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課後真實分享

學院療癒師分享:大量豐盛的使用花晶,內心所產生的是一種真正豐富無罣礙的感受,外境也同步豐盛,接到一筆又一筆的訂單。

學院療癒師分享:
我想先分享一下至6/11一週用完小瓶的2號花晶加強1.2.4脈輪,以及11天大量豐盛的用完大瓶的基因淨化花晶(全身使用),至今一個月外境的轉化發生。

剛密集加強使用時是在於課程之初,也是疫情較緊張的時期,其實都沒什麼生意及顧客上門,但是在花晶大量豐沛的使用時,除了身體皮膚豐沛潤澤的感受外,內心所產生的是一種真正豐富無罣礙的感受。

這個感受很鮮明,會令我記得,什麼叫做豐富的記憶。

在第三天時,突然接到學生貨品的訂單,我很少銷售產品,同時也讓我理解到,疫情歸疫情,同個時空中,還是有人可以豐盛無罣礙的開課,並且向我訂購;因此我祝福我的學生,對她有更多教學的分享,也分享贈送她不同的工具,讓她教學有更多的體驗及攤提成本,一切的發心是這麼的自然,兩天以後,學生又向我訂購了一倍金額的產品。

這個體驗加深了我的明白,無需讓疫情(任何恐懼)限制了我的想像。

密集加強疊加使用這兩支花晶時,主要是療癒父親/祖輩/被遺棄感/寄人籬下/只能靠自己等負面信念的創傷,當然最表象勾起的是與前任伴侶的受傷感~

在逐層清理釋放的同時,前夫主動友善的表示願意幫我付學費,讓我學習了解增加新的營業項目,並且沒有絲毫刁難。(平常我們金錢不來往的)

為此我是有些許意外的,我的工作本業之餘,其他的營業項目是可以與人合作,但是因為我不懂,即無法控制品管等(內在完美主義的堅持),可是一個項目的學習與投入是要耗費不少心力與費用的,但我本人卻未必會完全去執行它,只是為了開創更多的可能。早先內在有點罪疚,覺得自己有不配得感,無論是用誰的錢。

這些事情我想了很久,也做了很多研究,甚至盤商什麼的我都有所比較,但是經過不斷的覺察,特別是第六脈輪的覺察,及1號花晶使用在頂輪上,靈性修復使用在第一脈輪後,我突然看清我想了一百遍,還不如我實際親身體驗,做就對了。當我這個想法,明確清晰的出來後,前夫即主動的向我提起幫助我的事情,我很是感恩。讓我在公司每個月龐大的開支下,不必再費心支付這筆學習的費用。

當我能夠更坦然的看待自己,面對接納自己的需求的同時,也更能無懼他人的眼光,不帶創傷視角的頻率與他人共處。

前夫釋放的友善,讓我更加體會破除我祖輩一脈相承原有的遺棄感,雖然我仍然是一個人,但是我現在的心情頻率是,感謝他的成全,讓我可以用我自己的方式生活,做我自己,想回家就回家,無比感恩。

最終仍要謝謝老師分享的豐盛,所帶出的體會…❤

祝福所有的夥伴,療癒轉化、豐盛喜悅遠大於我之上❤❤❤

 

學院療癒師Lisa回應:
謝謝夥伴的分享,我超級喜歡基因淨化花晶,在使用的時期常常也釋放了很多祖輩印記,也發現自己特別喜歡的花晶清一色都是綠色(4號,氣節釋放,基因淨化,身體修護…)連結到從小就在山裡面長大,山對我來說就是原生家庭祖輩的根基所在,原來也不是不知不覺的喜歡山,=綠色=安全感的根基(越來越能感恩父母給了我生命)。

很喜歡夥伴分享的這段
當我能夠更坦然的看待自己,面對接納自己的需求的同時,也能更無懼他人的眼光,不帶創傷視角的頻率與他人相處。

我自己也默默發現以前比較少回應妳的分享,因為我帶著創傷的眼光看外境,妳的專業形象讓我想到了超完美的女人,及智慧與美貌於一身,很想靠近妳,卻又恐懼妳(太完美),回覆妳訊息以前,我都會想著這樣回好嗎?那樣回好嗎?想著想著訊息量過多就給故意選擇遺忘,連結➡️媽媽:女強人形象,快狠準,邏輯思考,專業形象,默默地潛意識居然把妳跟媽媽給連結了~比起老師,妳是我另一個學習過程的隱形權威呀!

在寫分享的時候,默默又解鎖了一個創傷情緒~說出來舒坦多了!真的很感謝妳陪我一起學習~也很開心妳正享受生命帶給妳的豐盛喔,我們真的都好幸福呀❤️❤️❤️

 

學院療癒師菁瑤回應:
謝謝夥伴的分享❤️❤️❤️
當身體擁有足夠的支持(身體覺察+能量交換),整體內外頻率提升後,創傷凍結確實能夠以驚人的速度消融,並顯化在外境的各種關係上。

萬分感謝夥伴總是清晰無私的分享「如何利用花晶深入覺察的過程及轉化」,這些實在讓我受益良多!

我也很喜歡這段:
當我能夠更坦然的看待自己,面對接納自己的需求的同時,也更能無懼他人的眼光,不帶創傷視角的頻率與他人共處。

最後,謝謝妳分享的豐盛美好,看完嘴角上揚,都跟著喜悅起來了呢~

 

學院療癒師回應:
謝謝療癒師Lisa真誠的回饋與分享。

真是具有共時性,下午我才正在想,我最抗拒的花晶是4號花晶,但是我並不討厭綠色,其他綠色系列深至淺的,我都很喜歡,也特別喜歡意識轉化,為何唯獨討厭4號?

明知道越抗拒的,越需要加強使用,可是我只買過一次,就不願意再用,小我很堅持…。

今天我意識到,因為它的味道較甜膩,有點像糖果,讓我覺得很假,很像在騙小孩的;這是內在小孩的創傷視角害怕受騙/受傷,所以不願接受。

我母親當年把我寄放在育幼院時,留了一盒我喜歡的鐵盒水果糖給我,就走了。我一天只敢吃一顆,等著媽媽回來,吃到最後三顆時我不敢再吃了,怕沒了!那是在當時,我與母親最後的連結。本來以前媽媽在的時候,我每天起床都可以買一盒隨便吃~塵封的記憶再次流動。

謝謝妳的坦承拉近了我們彼此的距離❤
一開始我笑了,覺得謬讚了,但那只是妳的眼光,不代表是事實,同樣的,一定也是妳內在具有同樣的特質,才能於別人身上發現欣賞共鳴之處。往往我們看到的是自己,有的部分是我們還沒發現,或是自己尚未能允許展現的面向。

母親=神=至高無上/完美的存在
想靠近➡️又恐懼
我們內在潛藏的罪疚、怕自己不夠好

我們每個人 生而完整~共勉

妳超棒的!藉由直面夥伴的感受,又默默的解鎖了一個情緒,坦然直面,真的能讓我們快速消融,這是一個自己與自己內在的過程,直面過後,說出來,一切彷彿都不曾存在了。

我也時常看到同學的發文,看著太投入了,感覺太多,覺得寫得太好了,根本不知該如何回覆,或者是牽動的點太多,太細膩,當下的狀態根本無法回覆,於是訊息量一多,也就這樣過了;當中我自己也會產生一些感受,怕自己是否事情做得不好……叭啦,叭啦,最後我只能跟自己說,真實坦然的做自己,只能這樣囉!

很開心學習的路上有妳,也很謝謝妳默默的一直為團隊付出,感謝❤❤❤

學員分享:大量使用能量工具,總害怕會失效,一直換不同的療癒方法,原來是內在深信「痛=愛=有用有效」的創傷信念⋯⋯。

新生提問:

以往我曾經使用過很多能量工具,而持續不斷地使用一段時間,例如兩至三個月後,就會發現,那些工具再沒有任何幫助了。不止能量工具,包括保健食品,我發現也有這個現象。例如某種養生茶,我每天持續不間斷地喝三個月後,突然有一天,喝那個茶的時候感覺噁心想吐。後來我停止使用三個月,再去學喝它。發現還是無法再喝,就是想吐。

後來有朋友跟我說,我不能不間斷地持續使用同一個工具,這樣是不正確的。她建議我,無論使用什麼工具,用三天,停兩天,就是不要每天持續使用,這樣會比較好。比較不會用到「麻痹」。

所以現在使用花晶,我內心其實也有同一個恐懼。「不間斷地大量使用一陣子後,是否就會失效?」所以我現在的習慣是,每天做覺察,但使用花精,則是用兩天停兩天這樣。

不知道學姊在這方面是否有經驗可以跟我分享?

 

婕寧助教老師回覆:
親愛的,首先跟妳解釋,所有能量產品、保健食品,都一定會愈用愈無感,但愈無感不是沒用了,老師上課有一直提醒:能量愈輕,狀態愈好,感受會愈不劇烈了。

就像房間愈髒亂,清理時一定愈辛苦,也最有「房間變整潔」的感覺,但隨著房間愈乾淨,我們保持得愈好,日常打掃對妳就沒有當初那種「驚人的整潔感」了,但這是為什麼呢?因為妳房間不髒亂了啊!為什麼不髒亂?因為妳日常打掃啊。

但我們不會因此出現【都是日常有在打掃,所以房間再也沒有「驚人的整潔感」了,我想我應該要停掉日常打掃】的念頭。

以上舉例跟妳妳分享以前所用的保健用品、能量產品、還有現在用的花晶的擔憂,是一模一樣的。跟你用的東西有沒有效無關,因為東西不可能沒效,除非妳能量就一直維持很低,那就會經常對能量產品感到「驚人效果」,或除非妳身體狀況就一直很差,那每次吃藥就都會感覺非常有效。

老師上週課程提醒的:執著期待中的療癒感受,忘記轉化才是真正目的。

妳會因為「愈用愈無感」而擔憂「沒有效果」,其實是妳對自己非常嚴苛的慣性,妳內在深信「痛=愛」的創傷信念,那就會很容易以為感覺不強等於沒效。

這就像妳對療癒這件事,是相信著「療癒就是為了創傷存在的啊,所以我怎麼可以沒有創傷呢?沒有創傷,我不就不能療癒了嗎!」

所以妳會一直換方法,因為妳要的是「感覺有在被療癒(痛)」的感受,而不是真正的被治癒。

所以妳也自己把花晶改為用兩天停兩天,因為妳享受的是「有低頻印記被釋放」的感覺,而不是讓自己維持高頻能量的狀態。

老師第一階段第十單元及書中第114頁都有提醒這一點,這是很多人會有的誤區,我以前也是,直到開始覺察才發現背後的原因。

⭐️以下分享老師對相同問題的回應:『剛開始使用身體花晶時,反應總是很劇烈,但愈用愈沒有劇烈的反應了,是不是花晶對我沒有效了?』

 

采榛老師回:
『使用身體花晶的過程中,當高頻能量接觸到身體,其療癒波頻是秒速穿透、直接釋放身體原有印記。因為能量不會同時在高頻又在低頻,就像我們不會同時身在高樓層與低樓層一樣。

使用花晶時就是以高頻的渾厚能量、在交換出(釋放)身體的低頻能量,而這個高低能量的轉換過程,往往會產生「震盪效應」,也就會發生【好轉反應】。

好轉反應的程度及時間長短,視身體印記的厚重程度而定。一般而言,愈是低頻的創傷印記,使用花晶時所發生的震盪就愈劇烈、釋放的時間也會較長。

所以很多人使用花晶初期,都會有明顯的好轉反應,這是因為初期的印記最厚重,與高頻能量產生的震盪最大,感受才會較明顯而己,並不代表「更有效」或「這樣才有效」。當持續利用花晶落實覺察,好轉反應會愈來愈少,因為身體印記不再如以往般厚重,震盪效應自然不會那麼劇烈了。

有些人會將此視為「花晶沒效了」,其實是不小心本末倒置地將「好轉反應」視為「療癒轉化的目的」。事實上,好轉反應只是療癒的過程,我們會在身心覺察的療癒之旅上經歷好轉反應,但絕不會反覆卡在好轉反,更不應該將好轉反應視為有沒有發生療癒的指標。

我們在初學時,因為身心印記較厚重,身心的好轉反應也會比較明顯強烈。然而隨著我們持續不墜的進行身體覺察、清理印記,我們的身心會愈來愈輕盈,好轉反應自然不需要如此強烈。

但小我頭腦的慣性容易將「激烈的身體反應、強烈的情緒釋放、奇幻的故事畫面」視為「有效的療癒指標」。

這個指標背後的真實目的不是為求療癒,相反是對創傷的執著,才會本末倒置地「只求強烈感覺的過程,遺忘最終要去的目的地」。

這個小我慣性,使我們不斷在人生中尋尋覓覓,無法駐足於心。我們總是因此自我懷疑:是否我做得不對、不夠?
是否這個方法沒有用了?
也許我該換別的療癒方法(或對象/工作/身分)了。

我們不旦在人生各方面是如此、在覺察療癒上也是如此。於是有些實踐者在一段時間後,會本末倒置的在意自己愈來愈少發生大嗚大放的身心釋放過程,忽略觀察自己對身體是否已經更有覺知?
意念上是否更不受困過去?
更有活在當下的能力、 在情緒起伏時能夠作出新的選擇?

轉化的指標,是我們愈來愈能不在過去印記中上演現在的人生及未來的命運,因此無論你的身體反應是屬於強烈的釋放,或是潛意識機制的麻木無感都完全不要緊,你只需持續練習對身體的覺察、不要擔心自己做對做錯、並放下「預期中的療癒感受」,交托身體的智慧帶領你、身體會以超越頭腦預期以外的方式回饋你。』

 

學院療癒師Momo回覆:
謝謝夥伴的提問,讓我有機會再次梳理,當我在絕望時,拿起一支又一支的花晶擦在身上,對我來說竟然代表臣服!

這是學習覺察近兩年來,第一次在一個脈輪疊加使用那麼多支花晶,當下的我陷入自己已無能為力的絕望,也承認自己做不到接納、陪伴,第一次發自內心渴望花晶/神性救救我。

之前的我真的只想靠自己搞定一切,老師說擦花晶的豐盛標準是濕潤,那我就做到濕潤,沒感覺就沒感覺,看似也做到傻傻的做,但我之所以不在乎自己有沒有強烈感覺,其實更因為我根本不想依賴花晶。不帶期望就不會失望,疏離就不怕失去,這也是我對父母/權威/神性的創傷信念。

因為只想靠自己,我不允許自己軟弱無用,遇到問題必須自己拿出行動自己解決。

之前也曾經有過覺得可以陪伴、接納負面情緒的經驗,其實這很符合我想要靠自己的模式。25日那晚,我本來也想靠自己,陪伴接納不要急著想搞定內在小孩,但我當下真的做不到,絕望的承認自己做不到,才終於打破只想靠自己的信念。也才第一次打破標準與限制的使用花晶,無可懷疑的感受到花晶的能量幫助我穿越厚重的身體印記、提升能量層次。

其實之前使用花晶也曾有局部地方有發熱感覺,但是我的標準很高,我不願輕易相信那是能量交換,不夠強烈的轉化我就當作沒有。這次我終於在絕望中求助,並深刻體驗到花晶轉化能量的力量,非常感謝宇宙的安排與神性的帶領。

第二天小我的兩種聲音:想抓取更多花晶vs.不服氣覺察要靠花晶,正是分裂小我的兩極擺盪。謝謝夥伴的提問,謝謝婕寧助教精彩的回覆,都讓我受用無窮。感謝所有共學的夥伴們~

療癒師分享:花晶幫助情緒流動,讓身體的創傷印記釋放消融,看穿小我總想靠自己的不願臣服,開始接受每個面向的自己,明白愛一直都在。

學院療癒師Momo分享:
20210727花晶課題覺察
參加采榛老師的課程才開始使用花晶,不知不覺已經將近兩年。期間持續使用花晶來親近身體、進行身體覺察,發現對身體疼痛酸麻等感受更有覺知,也越來越能從身體感受連結潛意識/內在小孩/小我的訊息。這是持續觸碰身體、與身體靠近,帶來意識信念的轉化,加上花晶可以幫助交換低頻能量、置入高頻能量,達到更快速的穿越。

25日晚上久違的胃部緊縮又出現,因為26日我要在跨國線上會議發表演講。為了這場演講,5月以來已經花了不少時間準備,為了精準掌控時間,近日更密集練習。

我知道一切都已準備就緒,但前一晚仍然倍感壓力,第三脈輪的位置非常難受→沒有自信,害怕展現自己,我感到深深的無能為力,明明知道(表意識)準備、練習都已完成,不可能搞砸,但是身體(潛意識)仍然好害怕,有始以來積累的「我不夠好」、「只要稍微出錯就無法立足於世」的雙重恐懼仍然根植於潛意識。

我想陪伴、接納此刻的情緒,但此時真的做不到,更有一種我跳不出宿命的挫敗感。絕望中,拿起3號花晶抹在第三脈輪,上腹部與胃部仍然難受,再擦了財運之星花晶還是一樣,繼續擦上情緒修護花晶、純淨極光花晶、意識轉化花晶、心靈修護花晶……不知道從哪一瓶花晶開始,我開始連續排氣放屁,上復部的壓力舒緩許多。我又塗抹花鑰霜、極光彩油按摩身體,因壓力恐懼而造成的身體疼痛竟然消失了,身體變得輕鬆,即使我故意去想明天的會議,也不會又胃部緊縮。

這一刻身體的輕鬆感幾乎讓我喜極而泣。不一會兒,感覺到左邊屁股出現明顯的痠→潛意識的防衛卸下來了。第一次深刻感受到在花晶的幫助下釋放代換了長期的身體印記。那天晚上對花晶簡直感激涕零!

26日的演講順利完成。當晚想到花晶的作用還是覺得不可思議,然後小我又開始上演了。一方面對花晶生起貪著之心,盤算著以後是不是要用更多花晶來穿越;一方面又不服氣無法靠自己覺察來突破宿命,不服氣大量使用花晶就可以幫助快速穿越(花錢買外掛工具)。

很多花晶→更容易穿越→療癒轉化=花錢作弊比靠自己努力更容易成功、更值得被愛(小我不服!)

婕寧助教曾經引用老師的分享:
花晶是能幫助覺察療癒的,所以我們的內在小我還會再多加一個投射是「權威課題」,會把對父母的排斥、拒絕、批判也投射到花晶上,頭腦就會產生這些質疑「我的療癒一定要靠你(花晶/父母)嗎?」內在小孩害怕重現信任依靠卻失望受挫。「我不能只靠自己就有高頻能量嗎?」內在小孩小我對父母跟神的不服氣只想靠自己。

覺察著小我真的不願臣服,凡事只想靠自己,對權威(父母、老師)保持距離(表面抗距),但是小我其實想藉由「靠自己」來獲得被愛的資格(潛意識),「我不增加父母的負擔、不用討好的手段讓父母對我偏愛,正大光明努力靠自己的我,是不是更值得被肯定、更值得被愛」。

「想被愛」是目的,「靠自已」是手段,但不知不覺「靠自己」增長了小我的傲慢、也更加深我只能靠自己、我不能倒的恐懼,並且推開父母/神性的愛→因為我不靠你們,才值得被愛。小我陷入矛盾,手段取代了目的,永遠堅信自己要辛苦的靠自己生存,永遠覺得自己得不到無條件的愛(自己設下條件)。

誠如老師一再強調,花晶工具是中性的,我們對花晶的感受只是投射出自己的內在信念。感謝能夠深入經驗花晶對身體印記的釋放,也讓我有機會再次覺察這個世界只有自己沒有別人。

不願臣服的小我,抗拒工具、抗拒權威,想靠自己覺察,仍然只是想要證明自己值得被愛;小我,謝謝你一直以來的努力,你真的很棒,但是你真的可以不用這麼辛苦,使用工具並不可恥,尋求幫助也沒有問題。而且,愛一直都在,只要你願意敞開、無條件的接受衪。

花晶確實是高頻能量工具,幫助我在覺察時,穿越小我的把戲~

療癒師分享:3週大量使用氣節彩油,覺察敏銳度更精微細緻, 身體各種好轉反應都在不斷的釋放印記,消融過往的創傷凍結。

學院療癒師于茵分享:
【將氣結彩油三週內豐盛使用完畢心得】
時間:07/06~07/26共21天

♦使用心得

▪️色彩療癒的選色覺察
每個花晶系列的能量工具,色彩都對應我們的潛意識訊息。所以這次我直覺選擇自己一想到就不喜歡的綠色。

和過去對比,不喜歡的顏色我應該會選擇紅色,但對應這兩年持續清理原生家庭(紅色)的印記,我對紅色的排斥感已最大程度的降低。

▪️對彩油的使用感覺察
使用的頭三天,對於全身使用「油」並不習慣,因為不喜歡油油的感覺,但彩油擦起來並不厚重,全身擦完是沒有任何悶感。

初期學習身體覺察時,我從小到大就沒在保養身體只顧臉,臉很願意花時間跟花錢,當知道臉上擦油可以鎖水時,還特地在專櫃買油來擦臉,且很勤奮。(以前對自己的身體很草率)

所以"質地"沒問題,是不願意多關照自己的身體。但慣性讓我想用「質地」去排斥它,從這裡更體會到自己對身體的差別待遇。

▪️使用彩油時的身體覺察
(1)發現慣性很驚人
這次使用彩油,是帶著【每一吋肌膚】都要擦到,來練習使用彩油,從腳趾每個縫隙往上到全臉,延伸至耳後全部,然後發現自己都會跳過「嘴唇」,但這下意識的動作是第一次觀察到,用了三週,自己還會常提醒自己不要跳過嘴唇,這讓我意識到慣性很驚人!

(2)身體敏銳度提升
彩油的質地很容易滑過每一吋肌膚,透過這個動作也會觸碰到皮膚上的每一個細節,是不是太乾?有沒有長什麼東西?進而鍛鍊到對身體的敏感度;現在整理頭髮,擦護髮產品於髮尾時,居然感覺到每一撮髮尾對應到的頭皮位置,我的頭髮很長,但從來沒有這麽清楚的感覺到,輕觸髮尾就能感覺到它對應的髮根位置,有一種身體覺知升級的感覺。

(3)這三週身體好轉反應如下
► 暈眩:第6、7脈輪,對內在情緒裝傻刻意忽略,不願為自己的真相負責保持狀況外暈頭(仍持續中)。

►眼睛模糊: 第6脈輪,對自己明知的視而不見、模糊不明(兩三天出現一次,仍持續中)。

► 疲累熟睡:釋放焦慮不安。

►全身皮膚搔癢,體內過多發炎(排出),內在情緒累積過多的憤怒和恐懼。

►左腳後跟香港腳:第3脈輪皮膚系統(人我邊界),對原生家庭/陰性力量 的憤怒(疹/發炎)及生存恐懼(水泡)。

►右腳趾縫脫皮癢:乾燥脫皮跟第4脈輪心肺功能有關,因缺氧細胞不保水/原生家庭不被支持感、不值得感
。

►不時左右膝蓋、腰、腹部抽痛:膝蓋對應腎臟和恐懼/痛都是內在小孩的痛。

►分泌物變多:第2脈輪,濕氣重,恐懼釋放。

▪️使用彩由的內在覺察
(1)以為自己很平靜,但身體很誠實。
接觸花晶大概兩年的時間了,前期使用,大量清理厚重的身體印記(花晶+花霜),最深刻的身體釋放就是大吐特吐跟持續的口破,在前半段身體的痛苦沒少過,但透過持續不墜的做身體覺察,比起兩年前的自己已是「輕盈」了很多很多;今年開始認真使用口服花晶,而這半年不管是身體或是情緒已很少起起伏伏。

這次認真使用彩油,因身體陸續出現的好轉反應,再次看見自己的傲慢,我以為不會再有這麼多的釋放,當然學習身體覺察並不是為了抓出自己哪裡有狀況,但就三週身體毫不迂迴的釋放印記,讓我再次對生命臣服。

如同老師在第二階段深度療癒課程,帶領身體覺察時說明,當你能越能對比出身體的差異,越能跟身體連結得更深,而使用彩油讓我體會到的也是「觀察身體的細微=觀察情緒的精微」。

(2)以為很清明,卻一直暈眩和雙眼模糊。
現在好轉反應就是暈眩和雙眼模糊,兩者的潛意識訊息是「不想面對真相、不願看見真相」。

在第一週,耐心的問自己是不是在逃避什麼?並沒覺察出具體內容,單純就是陪伴著!接著第二週,身體症狀並沒有緩解,我就開始慌了…,發現自己不願意承認,不允許自己有這些狀態!自嘲「看吧!妳就是看不到,妳就只能這樣了,快放棄吧,不要掙扎…」當我越慌,越這麼相信著。第三週,彩油都快用完了,這兩個症狀還是持續上演著,我看見自暴自棄的自己,不敢相信自己卡成這樣。

我陪伴自己的品質隨著時間的拉長,幾乎完全的瓦解。在我低落絕望時,才意識到,慣性的自己,是先想著怎麼擺脫問題、搞定問題,陪伴自己的耐心是有限的,甚至完全忘記可以交托自己和臣服生命…,因為至始至終我只相信自己,沒有真的相信過誰可以一直支持我,我相信的是「支持是短暫的」不可能長久!

現在第四週了,暈眩仍不時的出來轉一下,眼睛也會突然的模糊,但帶著這些看見,我學習著「長時間的陪伴自己」和「交托自己」每一個無能為力的片刻。

(3)不敢大方分享源自於羞愧和匱乏
發現自己很少公開用花晶或介紹花晶,原因是價格,害怕家人或朋友怎麼看我,覺得我亂花錢;這對比到我也從不會透露薪資讓家人知道,用貴的產品=奢侈浪費,只要買貴的東西,自然的隱瞞價格或乾脆不說,這行為是「極度的匱乏」,表面用著花晶對自己大方,但不敢大方的說出,其背後信念仍是覺得自己是不配得、不值得擁有,並存在著「偷偷」的羞愧信念。

而任何【偷偷摸摸的事】都是基於一種【非常深度的羞愧感】,仍是渴求被愛,如果我大方的說我為自己花錢、你們會認為我值得擁有嗎?你們是否還能接受我和愛我呢?!

♦使用結論
(1)使用後感受到,所有花晶能量被延長了時效,會感知到原本可能容易忽略的情緒(精微能量),現更對細微的情緒更有意識,這是使用彩油後讓我真實體驗到「延長」時效的好處。

(2)再來就是上述提到的身體敏銳度提升,因為油能滑過皮膚上的每一個細節,進而能鍛鍊到對身體的敏感度,提升身體覺察的品質。

(3)最後來介紹我所使用的這款彩油:氣結彩油。

✅《氣結彩油》是以《氣結釋放花晶》為基底。針對全身氣脈、帶動血脈,推動氣血暢通;疏導氣結阻塞的能量,改善結締組織彈力;軟化緊繃僵硬肌肉關節,回復肌肉關節活力;針對身體局部或全身特別僵硬或存在已久的舊傷;協助暢通緊縮凍結的脈輪區,使精氣神逐漸清明一致。

⭐️建議使用對象:
✅全身關節緊繃僵硬、氣脈瘀塞嚴重者
✅長期體溫偏高者(慢性發炎體質)
✅想針對打通氣脈的流動

⭐️ 原理
✅澳洲花晶的能量彩油系列是以各大療癒主題的身體花晶為基底。能量分子:彩油 > 花霜、寶寶霜 > 花晶。

✅花霜、寶寶霜能量分子是介於花晶與彩油之間,因此兩大光子霜都可以加強放大每一支身體花晶的療癒功效。

✅彩油的能量分子最大,能量穿透度較淺,卻有無可取代的特性,能最大化延長所使用的每一支身體花晶、花霜、寶寶霜的療癒時效。

✅使用順序:
(1)先將能量穿透最快、釋放印記最強力的身體花晶使用在各大脈輪關鍵點。

(2)再將光子花鑰霜或光子寶寶霜使用在更大面積的身體區域。

(3)最後將花晶能量彩油使用在已用完身體花晶/光子花鑰霜/光子寶寶霜的身體區域的【每一吋肌膚】,最大化延長所有能量工具的作用時效。

❤️真心推薦給各位夥伴,透過這個分享,希望大家也能親身體驗,最後祝褔大家的豐盛轉化大於我千百倍❤️

學員分享:即使因疫情長期沒有工作,也能停止自我批判和負面信念,克服恐懼,開設自己的工作室。

學員分享:
3週內,大量使用澳洲花晶能量彩油心得分享

選出最不喜歡的顏色:直覺選白色,因為覺得穿白色衣服很顯胖!

白色是《極光彩油》 Energetic Colour Oil – Divine Light

《極光彩油》是以《純淨極光花晶》為基底:
內在調節是以強大的純淨能量,洗滌身心堆疊的印記,讓無法停止的負面信念與思維被釋放。

身體調節是針對淨化全身淋巴組織的毒素;放鬆緊繃的肌肉系統(放下內在防禦);淨化慢性發炎與急性發炎的症狀。

⭐️建議使用對象:
✅慢性發炎體質與急性發炎症狀:建議《極光彩油》搭配《純淨極光》、《身體修護》、《Moor》、《光子花鑰霜》;口服花晶《身心淨化》。

✅重大疾病與慢性疾病患者:建議《極光彩油》搭配《純淨極光》、《Moor》、《光子花鑰霜》;口服花晶《身心淨化》。

✅想針對身體的排毒淨化:建議《極光彩油》搭配《純淨極光》、《Moor》、《光子花鑰霜》;口服花晶《身心淨化》

真的再次讚嘆身體的智慧了!所選的花晶能量彩油完全對應了身體的現況,長期因防禦而緊繃的肌肉(肩頸手),過多的情緒印記導致肝膽解毒功能失衡,使淋巴系統受到污染,讓身體慢性和急性發炎!

•質地
因工作關係,很常接觸《油》,花晶能量彩油的質地是我目前為止使用過最細緻的。平時我不喜歡擦乳液,更討厭身上有黏膩感,堵塞了毛孔的呼吸,皮膚沒有乾、癢、脫皮的狀態,是不可能將油或乳液塗抹在皮膚上的,當我擦上花晶能量彩油在身體的每一吋肌膚,我很驚訝,吸收的效果竟如此快速,加上有了花晶和花霜的打底,花晶能量彩油的滋潤度還能讓我順便幫身體按摩!

•味道
聞起來有涼涼的感覺,味道很舒服!讓我想起小時候我最喜歡擦萬精油或是消炎涼感的藥膏,涼涼的好像就能把痠痛帶走了!天氣熱的時候也很好用,塗在身上就不會熱到睡不著了!

•內在覺察
兒時因為討愛,無限付出/透支又不敢說出真實想法,由身體的四、五脈輪展露無遺。

•身體的對比
1.胸部變小了,背也變得更薄了
2.可以更明顯看到自己的鎖骨線條
3.吞口水時(照鏡子)能看到脖子沒那麼腫
4.手臂、手肘、手指能感覺實質消水腫了!
(戴合身手套發現套進去比之前更輕鬆)
5.舌頭的舌苔減少了(濕氣消除)
6.頭皮變鬆,用手按額頭會動了,之前超緊
(放鬆緊繃的肌肉系統)
7.皮膚變細緻了

•工作的覺察轉化
在使用花晶彩油的這段期間,工作完全停擺,對比以前,絕對不可能讓自己陷入沒收入這麼長的時間!一定會胡亂找工作,先解決自己收入的問題,邊做邊怨懟,再循環以前的模式!

但這次我竟下了開工作室的決定,不再否定自己的能力,逐漸停止腦中的自我批判和不斷湧現的負面信念,在FB分享工作室的消息,我完全沒想過會有很多人回覆,更棒的改變是我能夠接受他人對我的幫助,以前我總羞愧接受,怕造成他人的負擔!現在我知道自己和以前真的不一樣了!這是一個螺旋向上的過程!

感謝我的願心,陪伴我一路前行!
感恩老師直指核心從不于迴的正知正見
感恩助教、療癒師和夥伴們的陪伴、共同成長
祝福每一位豐盛的轉化、療癒遠大過於我 ~

學員分享:大量使用能量彩油,由抗拒到接受,釋放內在覺得自己不夠好、不值得的恐懼信念,行動力大幅提升!

學院療癒師Syuan分享:
以下是我三週內豐盛用完花晶彩油的真實體驗:因為潛意識慣性會迴避最需要的,所以我選擇了「火彩油」。我不喜歡/沒好感的顏色是「紅色」。

經過對比,我發現自己逃避「紅色/原生家庭」的課題。之前在做運動時也發現我比較少做「下半身」的運動,使得下半身的肌肉是比較鬆軟無力

覺察會持續連線到父母關係,整體而言,我的物質根基還是不穩定,對應到生活就是行動力也超不穩定

【質地覺察】
我不喜歡油膩膩的東西,之前我在治療臉上的痘痘時,醫生開的治療方式是每日用油敷臉 30 mins 以上,我會不小心讓臉上的油滴到衣服、空間,但在這個時候,我媽就會出來發言:「妳用那個有用嗎?」「妳又滴得到處都是…。」

那是內在小孩覺得自己不好、被母親嫌視的話語,因此我在用油時也總是小心翼翼的,內在小孩真的不喜歡被唸(罵)。

這次在使用花晶能量彩油的過程,第一週比較處在上述感受,不太喜歡,但第一週後,漸能欣賞花晶能量彩油擦在身上的感覺,並慢慢擦、慢慢摸自己的身體,也很喜歡火彩油的榛果味道。

【身體覺察】
第一週使用時較為明顯:
1. 第三脈輪發紅:帶出很多以往壓抑的憤怒情緒。

2. 上半身發熱、流汗:在發熱時很能感受到細胞的汰換更新,同時也釋放過往老是覺得自己不夠好、不值得擁有的恐懼

【轉化】
火彩油的調理重點是「活力、循環、新陳代謝、淨化」,能帶動生命動能,啟動行動力。這部分很有感!!

身體變化
全身身體的皮膚變超好,非常好摸

生活變化
1. 作息回歸正常:
之前有分享過,我從沒有全職工作後,作息就超不固定,前陣子更是常凌晨才睡並睡到中午,使用彩油到現在,即使有時比較晚睡,但也能早早起,也不會感到無精打采、沒有活力。

2. 行動力提升:
以前只能專注在某一工作上,最近更能同步完成不同的事物,並且想做的事情也更能落實。之前還非常完美主義時,任何寫出的文字我都要看過好幾遍才能發出,但前幾天發現自己發的某篇覺察文居然有錯字!讓我很驚訝!!但我也不介意。另在粉專上所發出的文章也開始不會拘泥那麼多,覺得寫好就發出吧!

3. 生命動能湧上:
或許也跟這週將要結束前單位的工作相關,比較能專注在接下來想做的事情,但在體內確實能感覺到一股要衝破的生命動能,很有活力!

我的生活在7 月覺得像搭上光速列車一樣,外境的新舊變化實在不可思議,感覺更多時候並不是我有意識在主導這一切,而是冥冥有股力量在推著自己往前走

感謝與大家一起同行成長,非常愛大家唷!!

療癒師分享:大量使用土彩油,釋放潛意識對父親愛的渴求,身體出現好轉反應,更正向的行動與表達,重新體會「父親的愛」的,重新與父親和解。

學院療癒師Miranda分享:
3週內大量豐盛使用《土彩油》覺察分享

父親是我們陽性能量的源頭,表意識我對父親的懼多於愛,潛意識為了得到父親的愛與肯定,不斷的透支自己活出失衡的陽性力量,且如老師所說深深影響了我的伴侶關係。

我最不喜歡的是顏色是深黃色(越抗拒代表越需要),所以這次大量豐盛使用的是《土彩油》。

《土彩油》是以《3號花晶》為基底:
內在調節個人意志力低下、思慮憂愁的情緒能量,開啟第三脈輪的消化動能,讓身心靈的消化系統重新啟動。

身體調節全身淋巴代謝循環,改善靜脈曲張、橘皮組織;恢復肝膽分解毒素與脂肪的功能,讓體內廢物可被正常過濾運輸;排出全身體內多餘滯留的水分、提升鬆軟的肌肉組織彈性與力量,提振心肺呼吸能量。

在連續使用《土彩油》的那3週,時常在盲選花晶要敷眼睛或是撒在頂輪時,我總是選到3號或是《財運之星》,才驚覺我之前竟然從未花時間加強第3脈輪的覺察,但明明我就有家族肝病史,以前也曾經胃潰瘍需要治療,潛意識的自動忽略太強大了,所以選擇到《土彩油》真的只是剛好而已。

於是這段時間除了原本1-7脈輪的花晶覺察以及使用光子霜+彩油塗遍全身,我還會加強第3脈輪疊加3號、財運之星、情緒修護、身體修護、基因淨化,然後最後一道光子霜+彩油(之前是土彩油,用完後,目前改黃晶彩油)。因此1-3-5脈輪都釋放一些身體印記:

第一脈輪:瘀血浮現、消水腫(釋放生存恐懼)
第三脈輪:乾嘔、嘔吐(釋放委屈心酸)
第五脈輪:嘴破、牙齦腫脹(釋放憤怒不平)

也因為土彩油提振心肺呼吸能量,我在1個小時的花晶時間裡會專注在呼吸,一邊擦花晶一邊深深的呼吸,深呼吸一會兒後我的手指、兩乳之間(第四脈輪)、臉部(第六脈輪)就會開始發麻,麻到手指無法握緊並會微微抖動,臉部是則像打了肉毒表情僵硬(因為太麻了我擦到一半還特別跑去照鏡子,看到自己臉部僵硬的模樣超好笑的)。昨晚則是進一步延伸到腳底板也發麻,有點像細細的針在刺,不太舒服。

我自己的解讀是,這個麻釋放了過往因自我保護機制切斷了與身體、情緒連結,所產生的「麻木不仁」。而的確我越來越能感覺到我的身體(內在小孩)感受,越來越能夠靠近她並聆聽她了。另外這過程中還會釋放大量的水分,常常後腰、後背都濕漉漉的一片,彩油擦上去會滑滑的,但很快會吸收,皮膚摸起來真的超光滑細緻的。

對比前後的差異,發現可以更正向的行動力;更放鬆的展現自己、接納當下所是;不卑不亢表達自己的意見;比較有耐心不急躁;酒糟性皮膚炎也有改善。

靠著「持續不墜、傻傻的做」,覺察已是生活的一部分,而透過花晶、光子霜、彩油,口服花晶(口服花晶用完,我會把罐子留下來裝花晶,利用吸管將花晶直接滴在頭皮上,比較不會被頭髮擋住)等能量工具,讓我能更容易將覺察運用在生活中,在各方面協助我轉化、螺旋向上。

「真正的療癒貫穿世代,妳每一次的旅程都不是單獨一人,無形中都有龐大的血親意識在陪伴著、支撐著、庇佑著妳。我們身在其中,不只重新拾回對父母、與他人、與自己的情感連結,裡面也包括父母曾經散落在兒時過往的心靈碎片。」~~

讀到最後這一段真的熱淚盈眶,父親雖然已經離開我33年了,但他的能量從來沒有離開過我,我感受到他的血、他的愛、他的能量在我身體內流淌著,而我釋放了第3脈輪的憤怒暴躁、委屈心酸,療癒自己的同時也療癒了父親。

感謝覺察,才能讓我有重新認識父親的機會,重新體會「父親的愛」的機會,重新與父親和解的機會,不論他在或不在。

這真的是此生最珍貴的禮物了,對老師的感謝無法言喻!

學員分享:花晶都是酒精味,覺察到內在自卑、羞愧而形成外在的自我毀滅,陪伴與釋放過往切斷的感受,凍結開始一一消融。

學員分享:

在做身體覺察擦花晶時,閃過《自我毀滅》這四個字,先前覺得好聞的花晶(1號、3號、4號、5號、心靈修護、基因凈化、恬美夢境)現在都是滿滿的酒精味《小我的抗拒》,左腹肋骨觸碰過後的疼痛感比右邊強烈,肚子的疼痛感也是左邊較明顯,擦花晶在第六脈輪時,有種想落淚的悲傷感!

「小我」拒絕脆弱的樣貌被發現,那是保留自己僅剩的尊嚴,若是再被覺察發現,那我還剩下什麼,等著被看笑話嗎!不可以!這樣太可悲了,我才不可能被任何人得逞(包括我)!必須強悍,必須捍衛自己(小我)。

國中時期,學校有年級才藝比賽,不會跳舞的我也被選為其中一員,訓練過程中,一度被同學打擊信心,一氣之下,舞也不練了,將自己反鎖在廁所,即使是安慰我,告訴我沒關係,依舊誰叫都不開門,因為那實在太丟臉了,自卑到生氣!

我現在的心境不就是和國中時期一樣嗎!但不同的是,這次的我願意陪伴自己,宇宙聽到了我的請求,在疫情停工期間,專注在未完成的課題,好好的感受過往被我刻意忽略切斷的感覺,真切的痛其所痛,怒其所怒,傷其所傷,樂其所樂,再由喉輪展現出真實的感受,將過往因求生存而壓抑的情緒感受一一體驗,連同原生家庭(爸爸、媽媽的悲傷)再一一放下!

 

學院療癒師回覆:
你的分享很共振我,讓我想起我小的時候,從幼兒園就開始學鋼琴,是媽媽安排請她一個長輩的女兒一對一到我家裡來教,初期是我們去她家,所以我一直很天真,從來也不曾與他人比較過,也不知道外面的人學習狀況是如何。

直到我五年級要升六年級的那個夏天,剛好樓下鄰居一個小我一歲的女生來我家玩,她媽媽說她也會彈琴,兩家的媽媽現場就請我們彈奏,那個女生一出手彈的就是世界名曲,當下我就傻眼了!同時我也拒絕彈奏,在此之後,我也不再學習,也不再彈鋼琴了。

那個當下我有很深的羞辱/羞愧感,這個感覺純粹是我自己的,沒有人羞辱我,是我自己覺得被羞辱了,信心嚴重被打擊了!(第三脈輪自尊心嚴重受損,不敢輕易自我展現,更加的相信自己不如人,不夠好)

從此以後我很氣我媽,覺得我媽做事沒有規劃及系統化,為什麼花比別人更多的學費與時間,卻連一半的品質都沒有?課程/系統/進度,都沒有掌握了解,只知道付錢,不值得信任!(不要懷疑這真的是一個小孩的心聲)

原本性格羞愧隱藏的自己,在任何時候都會希望將自己藏起來,最好都沒有人看到我,但是經過這件事的引爆刺激後,更加劇的我內心的反叛;為什麼一個團體裡面的佼佼者,聚光燈底下的就是那幾個人?為什麼是他們就不能是我?

我的忌妒在那個時候,讓陰性能量轉換為較有侵略性的陽性能量(快狠准);媽媽無法指望,我只能靠自己的信念埋下,我開始做事更謹慎了,只為了讓自己更優異,能站在聚光燈下,我不願臣服!

過去 每一個優化自己的過程都好累,因為那是帶著不願臣服對抗的心;不願接納本所是,好還要更好,百尺竿頭還要再往哪裡去?(第4脈輪:自我接納,第5脈輪:自我臣服)

只有我比你強,我才不用面對卑微的我自己;而事實上我根本不敢直視面對卑微脆弱的自己。(第6脈輪:完美主義/直面真實自我)

我演過幾次「自我毀滅」的劇本,處在兩極失衡的狀態下,在人生不同的領域,陽性能量的自己把自己推動到如明星般的位置,但是內在深層意識的自己受不了這樣的生活方式及‘’注目‘’,到達一個巔峰便會創造一個情境,讓自己可以合情合理的‘’躲起來‘’盡可能的減少與人互動。(外在的我,是那麼的想要,但是內在卻是"羞愧、不配得"的拉扯。)

但凡兩極失衡,都必有過渡時期,在覺察中會向中間平衡靠近。
無論是用力彰顯,或是脆弱隱藏,裡面都有極深的無力罪疚感等待我們療癒釋放,頭腦的故事串聯有時未必那麼及時那麼多,但是身體情緒的感知,在一呼一吸間只要定錨,即會跟隨流動釋放。感恩夥伴們的集體能量場,祝願大家的療癒轉化在我之上❤

學員分享及療癒師回覆:花晶混合光子霜擦全臉,往內看見自我批叛/毀滅的完美主義;不敢示弱,不願臣服,是內在小孩渴望父母肯定/愛的渴求。

新生學員分享:

第一階段第六脈輪身心覺察

今天在上課時,使用5號花晶混合光子霜抹全臉,塗抹時內心害怕臉上的痘痘會不會更嚴重,厭惡自己臉上很多痘痘又暗沉,希望可以變成水煮雞蛋肌膚,那樣才美。

因為達不到高標準的自我批判及厭惡,想到兒時拿到獎牌卻被父親指責不夠好,恐懼自己沒有價值,沒價值就不會被愛。

曾經鼻子過敏非常嚴重(弟弟妹妹也是),狂流鼻水或鼻塞,三個人一天可以用掉一包衛生紙,當時以為是塵蟎問題,但用了很多方法還是沒改善,後來發現我們只會在自己家時鼻子過敏。

確實在家時,我會很注意父母的任何舉動,很容易緊繃,父親隨口一句話或母親切水果的舉動,都會讓我內心充滿自我批判的小劇場,所以後來也不喜歡回家,身體難受,心裡也難受。

當我頭低著用情緒修護花晶抹手敷眼時,我對這個動作感到抗拒,瞬間聯想到受害者抱頭被打的模樣,我對呈現這樣動作的自己很抗拒,覺得不安全,好像下一秒我就會被打。

察覺到我不想展現自己的脆弱,而內在因為兒時展露情緒被爸爸打,認為悲傷哭泣=脆弱,憤怒=脆弱,脆弱=不被愛,為了隱藏脆弱的自己,對外經常表現極度理性,甚至為了不讓自己「失控」,會避免及抗拒任何可能引發悲傷、憤怒情緒的事物,不看新聞、不看有難過劇情的戲劇、小說、漫畫,覺得人生很苦,為什麼還要再讓自己感受到苦的情緒,因此通通迴避。

迴避悲傷及憤怒久了,我內在開始感到混亂,內心有很多負面感受混雜在一起,外在卻表現不出來,哭不出來,生不了氣,要刻意控制自己去看悲劇才會哭。

直到前年才發現自己這樣不對勁,我甚至在應該會開心的時候開心不了,連悲傷的劇情也流不出淚(內心很難過可是就是哭不出來),感覺全部情緒卡在身體裡,有一面玻璃隔著我的內在與外在,內在刮著暴風,外在靜如死水。

開始上身體覺察課後,重新連結身體,是我近幾年哭最多次的時候,但是自己感覺還需要加強第三脈輪情緒消化,跟隨第三脈輪引導時相較沒感覺。

連結神性時,看見像土地公的神,感覺和藹可親,我向他請求介入我洞察真相的能力,「你早就擁有」這時我的額頭出現 藍色印記,我仍繼續請求,他看似包容又無奈的接受了。接著他的模樣不斷變化,老人、女神、觀音、綠度母、大地之母,最後變成「我」的樣子,我感覺到神就是我的一部分。

我像他提出一直待在我身邊的要求,「好,我一直都在你身邊,只是你不曾發現,不管以前、現在、以後,也都會一直在你背後支持你」他從後方抱住我時,感到無比滿足、感動、開心,愛充滿了我。

我感覺我們是無比親密的朋友,引導結束時很不捨,本來有點難過,他對我說「下次再來」,覺得太接地氣讓我笑出來。也藉由覺察明白,神性本就在我之內從不曾離開。

 

學院療癒師回應:
親愛的,妳真是太可愛了

花晶混合光子霜擦臉通常來說痘痘不會更嚴重的(除非是好轉反應),光子霜本身也內含花晶成分,質地吸收很好不會黏膩阻塞毛孔;我自己的使用經驗搭配不同的花晶有不同的效果,跟妳分享。

光子霜配6號花晶:會有緊實拉提的效果,輪廓線及臉部會覺得較緊緻。而身心對應➡️向內看清自我真相,同時也能感受自己較清明,對於真實的感覺較能坦然面對。

光子霜配心靈修復花晶:宛如人面桃花,很像別人看你,自己看自己都變漂亮順眼了,我覺得這是跟人際,自我接納有關。供妳參考

前兩天有夥伴分享用1號花晶敷眼睛時,我跟進於是又有了新發現~

我同樣以1號敷眼睛時,並沒有想像中來的濃烈香氣(或酒精味)及灼熱感,只有淡淡的香味跟微涼的感受;頭低下用手敷上眼睛時,感覺鮮紅血流成河➡️似滿臉是血,開始咳嗽;但真的進入敷貼過程時,卻是微涼、透露出藍白色的光芒。

解讀:
低頭/臣服,我以物質性的雙眼來看待自己及我的原生家庭/物質性創造的一切時,我以為會是滿目瘡痍/血流成河/面目全非;但是當我真的臣服,專注於身體及內在時,所感受到的是一份平靜與空無,並沒有那些我以為的不堪與恐懼,甚至是皮膚過激的反應。愛面子/完美主義的我,面對真實自我/原生家庭有很大的恐懼與不堪➡️剛開始下去的咳嗽,我能自我坦承?自我面對嗎?(排拒反應)

同時我將1號再加強頂輪,靈性修復加強第一脈輪,我覺得我像做了一場好長好長的夢,現在我願意醒來了!這兩天我也能夠很積極的處理‘面對並落實很多該做的事項。(當對自我的排拒能夠接納/臣服/坦然面對時,自然能夠有力量去做該做的事)

身體覺察完成後,我照鏡子突然發現整個臉毛孔緊縮,像打了high light 一樣,超明顯的效果~

於是我測試了三天,當天我是先用光子霜+6號打底擦全臉,才用一號敷眼睛,當然手掌一定也會敷到臉部,剩餘的也會塗抹。第二天我換用1號混霜,相反著用,發現高光效果最後是有,但是似乎比較慢呈現,第三天用回第一天的方式,果然一敷完皮膚立刻毛孔緊縮呈濾鏡效果,小我的完美主義仍然堅持作祟~

低頭/臣服,好像象徵著「輸」,我弱了,是否我弱了,我就會挨打受困…這樣的感受會引發我們深層意識的「不安全感」,而所有的‘’不安全感‘’都是來自於「恐懼」的情緒,這份情緒凍結沒有讓它流動釋放出來,它只會幻化為「種種防衛」來守護妳,這部分建議妳可以加強第一脈輪的身心覺察療癒釋放,情緒修復花晶除了第三脈輪、第五脈輪也可以使用,5號花晶第五脈輪持續使用❤

祝福妳喜悅豐盛

學員分享:黑眼圈對應第六脈輪—看見自己的真相,花晶敷眼睛連結父系祖輩的眼淚,是對父親無法說出口的思念。連續花晶敷眼,黑眼圈變淡,外在與父親的關係同步改善。

學院療癒師于茵分享:

06.25 我的黑眼圈覺察分享

從小我的黑眼圈就特別的深,大部分的人看到都會說是過敏導致,但我並沒有過敏或鼻炎,而這個像是遺傳了媽媽,眼皮比較薄,眼下有明顯的三角陰影,所以我化妝一定要用遮瑕膏掩蓋。

黑眼圈:第六脈輪—看見自己的真相。血液循環不良(循環差=囤積=眼淚/血液對應第一脈輪)。

有天晚上在擦花晶的時候,突然想了解自己的黑眼圈是怎麼回事,於是我照平常一樣使用6號花晶敷眼睛,但把專注力放在黑眼圈上,接著我感受到一個訊息是「思念」,沒有具體的對象,但感覺到一層一層到源頭,因為太抽象了,所以我簡單的在筆記本上紀錄,而之後就沒有再出現。

【嘗試用1號花晶】
第一天:今天晚上擦花晶,隨著直覺我使用1號花晶敷眼睛,感覺灼熱和振動,突然一陣鼻酸跟眼淚,閉眼直覺連結到我的阿公,更具體的感覺是父系祖輩內在小孩的眼淚,接著湧上心頭的是「思念」,對父親無法說出口的思念,裡頭有太多被理性所壓抑的情緒凍結,在這過程後,居然感覺鼻子呼吸進來的空氣可通過眉心,多了一種暢通感。

第二天:今天一樣用1號花晶敷眼睛,灼熱感依舊,一樣覺得想哭沒有原因,有很深層的悲傷,但眼淚流不出來,心臟跳動感明顯。有感覺是一次一次忍住眼淚而導致黑眼圈。今天有感覺到這思念感是屬於「父母內在小孩對父愛的渴望=我的」。

第三~五天:持續使用1號花晶敷眼睛,灼熱感一樣,悲傷的感覺淡了。血液循環可能有改善,雙眼黑眼圈看起來有再淡一點點,持續觀察。

【外 境】
過去分享有提到我覺得父親像陌生人且很疏離,在一連串的覺察釋放後,跟父親相處時有比較自在。

近期覺察到,我在國小三年級才和父母住,在這之前是爺爺奶奶帶大的,所以我不太知道怎麼和父母相處,爸爸更是,在我眼裡他是嚴肅、強勢的,所以在學時期,我很少開口問父母有關功課的事請,比如數學不會算。而且我有一個迷思,就是我是鄉下來的,不知怎的,很怕被父母笑,也怕父母批評爺爺奶奶…於是我更不會提問,這也導致很多事情都只想自己解決。

直到這兩天,我的父親頻繁打電話問我有關於「手機、平板」怎麼用,然後對話的過程父親說:「我研究過了大概都知道(面子),但有些東西我還是問妳比較清楚」時,我突然心裡笑開了,就這看似平凡的事情,我的內在小孩就被父親給療癒了!原來我們都一樣。

有趣的是,原來黑眼圈底下不敢直視的真相是「自尊心」,不管是媽媽的或爸爸的或我的,那股不願對父親示弱說「需要、愛、思念」,不允許自己脆弱的「強撐」。

 

新生學員回應:
感謝療癒師于茵的分享!黑眼圈這部份,非常共振!

我從小就黑眼圈和鼻子過敏都非常嚴重。黑眼圈一直被媽媽所討厭,這可能也是媽媽覺得我醜的原因吧。

你在文章提到的「思念」,還有使用1號花晶敷眼睛後出現的強烈思念感覺,剛好和我昨天的覺察共振!

我有用過1、2、6號花晶敷眼睛,感覺對1號的反應最大。對媽媽思念的感覺,用一首歌來表達:光良的《都是你》

謝謝你跟所有的共學夥伴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