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課後真實分享-身心覺察療癒師第二階段培訓之三:【自我關係深度療癒 & 真正愛與接納自己】

  • 學員分享 vs. 療癒師精彩回應:總以為療癒必須歇斯底里,卻在身體覺察中感受到最深刻的流動,也才發現原來「療癒師」不是頭腦想像的沒有負面不會受傷,而是能好好落地生活、助人助己的一群人。

    學員分享:
    10/23成人自我/內在自我深度療癒
    課程開始後沒多久,沒來由的一直感到焦慮,一直不斷的摳指甲。
    在課程中的提問時間,靜雯療癒師的分享,一解我連日來小我的阻撓。

    療癒師學姐們不是都是療癒師了嗎?
    為什麼現在還會有伴侶問題?


    如果連療癒師學姐都還這樣,那一直學不會身心對應的我,到底該怎麼繼續下去。我才沒有伴侶問題,跟女兒、先生目前狀況也都很美好。

    直到聽到靜雯療癒師今天在課程中親自回應說明,因為她在父親不負責任的創傷裡太過凍結,所以從去年5月到現在,她終於感受到流動了,突然我泛淚了,好像懂了些什麼。

    尤其輪到家宜療癒師分享時,聽到她流眼淚,我的眼淚也不受控制的流不停。


    *深度療癒釋放環節
    1️⃣課中第一個過程:以成人身分向內在自我表達
    聽著采榛老師的課中引導,眼淚不斷潰堤,完全無法怒吼,只有著深深的愧疚感。
    我怎麼忍心這樣的對妳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怎麼忍心這樣的對妳
    抱著棉被摀著口鼻
    用盡力氣尖叫著
    想把所有的心疼不捨尖叫出來

    2️⃣課中第二個過程:以內在孩子的身分向成人自我表達
    很奇妙的,換回內在小孩時
    我的眼淚慢慢收乾,雖然還是忍不住會泛淚,卻沒有任何對成人的我有任何的責怪
    而是不斷重覆著,沒關係,我知道妳是愛我的
    沒關係,我感受到妳愛我
    越說心裡越滿足
    還浮現了一句話
    原來感受到愛,就不會受傷害

    3️⃣課中第三個過程:成人自我等於內在自我,是否同一時刻發自內心訴說著願意愛我
    從來沒有如同此時心甘情願的對著我自己說
    無論我好不好,我都願意愛我

    今天的深度療癒,完全沒有任何父母的連結
    沒有歇斯底里的怒吼,卻是最深刻的讓我感受到跟身體的連結
    完全不受頭腦的任何控制,完全沒有任何的我應該

    這次的課程中,深刻的體驗感受到了,無論有沒有任何畫面,療癒轉化真的因為持續不墜傻傻的做而發生了!



    學院療癒師家宜回覆:
    親愛的,首先想要給妳一個擁抱,想告訴妳,妳很棒!不管這段時間妳對身體覺察有多少挫折、抗拒或不解,但妳還是堅持下來沒有放棄,於是這次妳體會到了「無論有沒有任何畫面,療癒轉化真的因為持續不墜傻傻的做而發生」,真的為妳開心耶!

    覺察療癒會怎麼發生真的沒有一定的形式,有畫面很好沒有畫面也完全沒有關係,就像我之前分享的,我就是一個大麻瓜,什麼兒時畫面、家族祖輩記憶、前世今生連結通通都沒有,甚至身體的好轉反應也是少之又少,在學習初期我也常懷疑我是不是做的不對?或是沒有畫面、沒有反應是不是療癒轉化的比較少?不過,還好當時我夠「傻」,不去管頭腦的懷疑,就是每天利用花晶靠近身體,我可以跟妳保證這些真的都不會影響覺察深度以及療癒強度的。

    妳真的不用害怕學不會,那都是頭腦在干擾妳的學習,還有潛意識害怕會有無法承受的傷痛浮現,所以一再的讓妳切斷感知!

    這裡發現妳有一個矛盾的地方:一方面的因為沒有畫面,沒有情緒浮現所以懷疑自己學不會覺察;但另一方面卻又害怕面對深壓已久的創傷記憶或痛苦情緒而切斷感知,導致連結不到畫面或情緒,這也就是所謂的內外不一致!

    表意識(頭腦)想要改變、想要有幸福美好的關係、豐盛的金錢,但潛意識(身體)卻因為兒時未療癒的創傷信念覺得自己永遠都不夠、好不值得被愛、不值得擁有豐盛,所以才會心(頭腦)想事不成,因為一切「身體」說了算,我們只能創造出符合我們身體頻率的人、事、物、境,這就是宇宙的「吸引力法則」。

    所以一切的答案就是回到「身體」,就是放下對覺察療癒的想像與期待,只要持續不墜、傻傻的做,就能最大程度破除頭腦的干擾。所有的療癒師學姐們都是這麼走過來的,我們沒有一個人的學習進程是一樣的,唯一一樣的也就是「持續不墜、傻傻的做」而已!

    妳提到了療癒師學姐們不是都是療癒師了嗎?為什麼現在還會有伴侶問題? 

    親愛的,事實是我們這些療癒師學姐們現在不但還有伴侶問題,還有親子問題、金錢問題、人際關係問題…….,妳想的到的問題可能都有耶,哈哈!我們學覺察學了半天怎麼還有這麼多問題,那不是白學了嗎?那我們還一直傻傻地學下去,是真的傻了嗎?

    身體覺察不會讓我們永遠保持著平安、喜悅、無憂的狀態,隨時充滿智慧什麼問題都沒有(所有的痛苦來自於趨樂避苦,但樂與苦還是一個二元對立的概念,如果樂與苦對我們而言都是一樣時,那我們就可以達到無入而不自得的境界了,我想也就是老師所說的【靈性狂喜】與【靈魂暗夜】根本是【同一件事】,抱歉說遠了)。但透過身體覺察我們會從「無明」:以為生命中所有的問題都是別人造成的,到「清明」:明白一切人事物境皆我所創造,收回投射不當被害人,我就有解決問題、改變命運的能力。覺察療癒是一條「螺旋向上」的道路,以前我在地下18層樓,有伴侶問題、金錢問題,現在我可能已經爬到了地上10樓,一樣還是有伴侶問題跟金錢問題。

    但以前對我而言這些問題是無解的,因為我認為要我老公改變,我老闆改變,我的問題才有可能解決。但我現在我承認一切我所造,我就把力量拿回來了,隨著自己的改變,這些問題絕對逐步改善,痛苦指數絕對不可同日而語的大大減輕!

    累生累世的創傷信念不是我們短短數得出來的療癒時間就可以消融的,只要創傷信念/身體印記未完全療癒釋放之前,我們就會有無明的時候,可是身體覺察可以讓我們多一些清明時刻,身體就像是「定海神針」,就是老師說的:你有療癒的感受、轉化的體驗,回到身體;你陷落創傷的故事、低迷的狀態,回到身體;你有靈性狂喜、覺得自己是宇宙寵兒,回到身體;你認為自己與靈性失聯、你又被生命拋棄,回到身體,無論怎樣都回到身體就對了!

    只要我們持續的做,身體印記逐步消融,意識層次必會提高,對很多事情的看法與感受就完全不同了,這個沒有好壞,就是一個狀態而已!所以沒錯,身為療癒師學姐的我生活中還是有一大堆問題,但我願意持續不墜傻傻地做身體覺察,因為覺察讓我能在「日常中喜悅」,在「起伏中平安」,為此我深深的感恩!

    你也提到「我跟女兒先生目前狀況也都很美好,那我究竟要察覺什麼呢?」

    親愛的,就請妳回到最基本的「原生家庭/父母關係」的覺察療癒吧。是什麼原因帶領妳來到這個課程呢?妳想解決什麼問題呢?不管那是什麼,答案都在身體與父母關係!我知道父母關係是妳生命的痛,因為很痛所以切斷,但覺察不能略過「身體」;療癒不能略過「父母關係」!身體幫我們承接所有凍結的情緒創傷,而所有關係的問題都是父母關係的「代罪羔羊」,包括我們跟自己的關係,所有不被愛的傷痛,對愛的渴求都來自於對父母愛的渴望。覺察不是沒事去揭舊瘡疤,沉溺在兒時創傷自憐自艾!一切都是因為:
    身體=內在小孩=潛意識=情緒凍結=創傷信念=吸引力法則=宿命

    唯有我們對自己負責,成為自己的內在父母去扶養自己的內在小孩長大,去痛其所痛、怒其所怒、悲其所悲,這些痛苦才會真正的過去。所以透過工作坊妳能開始與內在小孩與身體連結,我真的很為妳開心,雖然依然沒有任何父母的連結,沒有歇斯底里的怒吼,這個都一點關係都沒有,千萬不要罣礙,不要懷疑自己做對做錯,只要繼續練習,那個凍結一定會在適當的時機開始破冰消融。

    為妳的堅持不放棄鼓掌,相信我妳真的一點都不孤單,持續的做持續的分享,成為自己生命的療癒師。對妳有無限的祝福,願妳的療癒轉化都在我之上!




    學員回覆:
    從課程開始到現在,情緒總是莫名的起起伏伏。
    即使老師在課中提醒學員夥伴,就讓這樣的狀態過著日常,不要用平常選擇的慣性放鬆方式來逃避。
    我卻依然選擇慣性來逃避我的莫名低落狀態,甚至還有了一個說服自己的新理由,沒關係,我下次再「重新選擇」就可以了。

    我根本感受不到什麼所謂的兒童創傷,如果有,怎麼可能我一切都很順利,我明明就覺得自己很幸福,為什麼我情緒一直低落成這樣,為什麼,只想晚上基本的15分鐘身體覺察後,就趕快喝酒讓自己好睡,因為一直想讓我好辛苦,我又沒有像其他夥伴們碰到的問題,一直往下想,也完全沒有什麼特別的記憶,我為什麼要覺得辛苦?

    我記得老師課程中教導的,創傷都是一樣的,那既然這樣,我不要想了,我乖乖的做15分鐘身體覺察。
    但我很幸福,所以不用追求改變,即使這個幸福讓我患得患失,反正都是小我的阻撓,不要想就沒事了。

    突然看到家宜學姐這則回覆,瞬間讓我臉色大變。
    明明應該要很感動的呀,明明要覺得被人同理了呀,為什麼我只感到從低落變成到谷底。

    晚上的15分鐘身體覺察,想著學姐的文字覺察,完全讓我靜不下來,我怎麼了?
    為什麼我又憤怒又傷心

    原來我的脆弱被人看穿了?怎麼可以?我怎麼可以被看出來?拜託,我跟大家比,我這個哪能叫什麼創傷啊?
    我的這些說出來只能說叫抱怨,叫抗壓性低,我最討厭抗壓性低的人了,說出來是可以改變什麼?哭有什麼用,可以改變什麼嗎?

    明明就是這樣,我最近卻流了好多的眼淚,我以為我是愛自己的,我以為我可以包容自己的眼淚,打到這裡才發現原來我討厭這樣的自己。

    雖然我依然傷心著,但有能力重新做了一個選擇,選擇不喝酒,不滑手機逃避,打開了課程學習群組,就看到采榛老師的語音訊息。

    聽到了老師說,大人的過於理性,就會切斷與身體的連結,是無法真正療癒內在小孩的。

    突然明白,這是家宜療癒師回覆我這些文字讓我感到憤怒傷心的原因,因為讓我不得不去面對原生家庭帶來的痛。
    即使我明明沒記憶,但身體不斷的回應我。

    所有的所有
    最終都還是要回歸到
    持續不墜,傻傻的做
    謝謝家宜療癒師學姐
    謝謝采榛老師
    謝謝所以療癒師分享
    謝謝所有夥伴共振分享。




    學院療癒師家宜回覆:
     親愛的,謝謝妳的坦承,不要小看這個坦承喔,其實妳已經一點一滴在作出不同的選擇了,妳沒有繼續逃避、繼續裝傻,這就是進步、這就是改變啊!療癒轉化真的不會每次都是大鳴大放的奇蹟,或是有一個什麼驚人的洞見,可是就像老師昨天說的每一個的體悟,每一步向前都是我們腳踏實地的走過,是小我或其他任何人拿不走的。

    之前看到妳的分享時,我就一直惦記著妳,昨天即使還有工作在忙,但身體還是帶著我排除萬難的回覆妳。而妳真誠的回應真的超共振我的,非常的感動,只想趕快回應妳,想告訴妳:「不管妳現在是憤怒、悲傷、還是滿滿的自我否定或批判,都請允許這樣的自己,真的完全沒有關係,一點問題都沒有」!

    我也曾經像妳一樣,我覺得老天爺很眷顧我,擁有愛我的家人、貼心以我為尊的老公、許多可以談心的好朋友,高薪的工作,基本上什麼都不缺,除了父親早逝,但那已是30多年前的事了,我早已不是那個少年失怙的女孩,我還有什麼好抱怨的?!但親愛的,雖然現在表面上我們看起來一切都好,但我們內心那個傷痛從來沒有消失過?否則午夜夢迴的恐懼、悲傷、消沉、憤怒、孤獨、心酸、生無可戀…又是從何而來呢?

    現在妳在覺察裡體會到的挫折、憤怒、悲傷、恐懼,不是現在才有的情緒,它們早就存在了,只是過往為了生存被鎖在情緒的黑盒子裡面。所以放下大人的是非對錯、道德標準,內在小孩就是過往的創傷情緒凍結,它沒有對錯好壞,也沒有誰的故事比較可憐誰的傷就多一些,或是被父母呵護長大的人的創傷就少一點,不管我們有甚麼樣的故事,我們受的傷都是一模一樣的,沒有誰多誰少;我們擁有的愛也是一模一樣的,沒有誰多誰少!妳這些頭腦/小我的聲音只有一個目的,阻擋妳去看見自我的真相,因為它真的非常非常的害怕,害怕有無法承受的傷痛,但我們究竟還要拋棄我們內在小孩多久呢?我們還要背棄我們內在小孩多久呢?我們唯一可以破解頭腦/小我聲音的方式,真的就只有回到身體了! 

    所以在這裡我想邀請妳從今天開始為自己「重新選擇」,就是除了每天15分鐘的身體覺察之外,不管妳有任何的想法都請妳與我們分享,即使還是沒連結沒畫面都一點關係都沒有,不管是與家人的互動讓妳有什麼感觸,或是看到夥伴們分享共振了妳什麼,即使只有幾句話都沒關係!

    不要讓這些糾結只在頭腦裡自我打架,妳把它寫出來妳就看見它了,妳就對自己的起心動念越來越有知有覺了,這也是在練習能不能呈現真實的自己?不需完美、不需堅強、不需有智慧….,看見這樣的自己後,能不能去陪伴她,然後試著接納她?在這個過程,妳就是在學習愛自己了!我每次在回覆大家時,真實也是有小我恐懼的,恐懼會不會有錯誤的帶領或說不到點上,但小我恐懼無法阻止我回應大家,因為回應妳就是在回應我自己的內在小孩,這是我對妳的愛,也是我對自己的愛!即使是帶著恐懼我們依然能夠向前走,只要我們行動了,恐懼永遠都會在勇氣之後。 

    最後請寬恕在這個過程裡「無能為力」的自己,不管自己的狀態如何?今天可以重新選擇了還是又落入慣性了,只帶著覺知即可。如果忍不住又開始批判自己、又焦慮了,也請寬恕自己的無法寬恕!帶著理解,所有的慣性都是帶著創傷的,無法寬恕也是我們的慣性,所以一切都沒有問題,這時只要輕輕地告訴內在小孩、告訴自己:「無論妳(自己)是什麼樣子,我都愛妳(自己),雖然我還做不到,但我願意學習去愛妳(自己)」!

    親愛的,妳真的比妳以為的要勇敢的多,要有願心的多了,妳的坦誠分享就是最好的證明。妳的結論非常好:「所有的所有,最終都還是要回歸到持續不墜,傻傻的做」,而妳真的真的一點都不孤單!願妳能透過覺察療癒找到真正的喜悅平安,願妳的療癒轉化都在我之上!


     
  • 學員分享:課程中層層消融各脈輪的凍結情緒,所有對父母伴侶的狀態都是與對待自己一模一樣,發自內心真誠的對自己說:無論我好或不好,我都願意愛我!

    學員分享:
    2021/10/24四大生命主題療癒工作坊/內在小孩深度覺察療癒

    ⭐老師課前引導覺察分享
    覺察鍛煉是為了轉化生命
    轉化生命的關鍵在重新選擇

    學習身心覺察為的就是轉化生命,唯有看見自己如何創造受苦的命運模式,才能從《都是別人的問題→我是因為他們才受苦》,來到《都是自己的選擇→我是因為自己而受苦》。

    也唯有透過覺察看見自我真相,才有機會衝破舊有模式,做出不同的新選擇、進而轉化生命。

    當我們發現自己覺察一段時間,卻沒有重新選擇時,必須對自己坦承《我並不想改變》,並自問:「在這樣的受苦中,我抓取的是什麼?是否錯把《苦》當成《樂》、《痛》視為《愛》了?」

    重新選擇只能發生在當下,而身體就是當下,只要持續定錨身體、保持覺知,無時無刻都是重新選擇的機會,轉化生命的關鍵就在眼前,你/妳絕對值得自己放手一搏。

    ⭐身體覺察環節
    首先試著觀察身體狀態:
    左腿較沉重、呼吸深度微致下腹、左手臂較沉重、右手肘緊、左肩頸較緊繃。

    對比身體左右邊,左側較為沉重緊繃,在父母關係中,面對母親確實較為沉重緊繃,在生活中也偏向消極退縮的陰性失衡模式。

    ✅第一脈輪:使用1號花晶、財運之星花晶、基因淨化花晶、花鑰霜。
    1號與財運之星花晶是平時慣用在第一脈輪的身體花晶,基因淨化花晶則是當下靈感直覺取用。

    平時較少使用基因淨化花晶,嗅吸時氣味特別強烈,帶出的身體反應為噁心、乾嘔、頭痛。

    浮現兒時面對母親時,害怕做不好、做不到,不會被愛的悲傷情緒(眼淚狂掉),不論是害怕做不好而不願行動的我、或是害怕做不到而拼命做的媽媽,第一脈輪的生存恐懼都是相同的。

    1-3-5-7脈輪對應:透過第五脈輪乾嘔、釋放儲存在第三脈輪未被消化的怒氣(對母親的怒/對自己的怒/對生命的怒),透過頭痛釋放第七脈輪的過度理性,不再藉由吞忍壓抑的方式、逃避切斷情緒感受。

    ✅第二脈輪:使用2號花晶、情緒修復花晶、基因淨化花晶、花鑰霜。
    身體反應為腰椎發熱、皮膚發紅、大量出汗,這次不同以往浮現的不是媽媽,而是婆婆 (伴侶的媽媽)。

    我的婆婆和媽媽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外在溫和細膩謹慎、內在敏感堅毅固執,反而特質和我比較相似。

    觸碰身體的過程中,眼淚同樣掉不停,感受到許多身為女性的悲傷無力、不甘憤怒以及恐懼。

    ・腰椎發熱→增加自我支持的力量,釋放女人只能靠自己、過度自我支撐的悲傷憤怒。

    ・皮膚發紅→更勇於為自己建立健康邊界,身為女性在伴侶關係中,邊界失衡被侵犯的不甘憤怒。

    ・大量出汗→藉由排汗釋放儲存在體內過多的恐懼(身為女性=弱者,必須依附男人才能活下來、必須迎合男人才值得被愛的生存恐懼。)

    ✅第三脈輪:使用3號花晶、財運之星花晶、基因淨化花晶、花鑰霜。
    身體反應同樣為腰椎發熱、皮膚發紅、大量出汗,外加喉嚨發痰,持續釋放身體所承接的恐懼憤怒。

    發現自己對爸爸的「渴望」及「失望」是同一件事,我渴望爸爸更有肩膀、更有力量,讓媽媽不要那麼辛苦,不要總是焦慮煩躁。

    事實上,這同樣也是我對自己的渴望與失望,在渴望自己能夠更有力量幫助媽媽的同時,也對幫不了媽媽、無能為力的自己感到失望。

    但真相是,我們永遠只能為自己負責,只有媽媽能夠幫助她自己,我不過是將自身的受傷感投射到爸爸身上,如果爸爸扛了,是否我就不必面對媽媽的焦慮煩躁、以及自己的內疚自責了?

    突然看見,爸爸竟然也是我的待罪羔羊,隨著覺察時數的拉長,待罪羔羊名單也默默增長了。

    ✅第四脈輪:使用4號花晶、心靈修護花晶、基因淨化花晶、花鑰霜。
    觸碰胸口發現,呼吸更為深層且能輕鬆直達下腹,對比一開始觀察的身體狀態,著實放鬆許多。

    提問:我渴望成為什麼樣的人?要什麼條件才能愛自己?我對自己的失望是什麼?

    意外發現:
    ・我對自己的渴望(更有肩膀、更有力量),就是對爸爸的渴望,也是成為像媽媽一樣人!

    ・我對自己的失望(沒有肩膀、沒有力量),就是對爸爸的失望,也是媽媽對我們的失望!

    恍然大悟:
    即使表意識活成與媽媽相反的樣子,但潛意識仍然想要跟媽媽一樣,甚至用媽媽的眼光在看待自己,難怪我會愛上與媽媽相同特質的伴侶,因為我還活在那個對愛失落的兒時狀態裡,緊抓不放的不是愛、而是非愛。

    ✅第五脈輪:使用5號花晶、意識轉化花晶、基因淨化花晶、花鑰霜。

    喉嚨持續發痰,雙手前後放在脖子上時,身體被一股溫暖的氣、帶動著搖晃、感到平靜。

    ✅第六脈輪:使用6號花晶、意識轉化花晶、花鑰霜。
    課中老師引導提問:什麼樣的自己讓妳覺得丟臉?習慣戴上什麼樣的面具掩飾?

    忌妒、虛偽、自私、小氣、負面消極...讓我覺得丟臉,因為我已經是沒肩膀、沒力量的人了!更不能有那些令人厭惡的部分,否則會羞愧到無地自容。

    所以我習慣戴上善良、隨和、溫暖、大方、樂觀積極...的面具,去切割那些被世俗眼光認定為「負面」的部分。

    盲選「氣結釋放花晶」敷眼→灼熱感(釋放逃避自我真相的羞愧憤怒),請求內在神性智慧、帶領我看見自我真相,認出我真正是誰。(狂掉淚)

    ✅第七脈輪:盲選2號花晶灑頭皮。
    頭皮鬆動、後枕骨灼熱,一股熱氣往上衝。

    ✅下體:氣結釋放花晶、基因淨化花晶,混合花鑰霜。

    雙手同時放下體與頭頂時,全身感到溫暖放鬆,能量流動貫穿身體。


    ⭐成人自我_表意識VS內在自我_潛意識
    1️⃣課中第一個過程:你以成人自我身分,向內在自我表達了什麼?

    •表達憤怒、悲傷、失望(嚴格挑剔)
    指責的過程,心痛、罪疚,身體僵硬。

    ✅我是否也曾對身邊的人有過相同的感受?我是否能認出「自己對待身邊人」與「內在對待自己」是一樣的?

    →是的!發現我對內在自我所表達的情緒感受,完全符合生活中對待伴侶的情緒感受,一模一樣!


    2️⃣第二個過程:我以內在孩子的身分,對成人的自己訴說了什麼?
    →憤怒、悲傷、失望(委屈無助)

    我只是個孩子!我很害怕!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為什麼妳這麼挑剔!為什麼還不夠好!妳到底想怎樣!!!

    控訴過程,大哭、鼻塞、窒息、頭暈,雙腳痠麻忍不住踹踢床。(釋放對原生家庭的怒、及無法自我接納、寧可自毀的窒息感)

    ✅我是否也曾在身邊的關係中有過相同的感受?我是否能認出「身邊人對自己」與「自己對自己」是一樣的?
    →是的!發現這是在面對媽媽、以及伴侶時,經常出現的受傷感,同樣也是我對待自己的方式。


    3️⃣第三個過程:當我真實連結兩種自我意識,我是否更能體會「成人自我」就是「內在小孩」?
    →是的!當成人自我抱著內在小孩時,感覺彼此之間的憤怒、悲傷、失望瞬間消融了!能夠發自內心真誠的對自己說:無論妳好或不好,我都願意愛妳!

    最後全身放鬆又再度睡著了!


     
  • 學員分享:在療癒釋放的過程中,身體放鬆下來,以喉輪的力量說出:不管你好或不好,我都愛你,不管我好或不好,我都愛我,轉化療癒已發生。

    學員分享:
    20211023第二階段深度療癒成人自我/內在自我

    *深度療癒釋放環節
    課中第一個過程:

    成人自我哭著大聲責備內在小孩:你為什麻這麼沒用!你到底怎麼樣才肯長大,你為什麼還緊抓著創傷不肯放?我想要你療癒長大,我才能轉化成更完美、自由的人。你真的很沒用!你真的很煩!我還要被你拖累多久?我可以不要你嗎?你死抱著受傷感,叛逆、鬧彆扭,你可不可以成熟一點、直率一點,想被愛就承認自己想被愛,你到底要任性多久,有完沒完、夠了沒有!(真的哭得很崩潰,尤其當我發現對內在小孩的不滿跟對前夫的指責幾乎一模一樣,他真的真的就是內在小孩的顯化,而我一直在鬼打牆的指責他不夠好、覺得他不長進令人厭煩,我真的不接受內在小孩,我一直拒絕愛他,一直要他改變,希望他能變成我想要的夠好的人!)

    我看待自己就是永遠不夠好,伴侶只是如實活出我的眼光;我還沒有真正接受、陪伴受傷的內在小孩,外顯為繼續對伴侶的不成熟感到不耐煩,感到憤怒。伴侶關係的鬼打牆,只是照見我還沒有真正學會如何愛自己。

    課中第二個過程:
    內在小孩哭著說我好害怕,我好怕你不要我、你可不可以不要拋棄我,我已經很努力了,但是你永遠覺得不夠,我真的好累,我只是個孩子,我只想要你愛我!一開始內在小孩流露悲傷、害怕、自責的情緒,但後來他突然覺得很生氣(在老師引導之前,我的內在小孩自己就生氣了,真的有夠叛逆),指責成人憑什麼一直要求我,我只是個孩子,你是成人卻不懂如何愛我,你又比我好到哪裏去?你自己不完美,卻把錯都推給我,你是個虛偽的人,你是個混蛋!

    課中第三個過程:
    在老師的引導下,把身體放鬆下來,感受成人自我與內在小孩都是同一個我(都是同一個我,卻慣性自己打自己)。用手(心輪)撫著自己的臉、自己的身體,用喉輪的力量反覆輕聲的說:不管你好或不好,我都愛你,不管我好或不好,我都愛我。


    謝謝采榛老師的引領,謝謝今天所有分享與提問的夥伴,謝謝所有夥伴的共振! 身體覺察真的很簡單又太精深,而我卻是那麼容易沒耐心又自以為是!

    謝謝采榛老師總是不繼提醒「持續不墜傻傻的做」,在頭腦設下的各種迷障前,指引正確的方向,感恩老師無私的教導!願每個人的療癒轉化都遠大於我!



     
  • 學員分享:身為小孩對大人自己罵的,都是對父母的控訴!自我關係深度療癒釋放後,我又認領回自己一個面向了。

    學員分享:
    2021/10/23 自我關係深度覺察療癒

    今天課程開始前,我感到身體很沉重。在身體觸碰與花晶能量交換的時,當觸碰到左腳時,我感受到對母親毫無貢獻的行動力的憤怒,都是因為母親這麼沒有用我才需要這麼努力、辛苦!所以我的左腳真的很沉重。

    觸碰右腳時,一樣沉重,而且右腳在上個月打羽球時,我大拇指撞出了超級嚴重的淤青。我聯想到其實我兒時也有多次右腳指甲大片淤青的情況。我連結這個”衝撞力”及指甲所代表的“人我邊界”課題。

    我父親是個邊界崩潰的人,極度的極權主義掌控著全家人的行動/言論/思想自由,我必須透過爆破的行動力去衝!於是容易在激烈的運動過程中導致了大淤青,因為我不只衝破了父親的邊界,我還飛越了地域限制,離開台灣生活,而在一次次的生活遇到挑戰時,都會讓我感到孤軍奮戰的創傷,也是對父親憤恨的控訴。

    來到第三脈輪的觸碰時,老師引導我們覺察對父親的渴望,而我卻說出了「有渴望幹嘛,我不要有渴望,有渴望就有失望,父親只會給我們失望,我才不要有什麼渴望,這個代價太大,我受傷好多次了」。

    所以觸碰第五脈輪時我總是右肩特別酸痛卡,我覺得生活中每一件事情都是我在背負,沒有一個是不構成這個酸痛的。

    所以在5、6、7脈輪區域盲抽花晶時,我就一直一直抽到5號花晶作為搭配,我知道宇宙大我是希望幫助我臣服,臣服這一切的感知與看見及安排。

    課中第一個過程:
    是成人自己向內在自我的怒罵時,我真的覺得都是因為小我對愛的渴求,才無法讓我快速揚升飛躍,小我就是個拖油瓶!!可不可以不要再跟著我了,她的存在讓我覺得很煩!!都是因為她一直很沒用,所以我才無法吸引愛,都是她帶給我的匱乏!!到底可不可以快點長大?

    課中第二個過程:

    內在自我向大人的我控訴時,我真的覺得大人的自己要求很高,怎樣都達不到,因為我就像我母親一樣,我害怕身為孩子的自己(身為母親孩子的我)如果不夠爭氣、能力不夠強,我就無法成為被人尊重、看重的自己了,所以必須得無上限的要求!身為孩子的我也覺得就是因為大人的自己無能力創造愛,所以小小的我才要「抓取」呀!如果已經沒有愛了,不是一無所有了嗎?大人真的很沒用!

    我也發現身為小孩所對大人自己罵的,真的完全就是對父母的控訴!所以父母是我們的內在小孩真的無誤!

    在課程的最後,采榛老師引導我們抱著自己,我真的感到很安全、很安心。我感受到被枕頭、棉被包圍的感覺真的特别有安全感,比起大方的平躺睡覺我更喜歡踡曲的睡。這都對應到了采榛老師說過這跟抱頭睡覺一樣,是因為父母有超越邊界導致自己需要有「自我防範」的意識相同,躲在房間被棉被與枕頭包圍踡曲睡覺的我,就是受盡了父母邊界崩潰的委屈自我逃離尋找安全的堡壘。

    今天的自我關係深度療癒釋放,我又認領回自己一個面向了~感謝老師及各位夥伴的共振,帶領我覺察療癒轉化!
    愛大家~❤️

     
  • 學員分享:由覺察突破慣性,明白孩子的負面用語,代表無數個還沒有被我消融的情緒印記。回到身體,消融轉化不斷的發生,成為全新的自己。

    學員分享:
    學習身心覺察以後,跟兒的關係快速轉化,兒子的口頭禪從你有毛病嗎?到現在你很毛線…~跟大家分享我的覺察❤️

    毛病vs毛線的距離

    毛病跟毛線,是我青春期的兒子,用來表達內心不滿的情緒用語,以前用「毛病」,現在用「毛線」。

    從聽見孩子常頂嘴的那句話,來看看你是哪一型的父母吧,以下用毛病與毛線舉例(可以自行切換句子)

    •理性型父母:聽到毛病跟毛線,都會湧起憤怒,也會攻擊,憑什麼你能這麼沒有禮貌,說什麼我有毛病,你才有毛病勒!很難第一時間了解孩子的內心狀態,而是開始處理事情,不會優先處理心情。

    •感性型父母:聽到毛病跟毛線,都會擔心,開始煩惱孩子內心狀態,是不是受了什麼委屈?會問自己哪裏做的不好,讓孩子對我用這麼粗魯的言語,眼淚可能忍不住掉下來,委屈感不斷湧現,甚至陷入自我懷疑與無能為力。總是第一時間先跟孩子一起落入情緒,只能在心情面處理,而無法理解或看見背後真正的根源問題。

    •理性感性兼具型父母:聽到毛病與毛線,都沒有關係,認出這是孩子表達自己的真實言語,不是對我的攻擊,話語中柔中帶剛,剛中帶愛,能優先處理自己跟孩子的心情,接著處理事情,有清晰的思緒,會分析找出孩子問題的根源,能依照孩子的個性,選擇最適用的方法因材施教。不被頭腦過度理性牽引,彈性柔軟取代僵化固執;不被過度感性的內在敏感牽引,堅定力量取代軟弱無力。

    以前我就是超級感性的媽媽,我總會跟孩子一起在情緒漩渦裡,永遠處理不了事情,甚至連心情都一起陪葬下去…,所以我才開始走向內在療癒,開始學習身心覺察,也才發現原來我這麼想搞定我的孩子,是我沒有辦法搞定我自己。

    我的孩子是隱藏在我心裡的小小自己,我最抗拒、最討厭的面向,也同時是我不允許自己活出來的樣子,而我的孩子就幫我活成那個樣子,而我真的好生氣!真正有距離的是,我對於「情緒」的無能為力⋯。

    在毛病與毛線中,我看見了自己。我看見我搞不定我的孩子,我也搞不定自己,身為父母的無能為力。我的努力,為什麼沒有好好被珍惜;我的付出,為什麼沒有讓你成為更好更優秀的孩子。

    我以為我生氣孩子,但更真實的聲音是→我也好氣我自己,沒有辦法成為完美父母的自己。

    親子課題不是搞懂孩子,更重要的是要搞懂自己。情緒都是中性,是我們看待情緒的眼光跟批評,讓情緒成為一個充滿負面的形容用語,我們的每一個情緒,都代表無數個,還沒有被我消融的情緒印記。

    當我再度感受情緒,我這樣做⬇️(請創造一個獨處的空間,感覺安全自在的環境)
    1.感受情緒?是憤怒、悲傷、委屈……。
    2.全然接受情緒湧現(浮上來的就不壓下去)。
    3.對比身體感受(胃痛、頭痛、眼淚、耳朵痛…先明白情緒都由身體承接下來,身體的痛,也都是內在小孩的痛)。
    4.讓情緒流動(想哭就哭、想罵就罵…安全的環境對著自己說,對象是自己)。
    5.情緒流動後擁抱陪伴專注跟自己在一起。
    6.每天創造單獨和自己相處的時間。
    7.持續靠近自己,消融情緒印記。
    8.不管好的自己,不好的自己,我都學著接納那都是「我」。

    身為人就有情緒,看見有情緒的自己,透過情緒,回到自己,回到身體,試著往內在走去,允許自己看見,陪伴著這個自己,這就是走向內心的過程,即便孩子又對我說出你有毛病,或是你毛線啊⋯⋯這些真的都沒有關係了。

    從情緒迎接另一個全新的自己。





    采榛老師回覆:
    親愛的,看到你的親子覺察分享,也被妳真誠坦承的內容給觸動了。

    身為孩子的我們,在覺察療癒的路上,也許有大半都在學習回歸孩子的身分,但在這之前,我們有些人已為人父母了。

    我們一邊要陪伴自己走出長年形塑的慣性、讓自己回到孩子的身分、好讓內在孩子的自己可以重新被內在父母的自己撫育成長,而這個重新撫育的過程,又是我們在療癒路上的另一個挑戰。

    於此同時,我們一邊又是別人現實中的父母,我們要在內在練習著以前從來沒人教過我們要負起的責任,一邊又要在外在想辦法負起大家包括我們自己都認為應該要做到的角色。

    這是為人父母從踏上覺察、到真正轉化、一路上最吃力忐忑的過程。

    我們都多了一個考驗:以父母的身分,對孩子臣服。

    唯有卸下身分以外的抓取,放下是非對錯輸贏,為人父母者才能真正做到「愛孩子、信任孩子、為孩子負責」。

    這對內在小孩/內在小我都是雙重困難,但也是我們必經也必須穿越的路程。

    我在妳身上一路見證這樣的勇氣、堅毅:在又無助到絕望時,已能暫緩、放下(身為父母/身為我)不能輸的對峙、放下怎樣才能贏(孩子/父母)的追求。

    是獨自走過無數次那不為人知的點滴,才有現在呈現出真誠坦承、散發柔軟真心的妳,這也是所有覺察夥伴的心路歷
    程,感恩所有夥伴的持續不墜,一起走在身心覺察的路上,一起共振成長。

     
  • 學員分享:在課程中傾聽內在子孩的恐懼、委屈、害怕,情緒釋放了,糾結的心也鬆開了,慢慢的將自己抗拒的面向一次次的認領回來。

    學員分享:
    第二階段/第三個生命主題療癒工作坊課後分享:《自我關係深度覺察療癒 》

    1️⃣ 請分享在課程深度過程中,您有哪些療癒體驗的發生?

    感謝夥伴們在課程中分享,只要持續不墜傻傻的做身體覺察,內在力量自然而然地湧現,不必刻意追求。感恩大我/生命的帶領,最終來到這裡上采榛老師的課,心慢慢沈澱,知道自己不再走歧路,就可以放下急躁,慢慢的將自己抗拒的面向一次次的認領回來。

    練習肯定自己,對!我不是我的小我,創傷也不再是我的創傷。自我肯定、對比過去跟現在的狀能,是我接下來要好好練習的,有時候腦袋一片空白,也最大程度的允許自己,現在就是這個狀態,不再強求自己、想搞定自己。


    2️⃣你在今天的三個過程中:分別坦承了什麼?

    第一個過程:
    以成人自我的身分,向內在孩子坦承⋯⋯
    我努力學習、努力療癒轉化,希望妳快點長大,放下舊有的一切,別再緊抓過去,我一直很努力,但為什麼妳還是不肯長大、不肯勇敢、不肯振作,為什麼妳還是要擺爛、為什麼還是要扯我後腿、為什麼還是要有這麼多怨恨、生氣、憤怒、恐懼!為什麼妳不讓它們釋放,為什麼妳還要抓著那些傷痛不放!為什麼?!為什麼?!到底要怎樣妳才願意放手?到底要怎樣才能真正讓妳感到被愛?到底要怎樣才叫真正陪伴,妳告訴我、妳告訴我啊!為什麼妳都不説,要我猜!我猜不到啊!我努力再努力,為什麼妳還不滿足,永遠都不夠!我盡力了,我累了,我真的好無助,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不知道拿妳怎麼辦,妳告訴我妳要什麼啊!妳教我怎麼愛妳好嗎?妳幫幫我好嗎?我求求妳,我知道之前切斷和妳的連結、否定妳、不認同妳,把妳丟在黑暗深淵,我知道我錯了,對不起,我請求妳的原諒!少了妳,我不是完整的我,我們一起合作好嗎?讓我知道妳有哪些苦、哪些痛,我陪妳一起面對好嗎?不要不理我,我承認假裝堅強、假裝勇敢,我求妳我們一起好嗎?我求妳~

    這個過程雖然以成人自我對著內在小孩述說,但腦袋忍不住生出,這好像是內在小孩在説話的感覺,以前不曾有過,所以過程中突然有角色錯亂的感覺。

    第二個過程:
    以內在孩子的身分面對成人的自己時,妳為自己訴說了什麼?

    我只想妳好好聽我說話,好好陪我,妳一直不斷向外求,關注外面的一舉一動,一直分心,不肯好好聽我說,不肯好好陪我,妳都不聽我講,我怎麼教妳?妳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有多恐懼,妳一直不聽不理我,我恨妳,妳只顧自己都不顧我,妳這個大壞蛋,我不理妳了,一直罵我(對不起,我也很無力啊!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愛妳啊!),妳一直說但做不到!(對不起,我會去做的,妳再幫幫我好嗎?我會努力的!)妳明明知道的,卻一直假裝不知道,妳不肯去面對,我知道妳也害怕,但不去面對,它一直都在啊,妳也會一直忽視我。(我求妳去面對那些我害怕面對的一切好嗎?我不想一直跟妳分離啊,我求妳好嗎?我承認我沒有那麼勇敢,妳幫我好嗎?直面那些害怕、恐懼,妳和我一起好嗎?妳害怕,我承認我也害怕啊!)

    在這過程內在小孩恐懼哭泣的述說她的委屈、害怕。

    第三個過程:
    當老師引導成人自我和內在小孩相互擁抱,躺著不知什麼時候沒了意識,醒來已近尾聲⋯⋯。

    3️⃣請繼續幫自己對比:
    課前 vs. 課後有何轉化?

    上課前,我一直很厭惡八卦這件事,但一直參不透到底要我覺察什麼?當老師在課中解析,硬梆梆的石頭突然有種被敲了一條縫的感覺。這幾天下班疲累感很明顯,幾乎沒力,洗完墨泥澡,擦完花晶就睡,有時候擦到一半躺著就睡著,早上仍很累,前天晚上胃痛到不行,小時候常胃不舒服,長大胃不舒服的感覺不明顯或是比較像切斷感覺,前天開始釋放一直以來的焦慮、不安,胃開始有感覺了。

    從3月進新公司一直呈現瞎忙的狀態,且承接了不屬於自己責任範圍內的工作,最近不屬於自己的工作,母公司要求回歸權責單位,雖因人員離職未能全部交接,工作量明顯可以大大喘口氣了,因為我有意識的不想再扛了!所以也有機會覺察我投射出什麼,每次在工作上,看著上演的戲碼認領自己的情緒和內在小孩,剛開始還是不想承認那就是我的其中一個面向,忍不住想要找別人當代罪羔羊,但情緒、不爽、厭惡都還在,想不承認都不行,覺察後情緒突然鬆的很快,糾結的心突然也鬆開了,果然外在世界沒有别人,內在小孩無處不在,無處不是。

    感謝采榛老師的帶領,知道自己走在正知正見回家的路上不會迷失,感謝助教們的細心分享、協助,感謝同行夥伴們的願心、分享以及共振、療癒。願妳們的豐盛喜悦療癒轉化遠大於我,感恩有妳(我)的存在❤️


     
  • 學員分享:學過很多課程,尋找內在小孩這麼多年了,今天終於連結上看見了,釋放了恐懼害怕的情緒,學會給予自己安慰支持的力量。

    學員分享:
    【2021/07/24】成人自我vs內在自我深度療癒轉化工作坊

    《課程中問答》
    課程中老師問了你討厭什麼人,理由為何?我腦袋真的繞了一大圈想不出什麼名字來。過去接受的教育或靈性課程,都教我不可以隨便討厭一個人。若真的對特定對象有所厭惡,也要趕緊將仇恨放下。因此我很容易將負面情緒壓抑住,在別人侵犯我的界線時,我還很自豪可以在短時間內換位思考,去理解對方的行為,然後釋然。

    這幾年來,勉強算得上討厭的是兩年前的主管。前主管自視甚高,不把他人放在眼裡,說話高高在上、十分不客氣。職員手上事情多,只能依輕重緩急一一處理,但前主管總喜歡插隊交辦,職員必須把他的需求擺在第一順位。事情做得好,他毫無表示;事情一旦出問題,就要被放大檢討。當時我真的覺得上班很痛苦。

    當老師點出我們內在都有討厭對象的特質時,其實我很難接受。我不願意身上有一絲一毫前主管的影子,我真的覺得他很糟。我無法接受他待人接物差勁,卻能擁有好家境、高學歷、有頭有臉的職位,還能在一個單位內呼風喚雨,享有所有事情的決策權。我承認我忌妒他不用像我一樣卑躬屈膝、聽命於他人就可以擁有一切。

    在我之內是否存在著與他相同的個性,其實冷靜思考是有的。我平時自卑,可一旦有一件事物可以睥睨他人,我也從不留情。過去在關係之中,若伴侶不優先將我們見面的機會擺在第一順位,我的內心會很不高興,對家人也是如此。最後,對於別人的犧牲付出,其實很多時候我會輕輕帶過;但別人誤損我的權益,我會掛在心上,而且視對象選擇發作。這幾點,恰恰與我痛恨的前主管特質完全對應。原來我跟他,竟然一模一樣!他不過是一面鏡子,讓我照見我自己未曾注意與抗拒的內在。

    《療癒的三個過程》
    ※成人自我向內在小孩坦誠
    過去上過許多靈性課程,我從未連結上內在小孩。我既看不見她的形象,也感覺不到她。她對我來說就像一個陌生的孩子,彷彿與自己無關。課程一開始,我仍像對她毫無情感或想法,也不知道該跟她說什麼。

    一直到老師引導之後,我開始拿掉偽裝跟教養(因為以前學的是不可以隨便責怪別人!),抱怨起內在小孩。我抱怨她跟我疏離,這麼多年來她始終不願意跟我說一句話,不願意見我一面。

    我也怪她不如其他學員的內在小孩一般,為他們帶來許多神奇的體驗。說著說著,我感覺到身體裡面有個冷淡的人跑了出來。我感覺到我的臉上的表情起了變化,變得冷漠又嫌棄。我的口中開始責難:妳知道妳花了我多少錢嗎?為什麼這麼不長進?妳可以有用一點嗎?不要再拖累我了好不好?其實我不愛妳,但妳不快點好起來,我要怎麼好?

    說著說著我突然間覺得這些句子很熟悉。都是我爸當初給我的感覺。他其實很愛比較,氣我跟媽媽娘家的親人較親,卻與他陌生疏遠。他嫌我不夠聰明、成績總達不到理想,滿足不了他的面子。他抱怨我不懂得節省,就知道花他的錢。當我成為不了人生勝利組,他是要怎麼向別人展現他是一個成功的父親?

    原來,我對待我的內在小孩,竟然跟我爸對待我一樣!

    ※內在孩子向成人自我訴說
    轉換為內在孩子時,突然之間我蜷曲著身體,沒來由就哭了起來。而且我的聲音已不是我原來慣用的聲音,是個孩子的聲音。課中采榛老師引導著,她卻只顧著哭。很久很久才慢慢吐出句子,重複說著:「我什麼都不知道。」一段時間後有擠出兩句:「我怕」、「我要找媽媽,媽媽快來保護我。」其實當下我感覺到,除了內在小孩之外,也有一點成人自我的意識。很驚訝我這次竟然真的連結上內在小孩了。我希望她能多說一點話,但她就像是驚嚇過度一樣,重複地說著那些話,表達她的害怕。

    我也發現了,這真的完全複刻我跟我爸之間的關係。他總希望我能有更多傑出的表現,但我就是做不到。我從小就怕他,甚至不願意跟他在同一空間裡相處。以前我爸一回家,我就很自然地躲避他,直接到其他樓層去。因為有他在的地方,我就如坐針氈,渾身不舒服。

    過往我上何冥想或催眠課,都找不到我的內在小孩。原來她懼怕我就像我懼怕我爸一樣。

    ※成人自我就是內在小孩
    到此階段,意識上開始有些迷濛。我只記得我不斷地用雙手撫觸著自己的身體,安撫著那個受到驚嚇的孩子,讓她能好過一些。那種感覺就好像回到嬰兒時期,被媽媽輕輕撫著一樣舒服跟安全感。內在小孩就這樣漸漸安靜下來。

    我也感到很驚喜,尋找內在小孩這麼多年了,今天終於看見了。而且是用這樣真實的方式與她接觸,還可以親手觸摸到她。

    《課前課後差異》
    其實這禮拜我在感情上受到不小的打擊,狀況並不好。但我發現自己開始會無意識地,用兩隻手掌撫摸著我的身體,就像課程裡安撫那個孩子一樣。不管這個世界或別人對我如何,我先學著給予自己安慰的力量。保持開放及覺察身心,轉化必會到來。

    謝謝各位伙伴們的分享跟轉化真的都很精采!願大家的轉化與療癒也都能大於我!


     
  • 學員分享:上課時焦燥想逃離現場,課後與內在自我有更多的連結,同理/寬恕了自己,不在無明故事裡輪迴,更有力量的愛自己!

    學院療癒師分享:
    2021.7.30 第二階段深度療癒課:成人自我v.s內在自我

    在上這個主題工作坊時,我居然會產生極度焦躁不安,想逃離現場的感受與想法,最後都是用自己最大的意志力,讓自己留下來完成課程。

    已經上過幾次課,更清楚的看見,我與內在自我連結是感到很陌生、焦慮、害怕的;而內在小孩也是很怯懦,淡然,認為成人表象的我太強勢,說什麼做甚麼都對,認為內在小孩什麼都不懂、沒有用、說錯話、做錯事,所以她都閉嘴,完全噤聲,我徹底的看見了對自己的冷暴力與切割。(我連泡澡都沒有耐性,因為坐在那裡什麼也不能做,就只有自己跟自己在一起。)

    我很感謝也感動課中夥伴的分享,因為有著身體覺察的帶領,會讓我們有力量,即使分心後,也能將專注力拉回到自己身上,做該做的事。

    群內所有的所有分享,大家的願心真的很令人值得敬重,這也說明了,只要我們願意,沒有甚麼是不能突破的,感恩學習的路上有妳。


    1️⃣身體帶領時,老師請我們動動身體,感覺那邊的腳比較輕,比較重,這次很明顯的感受到了右腳,右手,到了轉頭時,明顯感受到頸椎是僵硬的,而且右邊很卡,塞住了。

    在第一脈輪右腿完成後明顯的輕鬆輕盈很多,皮膚也更亮,中間我還多補了彩油,擦了3次也沒有油膩感,當再次專注深呼吸時,胃部就開始有氣在跑,接著就開始排氣了。

    這次在課中身體覺察時,想逃的念頭一閃而過,全部擦完以後,發現當下立刻排水,(恐懼能量的釋放)椅子都有點濕了,平常是不會的,或許是與我最近內心的狀態有關,室內有開冷氣不會熱,用花晶敷眼時,整個臉也似冒汗般滴水。


    2️⃣第一個過程:以成人自我身份向內在孩子坦承…
    一開始老師讓我們呼喚自己名及今年幾歲時,就已觸動我淚如雨下,持續的喊著我是某某某,今年幾歲 ,突然有種悲從中來的感覺,原來對「自己」還那麼陌生,一晃眼年紀就這麼大了~

    與內在自我對話時,發現我根本就無法憤怒,無法怪罪,只有不斷的哭泣,向她道歉,無意識的脫口說出對不起,請原諒我…沒有太多的畫面,僅有情緒的湧動。

    第二個過程:以內在孩子的身份面對成人自己…
    由前面成人爆哭的能量切換至內在孩童,不經意的說出自己兒時母親對自己暱稱的名字,她慢慢/淡淡的說她4歲,她在等媽媽時,我嚇了一跳。

    我讓自己的理智再鬆開,盡量不去介入評斷,感覺自己(她)的肩膀是縮起來的,隔了一會,她終於再說話了,她居然沒罵我,跟我說我一直很愛妳,(我崩潰大哭),我知道妳是為我好,妳辛苦了!我不會吵,不會鬧,我會乖乖的等妳,我一直很愛妳。

    就這樣,我哭到不行…原來我長這麼大了,做了無數次的療癒,內在的那個孩子,還活在等媽媽的那個境地裡。

    第三個過程:
    內在孩子對成人自我所說的話,其實也是內心最深處對母親的投射,在感情中對伴侶關係的投射。

    小孩很愛母親,相信母親一定是不得已的,只要自己乖乖的,不吵鬧,是聽話表現好的,自然可以得到母親的愛=母親會回來。

    而內在小孩也同理相信成人的自己,無論如何拼了命的賺錢、向上、抑或是做了任何事…,都是為了活下去,要在這世界有方寸的立足之地,所以當她慢慢的跟我說那一句「妳辛苦了」我的心好痛!陳年舊傷,往事都翻滾起來。

    當我們同理/寬恕了自己,就能夠體會他人在同樣處境的不容易。從來就沒有絕對正確的選擇,內在深層的執念需要不斷的梳理釋放,才不會令自己陷在無明的故事裡輪迴。

    在這一次的深度療癒過程中,我突破的是與內在自我的連結多了許多,迴避感沒有那麼重,這個部分我是開心的。內在小孩對我說出「我一直很愛妳」時,我是驚訝也感動的,她終於願意跟我互動,而且主動表達,其實內心是溫暖的,透過這個過程,雖然流了很多眼淚,但是表意識的成人自我,更有力量的愛自己!

    感謝同學們的分享共振,祝福大家無限的轉化❤


     
  • 學員分享:假裝勇敢、堅強、完美,內在自我與成人自我都痛苦不堪,內在的悲傷也是媽媽內在的悲傷。

    學員分享:
    21年7月24日 第一部份療癒 

    聽到老師引導時,我就開始不停的哭,感到非常悲傷。

    在我連結內在小孩時,我看到一個勇敢、堅強、完美的人。她開心,自信地笑着(我頭腦出來干預:內在小孩怎麼可能長這樣?這明明就是成人的我,是不是搞錯了?)。

    感到她內心沒有任何感情,就像一根堅硬的石柱,站在那兒一動也不動。我問她:「你是大人的我嗎?」我對她說:「我覺得很傷心,為何你變成這樣?」

    我看着她,感覺她是一個公仔,並不是真人。她虛假的笑着,皮笑肉不笑。她無堅不摧、完美無瑕,其他人「動不了她」。就連我在那個當下,也完全沒有辦法批評她。她讓其他人無法挑剔。但她沒有感情,彷彿一個死物。我看到一個沒有生命的人。她非常完美,。我的內在小孩死了,這是我當時的感覺。

    「為什麼你那麼堅強,為什麼你不可以軟弱?為什麼你要逞強?為什麼你要裝作完全沒事,但明明你就很有事?為什麼你要裝?你不要再裝了,你讓我看看真正的你好嗎?你不要再裝了,我求求你!」

    「你醒醒吧,你不要死。你不要再裝了,你可否不要再那麼硬?可否不要那麼堅強,可否不要那麼完美?完美到其他人無法批評你的程度?我覺得你根本不是真的,你是假的。你完美到好像假的。你可否不要再逞強,不要再裝勇敢!不要再裝了,你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你不要再裝了,我很害怕!不要再裝了,你不要再裝了(尖叫)!」

    第二部份療癒:
    我繼續哭不停。內在小孩說:
    「我沒有什麼想跟你說的了。你要我做的,我都照着做了。我看到你非常不開心,你活得那麼慘。我看到你活得很辛苦,我看到你很不開心,我看到你快要瘋掉。我已經盡力了,我覺得自己沒有用。看到你這樣我好傷心... 我好傷心,我完全幫不了你。」

    「你什麼也不說,也不表達感受。你害怕說錯話,害怕別人批評你。你動也不敢動。你過得很慘。」

    「我們為了他人我們做了多少我們不想做的事,我們都沒有辦法開心。我想你開心,我想你做自己,我不想再看到你做一大堆你不想做的事,就為了得到別人的稱讚。我想你開心,我想你帶着我,做自己。我不想你再那麼辛苦,用盡所有心力,去做一些你完全不感到開心的事。」

    「我那麼辛苦的去配合你做那些事,但那些事卻令你生不如死。你叫我做那些事,到底是為了什麼?」

    第三部分的療癒:
    因為前兩個階段哭得太累了,我基本上是清醒地睡着,感到腦袋麻痹。課程結束後,我對剛剛發生了什麼摸不着頭腦。釋放中,內在小孩與外在成人的角色好像重疊,剛才就一直哭一直哭,到底我在哭什麼呢。

    我看到的內在小孩,就是我的自我:自信、堅強、完美,但沒有感情沒有感受,堅硬如石頭。內在小孩想我看清楚:「這樣一個完美但虛假的存在,是否讓人更感到悲傷,更感到害怕?」。

    的確,第一部份的釋放到了尾聲,我覺得非常受不了。我對眼前這個虛假而且虛偽地笑着的完美存在感到不寒而慄。
    第二部份的內在小孩很悲傷,因為她很辛苦的配合我的命令和要求,真的把自己扭曲成那個我渴望的,堅強、自信、完美的存在。

    但結果是什麼呢?我活得生不如死,疲累不堪。甚至為了害怕別人批評,連動也不敢動(這是真的,我平常很習慣動也不動,交通工具上坐在我旁邊的人如果動來動去,我會覺得非常討厭)。我真的就像一根石柱。沒有感受,動彈不得的石柱。

    用盡一切努力去配合我的內在小孩,只想我開心。如果我開心,她的努力可能還算值得。但是,我卻讓她看到了,我活得那麼不快樂那麼辛苦。我真的可以感受到她的悲傷。因為這一切都不值得,非常的不值得。

    我同時看到了,過去,我是多麼努力按照我媽媽的說話去做。我想媽媽開心(當然,這也是為了我自己:媽媽開心了,我才敢讓自己開心),但為什麼我已經那麼努力了,努力到快要崩潰了,但媽媽還是不開心?內在小孩對成人自我感到的悲傷,也是我作為女兒,對媽媽所感受到的,深切的悲傷。


     
  • 學員分享:課中釋放了大量的憤怒和恐懼,看見內在的渴望呼求,與我對父母、對伴侶的渴望完全一致,當我迎回自己的一切,愛也開始流動

    學員分享:

    2021.7.25  成人自我vs內在自我深度療癒

    第一個過程:
    內在小孩很害怕很害怕的躲了起來,身體也釋放大量恐懼能量,我全身非常非常的冷。我以一個冷酷又疲憊又無奈的口吻對內在小孩一連串的反問:

    妳為什麼要躲起來不讓我看到妳?妳知道我每天為了找到妳有多辛苦?妳為什麼不願意趕快長大來幫幫我?我真的每天都好累⋯我一個人努力活著好累⋯。妳委屈傷心,難道我沒有嗎?妳怎麼這麼任性?妳需要別人聆聽妳的聲音,那誰來聽聽我?我也需要療癒!不是只有妳!

    我面對内在小孩的方式,就是我面對世界的方式。因為害怕受傷過度用理性包裝自己。過度努力而超過自己負荷而生自己的氣、外剛內柔的用理性防禦自己的脆弱。時常感受全世界都不了解我,寂寞、與世界分裂感。

    平時冷靜溫和,但在累積之下會一口氣將忍耐的委屈大爆發。



    第二個過程:
    內在小孩在説話前先是泣不成聲,仰望著面前翹著腿的成人自己我,非常委屈、傷心、害怕的回答上一個過程的成人自我的反問,邊哭邊回說:我不敢出現,我好害怕⋯。

    我怕長不大的自己、我怕愛哭的自己會給妳添麻煩,所以我躲起來了。我真的有努力在原諒過去了,妳有看到嗎?我好需要幫助,求求妳幫幫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求妳不要拋下我⋯我想要妳陪我、一直在我身邊。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是愛,但我想要妳永遠愛我!我一定會乖乖聽話,當個好孩子!

    內在小孩的哭泣感覺是由心底深處湧現的,是無法控制的一種被拋棄的悲傷感。在哭的過程和哭完之後,都非常的虛脫和疲倦感。

    小時候,我很常躲起來。我渴望被重視被擔心、我渴望被愛。成長過程,也一直努力扮演個好孩子,長大之後似乎「不給別人添麻煩」的信念引領我到日本長居,這是一個貫徹「不給別人添麻煩」信念的國家,理念上看起來自律實則是對自己的、對他人的、對世界的漠視。

    內在小孩對成人自我的渴望呼求,與我對父母、對伴侶的渴望完全一致!當我以為只要自己當個不給別人添麻煩的乖小孩就會被愛了,卻沒有得到愛時(小我有時會為了混淆真相,會以理解、包容、認同來取代愛這個字)世界就崩潰了,內在小孩就會躲在她認為安全的地方。

    第三個過程:
    因為釋放了大量的憤怒和恐懼,身體整個呈現虛脫狀態,攤在沙發上,雙手環著自己的手臂,成人自我不時的輕輕拍著自己的頭,在心底稱讚內在的小孩好乖;內在小孩也不時用力抓緊。最後在祝福夥伴的時刻,突然覺得身心變得好喜悅、好輕盈自在。除了平靜,內心覺得很平安、釋然,當天也早早就非常想睡了!感覺這份感受不單只有自己,是來自集體的意識流、集體共振的力量果真非比尋常!

    謝謝老師每次的帶領都那麼的美好又直指核心!感恩能有幸與所有具有強大願心的夥伴一起並肩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