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課後真實分享

學員分享:終於理解了母親的「重女輕男」來自於外婆的「重男輕女」,母親將得不到的愛全數灌注在我身上,我成了母親的內在母親,而母親成了我的內在小孩。

謝謝老師帶領❤️❤️❤️已經很少哭泣的我今天潰堤了!原來媽媽的「重女輕男」來自於外婆的重男輕女,媽媽(外婆)不在乎我、媽媽把我拋棄了,他不注重我,我覺得身為女性是可憐的,我在對女兒好的背後是把女兒投射成自己的媽媽,我只想不斷地向我的女兒(媽媽)討愛,怎麼樣都不夠,我要的妳(女兒、媽媽)一定要做到,不然我會非常不爽!​

從自己與媽媽的關係,看到了母親與外婆的衝突,我也只懂得代替外婆來給愛,背後是深深的憐憫,我成了母親的內在母親,而母親成了我的內在小孩,彼此相愛相殺。

在老師帶領第三脈輪覺察時,連結到父親我哭了,一陣灼熱由胃部往胸口,爸爸的內在小孩是多麼多的辛酸苦水,而我代替他來釋放啊,他不懂父愛母愛是什麼,戰亂下什麼都沒有啊。​

到老師引導到後來,我成為了我的母親,我哭的更兇了!我感受到媽媽憤怒心酸的苦水,我的胃好脹好脹啊,原來媽媽一切只是用她知道的方式來愛我啊!謝謝老師的帶領,很少哭泣的我真的潰堤。

學員分享:沒有人一開始就知道如何為人母,母親盡己所能給出當下所能給出的所有,所有責備、不理解都是內在小孩的胡說八道,是身為孩子的自己緊抓著受害者的角色不放。

前半段的課程,聽到老師說活的跟媽媽不一樣的背後也是帶著一股心疼,是孩子想讓媽媽可以解脫,很觸動我,聽到流淚。

真的過去一直很想要救媽媽,但接觸覺察後承認自己拯救失敗,我是孩子我救不了,我是孩子我沒有無所不能,我是孩子我把自己看的太高了。開始學習放過自己,也更願意放過自己。​

聽到課中已為人母的同學們的分享,讓我更知道做媽媽的無力,真的沒有人一開始就知道如何當媽媽的,媽媽真的盡力給出他所能給的了,是我身為孩子緊抓著受害者的角色不放,我不想放過媽媽,也不想放過自己,是我自己在拖自己後腿,我根本一點都不想變好,我想當受害者,只想抓個人來救我,對這樣的自己有時候真的會氣哭,但我真的改變很多了!身體覺察好像照妖鏡,一使用,各種內在小孩的胡說八道都赤裸裸的被抓出來了,真的好強!每次上課都可以看到自己的盲點,真的很感謝采榛老師、助教和每位同學的參與集體共振!

學員分享:​過往雖然頭腦理解母親的身不由己,卻依然無法原諒拋棄了自己的母親,跟隨課中引導療癒了自己,也療癒了母親的創傷凍結。

很小就被母親拋棄的我,針對今日老師課程中的提問,我幾乎都回答不出來,卻因為老師對我的提問,我突然有了一點點理解,原來我對我孩子的身不由己,其實也是我母親的身不由己。再次理解到母親對我的拋棄是身不由己。​

來到深度療癒的第一個環節,我竟然就哭了,自然替母親說出她想說的話。​

而來到深度療癒的第二個環節,我感受到心痛到要把手放在胸口,痛到說不出任何一句話,我哭到不能自己,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好痛,我從來沒有感受到這樣的心痛⋯⋯。​

我時而是自己,感受到媽媽的心痛。我時而是母親,面對著我的內在小孩,我與母親都心痛到哭到不能自己,而我卻沒有絲毫混亂,我真的感受到了母親對我的心痛,我也深刻感受到了內在小孩的心痛。​

繼續到老師引導,這兩股能量都是我,我必須化為療癒的橋樑時,我更加的痛哭。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體驗,更感受到母親的身不由己,感受她身不由己下對我的愛,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卻已什麼都感受到了,我除了哭到無法自拔外,什麼都說不出來,接著就躺了下來失去了意識。​

再次醒來時,老師正在引導祖輩世世代代的女性能量都在我的身體裡,我雖然還是閉著眼睛並赤裸著身體,卻感受到了太陽般溫暖照射著身體,我的身體感受著很溫暖的熱度!​

過往我雖然頭腦理解了母親的身不由己,卻依然無法原諒拋棄了我的母親,來到了今天的課程,竟然體會了我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母親拋棄我時底下的心痛,母親拋棄我時對我的愛。我是我的內在小孩,我也是母親的內在小孩,母親也同時是我的內在小孩。而就在今天的過程裡,我深度療癒著自己,也確實療癒了母親的創傷凍結。

學員分享:過去曾經逃避責任沉溺於其他系統中,試圖找尋解脫與切割自己不願承認的面向,透過課程更加意識到身心覺察夠幫助我們無論外在發生任何事,都能保有內在喜悅與平安。

大家好,一直以來,我是一個很鐵齒的人,上課前我只信科學數據分析,重複可證的才能叫做真相,不然為何我那自閉症孩子的狀況,任憑我怎麼祈禱,怎麼拜拜,怎麼祭改花錢 都沒有用,我的人生一樣悲慘混亂無助….這世界上果然只能靠自己,不,連我自己都靠不了,我注定要吃一輩子的苦,悲慘一輩子…..。​

但是有一陣子,我卻非常著迷於外星人傳訊,什麼地球要揚升五維,好像我只要想辦法跟風,拿到門票跟著升維,我就可以擺脫現在所有的困境,去到一個沒有困難 沒有負面陰影的美好新世界…。​

好像只要想辦法讓頻率上升上升再上升,我就可以脫離苦海了….然而實際的生活卻是…跟著阿翰九天玄女降落 降落再降落…繼續落在人間真實的受苦煎熬著…。​

會接觸到外星人的說法,是源於我那自閉症的孩子被看了命盤,被看了阿卡西,說孩子是外星人,當地球人沒啥經驗,這輩子的議題就是來體驗無條件的愛….這些對話打開了我對靈性虛幻世界的好奇…應該說我很想相信這是真的,我很需要這個理由,來幫助我接納這個我真的接納不了的孩子….。​

這個說法真是有安慰到當時的我,那時孩子極度混亂,諸多強迫症、自我毀滅,同時也會莫名攻擊我…當時孩子到廁所的第一件事,就是按求救警鈴,然後抱頭好像在等我打他,等著被警衛或老師罵….凡是我或老師重重處罰過的行為必然更加強他的問題行為,別人是趨吉避凶,他卻是趨兇避吉,自我毀滅….我真的不知道孩子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要這樣,我真的接納不了這樣的孩子,痛苦不已…。​

我極痛恨孩子趨兇避吉自我毀滅的行為,這也勾起我是個糟糕沒有愛的母親….和孩子相處時,我要求自己要正向,認真,積極,樂觀,勇敢,堅強,還要包容有愛….這也一直是我身邊的人對我的評價…..但事實上….我不想感受的羞愧,罪疚,憤怒,怨恨,悲傷 總是如影隨形….我想演出我心目中完美的母親形象,但其實我一直在自我背叛著,小孩愈發活出我厭惡割捨的面向,不斷挑起我不允許不承認擁有的情緒感受….。​

所以當有了孩子是外星靈魂這個說法,所有孩子的問題缺點突然瞬間全部都可以合理化了,而我好像瞬間 馬上就可以接納他….我好像馬上就可以放掉我的罪疚感,放下身為母親 卻生出 教養出這樣的什麼都不會,問題行為一堆的孩子 那種超級罪疚 無力,無比的羞愧感…..。​

想相信外星人,想相信虛飄飄的靈性說法,說穿了,是我沒有要面對自己的失敗、不堪、羞愧,這種說法讓我有了更好的理由,可以逃避負起責任,繼續不用面對那些不想面對的自己,繼續切割那些我不想承認的面向。

也許這就是所謂靈性逃避,是我不想負起責任,認領那個羞愧,憤怒,無能,罪疚的自己,面對這樣醜陋真實樣貌的自己太痛苦了,還是沉溺在外星人的故事情結 真的比較輕鬆….繼續幻想有一天,孩子被高人一出手,就恢復正常人般知書達禮….​

想起第十四屆加入療癒煉金坊的起心動念,也是期待孩子奇蹟似的變好,變成所謂的正常….不要再讓我羞愧憤怒痛苦…..原來,我要的,從來都不是想要真的接納他…我想要的,其實是繼續逃避我不想面對的罪疚,憤怒,羞愧…。​

感謝我在身體覺察中拾回了自己,允許了這樣的自己,我在這過程中已經感受到什麼是真實的看見,承認,允許,陪伴….我想這就是所謂的愛自己….。​

我並沒有因為學了身心覺察就無病無痛無風雨的一帆風順….我的生活其實仍然有許多我不喜歡的困難,孩子仍然狀況連連…一樣什麼都學不會…但是我更能在困境中,如我所是,如孩子所是…我可以感受到家宜療癒師曾經說的:「身心覺察讓我們在起伏中平安,在平安中喜樂。」​

我很感謝自己在尚未栽入大量靈性學習漂得太遠到外太空時,就從心理學的領域來到了這裡,腳踏實地的靠近身體,好好的從生活中大小事中認領各個面向的自己,這樣的好好生活,才是我與孩子最需要的!​

感謝所有願意勇敢真實分享自己的夥伴們,我們真的共享人性中所有的美好與黑暗,在願意坦承 鼓起勇氣分享出來的那一刻,我們就已拾回了那一個遺失已久的靈魂碎片…謝謝老師,助教,學姊,夥伴們祝福大家療癒轉化無限!​

Ps 感謝曾經抓住外星人的說法⼂安慰了那個階段的我,但我需要的是好好過生活,而非合理化的靈性方法。​

Ps 我還是很愛聽大家分享曾經的靈性體驗,實在太好玩好笑有趣了!​

學員分享:過去習慣切斷自己的感知,這一次透過身體的不適,允許自己回到父母關係並進行深度的釋放,哭喊著想對父親說的話,隔天身體竟奇蹟般的好轉,比賽也獲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成績。

上禮拜六的第二階段父母關係深度療癒工作坊,我發現右大腿鼠蹊緊繃會痛,無法像平常一樣盤腿坐著,到了晚上情況越來越嚴重,連走路、彎曲、抬腿都會痛,躺在床上根本睡不著,不管是正躺、側躺都不舒服,連翻身都有困難!​

而隔天要去參加合唱比賽,還要做動作、踏腳等等,心裡面越來越焦慮…右邊大腿鼠蹊的緊繃跟疼痛,是因為過往為了生存、為了活下來,不管當時有多害怕、多脆弱,我都選擇切斷我的感覺,逼迫自己必須要行動、要踏出去,所以現在正在釋放過往過度透支的陽性力量,釋放過往被身體承接的脆弱、恐懼、悲傷…。​

我明白身體不會讓我白白受苦,但身體的不舒服以及心裡的焦慮都讓人沮喪,於是我就利用這個機會繼續的為自己做深度釋放。​

我呼喊著爸爸(因為是右邊對應陽性力量)然後哭的像個孩子,大約哭了15~20分鐘就慢慢睡著了!隔天起來雖然還有點卡卡,但已經舒服了不少,到了下午正式比賽時,幾乎已經可以行動自如!晚上回家,繼續為自己補充花晶能量,不知不覺那些創傷就會在自我陪伴中漸漸消融(不是馬上就變好,但一定會越來越輕盈)!​

以前的我是屬於比較「理性」的覺察,就是我知道我要尋求的愛不是來自於別人/爸媽/神,是來自於我「自己」!當我對愛的渴求失落時,雖然我會提醒自己回到自己身上,但失落悲傷的情緒還是會在啊,那時候我會比較傾向是頭腦層面說服自己,而沒有讓情緒真實的流動!​

但現在我比較知道要加入「感性」層面的自我療癒了!就像那天晚上,一個人不舒服的躺在床上,難過焦慮悲傷,我想要爸爸安慰我,於是我就呼喚我的爸爸、呼求神性大我來幫我,當我允許我的情緒流動後,哭到最後我體認到爸爸也是我、神性大我也是我!​

以前我會搞不清楚,既然一切都要回到自己身上,那當我還在怨著爸爸媽媽不夠好、不愛我時,會不會是沉溺在創傷裡?但現在我明白,當我情緒一來,我一定就先回到父母關係療癒,把所有想對爸媽說的話都盡可能毫無保留的說出來,那個時候才是放下大人的是非對錯、道德標準(這對理性腦的我真的不容易,需要練習,但抓到訣竅後會越來越自然)。當我這麼做時,我才有在療癒我的內在小孩,我也真的同時成為了我自己的內在父母!是我在為自己表達,同時也是我在聆聽我自己、陪伴我自己,我「同時」是內在小孩也是內在父母!​

也才發現,我真的不懂覺察,這些話不都跟學員夥伴說過N百遍了,但我卻也是到現在才又好像領悟了一點點!但那又如何,我就承認我不懂覺察,我始終在學習覺察的道路螺旋向上!​

P.S. 我們比賽結果是初出茅廬的我們以黑馬之姿打敗了多隊獲獎無數,成軍多年的合唱團,拿到第二名,獲得獎金15萬,真的是意外的豐盛啊!​

學員分享:隨著課程的進行,認領了過去因為不想失敗而懶散拖延的自己,放下完美主義並允許自己像孩子般經歷所有的創傷與感受,深度釋放後感受到生命重生的喜悅!

大家午安,我是來自新加坡的學員,昨天听完采榛老师一阶整个课程包括引导,我有了更深的觉察与释放。​

我從身觉察到自己70%总在拖延+20%分输赢的快狠准+10%的瞎忙,我总是把自己设得很佛系,美言为懒,但内在很焦虑不安,时而批判自己为何不如别人没有作为,而又总是摸东摸西分散注意力不去做真正有帮助的开创。

我经常游走在 “我佛系,不着急” 和 “我什么成就都没有,好没用” 之间,一旦有什么好主意,又因持久度不足而半途而废。能给予别人很多建议,自己却除了静坐佛系接个案,上上课以外,我并没有活出自己。​

内在小孩的悲愤仍然有部分潜藏在深处。我是害怕失败的,我很在意别人的眼光,我不想输,所以不做就不会有失败的可能了,那我的形象就可以一直保持得很好。我宁愿父母旁人认为我懒或没出息,也不想我做很多努力后引来的只是他们的质疑与否定,那会让我更难过。​

我作为疗愈师,必须承认很多时候是能医不自医。我领会到在自己以前做觉察不深入的原因——就是老师反复强调的:“不要用成人的头脑去掩盖情绪,合理化事件或为别人找理由。完全成为一个孩子,用小孩的身份去经历那些创伤与感受,去表达一个孩子真正的想法。才会得到真正的创伤释放。”​
可能是我过去遇到的疗愈师,多数也处在掩盖情绪的状态,但我深知情绪释放的重要性,卻在面对自己时有很多的借口去略过自己的情绪感受,用很多理论去说服自己。​

有了这一层觉察后,再加上听到老师特别提到“放下大人的头脑,完全以小孩的身份去说话”。在昨晚,我听着老师的引导去做下半身觉察,层层悲伤浮现画面,对兒時赶我出门的爸爸大喊:“你凭什么这样逼我做你觉对的事?你有理过我感受吗!” ;我对看着爸爸暴打我却躲起来不看的妈妈大喊 “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你为什么不帮我!?我快死了你知道吗?!为什么不帮我还要说都是我不好才让家里不安宁!”,“你们有关心过我的感受吗?如果没有你们凭什么管我去哪里去多久!”………​

当这些言语在内在爆出,我全身颤抖眼泪滑落,大概一小时释放后,有一种静默出现,再次睁眼时就像做完一场大运动,很疲累也很宁静。​
这晚睡眠相当深沉,一早就自然醒来,非常的精神,扁桃腺炎症也消退了,好像重新活过来的爽!​
真的很感恩这里老师们的专业与帶領,让我觉察和圆满自己更多。​

今天出门一刹那,感觉到风是凉的,空气是新鲜的,脚踩在大地上行走,多么平常的一件事啊,但是重生的感受的真是感恩感动油然而生。​
持续不坠~傻傻地做~🌼🤸​

療癒師分享:在生產前的生存恐懼席捲而來,隨著時間越來越緊迫,最後選擇交託於身體,生產過程出奇的順利並產下一名健康的女娃。

生產覺察文

在15屆解散的深夜開始陣痛,我從容的坐在花晶台前把全身補滿全套花晶能量,再打電話給醫院,雖然陣痛間隔越來越短,但發現自己內心很平安。​

清晨到醫院後被分配到一間離分娩室最近的陣痛室(產程最靠近分娩的房間)。隔壁的產婦瘋狂大哭大叫的喊著:「真的好痛!我無法忍耐了!我為什麼要忍受這個痛苦!我不行了!我要剖腹!」​

雖然我也很痛,但忍不住躺在隔壁病床上笑了出來(直接切割情緒),笑到後來開始笑不出來,我發現自己對未知的恐懼是直接顯化。​

當我覺察到時,將焦點拉回自己身體,開始深呼吸,接著陣痛間隔時間拉長,因而被轉至另一間比較遠但更安靜的陣痛室待產,果然信念直接創造相應外境。​

由於第一胎生產時慢慢開指的劇痛仍歷歷在目,此時認真考慮打無痛,過程中內心不斷拉扯:​
打無痛=不痛=切斷身體感知。​
不打無痛=必須忍受疼痛=交託身體的帶領。​
打麻醉的風險讓我躊躇不前,時間越來越緊迫,我開始慌張批判自己的優柔寡斷,我開始恐懼。​

我問自己:你能承擔任何對寶寶的風險嗎?你能承擔她的人生嗎?你能為自己的決定負責嗎?同時我也問我自己:我願意信任身體將一切交託給身體嗎?​

我察覺自己用理智的頭腦說服自己不要怕,但身體說了算,我問我自己在恐懼什麼?起初浮現:我怕痛。最後出現:我怕死。是啊,生產攸關生死!誰不怕呢?看破後突然能帶著理解直面自己的恐懼,決定帶著恐懼繼續自然產。​

巨大的恐懼背後是隱藏著帶有與胎兒一體之境共有的死亡恐懼,未知的痛楚指數,未知於未來的不可控,並非只是生產時才出現,而是早就存在於我過去的每一刻。​

我所做的決定在面對父母評價的恐懼,內在小孩的生存都取決於父母對自己的 “愛與不愛=值不值得活著” 之中。​

決定不打無痛純自然產後,我開始專注在呼吸之中,每次子宮收縮的痛楚都是幫助我能遇見寶寶的過程,我深深感謝身體為我承接所有的感受,在一吸一吐之間我進入意識矇矓的階段,開指的疼痛突然消失,我居然能安靜的沉沉睡去⋯⋯​

半夢半醒之間,突如其來出現一個大宮縮,我持續跟隨陣痛保持深呼吸,我明白這是身體告訴我:是時候了!​

我痛著發抖,但意外冷靜的走過分娩室。我專注自己與胎兒的分裂,交託身體,在我發抖著爬上分娩台時,把注意力放在產道,感受寶寶的生命力,感受我正在創造生命的過程,跟隨醫護人員的指令呼吸,跟隨身體陣痛用力,短短15分鐘超順產,誕下了健康的女娃。​

現在回想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我在幾乎全開指的狀態,身體還能步行好一段距離並自己爬上分娩台!想起上一胎生產時沒有學習身體覺察的我,在分娩台上用力到快虛脫的自己,我在最後近全開時是處於崩潰狀態,一開始寫的那個崩潰的產婦根本就是我!能巧遇過去的我更能明顯感受到自己的轉化!對身體的歉意與謝意一同湧現。​

好感謝采榛老師,好感謝能學習身體覺察,我才能跨越了種種考驗!在每一次的考驗中我都能認出生命的禮物,無論是多麼恐懼不安,我提醒自己唯一能為自己和寶寶做的就是”持續回到身體”。在徹底陪伴情緒的同時找到內心的平安,我開始來到無懼,因為我明白這是由想像所生的恐懼。​

感謝療癒煉金坊和采榛老師及所有我遇見過的夥伴們,對於我而言,身體覺察跟你們才是幫我接生的人!也祝福所有即將生產,未來將生產,過去已生產的女性的轉化療癒遠高大於我之上❤️​

學員分享:持續落實身心覺察發現,自己持續的複製貼上了家族共同說不出口的創傷,跟隨課中引導釋放了大量的悲傷與痛苦。

大家好,我是第十七屆新生,每次分享完覺察都會收到各位學姊的回覆,這讓我感受到集體潛意識共振的力量真的就像采榛老師說得一樣非常強大!​

我是因為甲狀腺被檢查出有問題,才帶我來到了身心覺察的課堂上,所以我對第五脈輪的單元真的很期待,想剝開自己探究內心創傷是如何影響了我的身體跟命運。​

之前跟著老師在做第一脈輪覺察時,我就發現自己是個行動快狠準的人,這確實在物質層面替我帶來成功,但我也是個容易在關係中創造分化的人,雖然我不會以衝突來製造分裂,但我會使用冷漠疏離的方式離開人際關係,例如工作上不開心就突然離職,或朋友得罪自己就表面笑笑但默默封鎖當不認識。​

覺察到自己一直以來很難以對人表達真心話,尤其遇到權威人士,如上級與師長等,我就會把應是配合演出乖巧的模樣,全力配合直到自己負荷不了,導致自己相當痛苦再也承受不了時,就一直複製貼上【冷漠疏離、一言不發、離開關係】的結果⋯。​

在上課之前的幾個月,我與交情甚好來往十多年的老師關係決裂,就是因為我再也無法承受配合演出他認為的那個模樣,而他無法理解我,而我也很清楚知道其實老師從不了解我內在的叛逆,在做喉輪覺察時,想到這個回憶,依舊讓我覺得憤怒,因為生氣自己總說不出口也無法表露真實的自己​

我非常害怕表露出自己真實的感受與想法,因為只要說出來或這麼做,我想我就再也無法再戴上「美好和諧、配合優秀」的好人面具了,對我來說說出真心話並不適合這個社會,說出真心話後的空氣也會凝結到使我呼吸變得困難。​

我從身體連結到童年時只要自己說錯話,媽媽就會怒吼指責我閉嘴的事件,那個驚嚇與難過,彷彿我只要說出真心話就會不被愛、就會讓整個世界崩塌。而我的爸爸跟我一樣,也屬於沈默寡言的人,常常面對媽媽的暴躁選擇沉默逃離。​

而在更小的時候,因為我是養女,養母覺得要是被知道自己無法生育是很丟臉的事,於是全家人甚至整個家族都對我隱瞞我非親生的事實,而我即使在小時候獨自一人無意中發現了這件事後,也選擇了跟全家一起裝傻假裝不知道,不說出真相很久​

「說不出口的真相」原來就是我家族的共同創傷,今天我在喉輪覺察中,除了憤怒,也覺得有更多的沉痛感,雖然做的是第五脈輪療癒,但第六脈輪的眼睛一直流淚、鼻子也一直流鼻水,就像在幫助我流出從小到大的悲傷與痛苦。​


家宜療癒師回覆:​
親愛的,真的恭喜妳是來到了《療癒煉金坊》學習身心覺察,只要持續不墜,傻傻的落實身心覺察,身體健康真的只是其中的一個副作用而已!​

老師為了讓我們容易學習,將身體區分成7大脈輪能量區,每個脈輪有各自的覺察課題,但每個脈輪其實都環環相扣,互相影響。​

像我常常是覺察第五脈輪時,感覺第四脈輪左上半背部痠痛,因為我正在釋放過往過度背負的身體印記。所以妳覺察第五脈輪,但第六脈輪流鼻水,這超級正常,完全沒問題不需要罣礙!而妳的解讀也很正確,因為做身體覺察,開始讓自己壓抑切斷的脆弱、悲傷的情緒開始浮現流動。​

身體是「中性」的,它不會無緣無故的生病,都是我們因為創傷信念,讓原本「中性」的情緒被我們用錯誤的方式「阻斷/壓抑」,形成情緒凍結(低頻能量)由身體承接,所有身體的症狀與疾病都跟我們長期錯誤的對待心理情緒有關。​

內在小孩=身體印記=凍結情緒=創傷信念=吸引力法則=宿命​

從妳為自己梳理的覺察線索裡,妳會慢慢看見更多1-3-5脈輪對應的串聯!​

✅第一脈輪行動力:快狠準、競爭輸贏➡️第三脈輪:自大、強勢、批判➡️影響第三脈輪的腎上腺素:「戰」➡️干擾第五脈輪:甲狀腺亢進。​

當一個孩子覺得不被父母接納,會毫無道理得覺得一定是我的錯,一定是我不夠好!不夠好的孩子,不值被愛 = 死亡,所以會引發孩子非常大的生存恐懼!因此幸婕第一脈輪極度沒有安全感的生存恐懼,造成必須要拼命證明自己夠好夠優秀,才能被愛、才能生存。​

第三脈輪的「人我邊界」是否平衡,反映出內在小孩與父母是否能夠真實靠近。兒時與父母互動的方式以及情緒感受,直接影響我們如何對待他人與他人互動。妳複製貼上在人際關係中,以「冷漠疏離,不解釋任何理由的方式離開人際關係」,是否覺得當初被送養也是毫無理由的?與父母的關係遙遠冷漠疏離?是否會過度自我防禦、甚至寧願不與人有太真實親密的靠近,因為這樣就不會:「被外界發現我不夠好」、「人們也不會像我嫌棄自己一樣的嫌棄我了」?與別人始終保持一段距離,深信自己無所依靠,只能靠自己,能力很強可以創造成功卻不敢停下來,覺得好累好孤單?​

透過以上1-3-5脈輪的梳理(當然2-4-6脈輪也是),我們會很清楚的看見,內在小孩創傷療癒真的無法略過「父母關係」的化解釋放!​

當妳的情緒(3)表達(5)方式開始轉變,行動力(1)也會從快狠準來到「快精準」的平衡,1-3-5脈輪會同時揚升!​

妳帶著改變的願心而來,第一階段就是幫自己打好基礎,建議可以參考記事本中采榛老師的範本,多一些身心資料庫的對應紀錄與覺察,這樣我們在利用花晶觸碰身體時會跟身體更加的靠近,會更有意識的去連結身體的潛意識訊息。​

祝福妳療癒轉化無限!​

學員分享:透過課程意識到身體不改變,很難有真正的療癒轉化發生!透過先成為自己的療癒師進而幫助身邊的人。

2015年我离开广州到新加坡作疗愈工作,面对的客人多数只是想要快速解决痛症或情绪困扰,这让我感到有些无奈,因为单纯有痛止痛,并不符合我的疗愈指标,我一直在寻找符合一个综合有效的疗愈体系,它不能只是飘着“光与爱”让不懂身心灵的人畏而远之,它必须是让每一个人可以找到着力点开展觉察,也能勾起多数人有兴趣去开始自我探索,并且过程中还需要有“药”可以减缓痛楚。最重要的是,它必须真实有效地消解反复出现的人生困境。​

而当我看到疗愈炼金坊的教学宗旨和内容分享,就像飘在茫茫海上看到了一座闪着金光的灯塔,它还发出巨大的声音:就是这里!就是这里!我想要让大家都能真正地脱离意识的轮回,跳脱自我囚禁的痛苦~我想让大家真的快乐!​

因此我從前在自己的实践里也是两者(觉察+调能量)兼顾,在各种疗法中不断总结、尝试。奈何如采榛老师所说,潜意识的小我惯性就是求快速、求方便,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低沉消极的人生观与糜烂的生活是来源于对父母的感受,而且我也被引导看见了自己的某个信念,这奠定了“有意识地觉知是根本”的疗愈信念,让我深深肯定,练就出觉察的能力,才是让人自救的根本。​

在这的学习,我反复确认了两点:人体能量没被重整,就会被老旧能量拖累着,难以实践出新的信念,就是常见的 “我知道但是我做不到”。​

真的要给疗愈炼金坊的每一位工作者大大的拥抱!我们本是那个不动的无限的觉,每一个信念定义都像是盒子,我们每起一个定义,都让意识瞬间被收进盒子中不得自由。善护念就是要注意自己的定义(念头)而作为疗愈师,我们定义别人是有力量的还是没有能力的,只是需要清理一点信念障碍还是要不断依附外力才能成就,很大程度造就了对方的状态与自由。只有真正信任自己,真实祝福他人,才会如此重视正知正见的觉察为核心根本,让每个人成为自己的疗愈师、自己的神,把自己的自由拿回来!感恩世界有你们💗​

同學回應:
謝謝妳的分享,來到這裡的人大部分都試了好多方法了,我深深覺得最後一哩路就是在這裡了,在這個學院場域也就是我們的身體裡。​
謝謝采榛老師收留我們這些孤魂野鬼,體悟了悟頓悟,從來不是飄在那覺得世界多美好,或覺得沒有情緒的自己才美好,真的謝謝這個空間場域讓我們真正自由!愛妳,謝謝妳的分享💝​

學員分享:過去始終無法與女兒親近,勉強負起身為母親的義務,透過不斷落實身心覺察,釋放創傷印記後看見原來一切的情緒感受就如同過去母親對自己的感受。

一開始我是因為親子關係而來上課,不管我的頭腦懂或不懂,我的療癒轉化一直在發生!我從伴侶的大魔王、公婆眼中的惡媳婦,來到現在的好太太、好媳婦!​
​曾經打死不說愛媽媽、對我極盡怨恨憤怒推開我的大女兒,關係也變得很親密,而不管過程中認領了多少的不想承認的自己,我終於可以帶著覺知陪伴著自己了!​

曾經我看著兩個女兒,我一點愛都沒有,就是煩躁煩躁煩躁,急忙推開她們後,忍不住問著自己為什麼我是這樣的爛媽媽⋯⋯我一直在勉強著自己繼續著身為母親的義務。​​
而現在,我終於可以回到自己,原來原生家庭很重要啊,突然浮現了采榛老師對我的提醒:我對女兒真實的感受,都是母親對我的感受,我對女兒浮現的所有情緒感受,都是母親當時對我的情緒感受⋯。​​

 

突然一切都串聯了起來,我開始對自己提問:原來曾經無法控制大罵女兒的我,也是當時無法控制自己破口大罵的媽媽妳嗎?原來因為無法控制的推開深愛著媽媽的女兒的這個自己,也是當時無法控制的推開深愛著媽媽的女兒的妳嗎?​

我做著身體覺察,疊加使用所有的花晶,情緒開始流動,眼淚再次潰堤:​
我真的不是故意不愛我的女兒,我不是故意要折磨我的女兒,我真的無法控制自己,我真的盡我所能想要好好愛她們,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呀⋯⋯。​
原來媽媽妳當年也是無法控制的打罵我折磨我?原來媽媽妳跟我一樣不是故意的?妳也跟我一樣對身為母親給不了女兒滿滿的愛而歉疚著並折磨著自己嗎?所以無法面對這些的妳、被創傷印記折磨的妳、跟我一樣也被母親拋棄的妳、無能為力的複製貼上這些創傷給身為女兒的我、然後也拋棄了我、拋棄了妹妹、拋棄了這個家⋯⋯。​

我一直以為自己無法突破母親課題,卻在今晚的所有串聯裡發現,原來不管物質世界中,我與母親是否接觸、是否和解、根本不足以影響我底層真實感受到母親盡她所能對我的愛!就算我的頭腦感受不到,我的身體依然帶領我,感受到身為母親的我,對女兒們竭盡所能的付出我目前只能付出的,就像母親當初只能付出她創傷底下的愛。​

原來療癒轉化釋放創傷的過程裡,真的不是我頭腦所能預知干涉的,我一點也不聰明,我的頭腦也一直無法跟上身體印記的消融,我根本不知道我就這樣突破了母親課題!​

我一直對身心覺察是持續不墜傻傻的做,看似大智若愚的傻,其實最深層只是我一點都不想死,不管過去經歷了什麼,遭遇到什麼,就算腦海裡浮現了多少次死一死算了的聲音,我終究沒有選擇放棄自己,我努力的想要活下去,我的身體依然帶領我活下去!​

所以不管我多麼笨,一直聽不懂學不會記不得,我想活下去的咬牙信念,帶領著我從課程開始的第一天,堅持每天花晶能量補充,不管我有多少傲慢無知憤怒抗拒沮喪批判,我可以選擇沒有任何品質覺察的15分鐘,也可以慢慢的帶著覺知的溫柔觸碰身體的45分鐘。​

所以,我終於放下了我的無感,不罣礙的每日花晶能量補充,用著我最舒服的方式落實著身心覺察,就這樣不知不覺間,創傷印記慢慢消融了,我開始不再羞愧批判自己,原來承認所有的自己,一點都沒有想像中的痛苦不堪,反倒是感受到自己,終於因為第二脈輪的創傷消融,來到了第四脈輪的允許所有好或不好的都是我,接納不需要勉強自己喜歡,而是就算我不喜歡的自己,還是我自己,我不需要喜歡,我只需要看見而已!​

而這一切,就只是單純的堅持著每日的花晶能量補充、身心覺察15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