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課後真實分享

學員分享:因為從小原生家庭的教導,使自己長期逃避面對「身為女兒、女性」的憤怒與罪疚感,透過課程中的覺察與內在小孩連結,重新接納內在受傷的自己,而有了更深層的轉化。

我一直下意識避開第二脈輪,特別是針對「我身為女兒、女性」有什麼樣的憤怒、被歧視、被貼標籤,甚至是否有過言語或肢體侵犯?​

從小媽媽就讓我相信,身為女兒不能繼承家產(家族的愛),必需在成年時被丟給外人,成為外姓人,但我想永遠當他們的小孩,永遠永遠不被丟掉⋯⋯。​

所以我好恨當女人,女人是弱者,下意識會想忽略被侵犯的記憶,就算想到也是無感,但再細細去看,居然是滿滿的自責委屈心痛!大家會怎麼看我?媽媽會怎麼看我?她一定不會保護我,她會說是我的錯,因為我長了女人的身體,就是會勾引男人,我不能說我不能說我不能說⋯⋯!!​

內在小孩說:一定是我不好,一定是我生成女人這個身體,都是我的錯,誰叫我有乳房和下體。​

內在小孩想哭,趕緊做身體覺察,從二四脈輪開始,然後突然就崩哭⋯⋯內在小孩大聲哭訴!​

我繼續覺察二四脈輪,連結到我在子宮中的安心和溫暖,我出生後從乳房汲取的母奶,我驚醒:我不再把罪名安在女人的乳房和下體,它們沒有錯,我只是因為不敢面對內心無處宣洩的憤怒和罪惡,才把一切傷痛歸責在女人的身分上。​

女人沒有錯,下體和乳房當然也沒有錯,錯的是我沒扛起自己的責任,承接內在小孩的罪疚憤怒。​

我繼續覺察第二脈輪的和第四脈輪的心痛,我聽到內在小孩說自己當時真的好害怕,於是一起害怕,聽她說話,接住她,並且穩穩的告訴她:這不是妳(我)的錯,我會保護妳(自己),我們會保護自己,因為我是妳(自己)的內在父母!​

突然第四脈輪的心痛消了,然後感動的哭出來,感覺療癒超越時空的發生,現在的我與當時被侵犯的小小年紀的我互相依偎著,我們全然信任與愛著對方(都是我)。無論再痛,我都願意把自己接回來,感受所有情緒的存在,感受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我要從身體每一個部位,一個一個把她們愛回來!​

學員分享:透過課程釋放了逃避已久認為自己不配活、沒有價值的創傷印記,並看見完美主義背後的真相源自於害怕自己不值得被愛。

5/24上完學院的女性工作坊後,太多情緒在流動,但我一直逃。我嘗試讓自己靜下心,但我深呼吸了好久還是很亂,最終選擇打給我的私塾療癒師NINA。

在她引導的過程中,我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扯著頭髮說:我不想,我不要,為什麼要逼我!!

我開始釋放怒氣,怒吼著,槌打著床,然後哇的爆哭出來,雙腳無力的跪在地板哭……第二脈輪也在我跪下的同時開始痛。

這一切來自高中時跟爸媽發生的一件事……那時交往了一任渣男,我身心受創,但爸媽也對我的執著非常束手無策,只能陪伴那時候任性的我。

後來發現我懷孕了,一個人躲在房間裡哭,媽媽走進來說會跟爸爸陪我一起面對,但我不敢回過頭抱她,好羞愧,怎會把自己活成這樣?

 

到最後,胚胎自然流掉了。同時那段時間,媽媽也因為子宮肌瘤拿掉了子宮,但我卻完全無感…以前曾經看過中醫,醫生說我的體質不是容易受孕的體質,如果懷孕了是不能拿小孩的,不然會無法再受孕生小孩……

小小的我,就把這句話烙在我的潛意識裡,所以發生高中意外懷孕、自然流產後的事後,我好害怕好自責,是我的錯,不能留住,我不配成為女人,我不能生小孩就沒有價值,我以後也不會有孩子,我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結婚生子了……。

 

覺得自己沒用 = 沒價值 = 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 潛意識就已經貶低自己,認同不能生小孩毫無價值。

 

因為我已經沒有身為女性的價值,所以當我在工作上被受到否定的時候,都是一次又一次的自我懷疑跟複製傷痛,因為我沒有女性的價值才會被否定,我就是沒用,我就是應該去死,不配活著……以上都是直指核心,被我埋在最深處,我從不敢讓大家知道的女性創傷。

我也把自己可不可以生小孩的恐懼,一層一層包裝起來,害怕會被發現這件事,所以我不負責任地投入每段關係,任由男人不尊重我,可以對我粗暴,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感受到自己是一個女人,然後再包裝成是我不想生小孩,我不想讓孩子重蹈覆轍我的可憐童年這些爛理由,只為了逃避面對內在的真相。

 

在我爆哭後…Nina 繼續引導:

是我允許男人不尊重我,我允許男人粗暴地對我,我允許男人可以只愛我的身體,承認我最不想要承認的自己,醜陋低下,沒有自尊,沒用,覺得因為生不出孩子就沒用的自己,只能用身體去證明被愛,但我又覺得擁有女人的身體好髒,怎麼可以這麼下賤。

在我痛哭跪下的那一瞬間,我感受到內在小孩的悲鳴:為什麼要一直關住我,為什麼不相信我?

對不起,因為我真的太害怕了,我以為隱瞞大家就可以當作一切都沒發生,我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我可以維持完美的假象,我可以把自己變成最完美的狀態……

對不起,我不會再把自己關在地下室,對不起,我會好好陪伴著自己,我會尊重自己的任何感受,我不會在強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我不需要再委曲求全,不需要再吞忍不合理的對待,我願愛自己……

 

【 身心對應 】

✅第二脈輪失衡反向的創造力/自我毀滅的創造 = 婦科問題、皮膚易暗沉、肝膽功能失調、情緒易躁鬱 = 我跟媽媽不一樣,我不能生小孩 = 我沒有價值 = 我不能被愛 = 自我懲罰讓男人不尊重我、貶低我

✅第四脈輪失衡 = 內在是想要不敢要、羞愧行匱乏 = 外表是內在匱乏引起的強求抓取 = 呼吸短淺急促 = 對於與人的互動會有情感勒索、物質勒索 = 不管大家給我多少愛我都覺得不夠多

✅第六脈輪失衡沉浸虛幻不實的過度感性、靈性幻想 = 外在感性,內在頑固、固執 = 頭暈 = 感性總是取代理性,用情緒做每一件決定 = 不敢面對自我失敗、挫折以及羞愧羞辱的感受 = 我討厭不完美的自己 = 完美主義作祟 = 潛意識害怕不完美的自己被發現後就不值得被愛。

 

謝謝Nina的引導,讓我看到不同面向的自己……雖然過程真的好痛苦,好羞愧,好丟臉,好糟糕,好害怕被人知道了會馬上不愛這樣的我,但這個想像才是假的!

謝謝我的私塾療癒師,謝謝學院課程,謝謝大家的愛,謝謝我的身體帶著我走到今天,好深刻的療癒!

學員分享:課程中釋放女強男弱的陰陽失衡能量,對伴侶從生活中的挫折、憤怒、悲傷,到現在的接納、感恩,愛開始流動。

學員分享:

『2021/3/6
謝謝采榛老師分享友人故事給我們,這友人的故事與心路歷程幾乎跟我與先生的故事一模一樣。

從一開始的女強男弱,到生活中的挫折、憤怒、悲傷,到現在的接納感恩。聽到先生是壓抑陽性力量是為了配合女方在婚姻生活中失衡的陽性力量時,我便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是啊,就是這樣啊,我以前我總是嫌棄老公太弱了,但其實這所有一切都是配合我的狀態來演出,他一直用他的方式在愛著我,我的受傷感從來就不是他帶給我的,都是我自己的受創信念的自我創造。

對他只有滿滿的感謝與心疼,原來我一直被愛著,只是我認不出、看不清「愛」真實的樣貌!

聯想到有時會糾結在:現在跟老公不管內心的距離、相處的模式都已經改善這麼多了,也常常能夠感受到對彼此的愛意,有時我能感受到愛,有時不能,那都很好,那都沒問題,我唯一要做的只有永遠回到自己身上「持續不墜、傻傻地做」。

在大釋放時,我連結到了國一時被重男輕女的爸爸打耳光的事!在連續生了5個女兒後,好不容易有了兒子,爸爸真的是視若珍寶。所以剛剛蹣跚學步的弟弟碰到我的腳跌倒時,我馬上被爸爸狠狠地賞了一個耳光。

於是我開始悲憤地用盡力氣大聲吼叫,開始大哭大叫大罵,我感覺眼壓很高,眼睛彷彿快被擠壓出眼眶,左大腿鼠蹊部以及左膝蓋明顯疼痛,哭到最後我就睡著了,在昏昏沉沉中我感受到父親生前因為大男人主義無法對我說出口的歉意,感受到他生前對我們非常嚴苛的管教其實只是想保護我們、愛我們的心意。

糢糢糊糊醒來時,聽到采榛老師正在說:「不管你認不認得出祂,祂的愛一直都在。」

心裡面溢滿了感激,真的是被宇宙大我的愛滿滿包圍著,若沒有祂的指引安排,我如何能遇見采榛老師、遇見參與療癒工作坊的各位;如何能走在正知正見療癒修行的道路上;如何能一步一腳印的學習愛自己,認識真正自由的、被愛的、不必求生存的自己。我是宇宙的孩子,被愛包圍的孩子,寫到這裡又哭了,但這次是平安感動的淚水!

感恩采榛老師、感謝夥伴們、感謝出現在我生命中所有的人,最後感謝我自己:我很棒,我接納我的一切,無論我是什麼樣子,我都愛我自己!』

學員分享:一直以來,被傳統的框架捆綁著,一直因沒有生男孩為先生傳宗接代而自責、羞愧,由課程的療癒釋放不再對自己貶低,開始輕鬆的疼惜自己。

學員分享:
6/3/2021 女性集體意識深度覺察療愈課後分享
老師,我愛你。首先想回應老師最後一句‘我愛你們’,很溫暖很有愛。

一直以來,被傳統的框架捆綁著,一直因沒有生男孩為先生傳宗接代而自責羞愧。雖然先生一直告訴我,生男孩生女孩都是上天恩賜的,感恩就好了,沒有關係的,很多演員如邱淑貞,黎姿,小S等等都是生女兒而已。我就是無法打開自己的鎖。

我在課中很想對世界的呐喊!:「我就是生兩個女兒,那又怎樣!有誰告訴你是不可以的嗎?我的人生我的生命由我來負責!我為我兩個女兒感覺到無比的驕傲!」

很奇妙的是,寫到這兒,睡覺著的大女兒突然間爬起來,我抱抱她,告訴她我真的很愛她,然後又繼續睡覺了!

今天我在課中終於釋懷了,無論我好與不好,我都是被愛被支持的!看見了,原來一直以來是我自己不放過我自己而已, 自己對自己的自責,自己生自己的氣,自己的自我貶低,自己對自己的無價值感,別人一點都不懂不在乎,就是自己打自己一樣的矛盾好笑,很像神經病。

看見了,為自己解了一直捆綁自己的鎖,感覺鬆了很多。是時候好好地把自己給疼惜回來了,相信一切都來得及。

老師後半段的帶領,我一直不斷的哭,無法停止的哭,哭到我整個腹部連結到肛門都在抽痛震動,頭部也哭到頭昏腦脹,一直放屁,一直咳嗽,乾嘔到胃抽筋,鼻塞,喉嚨含痰,很辛苦,但是老師說無論什麼樣的狀態都允許它發生,我就這樣單純的允許了。

有那麼的一個存在,一直都在允許我,無論我做得好或不好,我都是被允許的,無論我在自我批判時,無論我一直不斷的在生活上創造無數傷害自己的故事情節時,無論我為自己感覺到驕傲認可的時候...。我都是被允許的。這一切的被允許真的太有力量了!

最讓我感動的事,居然在這世界上,有這麼樣的一個‘祂’真正的懂我,無條件的愛著我,包容我,允許我,愛我
。有一種,終於有人可以瞭解我了的感動!我是一個很單純的女孩,記起了“祂”,看見了“祂”,感受到有“祂”,我就踏實有力量了!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地感謝老師!

把我所遺忘的存有或自己,從新和從心的又讓我從記憶裡看見祂,這一個看見點燃了我內在的燈,點燃了我內在的光。

我感受到老師聲音的慈悲和美麗:
“無論我知道或不知道到你是誰,認不認識你,你一直都在,你一直都在支持著我,倍伴著我。我一直都在往外找尋,一直在學習尋找著你,找尋貼近你的方法,因為我不想信有無條件的愛”。

原來就是可以如此的,單純的被愛著,就從放過自己開始,感恩自己的好與不好,接受無法接受的自己開始。等待美好一切的發生。

感謝老師,感謝在這兒一起學習成長的朋友們,有你們真的很感動。

學員分享:身為女性我覺得有什麼不公平的?連結到了父親的重男輕女,在課中徹底釋放生為女人的辛酸委屈,重新找回自己,生命徹底改變。

學員分享:

『2021/03/06
上課時,老師說到她朋友的故事,我聽得流下淚了,一方面是共振到曾經有類似創傷的自己(如希望自己變強父親能看到、能回來/陽性與陰性的糾結/伴侶的壓抑等),一方面是為轉化而感動。

在身體覺察階段時,從觸摸下體時開始哭出來,這時並不是因為身體有什麼反應而是老師的提問「身為女性我覺得有什麼不公平的?」讓我連結到了父親。

媽媽總說我爸重男輕女,因為我們是女生,所以爸爸不要我們。

這讓我覺得身為女生很可憐,都沒有選擇權(不能選擇我不要被拋棄、不能選擇我要當男生、不能選擇我想跟著爸爸)、都只有被選擇!

我覺得當女生很委屈,就像我媽一樣委屈!還要被爸爸看不起!

所以我以前信念是『我討厭當女生,我不想當女生!我也誓死不穿耳洞,因為民間傳說穿耳洞下輩子當女生,我才不要再當女生!我要生孩子我也要生兒子,不是我重男輕女,而是我覺得當女孩太辛苦了太委屈了!我不要我女兒跟我一樣』。

我在老師帶領1-2脈輪的過程中,不斷的邊哭邊罵我爸,偶爾再帶上罵個我媽。

接著老師說到用靈魂伴侶的身分來觸摸自己時,我又深深的哭了。

當我摸的第一下,內在一個聲音跟我說「我愛你,你是被愛的」,持續的摸,持續的感動。但同時也連結到前伴侶共振出內在創傷,當時為了討好對方,還是做了自己不喜歡不享受的性方面的行為,我不喜歡卻還在當下說出了相反的感受。

我內在小孩吶喊:『為什麼我這麼努力討好、扮演了,我們關係還是走成這樣?為什麼我這麼失敗!我就是一個失敗的人!為什麼我們明明花這麼久時間認識彼此了,還是走成今天這個樣子?我曾經因為某些特質讓他一直說「很好很好」,我都讓你評分了,怎麼我們就無法圓滿!?』

這時候我發現我無法寬恕他對我做的:
他怎麼可以在我哭得難過時就靜靜抱著我卻同時打電動!

他怎麼能一邊說「你有不安全感但這就是你啊」之後卻又不跟我聯繫!

他不是接受我就是這樣了嗎!

他怎麼可以不在乎我感受!

他怎麼可以在事後又裝沒事的回來!

我呢?我呢?我沒辦法寬恕他!

因為我寬恕他了我就等於寬恕了我爸!

我怎麼可以寬恕一個跟我爸一樣不在乎另一伴感受的人!

我爸讓我和我媽這麼痛苦這麼難過,我怎麼可以寬恕他!

我怎麼可以輕易的寬恕我伴侶!

這樣我的難過算什麼!?

覺察到此,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明知道這個伴侶帶給我人生多大的轉化,我仍放不下心中那股氣了。

因為我把父親投射到他身上。

我對他崩潰時他仍然抱著我,雖然他在打電動,仍不定時的拍拍我的背等。以前覺得是漠視不在乎,但我突然間覺得這是他對我的愛,他承受著我的負面,然後用遊戲來平衡他所承受的,那份不屬於他本身的負能量。

過去小我會覺得我用這樣的視角來詮釋這些事情與對方的行為真的很蠢!

明明這樣就是不夠愛你、不夠在乎你啊!

不然他哪會放任你哭!不然他哪捨得不跟你聯絡!

每每朋友問起,就說這樣的男生放生吧怎樣怎樣的。

但現在的我非常難直接單從小我的角度來看待我與他之間發生的事情,高我的指引也不這麼允許,所以我才會因為他而接觸到老師的課程、來到現在的轉變!

當時的我就是如此的不愛自己,因為父親再度在外生次女而產生強烈的不安全感全投射在他身上,認為是他讓我不快樂,都是他害的!他如果對工作的抗壓能力夠,就不會沒時間處理我們的關係!

實則我不面對我與我自己的關係,我甚至不想處理,我只想靠外界來填補我,證明我值得被愛,他只是配合我演出,他這個變甚至是變到我都不認識他的程度,對不起,是我不認識我自己,是我不愛我自己,是我不想處理與我自己的關係。

我想對他說:
謝謝親愛的你陪我演出,對不起,我愛你,謝謝你讓我找回我自己,重新認識我自己,徹底轉化了我的生命,我好愛你。

謝謝老師,謝謝大家的共振』

學員分享:課中身體呈現過往吞忍逃避的慣性模式,卡在喉嚨與胸口的氣結鬆開許多,吐出酸水與痰,身體自動承接的情緒凍結消融許多。

學員分享:
2020/03/06 女性集體意識深度覺察療癒工作坊

課程開始後,首先出現的身體訊息為深層的鼻涕倒流、喉嚨生痰,既擤不出來也咳不出來,只能不斷倒吸吞嚥。

身體再次呈現過往吞忍逃避的慣性模式,看見後決定試著大聲咳出來,意外發現即使沒有真正咳出痰來,卡在喉嚨與胸口的氣結卻鬆開許多。

此刻更能體會釆榛老師選擇「澳洲花晶」作為身心覺察能量輔助工具的用意與用心。

⭐引導情緒釋放的過程
伴侶整理完家裡,安靜地帶孩子出門放風,像是配合課程需求一般,讓我更能專注且無罣礙的釋放情緒。

先是悲傷的掉淚,接著雙腿不停踢踹著床,接著憤怒升起,大聲吼叫哭喊,在床上使出吃奶力氣打滾。(進入“這不是肯德基”的番癲小孩狀態)

最後突然劇烈乾嘔,衝到廁所吐出酸水與清痰,一開始咳不出來的,全都吐了出來。

這是第一次在課程中,情緒釋放劇烈到嘔吐,對比一開始在線上課程的「沒有感覺到睡著」,身體自動承接的情緒凍結消融許多,允許情緒流動的能力也同步提升。

吐完整個人癱軟在床上,跟隨老師的引導,感動的眼淚直流:我們無法阻止愛的發生,唯一能做的就是允許它、經驗它、享受它。

允許讓一切變得簡單,允許自己與他人的所是,我們本已智慧具足,皆是為了體驗生命而來。

感謝老師的課程帶領與大家的陪伴,讓我再次撇見圓滿具足的自己及未曾離開的神性之愛。

學員分享:深度釋放時,我看見自己把性當作一種「交換」的工具,以及金錢付出、無形的自我犧牲,不管是付出或是選擇放棄,都只是為了「交換」我想要的愛和關注。

學員分享:
2021-03-06 女性集體意識深度覺察療癒課後分享

小時候我被家人批評外型(受辱感),比如又胖、又黑、嫁不出去、腿長得像大象、長大會沒人要…等等。長期因外在的被否定感,削弱了我的自信心,長大後維持體重、維持外型成為我的日常,但並沒有因維持了外表而感受過真正的自信,反而更是放大了對自己的不滿。

吸引來另一半對我的外型無比的挑剔,但今天在課程中我深刻的感覺到,那都是我對自己的挑剔,他不過是配合我的演出,過去他在關心我的拇指外翻,我卻能解讀他是在說我的腳歪掉很醜;他問我要不要擦防曬,都會感覺他是拐彎說我黑。原來這才是真實的樣貌,神經病還要說別人神經。

在課程中深度釋放時,我看見自己一直把性當作一種「交換」的工具,我的配合、我的假裝、放棄自己需求、犧牲自己的感覺,都只是為了交換伴侶的愛和認同,因為如果我不這麼做,我就沒有價值,如果我不配合那就會失去。

包含金錢付出、無形的自我犧牲,不管是選擇付出或是選擇放棄,都只是為了「交換」我想要的愛和關注,而這也完全複製了我的奶奶和媽媽,他們也是這樣的女性,總是犧牲自己、付出金錢,不斷得淘空自己,於是我認為身為女人,性=換愛、金錢=換愛、犧牲配合放棄=換愛。

我邊哭邊喊著:
「難道愛只能用犧牲或淘空來換取這目光和愛嗎?」

「如果我沒了這些(性、錢、能力、委屈、配合…..),我又會是什麼?」

這些不斷在我嘴裡播放著…..帶著對自己的憤怒還有對自己的疼惜…大哭著…。

最後躺下,在眼淚中連結到老師的引導:
「無論我好或不好,你能不能一樣愛我呢?」
「如果我無法再交換了,你能不能一樣愛我呢?」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聲音…。(過程不斷得咳嗽、乾嘔、排氣)

這次的工作坊的強度,振出了許多尚未認領的自己,從這些看見中,我開始想要好好愛自己,接納自己。很感謝采榛老師用心的安排、感謝夥伴一同參與分享、還有助教老師們的課中筆記….感恩大家,愛你們唷❤️

學員分享:看見潛意識的孤立無援,對於生為女性內在充滿恐懼,覺得自己隨時都可能被任何男人傷害,覺察讓這些創傷凍結浮現與清理,離開了受害人的位置,拿回重新選擇的力量。

學員分享:
20210306學習覺察以來,逐漸看見自己過去錯誤看待且極度壓抑、切割陰性能量,認領自己陽性力量的失衡根源來自陰性力量的失衡,因此對於采榛老師持別開設「女性集體意識深度覺察療癒課程」非常的期待。

結果還沒開始上課,擦花晶與身體連結,就開始出現情緒釋放與好轉反應。夢見媽媽及其他家人住在一起,我卻孤單在外租屋,房東要我和兩個陌生男人同住,我抗議無效,內心非常害怕,直覺認為會被侵犯,想要跑出屋子,兩個男人不斷靠近,我不停喊救命,把自己喊醒。醒來後感受著夢中的情緒,趕快起來擦花晶。

看見自己潛意識的孤立無援,對於生為女性內在充滿恐懼,好像覺得自己隨時都可能被任何男人傷害。這份恐懼過往都被壓抑、隱藏,以為害怕是軟弱的表現,要堅強勇敢才能切斷女性集體創傷。

這個夢境幫助我看到自己深層的女性恐懼,也讓我連結到小時候爸媽要我自己一個人去別人家做客,內在小孩卻是滿滿的恐懼,因為我和乾媽一家一點都不熟,被父母強迫自己一個人去陌生人的家,內在小孩覺得被拋棄,沒有人可以保護我。

昨天下午身體出現好轉反應,右邊牙齦突然發炎疼痛,昨晚甚至疼到睡不著(未曾這麼嚴重)。

今天課程中老師帶領大家釋放凍結的情緒,又連結到小學二年級有兩個男同學說要偷看我上廁所,我很害怕,又覺得丟臉,不敢跟任何人說,上廁所都很恐懼。這些因為女性身分、與性有關的恐懼,從很小就一直烙印在身體。

我後來總是以強悍來保護自己,過往不自覺的壓抑、遺忘、否認這些恐懼,但它們始終都在,確實如老師所說,越堅硬強悍,底層往往越是軟弱。

跟著老師的引導,替小時候被摀住嘴的內在小孩痛快釋放情緒;當情緒清空,我也離開了受害人的位置,看到創傷不是來自他人做了什麼,而是自己買單了女性要純潔無瑕但女性隨時會被傷害的信念。

感謝身體覺察讓這些創傷凍結浮現,讓我有機會帶著覺知再次直面這些創傷凍結的情緒,拾回自我碎片,並重新選擇。

另外有一點蠻意外的,當老師引導大家一人分飾兩角以理想情人輕撫自己,當下真的蠻享受的,我自摸好久,差點跟不上後面的情緒釋放。很開心愛自己的能力明顯提升了,轉化也確實發生了。

療癒師分享:在課程中看見身為女性的不甘心,透過喉輪釋放對身為女性身份的憤怒,消融創傷凍結,停止命運業力輪迴。

學院療癒師Nina分享:
2021/08/15 女性集體創傷療癒覺察分享

我覺察自己過往受到父母影響的關係,所以完全活出女性的終極卑微,雖然我本來就偏向陽剛,這是極度脆弱的陽剛,假裝的,只是為了母親而逞強。

我處事完全以他人為主,甚至說話前總是想著“如何婉轉,不要太直接傷到別人的心”,最後沒有傷到別人但我自己一身傷,因為我永遠都在討別人喜歡,特別是在朋友、伴侶關係中。而出社會後交往的對象,我想著如何讓“伴侶的母親、家人喜歡我”,我一直盡力扮演完美、勤勞女友的角色,好像娶到我就是娶到寶一樣。

直到我來到上海工作,受到女權主義大環境的影響,身邊的大陸女性友人都是不把男人放眼裡的,只有男人要討好她們,錢沒談妥你休想跟我講婚姻,台灣男生們還想著要如何買房或車好交個女友,不然在上海一直被嫌棄、被嫌窮。

當我聽到這些的時候,我自問敢這樣要求嗎?我不敢,從小被灌輸的觀念就是女生要勤儉持家,成就男人,做個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

在大環境影響下,我在公司遇過一次同事性騷擾,我都直接在辦公室跟對方大吵;也有老外CEO對我同事毛手毛腳,我都直接跟老闆告狀,直接嗆對方,逼得老闆開除對方,然後老外也被我嗆要遵守規矩不要裝傻。

但是以前在台灣經常遇到被人跟蹤時,跟我媽媽說時母親總是含糊其詞,要我趕快走就好,當時我真的覺得很受傷,覺得遇到危險了媽媽也不保護我。直到陽性環境影響,逼得自己得改變並透過喉輪大聲說出,因公司及老闆都正派,所以在上海幾乎沒有再因性別受到委屈。

但是這樣就代表我沒有女性創傷了嗎?原生家庭創傷就此好了嗎?不,我沒有著手療愈過,這些創傷凍結出現在我的伴侶關係中,我與前伴侶經歷了忽冷忽熱,對方不重視我,在性方面要求我溫柔但他卻不溫柔,不斷踩我的底線,進而爆發我受夠這一切而接觸到采榛老師的課程。

所以沒面對,沒有覺察療癒的,終究會要回來面對的。

在這次療愈階段時,我怒吼出為什麼社會稱有成就的女人為“女強人”,怎麼就沒有男強人?因為你們他媽的認為男人本是強的,而女人本是柔弱的,所以針對能力好的還要附上一個稱謂——女強人。真是他媽的自以為是!所以為什麼課程開篇就說男人總愛逃避不解決問題,還要我們女人來幫忙?因為就是弱,宇宙老天給男人天生有比較厚實的身材so what?根本一點都不強,只能用來提東西,其他一概沒屁用,還要我們女人來幫你善後擦屁股,真的讓人鄙視。

接著憤怒為什麼社會都要誇說“成功男人背後都有個偉大的女人”,我怎麼就沒有聽說過成功的女人背後都有偉大的男人呀?很多女人還都因為男人沒用軟弱的背叛、拋棄等因素而強大,媽的男人到底衝三小用?因為男人根本成就不了女人啊!成功的女人還要被你們說長道短,說嫁不出去,太有想法等,根本是因為男人自己沒腦,切~真的是更加鄙視。

再接著,我看到自己過往在算命時,聽到自己命中旺夫我就開心的不得了,完全活出“成功男人背後都有個偉大的女人”的小女人模樣啊~但我卻透過喉輪罵出了”我怎麼就沒有聽過男人要旺妻呢?又是我們女人要旺男人,我憑什麼要旺他?難道他沒能靠自己變有用變成功嗎?切

然後,怎麼就是我母親要存私房錢呢?怎麼男人(我父親)的錢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叫“財富”呢?憑什麼女性在家庭地位中還要低落到存”私”房錢呢?(我原生家庭情況),憑什麼我母親存個錢花個錢還要被父親比手畫腳,最後被逼得只能偷偷存,然後再灌輸我“要管老公錢”,否則男人有錢就會在外面惹事。

我母親人生到目前沒能活出一個“女強人”的模樣,而我為了要跟她過相反的人生,所以我立志變得強大/能力要好,回台灣時都會聽到親戚或好友,無論男生女生,都會建議我要嘛不要這麼強,這麼強男生會害怕或覺得我太有想法。我以前都會很憤怒大家為什麼要這樣跟我說,我很生氣為什麼女生能力好反而要承受這麼多眼光的限制?培養自己的技能而且還能熟能生巧卻好像變成一種罪惡,彷彿回到了上世紀,勸女人不要讀那麼多書一樣老古板。

但其實是我自己對於身為女性的不甘心,覺得自己內在渴望的沒有被男人滿足,所以只能透過自己的“強”來與命運對抗。

而“成功男人背後都有個偉大的女人”及“旺夫”都是我母親自豪的,她覺得我父親的成功是因為她過去陪伴著父親一磚一瓦的蓋房子,幫他守住了每個危機,甚至當她聽到算命師說是因我出生而旺父親時,有很大的憤怒,覺得不可能,明明是她!而當時盲目的我還跟她爭是我。現在看,我們兩不過就是在“爭愛”,爭誰能幫父親多,代表著在父親的生命裡有重要地位~我們都是身為在這個家庭裡,卑微的角色,所以只能透過這種命運裡”旺”父親的方式,證明自己的存在是有價值的罷了。

但女性在傳統家庭裡的表達是要隱晦的,所以當連算命師說我旺夫時,我只敢竊喜,即便是這麼小的動作,都能體現我活出女性的卑微:1→要透過成就男人來證明自己的價值;2→成就男人是應該的,沒有什麼好驕傲的;3→女人的情緒/渴望(愛)不能隨便表露,要矜持。

母親的私房錢其實體現了她愛錢、想要被愛也是不敢大方的=只能允許自己偷偷來=當內在不斷的空虛且帶著創傷=不安全感=想控制錢=控制伴侶=害怕失去愛/不被愛/被拋棄=複製創傷=創造命運業力輪迴。

透過這次的女性集體深度療癒課程又有更深一層對於身為女性身份創傷憤怒的凍結融解!

感謝采榛老師無私的帶領及夥伴的共振
愛大家!!❤️❤️❤️

療癒師分享:懂事得體能力強,父母仍舊想要男生,課程中釋放對我女性身份的不認同,接納切割的自己,無需再跟男人競爭比較了,轉化開始發生。

學院療癒師分享:
2021.8.13 女性集體意識深度療癒

♦第一個深療癒過程:妳對身為女人的信念是什麼?背後內在小孩的狀態是什麼?

我覺察到,要把自己的內在及外觀打理好,每個細節處要精緻,要能幹,要懂事,在外要得體,不能給男人丟面子。事情條條款款由內而外都得有打理好的本事。如此才符合被愛的條件與資格。這個部分也是家族傳承的信念。

如同內在孩童渴求父母愛的眼光,怕自己不夠好、不夠漂亮、能幹、懂事、怕做錯事,注意每個細節,害怕沒有達標,便無法成為父母眼裡唯一優越的孩子,甚至出去外面,我的父母無法以我為傲,不能與別人比評,不想讓父母被比下去。因為那些「害怕」變得謹慎小心,要求完美,潛在抗拒著改變。

甚至我的內在小孩有一個聲音:「我比你們那些兒子都強!」而父母也時常說,妳要是兒子就好了;兄弟要是有妳的一半就好了…,爸爸交辦給我處理事情,看我細緻又俐落,給我的稱讚評價,每次都是苦笑的說:「可惜妳不帶把」,意思是,可惜我不是男人,終究無法像男人出來外面拼搏幹大事業。在這些看似稱讚的背後,裡面仍然有著對我女性身份的不認同。

♦第二個深療癒過程:身為女性我承受過什麼不公平的對待、受傷經歷、被欺壓的權益…?

我在課程中覺察到,因為我身為女性,成為母親後彷彿照顧孩子就成了我的義務,我要出門去做什麼,變得都要向先生請假,經他首肯,看他的臉色,不然就是要自己想辦法找母親協助幫忙。但是他本人的生活是毫無罣礙,愛何時出門就何時出門,這是讓我非常不平衡的地方,因為身為女人,身為母親,我犧牲了我的自由,包括我工作賺錢的時間,還有我學習及與再深造的很多黃金時期的機會。

我內在的受傷感讓我不敢隨便放下我的孩子,我也不敢真正的做自己。


♦第三個深療癒過程:是否也以女性之姿,給出男性同等的攻擊、物化條件…?

沒錢沒能力=沒用沒價值。

我在課中對比我在伴侶關係中,我是財力較弱的那一方,我只好不斷強化自身其他條件,才能站在比他高的地方來嫌棄伴侶,為的就是證明,我比你好,你要好好的來愛我!但是越要證明自己比對方優越,自己是對的,往往是把對方推的越遠。

在關係裡,我得不到我應有的同理與尊重,最後我以女性的身份做出最嚴肅的抗議、冷暴力、漠視、切割情感、拒絕行房,因為當時的我對於他的作為真的感到很憤怒。我不讓他好過的同時,也沒讓自己好過,漠視他的同時,也是切割了自己真實的情緒感知。因為對於現實無能為力,不敢再給出愛,於是選擇不再去觸碰。

♦第四個深療癒過程:妳對女人的身份訴說了什麼?妳體驗到什麼?
我覺察到女人的青春有限,維持外表好辛苦!
做女人為什麼要做得這麼累?
依附著別人生存沒價值,可是樣樣靠自己我也很累,我也很想被照顧好啊!
難道老了醜了沒錢了,就不值得被愛了嗎?

一種悲淒的情緒出現,課程療癒釋放中,一直出現母親跟奶奶的畫面。母親因為放不下她以為的「自我價值」、面子,所以年輕時始終沒有出去工作,在家顧小孩,等著爸爸拿錢回來,忍受丈夫外遇,而她出門依然可以是光鮮亮麗的「太太」,沒有人會知道她的苦,也會抱怨生活不安有委屈,但是母親沒有為她自己負責任。我小時候她總抱著我,跟我說,將來長大了自己一定要能工作賺錢,結婚了也一樣,千萬別像媽媽一樣。

奶奶早年成了寡婦,沒有受教育,只能靠簡單工作維生,養她的兩個孩子及婆婆,她一生都很卑微的活著。

第五個深療癒過程妳對男人的身份訴說了什麼?妳體驗到什麼?
我在課中大聲釋放:你憑甚麼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你還真以為沉默是金?
不說話,不表態是什麼意思?
沒有guts !  幼稚  (髒話…)
你們欠我一個交代,欠我一個說法!
龜縮逃避,沒承擔沒責任。
憑甚麼這樣對我?

過往的伴侶及前夫,這些男人都選擇不表達,或許是他們的善意不出口傷人,但在沉默不表達的背後,有另一種我比你高的意涵,意味著我思維格局比你高,我可以不理你,無視於妳當下的痛苦糾結。這讓我超級不爽的!我把我最深層的憤怒吼出來,不管它合不合理。

其實這也是內在小孩,童年對於父母捨下後憤怒的吶喊。

我課後深深體會,其實男人也有男人的脆弱無助,與女人是一樣的。我們都期許男性伴侶可以比我們強,自己是可以被保護照顧好的,希望可以在男人身上找到失落的另一塊拼圖,殊不知男人也在找那一塊可以滋養他的拼圖,如同母愛般的呵護包容。

我們需要先建立好與自己的關係,當我們能夠善待自己的脆弱無助,允許自己無需逞強,便自然的能與異性跨越二元對立的交流了。

♦我在課程中真心明白:我尊重也享受我是女性的身份。
我的打扮可以隨性也可以精緻,我為我自己,莊嚴自己,不取悅他人。

我無需彰顯我是女性的「能」而來批鬥男性,造成了不必要的競爭比較,男女是可以和諧相互合作的。儘管我沒有滿足我父母對於我性別的期待,但他們有個不錯的女兒啊!我無需再跟男人競爭比較了。

現今社會,女人的價值可以不必悲催的依附於男人身上,自我實現的同時,我願意放下我無謂的自尊,我願意接受高於我的伴侶的照顧,並且願意相信,這當中的互動是可以平衡的。

謝謝今日的課程,謝謝老師的帶領及夥伴們的支持與分享❤
祝福大家療癒轉化,豐盛遠大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