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課後真實分享

學員分享:課中聽見自己及爸媽內在小孩的聲音,全家一起療癒。以前對父母及別人築起高牆,現在能真實靠近父母、連結世界、不再孤立自己。
課中老師提到【皮膚發炎=對世界發出訊號:「不要靠近我」】時非常打中我內心
過去還不懂身體覺察時,皮膚大大小小的症狀不斷(脈輪3),小時候是屬外在看起來和善,但清楚自己內心防禦力十足(外軟內硬),那些溫和是裝得,我只是吞了(脈輪5)
而這些吞進去的火,完全呈現在我的皮膚上,所以皮膚完全反應當時的恐懼:「我渴望靠近,但又好害怕別人再靠近」。
而串聯這個「靠近身體會軟化內在小孩的防禦」也在身心覺察後,體現在我得身體皮膚上
這過程,經歷多次劇烈的好轉反應(皮膚發炎的更嚴重),但在每一次的清理後,與人的相處就越自在,而現在整體得皮膚問題真的少很多。🙏🏻感恩身心覺察!
在今天身體覺察的環節中,老師引導說著時,我有點鼻酸、左腳大腿抽痛了一下(這裡感受到,這也是媽媽對外婆的感受)。老師引導說著爸爸也感到鼻酸(這裡感受到這也是爸爸對阿公的感受)。我知道我和父母的關係在心中真的靠近了許多,還有心酸就讓它繼續流動
接著整個環節,跟隨老師的引導,內心平安感十足,充滿能量感覺很舒服。
專注在「我就是一個孩子」,沒有故事就只是表達想說的,參與多次深度療癒釋放第一次對父母說出「我好怕、我真的好怕」,腦中閃過許多必須自己面對的情境,求助無門、咬牙硬撐得種種…
我獨立…但並不是不需要人陪伴…
我獨立…但並不是我不覺得害怕…
過去在能量場上,較易共感到母親的內在小孩,但這次的釋放…讓我同步感受到,父親在身為孩子時和我的恐懼感重疊性也很高…;但在流動這股能量後心輪鬆開了。
最後在父母能量從腳底進入身體時,感受到一股溫暖的力量,感覺腳底麻麻得…腰椎也變得有力量…,在平安平靜感受這一份愛的流動。
感謝老師們、助教們、夥伴們,
能跟大家同步連線上課真的很棒❤️
祝福大家療癒轉化大於我之上,愛大家😘
學員分享:上課前重播的創傷宿命運,在上課後釋放了內在小孩與父母的印記,療癒後心中的感恩感謝讓一切不再不幸,而是得到了很深的祝福、很大的幸運!
在上課之前,我從沒覺察到自己在關係中的依賴與疏離不斷輪迴:
🎈伴侶的家庭-吵鬧情緒高昂的樣子,我的家庭-安靜情緒封閉的樣子,兩個極端的家庭。
🎈爸媽之間發生的受傷感,也發生在我和伴侶之間..
🎈在任何關係中,不敢爭取自己想要/需要的,然後假裝不需要、不想要、不在乎,一點也不重要,來逃避自己真實的感受(害怕得不到父母的愛)
今天在父母關係的療癒中,我在身體覺察時使用七號花晶擦在第四脈輪時,刺鼻難聞的水溝味來了⋯
第四脈輪用心靈修復時,乳房腋下淋巴處飄出酸味【這瓶心靈修復我到昨夜使用,從未出現過以上嗅覺】。
頓時感受到父親的隱忍心酸,淋後背肩胛時,淡淡的酒精味,隨即無味,手肘、手部都是,感受到父親的能量(與自己同步連結),內在心痛感凍結至深。
在深度療癒釋放的環節中:對媽媽非常悲傷,一直啜泣委屈的情緒,很委屈也很憤怒。
對爸爸很指責,指責他的逃避、不負責任、事不關己,大喊說出不准再這樣對我做任何不尊重的事情!
對爸爸吼出你生氣啊!你毀掉這個家啊!當下不懂為什麼有這種希望被毀掉的要求,但現在明白是在釋放兒時總是期望家庭和樂,維持氣氛和諧而累積壓抑的怒火
曾經說不出的傷人的話,真的是內在小孩更深一層的內在渴望、創傷的心聲
在最後一個引導,父母能量進到了我的全身,那時感受到自己真的是在深深的祝福裡誕生的孩子,是被眷顧的孩子,感到安全跟溫暖。
這一刻忽然有份清晰,知道這些學習或痛苦都不是因為我比別人不幸,我會學著這些覺察轉化正是因為我是被深深的祝福!
覺得好感謝我的父母,給了我這麼深的祝福、給我這個機會可以看到不被愛是個謊言。我不是不幸,我是有著很大的幸運!
學員分享:上課前以為孩子的疾病是傷痛負累,上課後從身體回到自己,在愛自己的過程中療癒了孩子的自我毀滅。現在能真心接納孩子、靠近自己、愛孩子。

從十四屆到現在,收穫太多,受到的幫助太多。當初是為了我的孩子加入,希望能夠改善孩子的狀態。

他極度混亂,無法學習,情緒障礙,自我毀滅,嚴重失眠….

我總以為只要孩子的狀態變好了,我的痛苦就解決了。

從一開始,迫切想知道怎麼幫孩子覺察,每天用力豐盛的把花晶灑在“孩子”身上,好像在做法撒符水….

我其實沒有想要改變自己….我這麼樂觀,勇敢,認真,積極,努力,正向….

我做出了好多的犧牲跟忍耐,有問題的怎麼會是我呢?

只要找到方法療癒讓他進步,我就算是有盡了身為母親的責任….他好了我就會好了…..

 

來到現在,我的孩子依然會有狀況,但在狀況發生的當下,我能更多回到自己:

關注自己的身體、情緒反應,看見自己的脆弱無助,認領自己的暗黑沒有愛,陪伴自己的憤怒悲傷,原諒自己的無能為力…

然後發現,原來這就是愛自己的過程

學習覺察的期間,我的羞愧感變少很多,我自己和孩子情緒穩定了許多,我的狀態從極度隱忍假裝有愛,擺盪到憤怒失控情緒化懲罰….

來到現在, 對孩子憤怒生氣也可以,不會持續太久,愛他親他抱他也是真心的….

在此之前,我以為我有接納孩子,但原來我真的接納不了孩子,我只是很想想要接納孩子,覺得自己應該要接納孩子,但是我真的接納不了。

不停反覆自我認領的過程中,才開始了真正的自我接納,也是此刻我的小孩才真正能感受到,我對他的接納

孩子有狀況需要跟老師討論時,我從以前的羞愧、內疚、難堪,內心滿滿小劇場,過度解釋…..

來到現在可以收回投射,停止演出“我不值得被愛”創傷戲碼,不自我放低,不過度防衛,針對孩子的狀況客觀討論,此刻的我,真的很感恩….

從生活中, 一次又一次的認出每個害怕不被愛的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承認、允許、陪伴自己的所有面向,

我們終究會成為自己的內在父母成為有力量的自己,打開內在的空間,明白自己是有選擇的,不畏懼為選擇負起責任,成為一個自由的人

 

從十四屆來到現在,收穫成長太多,受到的幫助太多,雖然孩子狀況多,常無法上課,但我會努力繼續跟緊大家驚人的速度….

謝謝老師,助教,學姊,夥伴們,特別是親愛的靜雯學姊,謝謝妳們一路陪伴一起成長,祝福大家成長療癒轉化無極限

學員分享:過去習慣切斷自己的感知,這一次透過身體的不適,允許自己回到父母關係並進行深度的釋放,哭喊著想對父親說的話,隔天身體竟奇蹟般的好轉,比賽也獲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成績。

上禮拜六的第二階段父母關係深度療癒工作坊,我發現右大腿鼠蹊緊繃會痛,無法像平常一樣盤腿坐著,到了晚上情況越來越嚴重,連走路、彎曲、抬腿都會痛,躺在床上根本睡不著,不管是正躺、側躺都不舒服,連翻身都有困難!​

而隔天要去參加合唱比賽,還要做動作、踏腳等等,心裡面越來越焦慮…右邊大腿鼠蹊的緊繃跟疼痛,是因為過往為了生存、為了活下來,不管當時有多害怕、多脆弱,我都選擇切斷我的感覺,逼迫自己必須要行動、要踏出去,所以現在正在釋放過往過度透支的陽性力量,釋放過往被身體承接的脆弱、恐懼、悲傷…。​

我明白身體不會讓我白白受苦,但身體的不舒服以及心裡的焦慮都讓人沮喪,於是我就利用這個機會繼續的為自己做深度釋放。​

我呼喊著爸爸(因為是右邊對應陽性力量)然後哭的像個孩子,大約哭了15~20分鐘就慢慢睡著了!隔天起來雖然還有點卡卡,但已經舒服了不少,到了下午正式比賽時,幾乎已經可以行動自如!晚上回家,繼續為自己補充花晶能量,不知不覺那些創傷就會在自我陪伴中漸漸消融(不是馬上就變好,但一定會越來越輕盈)!​

以前的我是屬於比較「理性」的覺察,就是我知道我要尋求的愛不是來自於別人/爸媽/神,是來自於我「自己」!當我對愛的渴求失落時,雖然我會提醒自己回到自己身上,但失落悲傷的情緒還是會在啊,那時候我會比較傾向是頭腦層面說服自己,而沒有讓情緒真實的流動!​

但現在我比較知道要加入「感性」層面的自我療癒了!就像那天晚上,一個人不舒服的躺在床上,難過焦慮悲傷,我想要爸爸安慰我,於是我就呼喚我的爸爸、呼求神性大我來幫我,當我允許我的情緒流動後,哭到最後我體認到爸爸也是我、神性大我也是我!​

以前我會搞不清楚,既然一切都要回到自己身上,那當我還在怨著爸爸媽媽不夠好、不愛我時,會不會是沉溺在創傷裡?但現在我明白,當我情緒一來,我一定就先回到父母關係療癒,把所有想對爸媽說的話都盡可能毫無保留的說出來,那個時候才是放下大人的是非對錯、道德標準(這對理性腦的我真的不容易,需要練習,但抓到訣竅後會越來越自然)。當我這麼做時,我才有在療癒我的內在小孩,我也真的同時成為了我自己的內在父母!是我在為自己表達,同時也是我在聆聽我自己、陪伴我自己,我「同時」是內在小孩也是內在父母!​

也才發現,我真的不懂覺察,這些話不都跟學員夥伴說過N百遍了,但我卻也是到現在才又好像領悟了一點點!但那又如何,我就承認我不懂覺察,我始終在學習覺察的道路螺旋向上!​

P.S. 我們比賽結果是初出茅廬的我們以黑馬之姿打敗了多隊獲獎無數,成軍多年的合唱團,拿到第二名,獲得獎金15萬,真的是意外的豐盛啊!​

學員分享:過去始終無法與女兒親近,勉強負起身為母親的義務,透過不斷落實身心覺察,釋放創傷印記後看見原來一切的情緒感受就如同過去母親對自己的感受。

一開始我是因為親子關係而來上課,不管我的頭腦懂或不懂,我的療癒轉化一直在發生!我從伴侶的大魔王、公婆眼中的惡媳婦,來到現在的好太太、好媳婦!​
​曾經打死不說愛媽媽、對我極盡怨恨憤怒推開我的大女兒,關係也變得很親密,而不管過程中認領了多少的不想承認的自己,我終於可以帶著覺知陪伴著自己了!​

曾經我看著兩個女兒,我一點愛都沒有,就是煩躁煩躁煩躁,急忙推開她們後,忍不住問著自己為什麼我是這樣的爛媽媽⋯⋯我一直在勉強著自己繼續著身為母親的義務。​​
而現在,我終於可以回到自己,原來原生家庭很重要啊,突然浮現了采榛老師對我的提醒:我對女兒真實的感受,都是母親對我的感受,我對女兒浮現的所有情緒感受,都是母親當時對我的情緒感受⋯。​​

 

突然一切都串聯了起來,我開始對自己提問:原來曾經無法控制大罵女兒的我,也是當時無法控制自己破口大罵的媽媽妳嗎?原來因為無法控制的推開深愛著媽媽的女兒的這個自己,也是當時無法控制的推開深愛著媽媽的女兒的妳嗎?​

我做著身體覺察,疊加使用所有的花晶,情緒開始流動,眼淚再次潰堤:​
我真的不是故意不愛我的女兒,我不是故意要折磨我的女兒,我真的無法控制自己,我真的盡我所能想要好好愛她們,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呀⋯⋯。​
原來媽媽妳當年也是無法控制的打罵我折磨我?原來媽媽妳跟我一樣不是故意的?妳也跟我一樣對身為母親給不了女兒滿滿的愛而歉疚著並折磨著自己嗎?所以無法面對這些的妳、被創傷印記折磨的妳、跟我一樣也被母親拋棄的妳、無能為力的複製貼上這些創傷給身為女兒的我、然後也拋棄了我、拋棄了妹妹、拋棄了這個家⋯⋯。​

我一直以為自己無法突破母親課題,卻在今晚的所有串聯裡發現,原來不管物質世界中,我與母親是否接觸、是否和解、根本不足以影響我底層真實感受到母親盡她所能對我的愛!就算我的頭腦感受不到,我的身體依然帶領我,感受到身為母親的我,對女兒們竭盡所能的付出我目前只能付出的,就像母親當初只能付出她創傷底下的愛。​

原來療癒轉化釋放創傷的過程裡,真的不是我頭腦所能預知干涉的,我一點也不聰明,我的頭腦也一直無法跟上身體印記的消融,我根本不知道我就這樣突破了母親課題!​

我一直對身心覺察是持續不墜傻傻的做,看似大智若愚的傻,其實最深層只是我一點都不想死,不管過去經歷了什麼,遭遇到什麼,就算腦海裡浮現了多少次死一死算了的聲音,我終究沒有選擇放棄自己,我努力的想要活下去,我的身體依然帶領我活下去!​

所以不管我多麼笨,一直聽不懂學不會記不得,我想活下去的咬牙信念,帶領著我從課程開始的第一天,堅持每天花晶能量補充,不管我有多少傲慢無知憤怒抗拒沮喪批判,我可以選擇沒有任何品質覺察的15分鐘,也可以慢慢的帶著覺知的溫柔觸碰身體的45分鐘。​

所以,我終於放下了我的無感,不罣礙的每日花晶能量補充,用著我最舒服的方式落實著身心覺察,就這樣不知不覺間,創傷印記慢慢消融了,我開始不再羞愧批判自己,原來承認所有的自己,一點都沒有想像中的痛苦不堪,反倒是感受到自己,終於因為第二脈輪的創傷消融,來到了第四脈輪的允許所有好或不好的都是我,接納不需要勉強自己喜歡,而是就算我不喜歡的自己,還是我自己,我不需要喜歡,我只需要看見而已!​

而這一切,就只是單純的堅持著每日的花晶能量補充、身心覺察15分鐘。​

學員分享:父母用物質享受跟很好的學習環境,表達他們無法說出口的愛,我也是如此對待孩子,課程讓我對生命轉化的感動更扎實深入了!

學員分享:
第二階段親子關係深度療癒課後分享
以前大兒子批評我,並且用賺多少錢來衡量我的努力時,我是充滿怒,認為家裡的人沒人能支持我,我只能靠自己繼續努力;這是以前的我慣性的模式思維,落入受害者的角色中,且更加深自己就是因為不夠優秀,所以家人才都無法認同。

但這陣子對自己內在小孩的包容力提升,連帶著對身邊的人也不自覺多了很多理解,相同事件我只輕聲溫柔地問大兒子一句:「用這個方式貶低媽媽,你真的快樂嗎?」

我沒有為自己解釋,大兒子只帶著不好意思的表情默默的微笑,因為我在認領自己內在孩子的過程中,我看到了一個孤單的孩子:我的大兒子需要母愛的滋養陪伴。

這3年來,我大大小小的課程參加很多,與家人相伴的時間總是最常被我犧牲的。孩子氣我都在上課,有如被拋棄的孩子一樣,就如同我兒時也是經驗著被拋棄的創傷。

大兒子表層是對媽媽的貶低、不支持,其實底層是內在孩子的渴求:媽媽你怎麼就不好好陪伴我們,把自己的課程排成這樣滿,丟下我們。

如同我原生家庭的模式,完完全全的複製過去了,不同的是我的父母是忙碌工作賺錢,我是忙碌積極上課,但帶給孩子的傷害都一樣沉重。

我的父母用物質享受跟很好的學習環境來表達他們無法說出口的愛,同樣的我也是如此,在這次複訓的深度療癒課程中,帶給我對生命轉化的感動更扎實深入了!

當我認領自己的內在小孩、成為自己的內在父母,就真的能把自己的心定下來!我能陪伴著我一直認為跟刺蝟沒兩樣的青春期孩子,那些親子書籍教父母該怎麼做,真的都沒有自己身體覺察來的踏實有效!上完課後的療癒轉化真的太讓我感動了~

學員分享:層層撥開,看見內在小孩害怕被父母忽略,第二層是「我其實是非常渴望父母的愛」,第三層是「我覺得自己不重要」因為你們不在乎,經過療癒釋放,拿回重新選擇的能力。

學員分享:
第二階段深度療癒關係轉化分享

【和前夫】
今年2月底,跟前夫間,有過一次大爆破和整理,內容大概是他未經過我的同意帶我兒子到我家等我下班,這個舉動完全讓我爆炸,同時也把我離婚前對他的諸多恐懼引出、釋放,那時意識到一直以來避而不談的恐懼不是因為釋懷了,而是因為不想碰觸,也以為不碰不提,就會是過去,且不會再出現,但接觸身心覺察後,生命總是用各種方式上演,讓我提起勇氣直面。

就在這一個事件之後,明顯感覺到自己對前夫的恐懼感消融,彼此開始能自在平和的討論分享孩子的現況,他不再惡言相向,我也能用平常心去看待他。

大前天他告訴我,他要求孩子在這期間要每天背九九乘法,目前已經全部背好了,接著他說:「他還沒有責任心和自律(指我兒子)」,就在他說出這句話時,一瞬間我完全理解了前夫這個人,原來從小到大他是這樣要求著自己,接著我串聯起他曾經跟我分享過他小時候的故事,媽媽的辛苦影響他很深(不想讓自己成為媽媽的負擔/內疚感)。

接著我很自然的跟他分享「責任心、自律」背後的潛意識運作是什麼,並引導他先放下對自己無止盡的要求、標準(責任、自律),孩子自然就會不同,他接受也承認了他目前的狀態;同時間我在他身上看見了我的「阿嬤」,總是以為犧牲自己是為了家人好,覺得自己辛苦或不快樂沒有關係,於是把自己困在泥沼之中。

我看見了前夫的內在小孩,也看見了過去在一起的時間,我們彼此配合彼此,然後上演的種種戲碼;離婚五年,一度確信我們是打死不相往來的關係了,和他也沒特別想改變什麼,但最後的一切還是身體、能量、頻率說了算,因為生命總有更好的安排。

【和父母親】
我發現過去只要看到手機來電顯示「老爸、老媽」,就會選擇裝忙、不接,接著再故意忘記回電,以前沒多想,能不要說話就避免,真的很重要他們就會再打給一次,但應該都不會是重要的,我一直是這麼想的!

後來我持續觀察自己,看到來電顯示「老爸、老媽」第一時間我還是會猶豫,然後我深入覺察這個猶豫的原因是什麼,第一層的感覺是「我想切斷對他們的感覺」,因為小時候他們不在我身邊、我長大他們又離婚,內在小孩覺得被父母忽略,於是也不想和他們有太多連結!第二層得感覺是「我其實是非常渴望父母的」但因為太害怕再次被忽略,所以我必須切斷(回到第一層) 。第三層就是「我覺得自己不重要」因為你們不在乎,即使你們現在有事找我,我依然是可有可無的。

從這邊再連結回生活其他關係,伴侶、朋友、工作、金錢…我確實很少有很深的關係,並且會把自己保護在「失去你們我也不會讓自己太受傷的距離」,在這裡也看見自己為什麼在朋友間總是當「聽眾」,但卻很少主動分享自己,我承認我是無法敞開心的;就算是伴侶,我都沒有過「要一直在一起」的想法,甚至聽到「白頭偕老」我會感到害怕且想落跑,是超強大的防禦機制。

而我最近看到父母來電還是會遲疑,但改變的是,我願意看到來電後接起,重新選擇自己和他們互動的方式;看似是生活中的小事情,但就是這一個「日常的舉動(不接電話)」,又讓我能夠再深入的認領自己。

非常感謝老師無私帶領,
感謝助教全心給予支援,
感謝群組裡的夥伴們的共振陪伴❤️

學員分享:多次複訓,不斷釋放對母親的憤怒對父親的愛與不捨;課後感受到了豐盛意識串流而過,更加感恩生命無比的豐盛美好

學員分享:
第二階段:原生家庭父母關係與內在小孩深度療癒轉化

♦隨著老師在課程中脈輪引導:
雖然已是第五次上課,但當老師引導第一脈輪看著自己雙腳的感受,我很訝異,但也要坦言,我看到腳指甲縫有使用墨泥殘留的痕跡,我還是覺得我的腳好醜啊,我討厭我的雙腳/我討厭我的原生家庭/對應了我自己最近在走的過程。

第二脈輪:透過第二脈輪和媽媽的連結,我感受到了温暖,說出了媽媽我愛妳…。

接著老師要我們碰觸第一、二脈輪每一吋肌膚,我撫摸著自己,觸摸到尾椎骨時,竟然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力量,穩穩的把我接住,我感動的熱淚盈眶,因為我討厭我的原生家庭,一直以為自己是沒有支撐的,但沒想到其實我一直是被生命支持著的。

第三脈輪:我叛逆憤怒的控訴著父母…但捫心自問我好像也沒有為父母做過些什麼…。

第四脈輪:老師問到對靈魂伴侶的感受,我好奇我為什麼對這四個字是抗拒且嗤之以鼻、不以為然。

第五脈輪:喉輪持續釋放過往說不出口的憤怒…。

第六脈輪:對自己的臉型不滿意,愛面子、完美主義,年輕時不知花了多少銀兩在這張臉上。而其實是一直都活在別人的眼光中,期待別人的認可。

觸摸下體時,老師問對「性」的感受,我當下的感受是生命是由「性」而來,但我對生命卻是困惑的…持續觸摸感受…才連結感知到男女性愛能量也是合一…。

♦與媽媽的連結:
我大聲怒吼..媽媽..妳跟爸爸不要再吵架了…真的好煩…我反覆又反覆跟著能量嘶吼出這些話,也狂打枕頭,打到手好酸好痛喔,累極了,但此時浮現我因為受原生家庭影響,有過「愛」是會傷人的信念,我還是沒有完全釋放,潛意識還是怕受傷,還是不敢愛,寧可不愛了,與愛保持距離…。

但身為孩子的我,當然渴望媽媽愛我,我告訴自己不要再逃避真實渴愛的心…。

整個釋放完累極了,老師引導躺下休息時,好放鬆,真的差點睡著。

♦與爸爸的連結:
爸爸…我想要你勇敢一點…堅強一點…有責任感一點…爸爸…如果可以重來,我想要你對媽媽說出你內在真實的想法,我不要你如此壓抑吞忍,導致自己生病了,爸爸我愛你,真的很愛你,我和姐姐都好愛你,好想你…。

接著我跟隨能量一次又一次勇敢說出我愛爸爸,我不再怕媽媽吃醋,我不再担心媽媽會不平衡,我勇敢表達我對爸爸的愛…謝謝爸爸給了我生命…謝謝爸爸對我的疼愛照顧…爸爸…我愛你…。

♦猶記第一次上深度釋放課後,身體彷若被卡車輾過般的疲累,而這一次上完,身心都覺得非常輕鬆。晚餐時,剎那間我感受到豐盛意識串流而過,滿滿的感動讓我瞬間紅了眼眶,我感受到無比的豐盛美好。更瞭解老師說的,所謂豐盛的療癒轉化不是要變成賺多少錢才叫做有轉化,否則就只是帶著創傷再尋找療癒…。

此刻當下觸動到的這股豐盛意識能量讓我更明白,也更感恩了~

對比前幾次上深度療癒課時,小我都會想逃,這次上課後的豐盛喜悅我比較輕鬆自在的接受。

謝謝老師無私的教導
謝謝助教夥伴們的共振陪伴
祝福大家療癒轉化豐盛美好都遠大於我千百倍
感恩

學員分享:課前母親反對我上課,課後提醒我持續不墮,傻傻的做覺察,母女相處不再針鋒相對,關係也在不知不覺間轉化。

學員分享:
之前母親說要閱讀老師的書,其實後來沒有,問她原因?

母親直接回答:我的內在小孩,不就是你的內在小孩嗎?所以一人改變,全家跟著改變。

當下心裡真是傻眼,想說這些不是我和你分享老師教導的內容嗎?

那天課中延伸教學釋放之後,我最後和母親擁抱,就能完全消融化解母親關係?

其實不是這樣,即使現在,母親還是經常處在屬於她自己的狀態,依然會有脾氣突然跳電、莫名爆炸遷怒…等狀況,但我學了身心覺察後,能夠明白母親也有屬於她的傷痛與課題,因為所有失衡的行為,都是來自未解的情緒,看見並尊重對方狀態,是我唯一能做的。

我能做的是理解、陪伴,承認這些我無能為力,並且再次從母親的狀態看見自己內心的狀態。

因此覺察從來都不是也無法改變他人,但能透過覺知轉化彼此關係,過去母親發火怒罵,我會馬上被勾起情緒,忍不住要頂嘴回上幾句,不然就是外在假裝沒事,但內在已被勾起巨大怒火,接著後面伴隨而來悲傷及羞辱,彼此就是針鋒相對或是氣氛僵持很久。

而現在,即使母親每天也這樣,但能明白並不是針對我,內在很少會被勾起情緒,反而較能輕鬆自在放聲大笑,而當母親看見我的回應,說也奇怪,她的憤怒情緒少了很多,變成跟我一起大笑,反而像是喜劇,我想這是因為我不入戲,也不批判。

一開始要報名老師的課,母親會一直碎念和批評,現在母親雖然不看書,也不想學習,但總三不五時就對我說「持續不墜,傻傻的做」!甚至也跟我說她很佩服老師,也說很喜歡聽老師說話,因為之前有和母親分享過老師的直播影片。

我想這就是生命影響生命,當我們開始慢慢看見並接納自己各種面向,身邊的人也會展現出不同的品質。

母親節即將要到來,覺得很感動,所有母親真的都很偉大,不但勇敢無懼給予我們生命,其實默默一直在用自身生命教導我們,突然覺得母親的智慧真的遠遠超越頭腦認知。

先祝福所有夥伴母親節快樂,不論是否身為女性,是否結婚或有孩子,我們每個人內在都有母親的陰性能量,我們每個人都是一直深深地被愛著。

謝謝老師及大家,我與母親的關係已經不知不覺的轉化了~

學員分享:連結身體,連結父母,課程中盡情釋放情緒傷痛,對父母的創傷模式不再複製貼上,療癒轉化已經同步發生。

學員分享:
父母關係深度療癒分享
今天的第二階段第一堂父母關係深度療癒課,我內心焦慮和期待,從上星期前導課後開始到今天,胃時不時會隱隱作痛,內心有深層恐懼,這幾天一直用追劇來壓抑害怕的感受。

不過我還是每天都做身體覺察,每天也很認真的在群組看夥伴的分享,發現很多我之前沒注意到分享和覺察文。我怕我學不會,跟不上老師的引導,內在小孩怕自己不夠好,不夠聰明,不夠好不夠聰明的自己就沒資格被愛。

小時候成績是中上,已經很努力了可是腦子就記不住,一直覺得做得不夠,做得不好。

今天當老師從在課中,從第一脈輪引導時,我用了一號花晶,溫柔地撫摸我自己的雙腿。我不自覺其實每次都是從左腳開始,對應我比較想靠近母親。

我覺得我的腳辛苦了,幫我走了這麼多路,做了這麼多事情,同時我又有些嫌棄我的腳不好看,皮膚粗糙,又粗又黑。

兒時的我就是覺得讀書是辛苦的,賺錢也是辛苦的,父母就是這樣辛苦地賺取金錢(爸爸以前是計程車司機,媽媽做保姆幫忙照顧人家小孩)。我卻連書都讀不好,沒有資格被父母愛,內在有巨大生存恐懼。

當老師在引導到下體的部分,我對撫摸下體有點抗拒,這也是我對伴侶間對性的抗拒。這份抗拒應該是我內在小孩對父母的抗拒,抗拒愛,不要愛就不會受到傷害。

當用情緒修復,雙手放在下腹部時連結到媽媽。兒時覺得媽媽滿腹委屈,心酸,再怎麼努力也得不到爸爸的愛,甚至一點關懷都沒有。我對媽媽用喉輪說“您辛苦了,你為這個家犧牲了這麼多,我們從來都不知感恩。”後來轉為內心訴說她本來還沒結婚時是無憂無慮的姑娘,結婚後一直在受盡各種苦。

這時我眼睛微濕,可是我的胃痛這時更明顯了,對應到了媽媽未消化的心痛。我的婚姻也是我自己創造成不幸福,這樣才附和爸媽的相處模式。

當連結到小時候對爸爸的感受,我對爸爸說"都是你的不負責任,抽煙喝酒夜夜遲回,不顧我們的安危,害媽媽這麼辛苦,我討厭你!"可是罵爸爸過後,我又連結小時候他有一次用摩托車載我,我雙手從背後抱住爸爸,第一次跟爸爸這麼靠近,我感受到其實我內心是很愛爸爸,希望爸爸疼愛我們,可是他大多數時候都是為了小事罵我。

我前幾年也是喜歡為了小事責怪我的老公,但近年來比較不會了。可是總覺得心不想和他靠近。

當課程接近尾聲時,感覺到我的眼晴和頭有輕微的痛,是我對外過度理性,固執;對身體切斷感知,切斷感知是一種自我保護機制,這樣我就不會心痛,不會危險,不會有生存恐懼,所以我不敢直面身體的真相。

課程結束了,我的胃也不痛了,感到釋放了內在吞忍心酸苦水的輕鬆。

我很感謝老師的帶領引導做這次的深度療癒,我對身心覺察療癒轉化又更深入的明白了。

也感謝學姐們和同學夥伴的參與和課程中分享,都很受用。我會繼續每天傻傻的做身體覺察。

感恩一路上有你們大家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