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課後真實分享

學員分享:覺察療癒的路上,成為自己的療癒師,破除內在深層的恐懼裡! 走正規的路,帶著正知正見,轉化生命是多麼幸福的事!

學員分享:

這一次的第二階段自我關係深度療癒過程
真的是喉輪大開
大聲哭、大聲說、大口呼吸、大口喘息

在深度釋放的過程時,老師還在引導
眼淚就已經不聽使喚的一直往下掉

然後左邊肋骨開始陣陣刺痛
身體因為過程中哭得太激烈
彎曲著上半身用手環抱著胃,
從第二脈輪到第四脈輪整個覺得緊縮壓迫
雖然有開冷氣,但是仍然全身冒汗,
淚水、鼻涕太多只能張口呼吸喘息。

休息的時候只能側躺
因為從下腹 一直往上到兩乳之間開始陣痛
可能因為剛才哭到有點肌肉抽搐
左邊肋骨的痛一直到休息結束才停止
最後只剩下胃的地方稍微痛的比較久一點
這次的課程我覺得喉輪敞開的感覺很舒暢、爽快

身體的不舒服是左邊肋骨,2-4脈輪
是一種壓抑已久的陰性能量凍結的釋放!

陽性力量的父親總是無法負起責任,軟弱
又讓我們兒時活在充滿恐懼的環境
我只是個孩子,幫不上忙
內在孩子對父親愛的渴求失落
認為女人一定要堅強靠自己的信念深植於心

跟著我的這副肉體相處了39年
而我此時才發現身體的問題都不是身體的錯
是身體在代償而已!

因為我開始學習身體覺察
才有勇氣面對自己
找回過去受傷的內在孩子
才有能力成為自己的內在父母

我終於願意正視自己的悲傷、悲憤
是從小的家庭暴力及生存恐懼
但是我有能力面對了!

過去發生的我能做的就是接受,陪伴,療傷,釋放
說起來簡單,但老實說一路走過來真的很難!

一攤黑水下的發臭垃圾,光聞味道就令人想逃跑了
為什麼我還繼續為自己努力著?

好幾次我都為自己的傻勁有些不解…..
大腦看似不知道答案,但是身體知道

順著我內在孩子的呼喊,我知道要從慣性思維擺脫受害被害的命運,我要做的就是堅持靠近我的心,靠近我的身體,要相信身體的智慧。

因為走在這個身體覺察療癒的路上,成為自己的療癒師,不會被其他靈性療法給帶入更深層的恐懼裡!
走著正規的路,帶著正知正見,是多麼幸福又感動的事呀!

學員分享:課程中釋放自己情緒的同時,也一起釋放父母和女兒的情緒,在擁抱父母和家人的當下,我內在是充滿無限的感動。

馬來西亞學員分享:
第13屆第二階段深度療癒工作坊—成人自我 vs 內在自我深度療愈

課中跟隨老師引導,從第一脈輪塗抹花晶連結原生家庭,深深覺察內在的感受,原來家族的能量一直都在,我不是一個人在路上,原以為我什麼事都要一個人扛,沒有人能幫忙。

當老師引導我們看見自己和自己,自己和所有人的關係時,我是用防禦在對待自己和生命的所有關係,害怕向前一步會受到傷害。一直以來我感覺到仿佛有一個隱形的玻璃在我前方,最明顯的是在我面對我女兒的時候,明明很愛孩子,卻一直擔憂有天會和女兒的關係疏離,一種我無法解釋的感覺,直到昨晚我終於看見了,是我對自己和對世界的防禦。

成人自我在面對自己的內在小孩,內心有一種很深的虧欠和內疚,一直不停的對內在小孩說對不起。
大女兒的畫面,在我這一次釋放過程中,不斷的穿插出現,我和我內在小孩的樣子不停的對換,跟她平時和我道歉的樣子,完全是一摸一樣的。

我頓時驚訝無比!比起第一次的釋放過程,更多的是我緊緊擁抱她的感覺,擁抱一個我很熟悉很思念的自己。勇敢面對和承認我的抗拒,把自己迎接回來。


課中第二部分的療癒過程:

從一開始進入,內在小孩就很傷心,很生氣的痛訴著她一直以來的害怕,恐懼,自卑,壓抑和羞愧的走到今天,痛訴著我的不知,壓抑和沒有看見,從小到大害怕恐懼的劇場一幕一幕的上映。

內在小孩多麼害怕的走到今天,許多凍結著的害怕和恐慌。我哭泣的呐喊著釋放我內在的害怕,在這過程中,出現很嚴重的乾咳和乾嘔,從第三脈輪直達頂輪,咳到我肚子抽筋直達頭頂,頭頂當下很暈很痛,比我懷孕害喜的嘔吐還要幸苦。

在這過程中,我也看見我對內在的自己只有壓抑和逃避,對她沒有愛,因為我也不懂愛是什麼,說穿了,我根本就沒有愛,有的也是創傷的愛。

在釋放的過程中,我大女兒從小到大哭泣呐喊到乾咳乾嘔的畫面一直出現,和我內在小孩的畫面完全是吻合的。真的很不可思議,孩子真是我們的內在小孩活生生的展現。

孩子一直以來以她的生命來呈現我內在小的情緒,過去我不懂得覺察,不懂得看見,一直用大人的方法教導我的孩子,覺得孩子很愛鬧,情緒很失控到彼此的相愛相殺,豈不知她用她的智慧一直呈現出我內在的自己,感歎孩子的智慧遠大於我的認知。看見後,以往因情緒失控而造成彼此的傷害的內疚感也逐漸轉化為我對女兒的無限感恩。

在釋放自己情緒的同時也一起釋放父母和女兒的情緒和在擁抱父母和家人的當下,我內在是充滿無限的感動。

最後,和內在的神性坦誠我各方面的不足,請求大我的介入和引導,我全然的允許和交托。

謝謝老師的帶領,謝謝我所有的夥伴,謝謝我的家人,謝謝我的女兒,謝謝大家❤️

學員分享:看見舊慣性→改變舊慣性→創造新習慣,看見所有的努力只是為了得到愛,不論我好或不好,都願意面對接納自己。

學員分享:
2021.7.26 第二階段深度療癒:成人自我vs內在自我

真的謝謝釆榛老師❤️在課程中,一字一句都像地震一樣搖醒著我!

♦所有討厭的背後其實都是嫉妒。
→在課中看見我的問題:超討厭偷懶又裝忙的沒有工作能力的上司。

對照童年經驗:小時候媽媽總是在瞎忙個不停(努力追求自我價值、成為有用的人),母親也以身教、言教告訴我和妹妹,要有產值!放假睡太晚很廢、平時要有一技之長,考証照才不會被淘汰、大學畢業了就要趕快找工作,什麼工作都好。

小我OS:憑什麼上司們沒有工作能力,還能在我之上對我頤指氣使?憑什麼妳們可以自在的耍廢,大家都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包容?大家是瞎了嗎?!憑什麼妳們可以這麼廢還能得到比我多的愛?

我的內在小孩,忍住不滿委屈、我的外在這麼透支陽性力量的努力,還被妳們背後八卦我、否定我!?這根本不合理,一切都是妳們害的,妳們不值得存在在這世界上,妳們是小人、我恨妳們!!

我與世界分裂為二、我以被害者眼光看著自己投射出的變成加害者的上司們。

外面真的沒有别人!唯一能加害自己的人,只有自己!在深層我有多麼恨著上司們,就是我有多麼恨自己無法活出真實的我、恨無法承認有這個軟爛面向的自己。

當我帶上受害者眼鏡看世界,散發出的能量頻率,吸引來各種加害者的戲碼配合演出,也只是剛剛好而已。

♦自我價值的真相:是否可以承認自己本來是無價值。
→從小到大都努力符合母親的高產值標準、為了符合好孩子才值得被愛的潛意識、努力成為有用的人,害怕被淘汰、害怕得不到愛的過程,使外在自我與內在小孩都好累好累。

如果我是沒用的人、沒有任何人肯定我、我還能不能愛著這樣一無是處的自己?所謂的價值是後天所賦加的,不刻意努力成為對於他人而言有用的人。有用之才很好、沒用的人也好,我努力的成為對得起自己的人。

♦做身體覺察,不是為了看到精彩的故事過程、不是為了追求好轉反應,是為了到達轉化的目的地。
→我在做身體覺察時,情緒都非常平淡很少大鳴大放大哭、也極少出現畫面、更從沒看過祖輩印記、前世今生等精彩的風景;好轉反應出現的時候,我也會害怕、感到焦躁不安;轉化發生的時候,也會同時充滿了懷疑和期待。

轉化發生了,但有所懷疑的時候,就帶著所有的不信任,繼續做身體覺察。

「看見舊慣性→改變舊慣性→創造新習慣」此過程,是需要極大意志力和勇氣的!帶著懷疑仍向前行的本身也涵蓋了對生命大我安排的高度信任。

以下為Miranda療癒師曾分享的:

我剛開始身體覺察經常都沒什麼感覺 →不管,每天利用花晶靠近身體。

我都寫不出細膩深入的覺察文→不管,每天利用花晶靠近身體。

我從來沒有前世今生/世代祖輩的連結→不管,每天利用花晶靠近身體。

感謝Miranda療癒師的文字溫柔有力又有智慧真的很激勵人心!!

♦想要轉化就得付出
→重重打醒了不好好落實梳理身心覺察文的我。大腦一點都不可靠,沒有用手寫下的覺察心得,很快地就會被柴米油鹽醬醋茶淹沒了,生活中好不容易發芽的細微覺醒,也會在不被自己重視之下,再度回歸塵土。

原本我很看輕自己,覺得自己的文章好像也沒什麼重點、沒有精彩的前世今生、祖輩故事、平凡無奇的沒有令人感動的點、都是我與自我的喃喃自語而已,發文的時候常低貶自己=恐懼否定=恐懼自己不夠好=恐懼看見自己是個沒用的人。

我的個體意識頻率,會影響集體意識的轉化。我渴望轉化,也希望自己的轉化也可以帶動大家的轉化,所以我現在承諾自己,我願付出我所有自由的時間去好好書寫文章、老實的做身體覺察。

祝福大家光速穿越課題、祝福大家在困境中不忘由身體引領方向、祝福大家信任生命智慧的安排❤❤❤

學院療癒師Lisa回應:
謝謝夥伴的分享,看到這句好有感➡️「我面對内在小孩的方式,就是我面對世界的方式。」

直面內在小孩會帶來內心震撼,也在看見內在小孩的同時,療癒轉化就在發生了~

我們的內在信念,會完全顯化在外在實相,讓我想到我上班的公司,確實每個日本人都有壓抑,不給他人添麻煩的性格~而我當初選擇在日商上班,也是因為內在信念是想穩定的工作,單純不用太多與人之間的交際,(實際上是我想創造清高、高尚的格調,不跟別人同流合污講八卦,內在是我恐懼別人發現我原來是很渴望別人也來愛我啊!)下班就回家,確實當我保持著跟人的距離,無形之中也是我跟我內在小孩的距離⋯⋯。

每次上課的療癒轉化及收穫都好多好多啊!

學員分享:討厭的背後是嫉妒,自己與妹妹是彼此的內在小孩,因課程的看見與釋放,對於她有更多真實接納,還有愛的流動。

學院療癒師分享:

2021.07.27 第二階段深度療癒:成人自我vs內在我我療癒

【課中學習】

這次的課程比前 2 次再次收穫到的還要多,特別是聆聽老師分享「討厭的背後是嫉妒」。
在聊天室的回應我寫下我討厭我大妹,因為她很廢,畢業 2 年了都不去工作,整天在家茶來張口飯來伸手。

和大妹的關係不像其他段關係持續突破穿越,但一路以來也有不少覺察。課程當天我深刻明白我與大妹是彼此深深的內在小孩時,真的十分驚訝,我不敢想像那麼軟爛、若以社會標準來看可能是跟我差十萬八千里的人,居然是我心中最想活出的樣子;而我,也是她想活出的樣子。最明顯的是,她會模仿我的喜好、趁我不在時偷穿我的衣服拍照、詢問媽媽我的八字想去算我的命。

若以一個社會標準的眼光來看,我就是處在「整體優良」的那一端;而她就是處在「整體劣下」的那一端,但我們卻都想成為彼此。

大妹有她自己的生命課題。她先天有聽力缺陷,這也影響到她的心智成熟度與身心狀態。

以前,我真的超看不起她的,她憑什麼什麼都不用做、不用付出,就能安穩地生活、還能隨心所欲網購自己想要的物品,反正我爸會幫她付錢(某次,我因匱乏而買不下手的泡澡、泡腳桶,居然還被她顯化出來,她共時就買了)。後來,在與她的互動衝突中持續覺察,我更練習把重心放回自己身上,有厭惡鄙視就允許升起;有身為姊姊想要去扛她的生命責任時就再拉開一些空間,不去扛她的責任。

有時我也能感受到,其實大妹這樣真的沒問題,或許她的生命就是能允許她這樣安穩地度過人生,因此對於她有更多真實接納,還有看出在這之中的愛。

【過程開始】

這次進行的過程雖有憤怒、內疚、討厭、難過等,但情緒強度比前 2 週低,整個過程都偏向有氣無力地在說話。

【成人自我→內在小孩】

當想像內在小孩的能量來到面前,先是想像了一個小小孩的我,這個小孩看起來有點槁木死灰、是小男孩、眼神很冷漠。當老師說道你的內在小孩不只有一個之類的話語時,原先想像的小小孩的旁邊瞬間多了很多人(瞬間,所有冤親債主一起來!)

在連結時沒特別感受到比較強烈的情緒,於是先說了「欸,你知道我對你沒有感覺嗎?你看起來好冷漠,還是這是我的冷漠?」後來複誦老師的話語,說出「我討厭你,討厭你怎麼還不長大、都不長大,還要我浪費那麼多時間療癒,就只是為了要照顧你?我根本不愛你!!!」

我發現我最憤恨的,是內在小孩居然要我照顧才能長大:「你不能自己長大嗎?為什麼一定需要我照顧?」

而即使我希望他可以自己長大,我也希望他能長成我所想要的樣子:「你一定要漂亮、身材好、能力好、溫柔體貼、有男人、有好的家庭…,你一定要長成這個樣子喔!」

過程中偶也浮現想要把內在小孩的腳打斷,還要內在小孩不能哭,要堅強(感覺是無論內在小孩有什麼情緒,成人自我都不允許他表現出來,並且,必須服從成人自我)。

雖然持續說出的都是我對內在小孩的厭惡與期待,但到中間左胸就些微緊繃,感覺到自己的惡劣、內疚,其實我不是這樣想的,我也覺得內在小孩很辛苦,但我卻沒能坦承出我的內疚與道歉。

【內在小孩→成人自我】

一開頭就指著空氣生氣地說「妳,26歲了,妳自己口口聲聲說喜歡小孩,結果呢?妳剛剛說了什麼?居然想要把我的腿打斷?妳不覺得妳很自私嗎?妳承認吧,妳就是一個自私的人!妳不要再裝了,無論妳外在想要裝到多好,都是假的!!!」內在小孩一直說著成人自我的自私,說到湧上了難過的情緒,並且也真的希望她不要再裝了。

「無論妳多想隱藏、壓抑自己的不好,多想讓自己不好的面向消失,我終究會顯化出來,因為我們是一體的!別人還是會看見妳的不好。妳就是我、我就是妳!」「不要把妳不想要的東西丟給我!我也想要活出我自己!」

內在小孩氣一下其實就結束了,態度趨軟轉向撒嬌討好「我們可不可以和解不要再欺負彼此了?」最後也說出「我好累我好累我好累..」

我感受到內在小孩的智慧遠大於成人自我,雖然一開始憤怒,但到後來流露出的體貼與包容比成人自我多更多。

過程中用著內在小孩的身份說話時,有幾刻是,當我說著那些話語,內心就又瞬間連到成人自我的身份,看著我們之間對待彼此的方式完全是一樣的(深深感受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成人自我=內在小孩】

這個過程沒有太大感覺,但是是非常愉悅跟享受的。享受撫摸著自己、享受與自己的擁抱

「無論你好或不好,我都願意愛你喔!」「無論我好或不好,我都願意愛我喔!」

謝謝老師、助教、夥伴們一起共振的深度療癒,祝福大家的療癒轉化遠大於我 N 百倍。

學員分享:父母、內在小孩都是我的代罪羔羊,外在的溫和好形相,內在是害怕被看見的黑暗面,課中的釋放療癒,開始展現真的自己並且為自己發聲。

學員分享:

第二階段深度療癒:自我關係深度覺察

成人自我對內在小孩
→一開始是很無奈的語氣,說著「為甚麼你要這個樣子?」,也有著恨鐵不成鋼的情緒,接著情緒就有點上來,有時說著就會生氣垂著床,「你為甚麼這麼軟弱?你為甚麼這麼沒用?你為甚麼要耗費我那麼多時間?你為甚麼要我一直關心你?你這樣好自私,我應付外面已經這麼累,你還要來稿我!為甚麼不放過我?為甚麼也不放過你?我們這樣彼此拉扯有比較好嗎?」

內在小孩對成人自我
→身體自動綣曲,感受到成人自我鄙視的眼神,用著有氣無力的聲音說著「我有盡量照著你的要求去做了,但是我真的太累太累了,我都已經動彈不得你還要我怎樣?你沒看到我已經連戰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嗎?你都沒看見我的痛,我也很委屈啊!你都不理解我、不理睬我,只會一直責罵我,那我不要理你了,你那麼討厭我,我也討厭你!」

第三階段
因為在第二階段時,我也不知道我甚麼時候就失去意識了,等我清醒就聽到老師說結束了,我只記得我一臉茫然,一堆黑人問號「我在哪裡、剛怎麼了?」這是我第一次上到沒意識,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挺新奇的體驗。

而上完課後,終於把累積一個禮拜同學分享感於伴侶的深度覺察看完,但看得當下身體很不舒服很煩,呼吸需要大口乎大口吸,說實話在上伴侶關係的時候,我一直有坐不住、很想趕快結束課程的感受。

那天上課上的很焦躁,心裡一直想到底要結束了沒,呼吸也是大口吸大口呼,但我從來都沒交過男朋友,那天深度釋放時,我只有感受到冷漠疏離、完完全全的不信任感、不配得感、感覺世界只有我一人。

上課後的幾天越是渾渾噩噩,連覺察都很不想覺,很煩躁很不爽很想趕快結束,但我還是都有做超過十五分鐘,後來上完這週的課程,覺得我沒有伴侶這個替罪羔羊讓我有牽拖的理由。

其他像是父母、內在小孩、成人自我,對於現在的我來說,他們就是我以外的名詞,因為有這個名詞成為我推卸責任、怪罪的理由,但是伴侶我卻想不到有誰,就只有我這個人而已。

而這次成人自我vs內在小孩,讓我感受到他們立場角色的不同,因為內在外在的分裂,一個只需要愛的孩子,另一個是需要考量很多面對很多的大人,但也導致我現在很矛盾、理不清,有時說的話寫的覺察都會連不上,好像自己在打一個混戰,但上過課後開始比較理解「外在世界沒有別人」這句話。

像我有一個陰晴不定的朋友,有時好的時候好,壞的時候我真他媽想一巴掌搧下去,如果她當時心情不好我就會莫名其妙採到她地雷。

以前我都會以不跟她起爭執就算了或去討好她迎合她,但這幾次我她媽受夠了,她擺臭臉我就擺臭臉,不然就是當場回敬她,說實話其實滿爽的!

我會這麼討厭她這樣,也是這次上課後才有比較明白些,她活出我不敢活出的樣子,我非常害怕且不敢讓人看到非陽光黑暗、負面的那面,所以我人前形象笑咪咪、好相處個性溫和,但我會這樣也是從我媽媽那裏學習來的,。

因為小時候我對媽媽印象就是陰晴不定,隨心情打人、罵人的瘋女人,我討厭她這個壞模樣,太讓我害怕生氣,所以我誓言絕不變成我媽媽這副鬼樣。

而當我看到我朋友這樣,一來是想起小時候不愉快的回憶,二來其實目前釋放的情緒仍是憤怒居多,以前不敢怒不敢言別人聽了會生氣的話,所以我是既生氣,但又羨慕她可以在不怕別人打的情形下這麼做自己,所以現在她又〝起肖〞時,我也能比較少一點情緒上的起伏。

學院助教婕寧回應:
親愛的,謝謝你的分享!看到你的分享真的覺得太棒了,很為你高興,你的覺察很深入、很真實。

在伴侶關係上面,當我們沒有伴侶,確實就少了這個代罪羔羊,所以你的煩躁、不爽、冷漠疏離,都來自於內在對自己的真實狀態!

而你的願心也讓人非常感動,無論再怎麼不耐煩, 你依然持續不墜,維持每天的身體覺察;並且把群組的伴侶覺察文看完。

你說的真好「像是父母、內在小孩、成人自我,他們就是我以外的名詞,成為我推卸責任怪罪的理由。」

也許我們外在故事不一樣,但是內在小孩的傷痛、吶喊、渴求愛的創傷都是一樣的。過去母親也是我的代罪羔羊,我看不起她的情緒壓抑,然後忍無可忍的爆炸;也不能接受她與父親之間的無法溝通,互動不良的模式。所以我對母親憤怒(實際對自己憤怒),我活出她反面的樣子,堅強獨立,什麼都靠自己硬背硬扛。並且在心裡怪罪母親,認為一切都是她造成的。我就是那一個不想為自己負責,番癲耍賴的小孩。

在回歸中間平衡前,必會在失衡的兩端擺盪,看到你開始為自己負責,轉化也確實在你的關係上發生。

你與朋友的互動,已經開始展現真實的自己(允許憤怒的情緒釋放流動),不再壓抑討好(=面對過往被自己抗拒、不承認的面向),拿回自己的力量並且重新選擇。

以上只是開始,依你自我覺察的深度,必定會有更多洞見與改變發生!

學員分享:放下對自己的批評,並感恩自己的身體引領我同步看見和串連,外在的人事物都是內在的投射,允許陪伴所有的發生,並且相信生命的帶領。

學員分享:

2021-07-24 內在自我深度療癒

✅第一個過程:成人的我對內在小孩
一直以來成人的我總是要求內在小孩要符合大人(社會)期望的「乖順」,要自律、要禮貌、要謙和、要公正、要設身處地的替別人著想、要負責、要努力…,跑出框架就要把他抓回來鞭策、指責,這部分透過覺察有過很多的穿越和轉化。所以現在的我在看見不想遵循以上設定的內在小孩出現時,已開始願意讓她自由和不被約束。

但同時我感受到身體的慣性並不是一天兩天就改變的,因常常在無意間又會把內在小孩塞回原有的框架之中,但同時那也是內在小孩太恐懼超出框架後,擔心出框而帶來什麼後果而至(這樣做可能不被愛、不被喜歡、會被討厭、被排擠)。

✅ 第二個過程:內在小孩對成人的我
內在小孩說:一直以來我就是一個被你們大人逼迫長大且凡事要我懂事,並壓制我、不顧我的感受,還要我替你們著想,因你們大人的不成熟,從小我只能成熟,一直到長大成人,卻換成妳(成人的我)持續逼迫我。

不是說好要療癒,要陪伴我長大?但我都還沒任性、撒野、當小孩當夠本妳就又想把我塞回去!難道我這樣做就不能被妳愛了嗎?(喃喃自語的對著現在的成人自我感到失望生氣)

►就在第二個過程的尾聲,出現了一種「錯亂感」,那疑問是:現在我是成人自我還是內在小孩?我分不清誰是誰…並且在彼此對話後體驗到兩個我是無法切割開來,成人自我在控訴內在小孩的過程同時能理解內在小孩的感受,內在小孩在控訴成人自我的過程,同時能理解成人自我的感受;感覺是錯亂又像是合為一體。

✅ 第三個過程:
這第三個過程是我的大突破,就是在錯亂感後,我不自覺的昏睡過去,我完全沒有聽到第三個過程,但卻在老師做結尾時就醒來,眼睛睜開我無法置信自己剛剛怎麼了!從小一直就是很自律的乖學生,對於昏睡過去,完全不知道過程是什麼的我,顯得有些慌張!

直到我紀錄第一過程、第二過程,才驚覺…這不就是內在小孩想要的嗎?難道不在流程中,就失去什麼不能被愛了嗎?

於是在此時我對自己放下批評,並感恩自己的身體引領我同步看見和串連,更明白那個錯亂感就是將兩者間的界線柔和化,它不再是那麼清晰、銳利和對立❤️

延續內在自我深度覺察

老師有提到口舌是非的人,是外在的長舌婦,但表面不說卻在內心批判,是內在的長舌婦。
我其實一直在觀察自己這個部分,因為我真的太討厭有人在別人的背後唧唧渣渣的說壞話,然後又在人前裝沒事,也就是雙面人。但這個還是不停在我生活中上演。

連結回原生家庭我的奶奶和媽媽都有「雙面人」的樣子,人前人後,然後都被我看見,小時候我會辨識不出哪一個才是她們真正的樣子,讓我有時要迎合A面人,有時又要迎合B面人,隨著他們心情變化而改變立場,但這對我造成很大的壓力,我不知道我該選誰、該認同誰?!

是學習覺察後才明白,他們只是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真實的感受,見到當事人不明講,只敢留在背後發洩、嚼舌根。

而這也延續到我現在的職場,就在今天早上某位頻頻出狀況的同事又出包,然後公司某主管就又開始跟我講她的壞話,接著老闆知道這件事又頻頻的問我該怎麼處理這個員工?當然這不是首例,而是長期性的狀況!但我真的很討厭這個模式,因為我並不想干涉…但為什麼總要告訴我?

接著我試著用老師昨天的引導去承認,他們的內在小孩就是我的內在小孩,他們所有我不喜歡的樣子也是我自己的…。

然後我看見…
♦在學習身心覺察後,我的心跟腦子平靜的時間很多,也更少對外境的批判;但就在我承認他們也是我的時候,我發現我對他們的批評是在和他們對話時同步進行的…。

比如老闆問:妳覺得這位同事該怎麼處理呢?
我心裡的回答是:我覺得老闆你應該先處理你自己…。

比如同事說:我覺得她說話很沒有禮貌!
我心裡的回答是:禮貌是雙向的!妳可能可以想一下自己對別人是否也禮貌?

但我並沒有說出來…只是聽著…

在學習覺察後,我會落入「覺察別人」的慣性中,看似很公平看待雙方,但仔細一看,這也是另一種批判(不接納、不允許)

所以我今天什麼也說不出口,不知道怎麼回應…也不知道怎麼處理更不想處理,就讓老闆自己回答自己。

♦延續上述事件,有一個更鮮明的發現是,現在的我,很多問題都會用覺察角度切入觀察,所以當老闆指責員工,我可以理解老闆的立場但同時我也能理解員工的立場!但我也必須承認,有時搞得我更無法客觀判斷…,因為我可以客觀的看待事情,但並沒有辦法解決實質的問題。

於是我拉回自身自己,有感覺到這種上對下的關係,就像父母對孩子,也是成人自我對內在小孩的翻版,而這跟深度療癒體驗到的錯亂感完全一致;就像我理解父母的內在小孩也是我的內在小孩一樣,所以主管也等於員工…。

但此時我就讓這狀態持續發酵,陪伴並且充許,我相信生命會引領我明白。

感謝老師的帶領及夥伴們的共振❤️❤️❤️願夥伴的豐盛轉化都大於我,愛你們

學員分享:過去我無法做到的,我期待孩子、伴侶能夠做得到,深度療愈釋放讓我看見內在小孩對愛的渴求,學會對自己負責,轉化已經發生。

學員分享:

第二階段/第三個生命主題療癒工作坊:《 自我關係深度覺察療癒 》

上課時老師問我們總是對孩子有什麼樣的期待?我突然不自覺的打出,<我無法做到的我都會期待/希望孩子能夠做得到>。

所以孩子和伴侶的問題根源,往往是我們把責任放在他人的身上而不是自己的身上。看懂了,永遠只能為自己的情緒/生命負責,把責任拿回自己的身上。

深度療愈釋放:
當老師說到內在小孩的能量來到我面前時,這小孩像是白色靈魂的實體模樣飄到我面前,慢慢地小靈魂就變成了一個小女孩, 也就是小時候的我,但是就是一直低著頭,坐在我原生家庭裡的樓梯口,那是我和父母每一天都會坐著做工說話的地方。

第一個過程:
第一眼看見她,內心產生了很多的愧疚和自責,對她又愛但又充滿很多的批判,又愛但又對她很憐惜,因為我即是她,她即是我。

身為成人的我,對內在小孩最真實的訴說,要求她不可以生氣(如同我母親不允許我生氣一樣),不可以不乖,怎麼這樣沒有力量,沒有自信的,怎麼到現在都無法展現自己呢?

一直不停的含淚和她道歉,道歉我所有的自責與批判,道歉我的無法看見,道歉我對她的視而不見,道歉我對她的忽略。

第二個過程:
以內在孩子的身分面對成人的自己時,一開始不敢開口,當我非常專注在老師的引導時,慢慢的我彷佛進入內在小孩身上,喊著我可以不要乖嗎?我可以自由的做自己嗎?我可以發脾氣嗎?我可以不要做你們和別人眼中的乖孩子嗎?我可以不要幫忙家裡的生意嗎?我可以不要扛你們的責任嗎?我都這麼乖了,你有看見我嗎?你可以肯定我嗎?你可以瞭解我嗎?你可以不要一直批判我嗎?你可以來愛我嗎?你可以看看我嗎?

身為內在小孩的自己,單純的就是要被看見,被同理,被愛而已啊!

第三個過程:
我們都是不懂愛為何物的表意識成人自我,同時也是渴望能被自己無條件愛著的潛意識內在孩子。

在這一個過程中,我在大人的我和內在小孩的我合一了,兩個我都是我。

在老師引導到<愛>時,我崩潰的哭了,抱著自己一直哭,我對愛真的不懂,來到人世間30多年了,我不懂得怎麼愛自己,我不懂得愛我的內在小孩,我不曾真正感受過愛,愛到底是什麼?我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想要得到哪一份愛,那一份我從來都不懂是什麼的愛。

我什麼都不懂,我不懂愛,我不懂付出愛,我不懂得愛自己,我不懂得怎樣愛我自己的內在小孩,我不懂什麼叫做接受愛。我當下雙掌自然合十,對生命致敬,對愛致敬,當下我感受到來自生命的愛。

[我就是我的孩子,我的小孩就是我,我就是我的父母,我是宇宙的小孩,我是生命的小孩,我是神的小孩。。。]
當老師引導到這裡時,我看見自己躺在一片很寬闊的草地上,很平靜,很舒服,很自在,很自由,很溫馨的躺著感受被天地愛著的喜悅。

謝謝采榛老師,謝謝助教婕寜,謝謝同學,謝謝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謝謝大家,謝謝生命,願每一個人的療愈轉化都遠大於我,願愛的能量包圍每一個你和我。

學員分享:內在孩子對父母的愧疚,仍舊在於這副肉體上,並且複製家族命運模式,課中看見內在自我的害怕、孤單、寂寞,徹底釋放情緒,療癒已經發生。

學員分享:

第二階段深度療癒過程分享

老師開場到結束,字字句句都打入我心,回歸身體:不是我不能依靠別人,而是複製家族命運模式,我的媽媽沒有這麼輕鬆過日子,我憑什麼可以過的比媽媽好………以為別人都輕易的過的比我好,其實我也可以,只是我不願意放過自己,不認為自己可以輕鬆快活,非得要不停努力,才符合生命存在的意義。

內在孩子對父母的愧疚,仍舊存在於這副肉體,所以我同樣也不允許我的孩子,彷彿就是那個我從來不曾原諒過的自己,天啊!我終於知道我真正憤怒的原因,不是生氣孩子!而是生氣以前不夠好,枉費父母一片苦心的愧疚感從不停歇的自己。

身體引導準備進入深度釋放以前,左邊耳朵開始非常癢,不舒服,身體起了疹,手跟皮膚到處發癢,哈欠打了不停(潛意識好抗拒啊⋯⋯)。

❤️第一個療癒過程:
出現在我眼前的內在孩子不是人,是如同鬼片裡的小小幽靈,從一口井底爬出,帶著蒼白的臉無辜的望向我,不發一語⋯⋯沒有任何溫度,冰冷,孤寂。

成人的我問她:「為什麼要嚇我,一定要用鬼的樣子現身嗎?妳是沒有看見我已經很努力很努力地在學習,妳不知道我學這些都是為了要療癒妳,要讓妳不要在滿身怨念了嗎?為什麼妳還不長大?為什麼妳還要這麼可怕?為什麼妳還是一個鬼?為什麼妳還要在井底待著?妳到底要我怎樣……。

哭喊完以後,眼淚已經是流不停,我的內在小孩不願意長大,而且還用了這麼可怕的形象現身,除了恐懼,還有對自己的苛責,內在小孩真的很怨恨這個成人的我。

❤️第二個過程:
場景回到那一口井,內在孩子捲曲身體,低頭哭泣,不停不停地哭,我好孤單,我好害怕,妳為什麼就是不喜歡我,為什麼妳對我條件這麼多,我一定要漂亮嗎?一定要善良嗎?一定要負責嗎?一定要這麼堅強嗎?

我不能是醜的我,黑暗的我,恐怖的我嗎?妳看清楚我的樣子,就是妳最討厭的樣子,我是故意用這個幽靈的樣子來讓妳看看,到底我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待在什麼樣的地方,妳有好好在乎我,關心我嗎?如果我不是妳喜歡的樣子,妳對我是不是只有討厭而已?

多少次我想靠近妳,都是妳一手推開了我,我才跌落在井底,處於黑暗,處於孤寂…妳到底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妳啊⋯⋯(大哭)

❤️第三個療癒過程:
著老師的引導話語,說出了無論妳好或不好我都願意愛妳,無論我好或不好,我都願意愛我!觸碰身體,成人自我擁抱了內在孩子,內在孩子也擁抱了成人自我,擁抱的瞬間,場景穿越了井底,開始像跑馬燈一樣不停穿越每個兒時居住過的房子,最後回到現在當下的自己。

前兩次父母跟伴侶的深度療癒,都沒有像這次內在孩子的深刻恐懼,我還記得第一次上課,我的內在孩子還是一個沒有臉的冤魂,而這次內在孩子有長大了一些,只是還沒成熟到我可以讓我一眼安心的模樣而已,真的不用完美了!要害怕就盡情害怕吧!要憂鬱就盡情憂鬱吧!情緒都是一個狀態而已!我依舊會好好回歸到身體,陪伴成人自我的我,也陪伴內在孩子的我

感謝恩師,感謝夥伴。今天哭的好過癮,上這個真的是值了(了不起啊)

學員分享:課中釋放了大量的憤怒和恐懼,看見內在的渴望呼求,與我對父母、對伴侶的渴望完全一致,當我迎回自己的一切,愛也開始流動

學員分享:

2021.7.25  成人自我vs內在自我深度療癒

第一個過程:
內在小孩很害怕很害怕的躲了起來,身體也釋放大量恐懼能量,我全身非常非常的冷。我以一個冷酷又疲憊又無奈的口吻對內在小孩一連串的反問:

妳為什麼要躲起來不讓我看到妳?妳知道我每天為了找到妳有多辛苦?妳為什麼不願意趕快長大來幫幫我?我真的每天都好累⋯我一個人努力活著好累⋯。妳委屈傷心,難道我沒有嗎?妳怎麼這麼任性?妳需要別人聆聽妳的聲音,那誰來聽聽我?我也需要療癒!不是只有妳!

我面對内在小孩的方式,就是我面對世界的方式。因為害怕受傷過度用理性包裝自己。過度努力而超過自己負荷而生自己的氣、外剛內柔的用理性防禦自己的脆弱。時常感受全世界都不了解我,寂寞、與世界分裂感。

平時冷靜溫和,但在累積之下會一口氣將忍耐的委屈大爆發。

第二個過程:
內在小孩在説話前先是泣不成聲,仰望著面前翹著腿的成人自己我,非常委屈、傷心、害怕的回答上一個過程的成人自我的反問,邊哭邊回說:我不敢出現,我好害怕⋯。

我怕長不大的自己、我怕愛哭的自己會給妳添麻煩,所以我躲起來了。我真的有努力在原諒過去了,妳有看到嗎?我好需要幫助,求求妳幫幫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求妳不要拋下我⋯我想要妳陪我、一直在我身邊。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是愛,但我想要妳永遠愛我!我一定會乖乖聽話,當個好孩子!

內在小孩的哭泣感覺是由心底深處湧現的,是無法控制的一種被拋棄的悲傷感。在哭的過程和哭完之後,都非常的虛脫和疲倦感。

小時候,我很常躲起來。我渴望被重視被擔心、我渴望被愛。成長過程,也一直努力扮演個好孩子,長大之後似乎「不給別人添麻煩」的信念引領我到日本長居,這是一個貫徹「不給別人添麻煩」信念的國家,理念上看起來自律實則是對自己的、對他人的、對世界的漠視。

內在小孩對成人自我的渴望呼求,與我對父母、對伴侶的渴望完全一致!當我以為只要自己當個不給別人添麻煩的乖小孩就會被愛了,卻沒有得到愛時(小我有時會為了混淆真相,會以理解、包容、認同來取代愛這個字)世界就崩潰了,內在小孩就會躲在她認為安全的地方。

第三個過程:
因為釋放了大量的憤怒和恐懼,身體整個呈現虛脫狀態,攤在沙發上,雙手環著自己的手臂,成人自我不時的輕輕拍著自己的頭,在心底稱讚內在的小孩好乖;內在小孩也不時用力抓緊。最後在祝福夥伴的時刻,突然覺得身心變得好喜悅、好輕盈自在。除了平靜,內心覺得很平安、釋然,當天也早早就非常想睡了!感覺這份感受不單只有自己,是來自集體的意識流、集體共振的力量果真非比尋常!

謝謝老師每次的帶領都那麼的美好又直指核心!感恩能有幸與所有具有強大願心的夥伴一起並肩走下去❤

學員分享:假裝勇敢、堅強、完美,內在自我與成人自我都痛苦不堪,內在的悲傷也是媽媽內在的悲傷。

學員分享:
21年7月24日 第一部份療癒

聽到老師引導時,我就開始不停的哭,感到非常悲傷。

在我連結內在小孩時,我看到一個勇敢、堅強、完美的人。她開心,自信地笑着(我頭腦出來干預:內在小孩怎麼可能長這樣?這明明就是成人的我,是不是搞錯了?)。

感到她內心沒有任何感情,就像一根堅硬的石柱,站在那兒一動也不動。我問她:「你是大人的我嗎?」我對她說:「我覺得很傷心,為何你變成這樣?」

我看着她,感覺她是一個公仔,並不是真人。她虛假的笑着,皮笑肉不笑。她無堅不摧、完美無瑕,其他人「動不了她」。就連我在那個當下,也完全沒有辦法批評她。她讓其他人無法挑剔。但她沒有感情,彷彿一個死物。我看到一個沒有生命的人。她非常完美,。我的內在小孩死了,這是我當時的感覺。

「為什麼你那麼堅強,為什麼你不可以軟弱?為什麼你要逞強?為什麼你要裝作完全沒事,但明明你就很有事?為什麼你要裝?你不要再裝了,你讓我看看真正的你好嗎?你不要再裝了,我求求你!」

「你醒醒吧,你不要死。你不要再裝了,你可否不要再那麼硬?可否不要那麼堅強,可否不要那麼完美?完美到其他人無法批評你的程度?我覺得你根本不是真的,你是假的。你完美到好像假的。你可否不要再逞強,不要再裝勇敢!不要再裝了,你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你不要再裝了,我很害怕!不要再裝了,你不要再裝了(尖叫)!」

第二部份療癒:
我繼續哭不停。內在小孩說:
「我沒有什麼想跟你說的了。你要我做的,我都照着做了。我看到你非常不開心,你活得那麼慘。我看到你活得很辛苦,我看到你很不開心,我看到你快要瘋掉。我已經盡力了,我覺得自己沒有用。看到你這樣我好傷心… 我好傷心,我完全幫不了你。」

「你什麼也不說,也不表達感受。你害怕說錯話,害怕別人批評你。你動也不敢動。你過得很慘。」

「我們為了他人我們做了多少我們不想做的事,我們都沒有辦法開心。我想你開心,我想你做自己,我不想再看到你做一大堆你不想做的事,就為了得到別人的稱讚。我想你開心,我想你帶着我,做自己。我不想你再那麼辛苦,用盡所有心力,去做一些你完全不感到開心的事。」

「我那麼辛苦的去配合你做那些事,但那些事卻令你生不如死。你叫我做那些事,到底是為了什麼?」

第三部分的療癒:
因為前兩個階段哭得太累了,我基本上是清醒地睡着,感到腦袋麻痹。課程結束後,我對剛剛發生了什麼摸不着頭腦。釋放中,內在小孩與外在成人的角色好像重疊,剛才就一直哭一直哭,到底我在哭什麼呢。

我看到的內在小孩,就是我的自我:自信、堅強、完美,但沒有感情沒有感受,堅硬如石頭。內在小孩想我看清楚:「這樣一個完美但虛假的存在,是否讓人更感到悲傷,更感到害怕?」。

的確,第一部份的釋放到了尾聲,我覺得非常受不了。我對眼前這個虛假而且虛偽地笑着的完美存在感到不寒而慄。
第二部份的內在小孩很悲傷,因為她很辛苦的配合我的命令和要求,真的把自己扭曲成那個我渴望的,堅強、自信、完美的存在。

但結果是什麼呢?我活得生不如死,疲累不堪。甚至為了害怕別人批評,連動也不敢動(這是真的,我平常很習慣動也不動,交通工具上坐在我旁邊的人如果動來動去,我會覺得非常討厭)。我真的就像一根石柱。沒有感受,動彈不得的石柱。

用盡一切努力去配合我的內在小孩,只想我開心。如果我開心,她的努力可能還算值得。但是,我卻讓她看到了,我活得那麼不快樂那麼辛苦。我真的可以感受到她的悲傷。因為這一切都不值得,非常的不值得。

我同時看到了,過去,我是多麼努力按照我媽媽的說話去做。我想媽媽開心(當然,這也是為了我自己:媽媽開心了,我才敢讓自己開心),但為什麼我已經那麼努力了,努力到快要崩潰了,但媽媽還是不開心?內在小孩對成人自我感到的悲傷,也是我作為女兒,對媽媽所感受到的,深切的悲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