那麼重要了?我只要好好愛自己了⋯⋯這個觀點有讓我從另一個面向去看見小我的迴避!我都好好愛自己了!我怎麼還會需要爸爸你來愛我!而我所做的一切迴避,都是因為我以為我不需要你!實際上是我靠近你我好受傷!我真的太太太恐懼了。

    另一個我發現自己喜歡綠色的原因是連結兒時記憶,當初都在深山長大,雖然父母很少見,但是玩樂自在也沒有太大的煩惱,綠色為我帶來的正面意義就是自在平安,一個無憂無慮的兒時記憶。

    療癒師提醒若有時間可以去延伸兒時對父親產生對抗的真實感受,去看見女性集體意識與男性集體意識的脈絡,去看見對立性,內在孩子的叛逆感,也能去比對 我vs爸爸,內在小孩vs爸爸。

    這次療癒帶來很多內心激盪的火花,最後在結束前5分鐘還能跟療癒師分享自己的感覺,對療癒師帶領品質的肯定,以及我充滿感恩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