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課後真實分享

學員分享:自己學習身心覺察,也帶領女兒一起穿越生命課題,在能量場療癒伴侶/母親/子女的世代創傷凍結,愛的能量流動,生命已然轉化。

學員分享:

♦這陣子居家上班期間女兒對我容易有不屑/輕蔑的態度,雖然只是瞬間的神情表露,但我是看在眼裏,受傷在心裏,我安慰自己說是青春期的前奏,但知曉彼此為對方內在小孩的呈現,更明白這中間有我們要覺察的地方。

7/16(五)晚上我已擦好花晶準備入睡,看到女兒的嘴唇很乾,我好意要幫她擦護唇膏,量給的太多,她又是一揮手,嫌棄我的表情又出現,我當下真是覺得夠了,也沒好氣的說睡覺吧。

但熄了燈躺下來時,我卻忽然心生恐懼,而且竟然是非常害怕躺在我旁邊的女兒,我驚慌異常,我當下也感到不解,這股恐慌的能量那裏來,於是我請女兒先回她自己房間睡,我沒有辦法和她同處一室。

女兒委曲的回她房間,我迅速坐到瑜伽墊覺察,我連結到了媽媽,原來女兒近來對我的不屑態度,彷若我年輕時對媽媽不尊重的行為,我猶記那時媽媽都會跟姐姐哭訴她的委曲,說到我的言語態度是如何讓她受傷。

沒想到這股恐懼的能量竟是來自於媽媽當年對我的害怕,這凍結的能量尚未化開,於是我碰觸身體,擦著花晶,在能量場裏哭著跟媽媽說對不起,我當時的能量這麼咄咄逼人,真的給媽媽好大的壓力和恐懼,所以我同步共振轉化媽媽這股恐慌能量後,我才恢復平靜,定了心神後,也才有能力來到女兒房間關心她,女兒兩眼已哭的像核桃般,我也紅了眼眶不捨的抱住她,我想跟她分享我剛剛的覺察,但女兒卻先開了口…。

媽媽我覺察到了,為什麼最近妳說什麼我都會跟妳唱反調,我都會說「不要」…其實這個「不要」是我內心「不要」妳和爸爸離婚,我以為你們離婚了我能接受,但並沒有…我也以為爸爸再婚我能接受,其實也沒有…我要我們一家人在一起,我不要你們離婚⋯。

說到這裡女兒忍不住又放聲大哭…。

媽媽,妳知道上回我為什麼會寫對妳又愛又恨,因為我內在有二個我,一個我知道媽媽現在真的不一樣了,我喜歡現在的媽媽;另一個我,卻是想到以前的媽媽我就非常討厭、生氣妳,但我知道媽媽不一樣了,我還生氣妳,我就會批判自己,覺得我怎麼可以這樣對媽媽…所以我也討厭自己…覺得我不應該…但媽媽其實我好害怕失去妳…。

當女兒一字一句說出內心真實的話語,我真的好感動也好感恩,我鼓勵她讓眼淚盡情釋放,內在小孩沒有邏輯是非,陪伴內在小小的她,擁抱內在小孩,看見她的痛,她的傷,陪伴她的無助與恐懼,千萬不要認為不可以對媽媽生氣憤怒,允許釋放內在對媽媽任何的情緒。

然後我又問她,是否會認為自己比媽媽更適合爸爸,我才不會像媽媽這樣…但又會批判自己怎麼可以這麼想…她說有時候會…。

我請女兒允許這些內在的聲音呈現,沒有對錯。然後再用花晶幫女兒作身體覺察能量交換,走完這個過程。

♦女兒和我分享,釋放後,隔天她起床竟然沒有起床氣了(她一向會有些起床氣,就是不太想理人)而且有時被一些外來聲音吵醒(附近有施工),她也沒那麼生氣了(就像我清理了內在對原生家庭的憤怒後,對鄰居的噪音也沒那麼丫雜了。)然後她還說,媽媽,之前我起床妳會跟我道早安,我都覺得好煩,不太想理妳,但現在不會了,我感到開心。而且媽媽就算叮嚀我一些事(譬如3C不要用眼過度),我以前也會覺得煩,現在竟然也不會了。

我告訴女兒那是因為她陪伴了自己的內在小孩,相對的也更能同理接納自己。而我也能感受到母女間有著更柔軟愛的能量流動~

♦7/18(日)女兒生理期來,她說怎麼這次她又覺得不舒服。
我要女兒躺下來,我先幫她疊加使用花晶在第二脈輪,然後將雙手放在該部位,我靜下來感知,浮現小女孩的她,我感受到了女兒覺得要被媽媽拿掉的傷心,我跟女兒說我們一起陪伴內在小孩的傷心…然後我將另一手放在我自己的第二脈輪,感受到我當年也是要被媽媽拿掉的悲傷…然後再同步連結到我的媽媽,在她那個重男輕女更甚於我的年代,媽媽也是如此被對待…她也是如此的傷心、無能為力…然後我告訴女兒,一起釋放這股悲傷的能量。

♦7/19晚上母女入睡,我雖然疼愛女兒,但其實我沒有很喜歡擁抱,不喜歡肌膚之親,所以女兒抱我,我都是敷衍抱個兩下交差了事。
但現在我很珍惜也喜歡跟女兒在床上摟摟抱抱,然後我想到伴侶關係深度療癒課中,老師説的「一段關係的成敗,無關二人是否分開」,我跟女兒分享然後跟她說媽媽在這次深度療癒課程裡,一樣有在能量場裏祝福爸爸,也祝福寶貝…雖然外在看來爸媽離婚是一件遺憾的事,但在靈魂層面,爸爸幫助媽媽很多,爸爸給出了對媽媽的大愛…。

我分享著⋯忽然聽到女兒哽咽的聲音跟我說:媽媽,謝謝妳把我生下來…我已經能接受妳和爸爸分開的事。媽媽,妳不要再自責了..我很高興我的媽媽是妳…謝謝妳把我生下來…。

當女兒再次說出感謝我把她生下來的這句話,我早已感動、激動到泣不成聲⋯我緊緊..緊緊的擁抱住她…我說:謝謝妳..寶貝謝謝妳…媽媽好感動⋯謝謝妳同理了媽媽…同理了爸爸…我們也一起謝謝采榛老師、謝謝媽媽群組裡的夥伴…媽媽好感動、好感恩…感謝身體覺察帶領我們母女一起穿越轉化…。

女兒說媽媽那天妳陪我釋放,我就好想對妳說出這句話,但那時候還是卡在喉嚨,我說不出口,只能說在心裡,而現在我可以輕鬆很自然地說給媽媽聽⋯。

女兒又說到,媽媽妳知道為什麼我現在都不愛去度假,因為以前我們一起出去玩的時候,爸爸給我安全感,媽媽給了我溫暖的感覺,我跟你們兩個人在一起,我有安全感也覺得溫暖,但現在不管是只跟爸爸或跟媽媽,我都少了另一種感覺,所以我就變得不愛出去玩。

女兒說媽媽我在釋放的時候,我的屁股還有脊椎都有一股很酥麻的能量在流動。

媽媽妳知道嗎,我現在能跟妳說這麼多,那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我根本不可能把這些話告訴妳,而且就算我想説,我的喉嚨也沒有辦法說出這些話。我不喜歡妳生氣的樣子…但現在的媽媽已經不會亂生氣了…媽媽妳知道我把這些話說出來,我整個喉嚨覺得好輕鬆,現在是熱熱的能量在流動,以前卡住的時候,想說也說不出口,喉嚨都是陰涼的能量流過…我本來胸口這邊也很悶,說出來之後也覺得舒坦好多…媽媽,雖然我現在是哭著說,但其實我是想笑,很開心的…。

我恭喜女兒,因為這些創傷太痛了,印記太沈重了,為了生存,她只好切割掉這些,而現在冰山被消融成為冰塊、流成冰水,情緒能流動出來,女兒正一點一滴拾回自己的靈魂碎片,拿回自己的力量。

女兒又説,媽媽我走過這個過程後,我好像也更敏銳,我有感覺我可以陪爸爸覺察釋放,爸爸的病都是情緒累積的,我跟爸爸真的很像,所以我懂爸爸,我和爸爸都是很壓抑的人,只要爸爸有把壓抑的情緒釋放出來,爸爸身體會好的…我不要爸爸生病…我好害怕失去爸爸…。

我告訴女兒她有這份願心非常棒,可以請求宇宙神性的幫忙。但爸爸也有他生命的課題,女兒千萬不要又把爸爸承攬在自己身上,變成是自己的責任壓力。

這幾天跟女兒講話彼此都輕輕柔柔,好似在跟戀人般輕聲細語,而且彼此都會想為對方做些貼心的事。

當我梳寫完落落長的覺察文,內心真的無比感動感恩,感謝采榛老師總是親力親為無私的教導,感謝有這麼棒的夥伴學習共振,感謝宇宙神性大愛,謝謝祢沒有忘記我~
無盡的感恩

學院療癒師Lisa分享:
親愛的,我今早睜開眼想到的都是妳,想再度感謝妳的示範,讓我在每次跟兒子相處到心灰意冷時,燃起更多的希望,看著妳的柔然細膩包容大愛,除了感動還有無數的感謝!

因為我相信妳做得到的,我也可以!我要繼續努力,不要因為被拒絕就認為自己是個受困委屈的媽媽,不要忘記回到身體,就算我會被孩子傷了心,也是因為我也傷了孩子的心啊⋯⋯真的謝謝妳的分享❤️love u

謝謝妳這篇這麼深入又坦承的生命歷程分享,真的好不簡單。除了佩服,還有著很多的感動,妳突破了無數個被侷限的自己,帶著女兒一起走在療癒的路上,真的是我學習的好榜樣。

我大兒青春期,脾氣來的時候也是走兇狠路線,也因為看了妳的分享,讓我對噪音有了更進一步的覺察,才找到為何大兒會受不了噪音,因為在他還很小的時候,我跟伴侶很常吵架,完全無法顧及小小孩的他內心感受,於是噪音=連結父母吵架=恐懼=失去安全=不知道是否會失去父母……。

於是只要家裡有人大聲說話,大兒就會特別無來由的暴怒,每個情緒背後都帶來了創傷凍結,但是因為我們都擁有了智慧等,所以有能力帶著自己的孩子前行,陪伴自己的能力累積,也才能直面孩子內在小孩的生存恐懼(愛媽媽又恨媽媽…)。

我最近也感覺兒子的不屑跟沒禮貌,用身心覺察來對應,連結到我兒時也是這樣對待我的媽媽。因為媽媽總是忙碌。沒有辦法好好聽我說話,讓我撒嬌依靠,所以我只好武裝自己再也不需要媽媽了⋯⋯跟兒子的內心劇場是相同的。

要跟兒子說話還需要經他同意才能進他的房間,男孩說出內心的話,沒有那麼好突破,但我就是慢慢等待時機,每天一樣會問需要花晶服務嗎?他說好,我才幫他擦花晶,順便陪聊,他說不,就明天再問。

不是我脾氣特好,而是我學會了等待內在小孩來與我靠近,融化內在小孩冰冷的心,問10天,總有1-2天兒子是願意的。
傻傻地做,跟傻傻地問,有時覺得自己的傻,也是另一種豁達。

我們愛孩子的心,都是一樣,媽媽愛我們的心,我相信也是一樣的。沒什麼能難倒我們的。我相信著啊。

學院療癒師分享:
親愛的采榛老師,對您無比感謝也感恩,(對老師的感謝真的是文字無法表達,但也只能盡力表達)。

也謝謝您一直對我們無私的教導和支持,讓夥伴們能在這麼有愛、智慧的團體中學習成長。

親愛的Lisa 療癒師 我也一直被妳的願心感動著,謝謝妳如此溫暖真誠回饋我。

欣賞妳傻傻做也是一種豁達的表現,❤️妳

祝福大家
愛大家
願大家療癒轉化豐盛遠大於我

采榛老師回覆:
親愛的,很感謝妳這麼全然的分享,謝謝妳無論遭遇什麼樣的內外狀態,都願意持續保有對覺察的堅持、對現況的真實、給女兒的陪伴!這樣的願心令人感動,妳願與我們共享的心,更令我感恩謝謝你對自己、對孩子、對生命、及對我們的愛❤️

療癒師分享:透過身體覺察所帶來的轉化是全方位的、全面向的,父母、伴侶、親子、金錢…,真的是換掉了宿命輪迴的底片、換掉了濾鏡,如今看待自己和世界的眼光都不同了。

療癒師分享:
為了療癒離婚後的傷痛,我接觸學習了將近10種的系統方法,這些方法確實也對當下的我有所幫助,但我心中真正要穿越的卡點,始終無法突破,我確實有些沮喪和無奈。

一直到我透過朋友接觸老師的平台,這一聽一看非同小可,采榛老師的文章和直播內容都令我驚艷,那些語言和文字的力量深深觸動我。而老師又如此年輕漂亮,更令我折服她的智慧。

身體覺察和我當時學習的系統截然不同,那個系統方法是全然不信有「內在小孩」需要被療癒這回事,而我已領到導師證,預備開課也有接個案,我已花了大量時間和心力在學習那個系統,害怕如果再從所謂的「內在小孩」開始,我是不是又走回頭路?

尤其有關「原生家庭」的療癒,我以前也走過。「內在小孩」接觸最多的就是零極限,我也去台北上過修蘭博士和KR女士的課,這樣清理的還不夠嗎?我還要再回頭接觸這些東西嗎?

這些思考和懷疑在我腦海轉過無數次。

所以我也曾經試著用大腦否定,就算我知道「原生家庭」對人的影響,但真的有如此巨大嗎?我不甘心也不服氣!

但同樣的「原生家庭」和「內在小孩」,老師講得更透徹、更全面、更深入,我覺得好像在講給我聽的,內心深深被打中!

於是當我看到課程的訊息,我好奇地想一窺究竟(因為我確實也是個好奇寶寶勇於嚐試,我有神農嚐百草的精神)就發訊息詢問,本來以為第二階段是要到台北上課,結果發現全部都是線上課程,這對我而言又是個大利多,加上提問當下左手臂馬上紅腫一塊,更確定我願意再給自己機會探究生命的答案。

而我在課中幾乎是打掉重練,一開始我也是對「身體覺察」似懂非懂,對「內在小孩」的概念其實也是模糊的,一直到有次上課老師提到「內在小孩」其實就是內在凍結的能量,我才「啪」的一聲,整個被打開。

一路穿越覺察至此,並不是不會碰到瓶頸,但往往卡點出現,在老師無私的教導和夥伴共振下,很快就能突破,螺旋再向上。

這也是為什麼我能持續透過身體覺察學習,不像過往碰到瓶頸無法突破,我只好再繼續找下一個方法。

而且透過身體覺察所帶來的轉化是全方位的、全面向的,父母、伴侶、親子、金錢…,真的是換掉了宿命輪迴的底片、換掉了濾鏡,如今看待自己和世界的眼光都不同了。

但能夠如此輕易的轉化,就在於持續不墜,傻傻的做,釋放剝落身體的創傷凍結,提升身體的振頻,吸引力法則,活出豐盛與美好。

所以真的很感謝當時的自己,願意來到這個課程,否則也沒有如今「蛻變」的我。

人生中能夠遇見老師,透過身心覺察翻轉命運,對我而言是個奇蹟恩典。感恩老師!

學員分享:課中看見內在核心問題是恐懼,發現犯錯/失敗我就會讓父母失望,恐懼我不做些什麼就無法獲得愛。藉由覺察,允許自己,明白無論如何,我都會被愛。

學員分享:
第三階段課後複訓分享:
課程一開始,我有多種問題想問,但在各位前輩同學們的提問跟分享中,我全部得到了答案,謝謝老師的帶領。

目前最明顯的核心問題是恐懼,其實進入第二階段的課程後,我就越來越恐懼,其實這些恐懼一直存在,只是我現在才明白這是恐懼。

即使我理解課題與覺察本身沒有對錯。即使我覺察到我的恐懼是出自於,如果犯錯/失敗我就會讓父母失望。但我仍時常疑問:倘若我帶著覺知,我是否就不會犯錯?

我仍在不由自主地迴避著恐懼。我明白自己的犯錯感,是出自於我覺得不該傷害別人,不滿足別人,但現階段我該怎麼破除這樣的迴圈呢?

以上在今天的複訓課程中,同學、療癒師們與老師逐步解開了我所有的困惑。從同學的問題中,看到我覺得別人都很好只有我不好的原因了,我原以為這是自謙,但其實是自卑。

近日我湧現想購買花晶給家人朋友,我希望他們自我療癒的念頭,可是之前也有同學問到類似的環節,想為別人解決問題的源頭在自己。 原來我想要別人好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別人就該比我好,源自於幼時我時常聽到,別人家的小孩就是比我好。

我從同學的問題中,看到我對於外境不時產生的恐懼,缺水、乾旱讓我恐懼,對於用水都充滿愧疚感;每回搭車我都會害怕車禍;更別說傳染性疾病的影響….我怎麼覺察了還無法解決這些問題,我為什麼還看到這些問題,我是不是做不好。

我不相信愛,我過去只有體驗有條件的愛,我從來不明白沒有條件的愛是什麼,我恐懼我不做些什麼就無法獲得愛。

我這陣子都在心煩,我的覺察又開始怠惰,可是明明都很清楚覺察的效果,怎麼還在怠惰?

即使如此,我還是跟自己說,我就來內在覺察,想耍廢就耍廢,能覺察就覺察,反正就是陪伴自己,我可以允許自己怠惰……。說歸說,事實上我是質疑自己到底在幹嘛,為什麼不認真做覺察?

我徹底明白,原來這就是我,其實是我不敢接受自己怠惰(犯錯),所以我在努力控制自己必須覺察才行。

我說出原來這就是我的時候,情緒再度湧現,打心底的一句話,原來我就是這樣的。

我逃走也可以,失落也可以,害怕也可以……原來這就是我想要的:「不管你好與不好,我都愛你。」我終於了解這句話的意義。

我明白愛自己、接納自己是怎麼回事了,轉化已經開始發生了。

療癒師分享:學習覺察的路上會謹記「情緒是中性的」,「恐懼也是中性的」,曾經想自殺也在學習覺察後,有了平安向前走的力量。

療癒師夥伴分享:
2021.05.11 第三階段線上複訓課後分享
謝謝同學夥伴晚上一同參與複訓,今日共振的火花更精彩了,收穫到許多面向,無限感恩!

分享特別有感的 2 個地方:
浪來浪去,潮起潮落,在變中保持不變(=呼吸)

夥伴分享到過去明明很享受做身心覺察、使用花晶,但近期感覺能量低落,也不想認真做身體覺察,就是感覺提不起勁、情緒低落,想請老師提點。

老師課中教導:這裡帶出一個訊息是「內在小孩不想活了」,不想做、不願做會讓自己好的事情。而為什麼內在小孩不想活了,底層有不同層次的情緒感受。

起初會先看見內在小孩的恐慌說:怎麼辦?又提不起勁了?怎麼又來了?不是都還好好的嗎?我會不會從此又一蹶不振下去…而不小心落入一連串自我批判當中。

恐慌下面,可能藏有恐懼說:即使自己這麼做了,還是不會好、不會被愛…等。也或許還有深深的憤怒、絕望。

當剝到最底層情緒感受,見底了,無底到了就會重生,處於山谷接下來路程只會往上爬。此時生命能量躍升而上,會帶出更貼近自己的作為。

也許以往在做身心覺察能量交換時,還抱有期待,期待轉化之後會變成XXX樣子;但再次重生的我們,也許會更經驗到單純地「無為」,在做身心覺察能量交換時,只是靜靜地陪伴自己、跟自己待在一起。

上述狀態,如海浪會不時拍打著海岸,浪既然會來,浪也就會退。

我們需要做的就僅僅只是「保持呼吸」,如果一點能量都沒有,無法做身心覺察、使用花晶,那也不要緊。

就允許自己是那樣的狀態、恐慌的狀態、絕望的狀態、毀滅性的狀態,等到見底時漸起重生。

自己一路學習來,已經驗無數次上述狀態~

我另外想分享 ,3 年前我有短暫憂鬱症,那時常常想著自殺。

後來學習身心覺察,到今年初為止,自殺的念頭偶爾還是會浮現。當我遇到內在非常恐慌、覺得快要過不去、身體都在發抖時,有時候都覺得只差臨門一腳,我就從房間窗戶跳出去了(家住高樓)。

不斷經驗死亡、重生、死亡、重生的我,能感覺到在黑暗籠罩下真的很不好受,我就只是想擺爛、想毀滅。而即使頭腦如何想著毀滅自己,時機未到身體都不會帶生命做傻事的!於是我穿越至今,到現在狀態是覺得生命有許多好玩、奧妙之處,想繼續探索下去。

去年我對自己說:
「我無法對自己承諾不會再掉入故事當中;不會再胡思亂想些有的沒的。但至少在有點精氣神時,給自己一點勇氣去傻傻地觸碰身體、去傻傻地陪伴,慢慢地、一點一滴地拾回生命中被自己摧毀又遺落的碎片。」

但今年我能對自己說:
「妳放心,現在的我們已經不一樣了,我們會繼續在平安中走下去。」

二:恐懼是中性的。
夥伴提問社會新聞造成數十人死傷等意外事故,是否是因那些人集結而成的「恐懼」能量而致?

老師課中回覆:不是,是背後有個更龐大的能量場在運作,可理解為俗稱的「共業」。老師梳理夥伴的提問背後的原因,也再次說明分享「業」是中性的,於是我聯想到「恐懼」也是中性的!就如「情緒」是中性的一樣。

我在學習的路上都會緊記「情緒是中性的」,所以當有憤怒、悲傷..等,較不會去壓抑,但我發現容易忘記「恐懼也是中性的」,還有「恐懼會一直存在」,因為我們有「人性」。

所有情緒的底層都是因「恐懼」而生,恐懼對我們而言是內在更深層的東西,多數時候,我們還是先注意到某種情緒,才發現到自己內在有恐懼。因此,在「面對到恐懼」上,多半還是存在「恐懼」的心態,害怕會經驗到恐懼、抗拒恐懼。

在進行身體覺察時,剝到底層常看見是「原生家庭的生存恐懼」,這會加乘我們去抗拒恐懼,因為「生存恐懼」是世世代代累積好多的創傷印記,並儲存在身體身上,還創造好多無明的故事!!

我覺得今日的提問分享真是很好的提醒!無論是什麼東西都是中性存在的,差別在我們如何看待、如何與它共處。

謝謝大家的共振!祝褔大家持續經驗療癒豐盛轉化。

學員分享:未上課前討厭小孩,學習身心覺察後,才知道我對待孩子的方式,就是自己兒時被對待的方式,創傷凍結開始融化,親子關係也開始不同。

學員分享:
今天的課後複訓實在太太太太精彩,從同學們分享自己一樣在疫情期間,尚未學習身心覺察前的恐懼焦慮,到現在學習身心覺察後,這一波的疫情再起還更嚴重,內在平安與信心卻明顯不同。

只要身體印記持續的釋放,就會有新的記憶會進來,會開始有覺知的生活。我們外境的發生包含著集體意識,但是現在的我們由身體智慧帶領,帶著揚升的意識前行,少了恐懼不安,多了安定力量。

有同學分享以前自己會很想去拯救身邊的人,如果身邊的人不好,自己感覺也會不好,老師在課程中教導提到「總是想拯救別人的人,是害怕面對心中不夠好的自己,於是當看到身邊有人「真的活得不好」,就彷彿看到心中不夠好的自己,所以即使心力交瘁也想去救別人,其實真正需救的是內在的自己」、「如果因為我成功拯救了你,就證明救得了你的我夠好、夠強,我們不但再次掩蓋心中尚待被自己拯救的內在小孩,同時也向外證明「救得了別人的自己是夠好的、夠優秀的、夠值得被愛了吧!」

老師這段教導很呼應以前的我,容易陷入在拯救者模式,想透過成為英雄人物來讓別人肯定我、看見我,這個過程中卻是不斷地掏空自己,過度承擔不屬於自己的責任,嚴重的第一脈輪失衡(快狠準)第三脈輪失衡(陽性力量超旺),小我分裂的折磨在尚未學習身心覺察以前,簡直跟冤親債主一樣,形影不離。

課中同學提問,為何身心覺察時的好轉反應,不像剛開始那樣有特別的畫面或強烈的感受?老師說從未透過覺察去釋放的身體印記,就如同從未被打掃過的房子,我們在一開始打掃(身體覺察)時都會很有感覺(情緒釋放或特殊畫面),但隨著我們持續的覺察清理,房子會越來越乾淨,會從大包的垃圾變成細小灰塵,這時我們對身心覺察的反應會愈來愈少,卻也是這時我們才開始能進一步去收納房子(梳理外境)、裝潢房子(改變命運模式)、把房子變成我們想要的樣子(生命真實轉化)。超級認同!我現在就是如此!

老師在課中也再度幫我們複習覺察療癒中常有的誤區:「要放下對身體覺察療癒的期待,因為原本的期待都是跟創傷有關,真正的轉化超越頭腦的設定」 聽到會莫名流淚,不知道原因,我常常經驗這個狀態,但是頭腦不知道,心靈內在小孩都知道!!

我自己在還沒上課以前,非常討厭小孩,別人的、自己的都討厭,對孩子也是屬於非常疏離的媽媽,陽性力量過旺的媽媽,追求工作表現,愛工作更勝於一切。因為那時的我帶著恐懼,害怕靠近小孩,從小原生家庭裡受到的冷落、分離,讓我覺得自己是個不值得愛的孩子,當然我也沒有辦法給出孩子親密的愛。

直到學習身心覺察後,才知道我們對待孩子的方式,就是我們兒時被對待的方式,從身體去真實靠近那個小小的內在孩子,成為她的內在父母撫養她長大,現在我不再慣性的想推開孩子,我能看見孩子的優點,也能包容孩子的青番,這些都是身體覺察教會我的事。

課中,有同學分享身為長子,遭遇分家產時被姐姐投射不公平的創傷情緒的憤怒。

老師說真正憤怒的是「身為兒子/男性的不公平:重男輕女的傷害對男女是一樣,但停留在表面,就往往會以為受害者只有女性,男性(兒子)的傷痛、悲苦就這樣被忽略了,於是引起深深的憤怒感。」

這段簡直重現我的家族創傷故事:我的爸爸是獨子,因為家產(房子土地)繼承,而和家族姐妹正式決裂,透過同學的分享及老師的引導,我第一次這麼有感的體悟爸爸內心深處的憤怒,也第一次真的了解到爸爸內心世界的苦!爸爸感受到的不公平及姑姑們感受到的不公平,這些創傷感受不分男女都是一樣的!

爸爸因為憤怒沒辦法說出口,身體狀況一直不好,每一次回家看他都會不自覺地擔心,哪一天我可能會失去他。但因為學了身心覺察,我看見自己的投射,我允許自己接受爸爸的狀態,用我最好的品質去觸碰爸爸的身體,用花晶療癒他的滿身傷痛,僅僅如此都是身為女兒的我最開心的事情。

我第一次參與課程時,療癒轉化的發生如同奇蹟降臨,很真實又很驚奇,我知道身體覺察是長遠的事,如果我沒有趁勝追擊參加複訓,很可能會陷入小我傲慢(我是說自己),卡關時只有自己是看不清原因的!

但是加入課程群體就不同,所有的同學夥伴都是用真實的穿越經驗來協助我一路走過⋯⋯所以,我真的知道集體意識帶領的重要。
感謝在覺察的路上我們一起前行,❤️

學員分享:學習覺察後更能陪伴自己,好好生活,好好吃飯,好好睡覺;以豐盛意識看待周遭的一切,從生活中領略生命的豐盛與美好

學員分享:
記得一開始分享身體覺察給家人時,我說:尋找代罪羔羊很容易,直面生命真相才不易。我們會發現,原來我們有多不愛自己,而這對我姐姐的而言,一定覺得不可能,我怎麼可能不愛自己。

但身體騙不了人,身體印記如實反應一切,我們對自己是如此的「非愛」,卻又如此嚴苛的批判自己、鞭打自己;對自己最殘忍的,不是別人,竟是我們自己,是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將自己切割得遍體鱗傷。

但也因為身體覺察,真實的照見這一切,我們才願意為自己生命負責,透過學習,滋長出力量和勇氣,一點一滴將自己認領回來、愛回來、完整回來。

所以身心覺察的路上就如老師所說,我們雖然只能隻身上路,但我們真的不孤單,我們只是外在故事不同,內在小孩的傷痛都是一樣的。

見山是山、不是山、又是山的過程,也是我們都會經歷且正在經歷的。

我已經上過四次課程,坦言說,在每次課程的第二階段深度療癒,小我依舊會抗拒想逃跑,因為小我害怕不知這次上課又要被識破什麼、拆穿什麼、直面什麼…,但我們也只能在小我中破小我,愈害怕愈要去面對,愈想逃愈不能離開。所以小我每次都帶著既期待(希望轉化),又怕受傷害(小我担心把戲被識破)的心情上陣(上課)。

今天在課程中,同學夥伴提問公共意外事件?老師的提點教導,更讓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轉化改變有多重要,就像面對現在的疫情,每天落實身體覺察,提升身體的振頻,意識揚升,就是送給地球母親最好的禮物。

老師在課中提到的豐盛意識,我也有共鳴,過去在匱乏意識中,就算擁有,也還是覺得不夠。而當我帶著豐盛意識看待周遭的一切,哪怕只是一杯水、一朵花、一道清風拂過…也能從中領略生命的豐盛與美好,因為所有的物質也都有其振動頻率,感謝所有顯化來到身邊的物品,謝謝它們的出現提升了我的生活品質。

學習後也更能陪伴自己,好好生活,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追劇,好好覺察,好好快樂,也好好悲傷…。

就像現在接孩子放學,騎車時,孩子會將臉靠在我背上,手緊緊環抱我的腰,她有時會特別用力一抱,母女兩有默契,我知道那是當下她在表達對媽媽的愛與感謝,我也會在安全狀態下,空出一隻手去拍拍她環抱我的小手,一切盡在不言中。

母女倆這份不經意愛的流動,讓我更懂得珍惜平凡日常的幸福,更能看見自己的擁有與豐盛。

所以療癒轉化不一定以我們認為的形式出現。就像有些人或許擁有巨額財富,但內在的生存恐懼,也讓他們對生命充滿了不安全感。所以心靈的平靜富足,更顯可貴。

真的很感謝老師的無私教導,和夥伴的分享共振,感恩。

學員分享:藉由課程看見真正的豐盛意識不是只有金錢,而是生命的各個面向都有豐盛體驗,消除自己的覺察盲點及誤解。

學員分享:
第三階段課後複訓分享 :
在複訓的課程中聽老師上課時,分享豐盛是全面性的,我產生了疑惑…那為什麼有些女強人,可以在事業與金錢上很豐盛,但在關係上卻不圓滿呢?

非常感謝學院的療癒師們先為我的提問給出分享:
1. 第一脈輪:
女強人陽性力量過強,做事快狠準而且好勝心強不願意服輸,常帶給身邊人很大的壓迫感,相對伴侶關係也容易出問題。

2. 真正的豐盛意識不是只有金錢,而是各個面向都有豐盛體驗。但在課程中,我還無法整合夥伴們的回饋,回想老師後來幫我再整合出的原因,我終於釐清自己卡住的部份:
•原來是我自己想活出像女強人一樣的有力量,但也像老師所指導的,我以為只要活出有力量的樣子,就會被愛、會被認同、被尊敬,這裡面對女強人有著羨慕、忌妒,但也被女強人的婚姻不圓滿的部份給卡住了……卡在內在小孩以為「不是只要有力量、有錢、事業成功就會幸福了嗎?」

• 原來我對金錢的渴望,真的是來自對愛的渴求,當我求不得愛時就會往其他面向求,我羨慕的女強人也一樣,把對愛的渴求轉向事業去證明自己的價值就而非真正創造金錢的豐盛滿足。

•真正的豐盛不是金錢的多寡,而是意識狀態,雖然女強人看起來事業豐盛,但如果還是帶著對愛的匱乏與恐懼,一樣會在關係上創造出不和諧。這已不分是不是女強人,是所有人都一樣的,我內在小孩的創傷與女強人的創傷完全一樣。

老師真的是太強了!總能一針見血地直指核心,完全打中連我自己都沒有覺察到的盲點,謝謝老師、謝謝同學、謝謝學長姐們不吝分享及共振。

學員分享:課中連結到成年後對豬肉及水餃的厭惡,居然是內在小孩害怕不被愛的兒時創傷⋯⋯要不是身體覺察帶我看見,豬肉水餃永遠是我的代罪羔羊!

學員分享:
第三階段課後複訓分享:
我今天課程中分享水餃是我的代罪羔羊,我從小討厭吃水餃,疫情期間老公煮水餃給我吃,讓我有機會透過身體覺察,找到了水餃背負罪名的根源。

對水餃的情緒:恐懼,不安,還帶著抗拒。

身體對水餃的反應:不自覺地用吞嚥,取代細嚼慢嚥,接著反胃,想吐,一直有異物感存在喉嚨,而且才發現原來從小到大,我都非常討厭跟豬肉有關的食物。

身體覺察:(1、3、5陽性脈輪)
5對應喉輪,往外發聲,臣服
3對應本我輪(胃輪),自信的能力
1對應海底輪,原生家庭的根基

身體釋放的兒時創傷記憶:小時候曾經因為父母忙,身為大姐的我要煮水餃給弟妹吃,結果沒有熟,大家一起吃到生豬肉水餃。

兒時創傷信念:煮了失敗的生水餃=失格又不負責的大姐(我)=認為自己是幫不上父母忙的孩子=沒有用、沒價值=不值得被愛。

真是想不到,過往那個自責、擔憂、恐懼的兒時記憶,會讓身體承擔累積了30年!我一直討厭豬肉、討厭水餃,原來底下有著內在小孩這麼深深的恐懼跟內疚⋯⋯我現在才找到真實的根源⋯。

從水餃,讓我再度感覺到身體這麼不可思議啊!

感謝我身體的智慧,如實幫我記憶了水餃故事,我真正恐懼的不是水餃,而是水餃背後的潛藏情緒。再度證明水餃/豬肉是無辜的!煮水餃給我吃的伴侶,也是無辜的。

今晚很開心有大家的陪伴,我們都是身心覺察的勇士,該憤怒的就好好憤怒,只要能流動,都是釋放。

學員分享:每個人都有內在小孩渴望愛的吶喊,帶著覺知去看見、允許、接納、陪伴自己,這個過程就是療癒自己,學習給自己無條件的愛的過程了。

學員分享:
2021/6/11課後複訓分享
昨天的複訓在空中相聚時,才明白有多麼的想念大家;想念老師深入淺出的引導與爽朗的笑聲(每次都會忍不住跟著嘴角上揚)、想念與夥伴們交流與共振的時光。

聽日本同學分享自己面對此刻日本更嚴峻的疫情時,因為學心身體覺察,那種由內而外安頓身心的力量;分享從叛逆的幼稚園小朋友身上,看見那個等著被自己認領的叛逆小小的自己,看見、療癒、收回投射後,叛逆的幼稚園小朋友便不再叛逆了的神奇轉變。

我面對孩子是最困難的,因為有更多身為母親的罪疚、自責、壓力。課程中,看到夥伴在自我負責下坦承無能為力(如她所說:我不知道我的女兒現在能夠接受的是多少,但是我當下所能做的也就是這樣了)的放下, 而能給予女兒如此高品質的接納、允許、陪伴。

我也再一次的體會到,無論我承受了什麼,我的母親都已經在每一個當下,傾盡所有把她認為對我最好的給了我,為此我感動不已,熱淚盈眶,感受到媽媽的愛溢滿胸懷。

每一個分享,都一直不斷的應證老師說的我們外顯的故事不同、個性不同,但內在小孩的受傷感全部都是一樣的,這是生命慈悲的全然平等性。以前我真的不懂,現在我能體會了。

現在我明白了,每個人看起來卡關的點不一樣,但底層都是同一個害怕不夠好就不值得被愛的小小孩的恐懼吶喊。

像我總是卡在要去扛別人的責任,不扛我就會罪疚,扛多了我又憤怒委屈,但底層仍然是同一個小小孩的恐懼吶喊:
「如果我多扛一點,如果我的扛可以讓你們過得好一點,那我是不是就可以被肯定被讚許,我就可以得到你們(父母)/神的愛了」!

所以我們各自是卡在哪一個點上,我都看到了等待被愛的小小孩,聽到了他/她那痛心卻無聲的吶喊。

因為這個看見,終於我對別人有了一個同理心,同理了別人也同理了自己。卡關了沒關係,內在小孩番顛也沒關係,帶著覺知讓情緒流動不急著去搞定,因為真的也沒有什麼需要搞定的。

沒有好壞、優劣、勝負的二元之分,每一刻的自己其實都是這一刻最真實,也是最好的自己了,帶著覺知去看見、允許、接納、陪伴,這個過程就是療癒自己,學習給自己無條件的愛的過程了。

真的非常非常的感謝采榛老師與群組的同學們,透過昨晚的複訓共振,我感受到了滿滿的感動,滿滿的愛!

感恩能與大家一直結伴同行,對大家的愛無法言喻!

學員分享:因為疫情工作無限延期,內在的恐懼帶出身體反應,帶著覺知化解身體印記,收回投射拿回自己的力量。

學員分享:
昨日線上課後複訓精彩的分享,帶給我更多的療癒共振。

最近疫情爆發,全國進入警戒第三級,工作也配合政府政策停工到警戒解除!剛開始防疫時,還滿能享受這樣的生活!在家休息,放鬆追劇!

兩個禮拜過去,老闆說在未打疫苗前,不敢開工,這意味著開工無限期=沒有錢=沒有愛!

身體左右邊陸續出現狀況,一下右腳睡醒感覺到麻,一下左肋骨連結左後背疼痛,一下又左腰痠痛,身體輪流出狀況,當下只想趕快解決痛感,頭腦知道這都是因為內在小孩想被愛,只想用忽悠的方式對待身體,並沒有發自內心的好好陪伴內在小孩。

✅左腰痠痛(第一、二脈輪)生存恐懼&創造力
✅右腳指緊抓(第一脈輪)生存恐懼,必須緊抓
✅右手臂痠痛、胸口悶痛(第四脈輪)自我接納

擔心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心想沒關係還有存款,也不想告知父母,讓他們擔心,但身體真的好誠實,反應出我內心的恐懼。

這次的腰痠除了感受到生存恐懼感外,也連結到母親懷孕時肚子大到壓迫腰椎而無法順利起身,必須要靠手的支撐才能起來,就像是我抗拒女性身分一樣,如果我是男生,那或許就會有不一樣的生命際遇了!(同是腰痠痛的事件,卻有不同的感受)。

總以為自己早已就認同女性身份了,原來還沒化解的印記身體都真實記得,身體才會左右半邊在輪流出狀況。感謝昨日老師課程的引導與夥伴的分享,承認自己卡住,將生命交託出去,大我/神性將會我接住!

現在我能夠慢慢成為自己內在小孩的父母,可以看到投射,慢慢收回。

感謝覺察的路上有各位夥伴,同頻共振的力量超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