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集體創傷意識深度療癒轉化工作坊】-學員課後真實分享

  • 懷孕過程中出現不明出血和頻繁宮縮的狀態,有早產危機,在家安胎休養,回歸身體覺察,改變創傷信念。七個月產檢,醫生宣佈危機解除,寶寶成長得超出標準值的大與健康。

    學院療癒師分享:
    ♦懷孕過程覺察&轉化分享
    以下是我參加第十五屆療癒師培訓課複訓時的分享內容❤
    當初我參加療癒師培訓課程的原因是,在第一胎懷孕的時候因為遲遲沒有產兆,所以每天都活在胎兒是否過大?是否會難產的恐懼中..。在與好友菁瑤療癒師聊過之後,我決定報名療癒師培訓課程,結果在報名的當天晚上馬上破水(因新的選擇付諸行動而迅速釋放大量恐懼),快速進入產程。在生產過程中運用菁瑤療癒師教我的呼吸法,一邊生產一邊覺察自己與寶寶的一體之境。

    因為疫情的關係必須獨自面對整個分娩過程,當時還沒上課也不懂什麼叫做陪伴情緒,我只能任由巨大的恐懼放大與吞噬著我快窒息,直到信任身體與交託,專注呼吸感受我當下的存在,最後順利生出健康的寶寶!

    而後在上一屆療癒師培訓課複訊的時候,我迎接了第二個寶寶,但在懷孕過程中一度出現不明出血和頻繁宮縮的狀態,被判斷有迫切早產危機,必須停職居家安胎休養。

    近一個多月以來,我每天面對生存恐懼,是來自面對自己所孕育的生命。我的小我聲音每天不停問著自己:「我是否有能力能夠順利生下他?我能負起這個新生命的重責?」我甚至過去在每日定時四次數著胎動時,一邊以無限放大的恐懼,一邊去感受小生命是否還在?

    ♦回歸身體覺察看見創傷信念做出新選擇改變信念改寫命運。

    最後我在充滿愛的學院療癒師們與老師的支持與陪伴,在自己一次又一次,一日復一日的在練習陪伴情緒(恐懼、焦慮、不安)之下,每天不間斷的學習「直面情緒一臣服現狀一交托生命一放下/放過自己」。

    情緒100%影響身體。當我做出了新的決定,改變了小我的信念慣性之後,「人生要白白受苦才証明自己活得夠努力」的毫無道理的劇碼,居然就自動落幕、奇蹟也自然發生了!

    在上周的第七個月產檢,醫生告訴我早產危機解除,原本微開的子宮頸居然閉合了!寶寶成長得超出標準值的大與健康!!

    感謝自己一直持續參加釆榛老師的所有課程,現在與第一次懷孕時相比,恐懼不安程度大幅降低,即使恐懼的烏雲偶爾又會飄上心頭,但我因為回到身體,允許情緒的存在,允許它來來去去,而最終它也會如一陣風飄過。感謝身體療癒除了轉化我的生命,也轉化了腹中寶寶的生命!

    身為母親的女性,也正處在與寶寶一體之境,更同時釋放原生家庭母親懐胎自己的所有情緒。也是為何女性會在孕程中有不知所云的情緒襲來,它可能源自代代女性祖輩的家族印記的複製、甚至集體女性意識的創傷。

    現在的我,非常珍惜身為女性的身分。每一次身為人母的機會,我現在的身分能重溫她的感受,及為母親釋放當年她所壓抑吞忍害怕的情緒;能夠看見自己無法相信自己能付出足夠的愛與信任的創傷信念,是來自於自己感受不到足夠的母親的愛與信任的匱乏感。世代的複製貼上,女性集體創傷的重複上演,終於可以在清楚看見之後甘心放下⋯。

    真的非常感謝我不斷參與了療癒師培訓課,謝謝所有療癒師夥伴的共振與成長,讓我能夠改寫命運,母子均安。



     
  • 學員分享:深度釋放課程後,媽媽與我的關係上演奇蹟般的轉化,真實感覺媽媽、女性祖輩帶著豐盛的愛圍繞著我,很喜悅很幸福。真的很不可思議!

    學員分享:
    2021/11/13-14現場實體深度療癒工作坊

    謝謝采榛老師安排如此豐盛的內部實體複訓。看到好久不見的老師與每位療癒師夥伴,真的好開心,大家現場的分享共振威力超強!

    [母親/女性祖輩能量深度療癒釋放課程]
    第一個過程,我身為母親/女性祖輩。感受到與女兒之間,我們好像隔著難以靠近的距離。當她傾訴她的心酸委屈,我只能直視著她,母親/女性祖輩覺得好心疼,跟著默默流淚,其實好希望她再靠近一點,不想跟她這麼疏離。當女兒不斷問著「為什麼妳都不在我身邊?」內心自動回應她「其實我都在、一直都在,我就在妳的身體裏。」最後,以母親/女性祖輩的能量,在心中送上無限的祝福,妳是那麼美好,那麼勇敢,妳正在改寫命運,療癒轉化自己,也同時療愈轉化母親/女性祖輩,謝謝勇敢的妳,妳真的好棒!

    第二個深度釋放的過程,當我是女兒(小孩),一開始,帶著倔強不滿、委屈傷心、愧疚自責的情緒,問母親是不是不想要我,我是女孩是不是讓妳很失望,是不是因為我是女孩所以讓妳受苦!弟弟出生的時候妳笑得那麼開心,為什麼,我是女生就不能讓妳開心嗎?邊說邊痛哭起來。但是,聽著自己說出的話,內在卻有個聲音浮現,「不是這樣的,不要再演了,媽媽從來沒有因為妳是女生而不要妳、不愛妳。」這個聲音越來越清晰,大概過程進行到一半時,小孩的我再也說不出控訴媽媽的話,依從內在的聲音,開始帶著一點撒嬌的情緒對媽媽/女性祖輩說,我知道妳沒有因為我是女生而不愛我,我知道其實妳很愛我,媽媽我也很愛妳。媽媽謝謝妳,妳是我的好媽媽!謝謝妳生下我,我很高興我是妳的孩子,謝謝妳做我的媽媽!我反覆說著對媽媽的愛,面前的媽媽帶著微微的笑,好美好溫柔。

    小孩的我真的對媽媽充滿感謝,感覺媽媽/女性祖輩帶著豐盛的愛圍繞著我,很喜悅很幸福。真的很不可思議!除了深度釋放時真相的瞥見及無法再自欺欺人的180度轉變。之前與伴侶關係鬼打牆的時候,媽媽與我的關係再度上演奇蹟般的轉化。當我對媽媽傾訴與伴侶關係無解的痛苦心情,媽媽突然走過來整個抱住我,不是只是抱一下就放開,而是一直抱著我同時溫柔的說了好多撫慰的話語。一開始我嚇呆了身體很僵硬,但因為媽媽抱著我說了好一會兒,所以我也慢慢讓身體鬆下來並回應她的擁抱,真真實實感受媽媽的愛。

    我感覺這是一個非常清楚的很大的關係轉化,確實,我承認與媽媽的創傷不存在,我不再假裝我是受害者,我開始能「自我負責」。真正的自我負責只是接納完整的自己。我不需要讓自己變得更好,不需要完美。我能夠「自我負責的療癒轉化自己」

    感謝采榛老師給予的豐盛與愛,感謝大家給予的支持與共振!我們真的一體不分,願大家的療癒轉化遠大於我!


     
  • 學員分享:深度釋放的過程,奇妙的是同一時間母親、伴侶也同步出現好轉反應,與母親的關係更加親密靠近,連職場中的夥伴都一起被療癒轉化了。

    學員分享:
    2021-11-18現場實體深度療癒工作坊

    【我課程中的收穫分享】
    ( 奇蹟1 )在老師的引導和夥伴的分享中,就像在重新檢視自己現在和過去有什麼差別。過去的我,總是容易被他人情緒牽動,每天頭腦思緒紛飛並且有很多聲音吱吱喳喳,但接觸身心覺察到現在,自己頭腦安靜的時間變多了,不再像過去吵鬧不止。

    在還沒學習身心覺察前,公司有兩個主要的工作夥伴,他們就像兩隻老虎,常是一言不合就互相撕咬(爭輸贏),常把氣氛搞的很僵,每每討論都沒有結果,並在互相傷害中劃下句點,我還沒進公司前他們就是這個樣子。在我進公司初期,自己仍是以慣性(退讓、吞忍、不表達)面對他們的狀況,但這讓我很疲倦。

    在我開始學習覺察,學習正確表達情緒後,我選擇讓自己也變成了老虎,但不是為了爭輸贏,而是帶著覺知吼(表達)回去,不再漠視、放任他們的行為和這爛劇情重複發生,而能量平衡就是這樣,在我吼著吼著…該怎麼來就怎麼來的表達下,兩隻老虎就這樣開始慢慢變成了人類(回歸序位),氣氛變好了,兩個人也能開始正確的好好溝通。

    這兩位夥伴私下跟我聊天或抱怨,我都會在聊天中引導他們回去認領(看見、接納)自己;其中一位,我時不時會引導她允許自己犯錯並放下過度的責任心,就在我來上實體深度複訓課的前一天,她開心的跟我分享她追蹤三年多的胸部腺瘤居然神奇式的消失了,她感覺自己鬆了一口氣,並不假思索的對我說「愛妳喔」,但對我來說要這位朋友說出「愛妳」比腺瘤消失還神奇,而這事件讓我更深刻體會到,療癒師不限任何形式,而是在日常中自然能影響身邊的人轉化自己的生命。


    ( 奇蹟2 )進行女性祖輩深度釋放的過程,非常感謝我女性祖輩的臨在,陪伴我在這能量場中表達我的內在小孩和認領自己❤️。

    當聽到老師引導,面對我世世代代的女性祖輩臨在時,我的眼淚就忍不住的掉下來,整場我完全無法直視祂的眼神,湧上的委屈感是為什麼妳(媽媽)不在我身邊?為什麼讓我這麼孤單?為什麼你們要離婚?為什麼我不能跟別人一樣有完整的家庭?整個過程完全無法再靠近這個母系能量,即使這臨在傳遞出的眼神是那麼的心疼、溫柔、慈悲。

    深度釋放的過程結束後,夥伴回饋我,她說她感受到我的無法靠近,但祂們(女性祖輩)想告訴我,我並不孤單而且祂們都在我的身體裡、一直陪伴著我。

    那個無法靠近母系祖輩的能量,是如此的真實,甚至從頭到尾都說不出一句我愛你,即使頭腦知道,在能量上他們從未讓我一個人,但內在小孩那個受傷感還是存在的;而過程中我同步感受到我的眼淚跟咳嗽,不只是我的也是我的母親還有我的兒子的,我的控訴也是他們的。

    而到底該如何再靠近她們(女性祖輩)?真的沒有別的,就是回到身體,一樣傻傻得做著身體覺察,靠近身體=靠近自己=靠近父母。


    【⭐️同步性的釋放轉化】
    第一天下午的深度療癒釋放後,我的左手臂像被打到一樣,酸軟、疼痛、無力。而下課後伴侶告訴我,他的左手臂在當天下午莫名的開始劇痛,痛到隔天還在痛;而第二天回家,打給媽媽告訴她我回台中了,她也跟我說週六下午,不知怎麼的她的頭突然劇痛…痛到當天早早就睡了(我沒有跟媽媽分享課程內容)!這些訊息彷彿在驗證著,在看不見的能量場域真實都在運作,而我跟他們之間同步的連動。

    第二天下課後打給媽媽,講了比以往還長的時間約20分鐘,我以前大概3分鐘就想掛電話了且不超過5分鐘;接著前天我拿了彩油給媽媽,很自然的幫她擦了肩頸,有點奇妙的是,我什麼也沒問,媽媽突然開始跟我分享了外婆,甚至還談到外婆的姐妹,還有外公、外公的兄弟姐妹跟外祖父母,但身體感受到的是和母親的距離感又拉近許多。

    非常開心參與療癒師深度複訓實體課程,整個過程在歡笑和淚水交織中圓滿完成,很高興能見到各位夥伴❤️,非常豐盛美好;同時也感謝助教支持我們課程的進行,豐盛的為我們撒花晶(洗澡洗頭般的濕潤),感謝采榛老師無私的支持著大家(花晶聖壇光用眼睛看就被療癒了❤️)。

    非常感謝老師無私帶領和夥伴的共學共振,愛大家❤️


     
  • 學員分享:第一次我被無條件的愛給真實感動,透過深度療癒釋放,大聲吶喊出對媽媽的愛,突破我從來不敢真正外放的情緒,與母親的關係更加親密與感動。

    學員分享:
    11/13現場實體深度療癒工作坊
    這兩天的課程,是非常深度的療癒又無比豐盛~


    在課程中聽到療癒師夥伴分享來上課途中,伴侶和失控的計程車司機產生飛車追逐,最後為了順利能送心愛的伴侶來上課,不得不和失控的對方低頭道歉,勾起我無法停止的淚水,共振了內心長久以來都清楚明白我伴侶的委屈,是多麼大的愛,也讓我同理到原來我的伴侶也是這樣為了家庭,為了高薪,為了我們能有更多的物質享受,而沒有做出其他的選擇,因為感動而流淚,而以前的我,並沒有特別看見,也不懂珍惜,感謝療癒師夥伴分享,幫助我看見這個卡點。

    •女性祖輩深度療癒釋放過程
    從豐盛灑落花晶,溫柔觸摸身體,到身體激烈反應的乾嘔,到實際真正吐出滿載的情緒,身體起了超級激烈的反應,豐盛能量貫穿身體,我看見了改變就是這麼容易,從皮膚顏色迅速透亮,輕盈,光澤飽滿,放鬆,氣脈暢通,改變就是這麼真實出現在我的身體。

    我的改變是真的,從身體進入,在我的物質肉體,真實發生印記釋放,光速秒速的穿透冰山凍結,不可思議,再次感恩身體智慧,與我不離不棄。

    分組療癒的過程,我vs夥伴,在老師的引導中,專注於對方的眼睛,當我成為女性祖輩,一股能量從底層湧上,我的腰桿直挺挺,用堅定溫柔的眼光看見眼前的女兒,開始眼淚流不停,我的女兒沒有太多話語,一直告訴我—我說不出口,我不知道要怎麼跟您說,從頭到尾一股壓抑的情緒一直在我女兒的身上環繞,而身為女性祖輩知道女兒也是跟我一樣,很難真實表達自己的想法,常常有話都哽咽在喉嚨,女性祖輩無條件的包容眼前這個我深愛的女兒,即便無法言語(祖輩身分的人不能說話,只能眼神看著對方),但是透過眼神一次一次都跟女兒傳達-不要怕!媽媽都在!妳說不出口都沒有關係!媽媽跟整個女性祖輩們都會等待妳!等妳準備好再說也真的都沒有關係!

    接著,角色互換,我成了女兒,看著我的媽媽(女性祖輩),一進入這個身分,我開始大聲說出-媽媽,對不起!(一直重複很多很多次)我很大聲對母親真實表達歉意,我是個不懂事的孩子,以前都讓妳好傷心,我真的都沒有幫忙到妳,讓妳一個人這麼真辛苦,媽媽,我對不起妳!請妳原諒我好不好⋯⋯(續無數次的吶喊)我以前不懂妳的辛苦,直到我當了媽媽,我的孩子一樣叛逆,我真的好傷心,我傷心的不只是孩子這樣對我,而是我想到了我以前竟然也是這樣對待妳,媽媽!我真的錯了!媽媽!我對不起妳!我不是一個好女兒!我真的愧對於妳!媽媽!請妳原諒我!媽媽,我現在已經長大了,我很努力很努力療癒自己,妳真的可以放心我,不用再擔心我了,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我可以負責有能力照顧自己,媽媽,我希望妳健康快樂!

    媽媽,我希望妳可以好好愛自己,不要什麼都只想到我們,妳可以多多照顧自己,我不想妳受傷,我不想妳生病,我只要妳平安健康就好!媽媽我真的好愛好愛你(無數次)聲嘶力竭地喊出這些深埋的話語,身體侷促不安,卻也真實表達自己,身體一直帶領我去突破我從來不敢真正外放的情緒。

    第一次喊的如此真實,第一次進入到這麼深層的情緒流動,真的全身都用盡力氣,來幫助自己印記釋放。我對媽媽吶喊的話語,也很像是我自己對自己說的話⋯⋯我也要多多照顧自己,我的身體也希望我健康平安,不要再不停努力了!我已經知道妳到底有多努力了!我知道妳多麼希望療癒轉化的發生!我知道妳為我所做的一切事情!我都懂了!真的懂了!

    身體一直帶我去看見真相-我的存在就是最美好的事情!我不用再去努力證明什麼了⋯⋯媽媽與女性祖輩都不是為了證明創傷存在,我無需恐懼,我無需自我證明!媽媽跟祖輩都是我最堅強的靠山,她們是我,我也是她們,我們都是一體生命。找回真正愛自己的品質與專注於每一個當下的自己,我的存在是完整的,無缺的,豐盛的。

    好轉反應:身體大量脫皮,排出大量體內囤積毒素,第二脈輪隱隱作痛,腰椎痠疼,呼吸略為短淺,多夢(釋放深層恐懼)。

    深度療癒課程過後,心中湧起了愛要及時,早上撥打了電話給媽媽,主動關心,也提到了爸爸的病情要怎麼下一步處理,以前我以為媽媽總是犧牲,沒想到深度療癒之後,我感受到的不是犧牲,而是看見了媽媽的無限大愛,是包容,也是沒有條件的給予,第一次我被無條件的愛給真實感動,也用了不同眼光看待了媽媽。

    在講電話的同時,心中與媽媽的愛連結,除了平安還有真實的感受我好幸福,當媽媽的女兒真的好幸福。掛電話以前我還問了媽媽:妳會擔心我嗎?媽媽說她不會擔心我們,她很相信我們都有能力可以照顧自己,而我也覺得自己終於可以看見-我是被媽媽所信任,被生命之神所愛的孩子,除了感動還是感動啊!

    在課程中的收穫心得分享:
    ✅持續回到身體,看見不夠好自己➡️深深的阻礙,而穿越以後妳會發現妳根本沒有什麼好療癒的,夥伴分享一開始對母親的控訴,到後面發現自己根本沒什麼好控訴的…,不得不去面對自己,這超級共振跟療癒我的。是啊!那些創傷好多都是小我投射,我自己創造來,吸引來的,是我不想真正的看見真相,才創造出很多白白受苦曾經。

    ✅背叛/被背叛/自我背叛,背叛感受升起來,這些都有著很相似的特性,一切都是從我們先自我背叛開始,才創造出背叛與被背叛的關係。
    ✅靈性/心靈一點都不虛幻,反而非常科學。
    ✅對方的存在,是為了喚醒妳內在的真相。外在妳不欣賞的人,都是妳要認領的。舉例:討厭笨,會隱藏笨,創造出妳不笨,但是內在討厭笨,而吸引笨來靠近,宇宙完全呼應妳的內在心靈,一切如妳所願。
    ✅有意識的看見➡️重新選擇。小我伎倆會讓妳活在創傷、分裂,小我還會給你安全機制,不去看見真相。
    ✅身體=小我證明。我真的不知道生命真相本質,謙卑與臣服,放下「我」,內在神聖的妳就會被開啟,開放更大的可能。
    ✅身體智慧大道至簡,頭腦會創造煙霧彈,大腦只會記得過去。
    ✅身體通透跟身體厚重,氣脈暢通與否,都和身體印記有關,而事件會烙印在身體。
    ✅念力設定:心想事成,有意識創造,妳的每一念都在創造(有意識與無意識的創造)不要小看這個念力。
    ✅帶著覺知生氣,帶著覺知建立邊界,對生命有著敬重。
    ✅離苦真的能得樂嗎?無懼可以幫助妳快速破冰。內在旅程就是真誠面對自己,很深刻的破冰,一定要去經驗一次,對自己真誠。
    ✅一體心靈,一體不分。一個水滴,其實是出自同一個海洋。
    ✅生命是用來服務生命,妳的學習若不給出,妳就無法整合。

    ►專注在自己的提昇與擴展。
    ✅問題的背後是沒有問題,對自己扭曲的眼光、濾鏡,劇本裡面的人事物境會重複上演,神經迴路被刻劃在生命的DNA,妳可以一念去「改變劇本」,量子凝聚,變成真相。想就有,念力是一切,有建設性的想=創造。
    ✅妳提升,妳的孩子就提昇,能量頻率提升=全知全能,妳的真相=至高意識=完整。等待妳擁抱碎片,拼湊完整=全部都是妳=萬象。外面的人都來演出妳!
    ✅對自己有「慈悲」與「愛」,每一個慈悲都是來迎回自己。
    ✅身體呼應妳心靈的問題,身體是個結果(精微體)。創傷特質=閉鎖凍結。
    ✅妳看出去的眼光,決定了妳的視野高度。「我」最大!我的恐懼,我的小我,會比妳的幸福更重要嗎?生命要行動,才能自由!在不確定之中,我不可能會肯定自己。



    謝謝老師給出滿滿的愛,還有夥伴們每一個真心交流跟愛的流動~我真的好幸福!我承諾我也會豐盛給出自己,以生命服務生命,帶著更多人認出自己已經完整,用一己之利幫助集體意識揚升,我也會專注提昇自己。
    祝福大家轉化不停~豐盛也不停!


     
  • 學員分享:學了身心覺察,一層層剝洋蔥的發現自我真相,不再批判自我女性身份,逐步轉化跳脫不斷複製貼上的宿命輪迴。

    學員分享:
    《 女性集體意識深度覺察療癒工作坊分享》


    老師在課程中的覺察引導,妳對身為女人的信念是什麼?背後內在小孩的狀態是什麼?

    自己不喜歡當女人,覺得當女人限制很多、很沒有安全感,力氣比不過男人,看到男性防衛感很重,很怕受侵犯!

    連自己的父親都沒安全感,也有防衛心,每次看到強暴、性侵的相關影片,愈加深自己的不安全感,也怕走暗路,深怕有什麼事,真的快神經質的害怕了。

    學了身心覺察,洗墨泥澡時連結到原來我對女人的信念有➡️我厭惡我的女性身份、女性身體➡️我厭惡象徵我的女性身份的乳房、下體以及MC➡️我的身體是骯髒、不潔的➡️我是罪惡、羞恥的➡️身為女人是罪惡的➡️我不配活在這世上,我對女性身份內在有滿滿的抗拒和批判!

    從小到大接收了世俗對於女人=要衿持=要知書達禮、知所進退=男人亂來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出嫁從夫=溫柔嫻淑=不可以潑婦駡街沒教養=坐有坐姿、站有站相=出得廳堂、入得廚房、上得卧床⋯⋯,全部照單全收,即便表面抗議,骨子裡仍被框架制約!

    我抗拒承認自己是女性,小時候中性打扮很少穿裙子,被誤認為男生,覺得很生氣,對於女性身份是又愛又恨!內在一直衝突,不喜歡當女性,但也渴望像明星一樣擁有姣好身材、漂亮的臉蛋;偏偏小時候滿臉痘痘、單眼皮、不愛笑,屁股又扁!只有腿部線條還可以!我也是物化女性的兇手,用世俗眼光看待、評判女性。女性不能坦胸露背、能力不能太強、不能太強勢、要以家庭/家人為重、相夫教子、傳宗接代⋯⋯。

    覺得女人外在條件好的,到處受歡迎,外在不好往內在發展,所以我總是重內在而輕外在,認為外貌協會的人很俗氣,太膚淺,其實是內在小孩渴望被愛卻自認不符外界標準的自我逃避、自我安慰、自我陶醉,只為了不讓自己的心更痛!


    ♦身為女性,我承受過什麼樣不公平的對待、受傷的經歷、被欺壓的權益⋯⋯?

    小時候被叔字輩猥褻,晚上補習回家路上遇到露鳥俠,母親重男輕女不愛我,職場上上司重男輕女只用男生,我是單位唯一的女生。生小孩是女人的事,不關男人的事!男人只負責爽和收成。

    每個月自己去診所定期檢查看醫生、自己到醫院待產。為了生男孩,精蟲分離術、做試管,前夫只要出精子!打針吃藥全是自己忍受!前夫各種不尊重的對待,在婆家一肚子火沒人可靠,直到受不了大爆炸離婚,大姑才知道原來前夫對待我的方式和對待她們沒兩樣!壓抑吞忍到無可救藥!完全承繼母系祖輩的創傷信念,母系女性親戚包括我母親都有乳癌方面的疾病,我以前也曾因纖維腺瘤動過門診手術。


    ♦我是否也以女性之姿,給出男性同等的攻擊、物化的條件⋯⋯等等?

    要求男人是家裡的天,必須撐起這個家、必須勇敢、必須是強者、必須有能力、有力量、不能脆弱、不能懦弱、不能膽小;脆弱/懦弱/膽小=弱者=沒用的人,必須負責、必須養家、必須勤奮、上進、必須保護女性弱小、必須要有男人的樣子、必須有肩膀扛起家中一切、要有所作為!

    我要求男人的,就像要求女人的一樣,並没有比較少!


    第一個深度療癒釋放的過程:

    妳對「女人」的身分訴說了什麼?妳體驗到什麼?

    我恨我身為女人、我恨這女性的身體,讓我擔心、害怕、不自由,我恨生我的父母,為什麼把我帶到這世界,卻又不能保護我。女性就是弱者、就是沒有能力、就是不重要、隨時可被取代、可被欺負、男性的附屬品,沒有力量、沒有發言權、沒有人要聽女性說話、女人沒有人權、女人生命任人宰割、次等公民、不該活在世上!

    妳怎麼這麼懦弱、這麼沒力、這麼依賴,沒有男人會死嗎?離開男人會死嗎?為什麼要活得這麼卑微,如同被施捨般苟活著!妳丟了所有女人的臉,妳有需要巴著這個沒用的男人嗎?妳需要巴著這個不愛惜、不尊重妳的男人嗎?!妳醒醒呀!醒醒呀!


    第二個深度療癒釋放的過程:
    妳對「男人」的身分訴說了什麼?妳體驗到什麼?

    我恨你們,為什麼你們可以如此作賤我們?憑什麼你們可以如此對待我們?為什麼你們可以這麼自由,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為什麼你可以和大家一起吃飯,我就必須先把小孩餵飽才能吃!你把我當什麼!他媽的,你算什麼東西!在外惹花拈草,回來當沒事對我頤指氣使,老娘又沒欠你,你憑什麼!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沒擔當、沒本事,又愛面子!你真的夠了,只會出一張嘴,耍嘴皮子,没有作為!我恨同為男人的父親,為什麼你不保護我、拯救我,為什麼讓我被男人欺負。


    第三個深度療癒釋放的過程:
    3. 在對「男人」、「女人」的立場,是否有更多的理解、明白?妳在這個過程體驗到什麼?

    男人、女人同樣都背負著集體的框架、期待和要求,我以為女人是受害者,但男人何嘗不是?有苦難言、只能吞忍,有淚肚裡吞,背負家族所有人的期待,期待光宗耀祖、開枝散葉,天平二端不同的苦以及包袱。一端失衡,另一端也無法平衡,没有誰比誰好過!


    課程結束之後,妳對女性的身分、男女的對立⋯⋯有何改變嗎?

    更同理男人的內在小孩和女人沒有什麼差別,受傷感都是一樣的,內在對女性的身分更接納,對於男女對立的內在空間也更大了些~

    學了身心覺察,一層層剝洋蔥的發現自我真相,逐步轉化跳脫不斷複製貼上的宿命輪迴。

    感恩遇到采榛老師、感恩同群組夥伴的共振學習,感恩自己願意持續的跟隨、持續不斷傻傻的做,感恩陪同一起共演的所有人,無限感恩這一切,願所有人的療癒轉化無限遠大於我



     
  • 學員分享:在課程後,重新看待男性的身份,對男性的批判開始消融!也讓身為女性的憤怒、委曲的創傷凍結也開始流動,這就是轉化的發生!

    學員分享:
    8/28女性集體意識深度療癒釋放分享

    我非常抗拒和男性的接觸,我的伴侶是女生,一路以來都是讀只有女生的科系,或是接觸較陰柔的男性,這讓我覺得很有安全感!

    從小對於接觸家人以外的男性,我的武裝感很重,即便只是簡單的對談和肢體接觸,都讓我感受到不自在,以往有男生對我釋出好感,立刻和他劃清界線,離他遠遠的!

    女性集體深度療癒課後,對自己有更多的看見,潛意識中,我對男性的競爭感十分強烈,我氣自己是女性身份,有生理期,還要生孩子,結婚後就無法擁有自由!

    羨慕男性的灑脫和男性生理構造,生男孩,被歡天喜地慶祝,滿月要分送雞腿、油飯、紅蛋,讓左鄰右舍得知家添男丁,男性與生俱來的優越感,這是生為女性的我,無論成就有多高,都沒辦法取代的!

    阿嬤跟其他長輩的「重男輕女」觀念,讓我從極力展現自己的能力,演變成為「憑什麼你是男的,就可以有特權」的憤怒。

    第3脈輪長期積累的委屈轉為憤怒,腹部脂肪堆積的自我保護,進而影響第5脈輪,從不表達真實想法到對拒絕和男性溝通,即便有溝通,散發出的主控意味也較強烈的,不願臣服(右邊脖子明顯感受到僵硬!),第7脈輪長白頭髮,理性與感性的失衡。

    感謝采榛老師特別針對女性開辦「女性集體意識深度療癒釋放」的課程,一開始婕寧助教在詢問是否有意願參加課程,對女性課程我是抗拒的!但是我誤打誤撞報名了女性深度療癒釋放的課程,宇宙沒有意外,這正是我需要的課程,讓我有機會和自己和解,看見了一直以來我的逃避是什麼。

    從國中畢業後,只選擇和女性相處,不論是同學朋友、工作性質、伴侶,只有這樣,才更能更加體現出自我價值,就算是輸給女性,自我批判聲也會相較來的少很多!

    女性集體深度療癒課後作業(自慰)我落實完成,剛開始帶著一股羞愧進行,一星期後較能享受自慰帶來的喜悅感!也減少批判身為女性的自己,允許自己的不完美其實也很美!可以軟弱!不需要事事和男性競爭!我就是我,不分性別!

    對於和男性接觸也開始沒那麼抗拒,宇宙也立即來個考驗!因為自己開工作室,很明確的在Spa的dm上打上《服務對象限女性》,仍有人詢問可否服務男性,而我居然沒那麼抗拒地接受這個請求!

    和素昧平生的男性在密閉空間中接觸2小時,這真的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在幫男性做療程的過程中,感受到他身體的症狀(腰有長骨刺、天生拇指外翻、腸胃不好、頸椎有鈣化),對比身心資料庫,雖是身為男性身份,但他依舊有著和女性相同的生存的恐懼,身為家中唯一的男性,被賦予更多的期望,父母的冀望全在他的身上!背負著身為女性的我所不能想像的重擔!

    感謝宇宙的隨堂考,安排了一位和我毫不相干的異性,讓我放下主觀,從客觀的角度重新看待男性的身份,對男性的批判開始消融!也對自己身為女性的憤怒、委曲的創傷凍結也開始流動,這就是轉化的發生!

    非常謝謝老師及所有同學的共學,願大家都無限的轉化~


     
  • 學員分享:女性深度療癒的課程,讓我看見童年的被侵犯和爸爸外遇的記憶,使我無法敞開自己接受異性!課後開始愛自己,接納自己,就是轉化發生的最好證明。

    學員分享:
    女性集體意識深度療癒釋放分享

    •課中采榛老師引導覺察:
    妳對身為女人的信念是什麼?背後內在小孩的狀態是什麼?
    女人無法《理所當然》的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婚前要注意好自己的形象,找個好對象結婚,結婚後必須要放棄過往的生活,全身心投入婚姻,照顧家庭、侍奉公婆,失去自由,沒有自我!


    •課中采榛老師引導覺察:
    身為女性,我承受過什麼樣不公平的對待、受傷的經歷、被欺壓的權益⋯⋯?
    女生要幫忙家事,照顧家中大小事,曾被性侵犯,想讀大學卻不被爸爸支持,認為沒必要多花錢讀書。


    •課中采榛老師引導覺察:
    我是否也以女性之姿,給出男性同等的攻擊、物化的條件⋯⋯等等
    我現在的伴侶是女生,從高中時期開始到現在幾乎沒有和男性有過多的接觸,潛意識裏排斥男性,覺得男性生活習慣不好、很髒!只會用下半身思考,感情不專!到處拈花惹草!

    曾試過和異性相處時,但不自覺地就是想證明女性比男性更厲害!並不需要活在男人之下也能活出自我!當有更進一步的肢體接觸時,童年的被侵犯和爸爸外遇的記憶,讓我無法敞開自己接受異性!


    *第一個深度療癒釋放的過程:
    妳對「女人」的身分訴說了什麼?妳體驗到什麼?
    我不想當女人,當女人好麻煩,有生理期,又要背負傳宗接代的重擔,生兒育女,大聲喊著:我要《自由》,我不想再背負加諸在女人身上的標籤了!一邊說第二脈輪隱隱悶痛著!


    *第二個深度療癒釋放的過程:
    妳對「男人」的身分訴說了什麼?妳體驗到什麼?
    打開喉輪的力量用力吼著:「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對感情一點都不負責,我討厭你們~」第三脈輪右上方釋放出長久對男性的憤怒。


    *第三個深度療癒釋放的過程:
    在對「男人」、「女人」的立場,是否有更多的理解、明白?妳在這個過程體驗到什麼?
    在深度療癒釋放後我回到了呼吸,當下並沒有太多的感受,前天,妹妹問我會討厭或怨恨爸爸對家庭的不負責任嗎?我直覺的回答:「不會,這已經是他能力限度做到最大的承擔了!」

    「在學習身心覺察前,我肯定非常會批判爸爸,認為我們家會沒有愛的感受,都是爸爸的不負責任一手造成的,現在我知道並不是爸爸願意的,而是過往他也沒有被愛的感受,對他來說或許他也認為自己是被害者的角色,而他真的只能演出這樣的劇情而已!」


    ♦請持續對比在今天女性課程深度釋放後:
    妳在身體上、情緒上、想法上、關係中的轉化。

    課程過後我一直不斷打嗝,原先是左腰痠痛改成右腰痛,右腳踝和小腿的緊繃狀態這幾天一直持續著!喉嚨覺得有痰,想咳嗽,我知道這是好轉反應,完全欣然接受身體的狀態!

    上過課後,發現更能接受自己現在所是的面向,過往我對自己是小氣的!認為還不夠好的自己憑什麼要求這麽多的物質,斤斤計較用在身上的物品。

    現在可以開始對自己大方!感受到滿滿的喜悅!我喜悅付出並給予在我身上!真的是一個很棒的感受!


    開始愛自己,接納自己,就是轉化發生的最好證明。


     
  • 療癒師分享:課中發現,對身為「女性」其實是非常不能接受、非常抗拒,療癒過後,親子關係更親近,我和前夫之間的相處也更自在。

    學院療癒師分享:
    女性集體意識深度療癒課後分享

    我上完女性集體意識深度療癒課後,才發現潛意識對身為「女性」其實是非常的不能接受、非常的抗拒、非常的不喜歡。這個連結也讓自己很訝異,因為內在對身為女性還有這麼大的批判和不接納,很不想直面自己身為「女性」這個事實。

    在課程中采榛老師強調,要跟女性身分和解,女性創傷只跟女人有關(跟男人無關),這個創傷意識,是集體人類的意識,不要對自己太嚴格。我們要做的是持續不墜,傻傻的做身心覺察。

    老師在深度療癒的過程中,第一脈輪的引導時,我連結碰觸三個月大的自己,我想哭,因為感受到有多麼無法接納自己、愛自己,我以女性之姿來到這個世界,但我卻認為身為女人是個原罪。

    第二脈輪的引導時,小我害怕被拋棄、害怕我揚長而去,小我意識頑強抵抗,認為自己受苦慣了,妳愈想揚升我愈扯妳後腿,小我苦慣了,她認為過去沒有揚升也活這麼久了,她太害怕離開「苦」這個字,因為沒有苦,竟然不知道要怎麼演、怎麼活。

    小我執念的認為不會豐盛,不知怎麼豐盛。

    就像我認為身為女兒的我幫不了媽媽,女人是弱者,不夠好的自己,內在小孩番顛的執念,永遠都覺得自己不夠好。

    課程引導觸摸下體時,我是憤怒的咆哮:他x的,在欺負女人試試看,女人被當弱者看,都幾世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卻要守貞節牌坊。

    不公平、不甘心,天理何在,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男人做錯事還要女人幫忙擦屁股。

    課中深度療癒過程:
    以女人的身分對男人說出:
    我就是要愛,不管我好不好,不管我值不值得我就是要愛,我不要再苦苦追尋愛了,我要讓愛來追尋我。

    對男人的批判:
    懦弱、無能,他媽的女人比你們能幹太多了。憑什麼女人不能有外遇,都你們說了算。
    這一刻浮起了曾經論及婚嫁的前男友,我忍不住在能量場裡大罵:花心、幼稚男,跟你相處讓我產生很深的無價值感...。

    身為一個女人,我真的就只是想要愛與被愛。

    我是女人
    我是我自己
    我自己超越我自己
    (老師引導這句話,很激勵、觸動我)

    連結男人的時候,我浮現了前夫。謝謝他在我生命中扮演的角色,謝謝他一直在生命中引導我。

    最後非常感動在父系祖輩和母系祖輩陰陽能量裏,眼眶不禁微濕,合十感謝我生命的源頭。

    •後記:上課當天女兒肚子就不舒服,肚子絞痛跑廁所,於是星期天一早我帶她去大醫院掛急診。我告訴她可以謝謝身體,謝謝身體幫妳承受這麼多了,而我們真的不用再白白受苦了,媽媽不用再白白受苦,女兒、前夫也不用再配合我演這一齣悲情劇。

    神奇的女兒也不再失眠了,而且她這兩日剛去國一新生訓練,她跟我分享媽媽我對未來沒有那麼焦慮了,而且我還蠻期待我的國中生活,我希望我能夠好好的學習...。

    而孩子的爸爸也改變了,想女兒時也會主動多問候和關懷她,也比較會抽空買女兒愛吃的小點心來,順便看看女兒。

    而我和前夫之間的相處也更自在。

    真的很感恩在這裡學習,雖然從疫情期間生活有各式各樣的挑戰,小我也會批判自己,但我已經不在原點了,各種關也都在不斷的轉化中。

    祝福大家療癒轉化豐盛遠大於我❤️

    謝謝老師無私教導
    謝謝助教夥伴共振
    感恩



     
  • 療癒師分享:課中釋放男女對立的創傷信念,看見自己身為女心的框架制約來自自己,課後伴侶關係同步發生轉化,關係更加美好。

    學院療癒師Amelia分享:
    2021.8.17《 女性集體意識深度覺察療癒工作坊 課後作業》上

    第一個深度療癒過程:妳對身為女人的信念是什麼?背後內在小孩的狀態是什麼?

    外表至上、女人變老變醜就沒人愛了,保養打扮很重要/要獨立自主、但也要會撒嬌才得人疼/要有能力養活自己但嫁個有錢老公才有保障/結婚生子才代表人生是完整的/女人可以聰明,但為了給男人面子得適時裝傻/男主外女主內,女人為了照顧家人只能先放下自己的理想事業/溫柔體貼但有想法、聰明伶俐但不出風頭/要有經濟能力或工作能力以防不時之需(被背叛)/女人談吐舉止要有落落大方氣質、有家教,要聰明、要笑容可掬/女子貞操很重要,婚前性行為女生很吃虧/不可以隨便接受別人的禮物、食物,婉拒才有教養。

    以上。一邊寫一邊覺得太可笑了吧!我再認真思考⋯這些居然都是母親灌輸給我的觀念:
    1)母親從她的原生家庭及婚姻經驗,帶給我的信念,我毫不懷疑的照單全收,到今天上深度療癒課,我才覺得充滿矛盾與荒唐 。更進一步的覺察下去,根本是我毫無是非對錯分辨能力,才會全面買單。

    2)普世社會價值觀在無形的制約女性身分的框架。例如:時常可見自古至今流傳的名言「女子無才便是德」「出得了廳堂,入得了廚房,進得了臥房」「三從四德」…。

    當我在無明的狀態下,沒有獨立思考能力所以照單全收社會標準,努力活得和大部分的女人一樣,原因無他,就是「恐懼」。內在小孩害怕被定位、被孤立、被貼標籤、被否定、認定要聽話要乖才有人愛!


    第二個深度療癒過程:
    身為女性,我承受過什麼樣不公平的對待、受傷的經歷、被欺壓的權益⋯⋯?我是否也以女性之姿,給出男性同等的攻擊、物化的條件⋯⋯等等?

    我在過去的職場環境中,經歷了幾次挫敗經驗。這段暗黑歷史過去是被我深深鎖在地下室凍結著,這是我第一次回憶寫出來、也發現自己终於願意坦然面對、找回逃避的過去的自己的一個轉化。

    「過去的我也是造就現在的我的重要的一部分」
    「切割過去的自己就永遠不可能完整」

    在學習身心覺察之前我對欺壓我的人,充滿了高度的負能量:憤怒、怨恨、恐懼,我封閉了自己的心好些年,試為「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學習身心覺察後,與過去不同的是,我從「身在無明其中而不自知」變成「看得見自己正身在其中掙扎」。

    回到暗黑歷史,我瞥見真相是:「我先是在潛意識自卑、看低自己女性身分、外國人身分,才同頻吸引看低女性的男性反抗意識出現,我演得無比逼真!」

    「乍看之下我是受害者,實際上是我是自己內在小孩的加害者,我不允許自己為自己發聲,我允許別人踐踏我」潛意識中女性=弱者,男性=強者,與其說自己在攻擊男性為何欺壓女性的過程,不如說在集體意識中我直接將女性定義爲受害者、男性定義為加害者。

    而仔細想想,這其實並不公平。男性也在集體意識中,被賦予了「一家之主」「要有責任養家活口」「男主外女主內」⋯等完全不亞於女性被制約的社會定位。男性不被容許示弱、哭泣、軟弱、情緒流動⋯。當女性在擇偶時,男性的工作成就、身分地位、經濟能力、學歷成就、負責任等。這也是女性物化男性的一種。

    另外社會有刻板印象的模弌,會強套在男女性別身上
    女性化的男性會被嘲笑、欺負是娘娘腔;男性化的女性會被嘲諷是恰北北、男人婆。但在现在更多元的價值觀之下,性別間對立的界線模糊許多,但一涉及傳統的家庭價值觀,同性婚姻的合法化等爭議性的話題,又會回到原始人類所定義的陰陽/男女的起點。

    我書寫分享之後發現男/女所受的不公、物化、背負的擔子,是一樣的沈重。在背負沈重的負擔之下,彼此投射控訴自己的委屈,又再增加了重擔⋯。




    2021.8.18 下集
    第三個深度療癒過程:
    對「女人」的身分訴說:為什麼女人總是要當男人的附屬品?為什麼女人在普世價值下是弱勢的,要被保護的?為什麼女人活得這麼累?為什麼女人要被定義這麼多的應該?為什麼為什麼⋯⋯

    我發現自己凍結非常深,內在憤怒但是以冷靜的口吻像在唸著台詞一樣,甚至有時候還是卡住詞窮的呈現空白狀態。

    第四個深度療癒過程:
    對「男人」的身分訴說:
    <在這個階段跟著老師的引導,對過去感情上覺得受到傷害的特定對象訴說自己不曾表達過的心聲>

    為什麼你不愛我了?為什麼你看不見我受傷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麼心碎?過去那些青春歲月年華你知道有多浪費嗎?我為了你付出了這麼多、我等了你這麼久,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你知道我好害怕和你繼續當朋友嗎?我選擇斷了聯繫、是因為我好害怕面對自己如何面對你。你知道嗎?

    第一次經驗到氣到哭不出來的情緒,我捶著枕頭憤怒的碎念著。原來,我以為我已經遺忘的、原諒的,還在潘朵拉的盒子裏,等待著我把它釋放。更進一步發現,原來,我一直都不肯原諒我自己。


    第五個深度療癒過程:
    在對「男人」、「女人」的立場,是否有更多的理解、明白?妳在這個過程體驗到什麼?
    在深度釋放過程中,我覺察到自己無論是對男性或女性都涷結極深。我發現自己不敢有所想法、更不敢由衷的抱怨。當我當機說不出隻字片語的時候,我盡可能把自己從空白狀態抽離出來,努力跟著老師課中引導的帶領一字一句的說著。

    神奇的是,當我使用喉輪的能量去試圖將身體凍結消融時,身體會開始改變姿勢、出現動作。即使無法言語,身體也願意開始用它的方式表達。察覺到這個小細微的變化時,感到很喜悅開心!


    課程結束之後的轉化:
    <與伴侶關係>
    這次的課程是我第一次在外面飯店租房進行的。當天上完課開始就已開始發生轉化。他主動問我要不要把之後課程的時段都先訂好飯店?另外還問關切我上次訂購的花晶是不是太少了?我真正想訂的量是多少?伴侶突然全心全力支持我上課。而在我們生活中偶有摩擦的時候,我們能當下冷靜釋放自己的情緒,面對彼此的創傷感可以真實的感受之後,能夠立刻道歉或選擇不道歉但忠實的表達立場。

    <與自己的關係>
    另外在許多育兒的場景,當我覺得吃力的時候,不再以「賢妻良母」的形象捆綁住自己,可以直接說出自己的感受、尋求伴侶的協助。

    完全印證老師所說:「所有女性創傷只與女性有關」、「轉化就是平衡」。

    也因此,我對女性的身分、男女的對立關係,因為這一堂課的關係,有新的認識開始萌芽。我非常感恩心中騰出一個空間,去開始慢慢看見這一切真相。這次的課程中最喜歡的一句話是:「小我也在我之內。但若我與小我徹底黏著,我們會以為我=小我」

    所以我體察到:「小我即是我,也非我」。
    這時,腦中突然浮現一段金剛經的經文:
    「如來說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爲心。所以者何,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願大家的智慧與生命的轉化遠大於我



     
  • 療癒師分享:在課程中徹底釋放對身為女人的創傷情緒,包含憤怒、恐懼、不服氣,開始認領被自己切割抗拒的面向,活出完整的自己。

    學院療癒師分享:
    20210816「女性集體意識深度覺察療癒工作坊」

    從我學習覺察以來,開始看見自己在極力切割的陰性能量,明白持續覺察女性集體創傷意識很重要。老師在課中引導我們對男性的期待與批判切入,大家不得不承認,男人女人都在互相投射,陰性能量的被壓抑受害的不只女人,男人也一樣痛苦,每個人都在白白受苦。

    我發現我對自己不明白,才會向伴侶需索全然的了解。覺得自己不夠好,投射伴侶不夠好。自己不允許、不接納的面向,只要一出現恨不得趕快撲滅,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只好吸引其他人來扮演。

    小我=身體,出生就是分裂、肉體就是分裂。小我與愛無關,小我只有你死我活,絕對的孤獨。從理解小我看到真正的問題所在。我們惟一能做的就是揚升自己的意識,從與小我緊緊相黏,到創造空間、拉開距離,看見我們還有手腳、還有身體,看見完整的我。以揚升的意識回來愛小我、接納小我,番顛的小我自然而然就會安靜,就算番顛也不會維持太久。

    個體是集體的一部分,我們的創傷是集體創傷的一部份,就算仍然身處於慣性中,也不要對自己太嚴格、太失落,寬恕自己仍然受到制約。(老師的課中引導提醒好溫柔、好有愛)
    我們每個人都是陰陽能量本自具足。
    身心覺察需要持續不墜、傻傻的做。 


    *第一個深度療癒釋放的過程:
    對「女人」的身分訴說了什麼?妳體驗到什麼?
        一股怒氣衝上來,用力搥打枕頭,不斷吶喊「我不服!我不服!多一根有什麼了不起!男人多了一根到底有什麼了不起!我不要跟你們一樣,我要對抗,我不做女人,我只做我自己!」在爆怒痛打抱枕無數次後,我的內心潛藏著害怕身體被男人侵犯的恐懼,突然跑出來。「我承認,承認我好害怕,害怕我的身體被男人以暴力侵犯,害怕我沒有力量保護自己,如果我被男人欺負卻無法痛擊對方、我會好恨好恨…」,這時情緒包含憤怒、恐懼、悲傷無力,恐懼沒有力量阻止對方傷害我,痛恨累生累世男人的性暴力對女性的傷害!我不要做受害者,我要替女人出氣!


    *第二個深度療癒釋放的過程:
    對「男人」的身分訴說了什麼?妳體驗到什麼?
     老師在課中引導這個提問後,幾乎相同的憤怒感又跑出來,內在還是滿滿的憤怒。我把心一橫繼續罵「你會賺錢了不起嗎?你養家就可以做王嗎?你想要兒子你用你的肚子自己去生啊!」(感覺這是媽媽對爸爸的控訴!)


    *第三個深度療癒釋放的過程:
    隨著老師的課中引導,想像所有男性祖輩與女性祖輩一起出現在眼前,我伸出雙手,男性祖先與女性祖先握著我的手,所有人手牽手圍成一個圓,畫面中像心靈修護般的粉色光包圍著我們,內心很平靜很喜悅,沒有怒氣,非常和諧。跟隨老師引導一句一句覆訴對人性的理解,無關性別,我只是我自己……然後我竟然安心的睡著了,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醒來時課程已經結束。

    課程結束後回顧這個歷程,覺得自己仍然把對女性的批判壓得很深,深到慣性的找不到、看不見。我可以很輕易的勾出身為女性的不服氣與不甘心,這股力道是向外的,箭靶在男性身上。我不想做受害者,但其實內在就是滿滿的「我是受害者」的怒與傷。

    我不想做女人,只想做我自己,但我潛意識卻把自己的成功失敗與女性的成功失敗相連,背負女性集體的不甘,想要替女人爭一口氣。為了撕掉社會加諸於女人的標籤,我不允許自己愛漂亮、不允許脆弱、不允許無用、不允許笨、不允許依賴、也不要表現溫柔、不要膨脹的乳房、身體也乾脆不孕……,社會覺得女性應該怎麼樣,我就抗拒、壓抑。

    認為明明每個人都總有地方相似或相異,為什麼用生理上的構造區別男人、女人,然後就大餅劃一半,這一半如何、那一半如何?都是放屁!我是生理女,我就用我的「不女人」來證明那些框架都是放屁!

    到頭來我想把自己與所謂的女人「特質」切割,拼命想把某些特質、面向刪除抹去,只想證明女人不是社會框架認為的樣子,我可以承擔=女人可以承擔、我不必依靠男人=女人不必依靠男人(把自己推入不會有人幫助我,我總是孤立無援的悲情劇碼),自我感覺良好的想一肩扛起,想以自己的力量打破女人的創傷宿命。

    迎合社會框架而活,必然切割某些自我,無法活出完整的自己,這是我一直想逃離的命運。現在明白了以對抗之姿去活,也同樣必然切割自我,無法活出完整的自己。「陰陽能量本自具足」,只有認領、接納被自己切割的面向,扛得起也放得下,允許自己可以輸、可以弱、可以沒有用,才能真正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