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課後真實分享

學員分享:原先的自己無法坦然面對母親,體會了母親的痛苦與不自由,隨著課程引導,阻塞的心輪開始消融,開始有了感動、有了同理,

2022-9-04
我是新加坡的學員,好久好久没有分享了!这段时间有一个最大的领会,在女性集体意识转化工作坊的前两天,我还是无法靠近我的妈妈,一想起要回家,要跟她相处,就觉得压抑和呼吸不顺,所以虽然计划着回国,却四处在找房子,很想买下一个住所,这样就算回国我也不至于无处可逃(事后觉察发现,這也是带着“想要证明给她看我过得很好,我很有价值”的隐藏创伤)

在女性集体意识转化工作坊那天,我看見了妈妈的真的很痛苦,很不自由!她这么有才华,却因为要嫁人而放弃了自己的生活,那个本来说会照顾她的男人,在结婚后却回到了暴戾的真面目,他说让她辞掉工作照顾家庭,后来却无数次用我没有赚钱能力羞辱我!为了孩子,她已经尽力给了能给的,她太痛苦,太压抑了…她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孩子呀…

我体会到作为母亲的怨恨、不忿、委屈、愧疚…因此我非常心痛!也感动!

我过去至今,对自己(妈妈)身为女人的信念是要以大局为重,不服气也要为了家庭忍,即使生气,也要忍,也不能伤了家庭的完整—
“我很害怕,如果我离婚了,别人会怎么看待我?我又真的有能力养活自己吗?”

在女性集体疗愈转化工作坊結束后的当天晚上,我开始呼吸虚弱、头痛发热,我了解这是好转反应在发生了!头痛是我一直隐藏压制的心痛。接下来两天,我整个头是蒙的,心口像被密不透风的大石头压着,我感受不到任何感觉,不想见人,不想工作,只想躺着…

这种感觉就是以前在家里的感觉,我不能有感觉,对父母的辱骂,我变得没有感觉…每天在饭桌上是我最难过的时间,不知道他们又会跟哥哥一起说我什么,所以我从来不发言,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回应…对他们,我真的不知道可以有什么感觉。

我其实可以有很多办法自救,但是在创伤频率的牵制下,我真的就是什么都不想做,我觉得就这样的我,对世界不需要有任何贡献,也不想救自己…

幸好在工作坊結束後第三天,终于到了跟私塾老师于茵疗愈师每周的学习时间。在她的引导下,我釋放小时候很多很多本來不愿再想起的感受,在过程中,我放声大哭,对于妈妈的期待与失落,真的太痛了,我从来不敢去感受,所以就算脸上大哭,心依旧是像石头一般没有知觉,直到承认:『为什么我的要求只是那么少,然后我什么都没有!…』
当我开始承认那种『为什么我都得不到』的痛时,心口开始巨痛,我开始有感觉了,止不住的哭…我的没有感觉不是真的,真相是太有感觉了,有感觉到那个无力的我一点都不想去感受,我宁愿切断所有感受…

然后,心轮的闭塞开始溶解,哭着哭着,我开始有了感动,有了同理,有了呼吸…原本只是机器般活着的样子开始消退,我又开始感觉到自己了。

当天晚上,妈妈竟然打了电话给我,在与她通话期间,我没有了过去会预设她像诅咒般的担心话语,没有了以往每次跟她说话就心口闷着喉轮堵着,她也破天荒地跟我说“我最近都直接骂你爸爸,像你说的该骂就大胆骂”,她还问我疗愈事业的进展,说“你这口才不去做讲师真浪费”😭

而非要买新房再回家的想法也渐渐消退,然后带着逐渐轻松的心情,重新投入工作。

很感谢疗愈炼金坊的课程设置,也好感谢采榛老师的经验总结,实力带领,给予我疗愈事业很大的帮助,整个疗愈的逻辑那么的真实有效!

也真的很感恩在这里遇见于茵老师,如果不是她,我不知道自己会回到自闭里多久。原來那个在青春里却冷漠无感的自己,其实从来没有消失过…直到在女性工作坊中再次跟妈妈连接,这些感受才无所遁形。💗感恩遇见💖

學員分享:終於理解了母親的「重女輕男」來自於外婆的「重男輕女」,母親將得不到的愛全數灌注在我身上,我成了母親的內在母親,而母親成了我的內在小孩。

2022-9-04
謝謝老師帶領❤️❤️❤️已經很少哭泣的我今天潰堤了!原來媽媽的「重女輕男」來自於外婆的重男輕女,媽媽(外婆)不在乎我、媽媽把我拋棄了,他不注重我,我覺得身為女性是可憐的,我在對女兒好的背後是把女兒投射成自己的媽媽,我只想不斷地向我的女兒(媽媽)討愛,怎麼樣都不夠,我要的妳(女兒、媽媽)一定要做到,不然我會非常不爽!​

從自己與媽媽的關係,看到了母親與外婆的衝突,我也只懂得代替外婆來給愛,背後是深深的憐憫,我成了母親的內在母親,而母親成了我的內在小孩,彼此相愛相殺。

在老師帶領第三脈輪覺察時,連結到父親我哭了,一陣灼熱由胃部往胸口,爸爸的內在小孩是多麼多的辛酸苦水,而我代替他來釋放啊,他不懂父愛母愛是什麼,戰亂下什麼都沒有啊。​

到老師引導到後來,我成為了我的母親,我哭的更兇了!我感受到媽媽憤怒心酸的苦水,我的胃好脹好脹啊,原來媽媽一切只是用她知道的方式來愛我啊!謝謝老師的帶領,很少哭泣的我真的潰堤。

學員分享:沒有人一開始就知道如何為人母,母親盡己所能給出當下所能給出的所有,所有責備、不理解都是內在小孩的胡說八道,是身為孩子的自己緊抓著受害者的角色不放。

2022-9-04
前半段的課程,聽到老師說活的跟媽媽不一樣的背後也是帶著一股心疼,是孩子想讓媽媽可以解脫,很觸動我,聽到流淚。

真的過去一直很想要救媽媽,但接觸覺察後承認自己拯救失敗,我是孩子我救不了,我是孩子我沒有無所不能,我是孩子我把自己看的太高了。開始學習放過自己,也更願意放過自己。​

聽到課中已為人母的同學們的分享,讓我更知道做媽媽的無力,真的沒有人一開始就知道如何當媽媽的,媽媽真的盡力給出他所能給的了,是我身為孩子緊抓著受害者的角色不放,我不想放過媽媽,也不想放過自己,是我自己在拖自己後腿,我根本一點都不想變好,我想當受害者,只想抓個人來救我,對這樣的自己有時候真的會氣哭,但我真的改變很多了!身體覺察好像照妖鏡,一使用,各種內在小孩的胡說八道都赤裸裸的被抓出來了,真的好強!每次上課都可以看到自己的盲點,真的很感謝采榛老師、助教和每位同學的參與集體共振!

學員分享:​過往雖然頭腦理解母親的身不由己,卻依然無法原諒拋棄了自己的母親,跟隨課中引導療癒了自己,也療癒了母親的創傷凍結。

2022-9-04
很小就被母親拋棄的我,針對今日老師課程中的提問,我幾乎都回答不出來,卻因為老師對我的提問,我突然有了一點點理解,原來我對我孩子的身不由己,其實也是我母親的身不由己。再次理解到母親對我的拋棄是身不由己。​

來到深度療癒的第一個環節,我竟然就哭了,自然替母親說出她想說的話。​

而來到深度療癒的第二個環節,我感受到心痛到要把手放在胸口,痛到說不出任何一句話,我哭到不能自己,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好痛,我從來沒有感受到這樣的心痛⋯⋯。​

我時而是自己,感受到媽媽的心痛。我時而是母親,面對著我的內在小孩,我與母親都心痛到哭到不能自己,而我卻沒有絲毫混亂,我真的感受到了母親對我的心痛,我也深刻感受到了內在小孩的心痛。​

繼續到老師引導,這兩股能量都是我,我必須化為療癒的橋樑時,我更加的痛哭。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體驗,更感受到母親的身不由己,感受她身不由己下對我的愛,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卻已什麼都感受到了,我除了哭到無法自拔外,什麼都說不出來,接著就躺了下來失去了意識。​

再次醒來時,老師正在引導祖輩世世代代的女性能量都在我的身體裡,我雖然還是閉著眼睛並赤裸著身體,卻感受到了太陽般溫暖照射著身體,我的身體感受著很溫暖的熱度!​

過往我雖然頭腦理解了母親的身不由己,卻依然無法原諒拋棄了我的母親,來到了今天的課程,竟然體會了我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母親拋棄我時底下的心痛,母親拋棄我時對我的愛。我是我的內在小孩,我也是母親的內在小孩,母親也同時是我的內在小孩。而就在今天的過程裡,我深度療癒著自己,也確實療癒了母親的創傷凍結。

學員分享:因為從小原生家庭的教導,使自己長期逃避面對「身為女兒、女性」的憤怒與罪疚感,透過課程中的覺察與內在小孩連結,重新接納內在受傷的自己,而有了更深層的轉化。

我一直下意識避開第二脈輪,特別是針對「我身為女兒、女性」有什麼樣的憤怒、被歧視、被貼標籤,甚至是否有過言語或肢體侵犯?​

從小媽媽就讓我相信,身為女兒不能繼承家產(家族的愛),必需在成年時被丟給外人,成為外姓人,但我想永遠當他們的小孩,永遠永遠不被丟掉⋯⋯。​

所以我好恨當女人,女人是弱者,下意識會想忽略被侵犯的記憶,就算想到也是無感,但再細細去看,居然是滿滿的自責委屈心痛!大家會怎麼看我?媽媽會怎麼看我?她一定不會保護我,她會說是我的錯,因為我長了女人的身體,就是會勾引男人,我不能說我不能說我不能說⋯⋯!!​

內在小孩說:一定是我不好,一定是我生成女人這個身體,都是我的錯,誰叫我有乳房和下體。​

內在小孩想哭,趕緊做身體覺察,從二四脈輪開始,然後突然就崩哭⋯⋯內在小孩大聲哭訴!​

我繼續覺察二四脈輪,連結到我在子宮中的安心和溫暖,我出生後從乳房汲取的母奶,我驚醒:我不再把罪名安在女人的乳房和下體,它們沒有錯,我只是因為不敢面對內心無處宣洩的憤怒和罪惡,才把一切傷痛歸責在女人的身分上。​

女人沒有錯,下體和乳房當然也沒有錯,錯的是我沒扛起自己的責任,承接內在小孩的罪疚憤怒。​

我繼續覺察第二脈輪的和第四脈輪的心痛,我聽到內在小孩說自己當時真的好害怕,於是一起害怕,聽她說話,接住她,並且穩穩的告訴她:這不是妳(我)的錯,我會保護妳(自己),我們會保護自己,因為我是妳(自己)的內在父母!​

突然第四脈輪的心痛消了,然後感動的哭出來,感覺療癒超越時空的發生,現在的我與當時被侵犯的小小年紀的我互相依偎著,我們全然信任與愛著對方(都是我)。無論再痛,我都願意把自己接回來,感受所有情緒的存在,感受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我要從身體每一個部位,一個一個把她們愛回來!​

學員分享:透過課程釋放了逃避已久認為自己不配活、沒有價值的創傷印記,並看見完美主義背後的真相源自於害怕自己不值得被愛。

5/24上完學院的女性工作坊後,太多情緒在流動,但我一直逃。我嘗試讓自己靜下心,但我深呼吸了好久還是很亂,最終選擇打給我的私塾療癒師NINA。

在她引導的過程中,我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扯著頭髮說:我不想,我不要,為什麼要逼我!!

我開始釋放怒氣,怒吼著,槌打著床,然後哇的爆哭出來,雙腳無力的跪在地板哭……第二脈輪也在我跪下的同時開始痛。

這一切來自高中時跟爸媽發生的一件事……那時交往了一任渣男,我身心受創,但爸媽也對我的執著非常束手無策,只能陪伴那時候任性的我。

後來發現我懷孕了,一個人躲在房間裡哭,媽媽走進來說會跟爸爸陪我一起面對,但我不敢回過頭抱她,好羞愧,怎會把自己活成這樣?

 

到最後,胚胎自然流掉了。同時那段時間,媽媽也因為子宮肌瘤拿掉了子宮,但我卻完全無感…以前曾經看過中醫,醫生說我的體質不是容易受孕的體質,如果懷孕了是不能拿小孩的,不然會無法再受孕生小孩……

小小的我,就把這句話烙在我的潛意識裡,所以發生高中意外懷孕、自然流產後的事後,我好害怕好自責,是我的錯,不能留住,我不配成為女人,我不能生小孩就沒有價值,我以後也不會有孩子,我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結婚生子了……。

 

覺得自己沒用 = 沒價值 = 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 潛意識就已經貶低自己,認同不能生小孩毫無價值。

 

因為我已經沒有身為女性的價值,所以當我在工作上被受到否定的時候,都是一次又一次的自我懷疑跟複製傷痛,因為我沒有女性的價值才會被否定,我就是沒用,我就是應該去死,不配活著……以上都是直指核心,被我埋在最深處,我從不敢讓大家知道的女性創傷。

我也把自己可不可以生小孩的恐懼,一層一層包裝起來,害怕會被發現這件事,所以我不負責任地投入每段關係,任由男人不尊重我,可以對我粗暴,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感受到自己是一個女人,然後再包裝成是我不想生小孩,我不想讓孩子重蹈覆轍我的可憐童年這些爛理由,只為了逃避面對內在的真相。

 

在我爆哭後…Nina 繼續引導:

是我允許男人不尊重我,我允許男人粗暴地對我,我允許男人可以只愛我的身體,承認我最不想要承認的自己,醜陋低下,沒有自尊,沒用,覺得因為生不出孩子就沒用的自己,只能用身體去證明被愛,但我又覺得擁有女人的身體好髒,怎麼可以這麼下賤。

在我痛哭跪下的那一瞬間,我感受到內在小孩的悲鳴:為什麼要一直關住我,為什麼不相信我?

對不起,因為我真的太害怕了,我以為隱瞞大家就可以當作一切都沒發生,我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我可以維持完美的假象,我可以把自己變成最完美的狀態……

對不起,我不會再把自己關在地下室,對不起,我會好好陪伴著自己,我會尊重自己的任何感受,我不會在強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我不需要再委曲求全,不需要再吞忍不合理的對待,我願愛自己……

 

【 身心對應 】

✅第二脈輪失衡反向的創造力/自我毀滅的創造 = 婦科問題、皮膚易暗沉、肝膽功能失調、情緒易躁鬱 = 我跟媽媽不一樣,我不能生小孩 = 我沒有價值 = 我不能被愛 = 自我懲罰讓男人不尊重我、貶低我

✅第四脈輪失衡 = 內在是想要不敢要、羞愧行匱乏 = 外表是內在匱乏引起的強求抓取 = 呼吸短淺急促 = 對於與人的互動會有情感勒索、物質勒索 = 不管大家給我多少愛我都覺得不夠多

✅第六脈輪失衡沉浸虛幻不實的過度感性、靈性幻想 = 外在感性,內在頑固、固執 = 頭暈 = 感性總是取代理性,用情緒做每一件決定 = 不敢面對自我失敗、挫折以及羞愧羞辱的感受 = 我討厭不完美的自己 = 完美主義作祟 = 潛意識害怕不完美的自己被發現後就不值得被愛。

 

謝謝Nina的引導,讓我看到不同面向的自己……雖然過程真的好痛苦,好羞愧,好丟臉,好糟糕,好害怕被人知道了會馬上不愛這樣的我,但這個想像才是假的!

謝謝我的私塾療癒師,謝謝學院課程,謝謝大家的愛,謝謝我的身體帶著我走到今天,好深刻的療癒!

學員分享:課程中釋放女強男弱的陰陽失衡能量,對伴侶從生活中的挫折、憤怒、悲傷,到現在的接納、感恩,愛開始流動。

學員分享:

『2021/3/6
謝謝采榛老師分享友人故事給我們,這友人的故事與心路歷程幾乎跟我與先生的故事一模一樣。

從一開始的女強男弱,到生活中的挫折、憤怒、悲傷,到現在的接納感恩。聽到先生是壓抑陽性力量是為了配合女方在婚姻生活中失衡的陽性力量時,我便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是啊,就是這樣啊,我以前我總是嫌棄老公太弱了,但其實這所有一切都是配合我的狀態來演出,他一直用他的方式在愛著我,我的受傷感從來就不是他帶給我的,都是我自己的受創信念的自我創造。

對他只有滿滿的感謝與心疼,原來我一直被愛著,只是我認不出、看不清「愛」真實的樣貌!

聯想到有時會糾結在:現在跟老公不管內心的距離、相處的模式都已經改善這麼多了,也常常能夠感受到對彼此的愛意,有時我能感受到愛,有時不能,那都很好,那都沒問題,我唯一要做的只有永遠回到自己身上「持續不墜、傻傻地做」。

在大釋放時,我連結到了國一時被重男輕女的爸爸打耳光的事!在連續生了5個女兒後,好不容易有了兒子,爸爸真的是視若珍寶。所以剛剛蹣跚學步的弟弟碰到我的腳跌倒時,我馬上被爸爸狠狠地賞了一個耳光。

於是我開始悲憤地用盡力氣大聲吼叫,開始大哭大叫大罵,我感覺眼壓很高,眼睛彷彿快被擠壓出眼眶,左大腿鼠蹊部以及左膝蓋明顯疼痛,哭到最後我就睡著了,在昏昏沉沉中我感受到父親生前因為大男人主義無法對我說出口的歉意,感受到他生前對我們非常嚴苛的管教其實只是想保護我們、愛我們的心意。

糢糢糊糊醒來時,聽到采榛老師正在說:「不管你認不認得出祂,祂的愛一直都在。」

心裡面溢滿了感激,真的是被宇宙大我的愛滿滿包圍著,若沒有祂的指引安排,我如何能遇見采榛老師、遇見參與療癒工作坊的各位;如何能走在正知正見療癒修行的道路上;如何能一步一腳印的學習愛自己,認識真正自由的、被愛的、不必求生存的自己。我是宇宙的孩子,被愛包圍的孩子,寫到這裡又哭了,但這次是平安感動的淚水!

感恩采榛老師、感謝夥伴們、感謝出現在我生命中所有的人,最後感謝我自己:我很棒,我接納我的一切,無論我是什麼樣子,我都愛我自己!』

學員分享:一直以來,被傳統的框架捆綁著,一直因沒有生男孩為先生傳宗接代而自責、羞愧,由課程的療癒釋放不再對自己貶低,開始輕鬆的疼惜自己。

學員分享:
6/3/2021 女性集體意識深度覺察療愈課後分享
老師,我愛你。首先想回應老師最後一句‘我愛你們’,很溫暖很有愛。

一直以來,被傳統的框架捆綁著,一直因沒有生男孩為先生傳宗接代而自責羞愧。雖然先生一直告訴我,生男孩生女孩都是上天恩賜的,感恩就好了,沒有關係的,很多演員如邱淑貞,黎姿,小S等等都是生女兒而已。我就是無法打開自己的鎖。

我在課中很想對世界的呐喊!:「我就是生兩個女兒,那又怎樣!有誰告訴你是不可以的嗎?我的人生我的生命由我來負責!我為我兩個女兒感覺到無比的驕傲!」

很奇妙的是,寫到這兒,睡覺著的大女兒突然間爬起來,我抱抱她,告訴她我真的很愛她,然後又繼續睡覺了!

今天我在課中終於釋懷了,無論我好與不好,我都是被愛被支持的!看見了,原來一直以來是我自己不放過我自己而已, 自己對自己的自責,自己生自己的氣,自己的自我貶低,自己對自己的無價值感,別人一點都不懂不在乎,就是自己打自己一樣的矛盾好笑,很像神經病。

看見了,為自己解了一直捆綁自己的鎖,感覺鬆了很多。是時候好好地把自己給疼惜回來了,相信一切都來得及。

老師後半段的帶領,我一直不斷的哭,無法停止的哭,哭到我整個腹部連結到肛門都在抽痛震動,頭部也哭到頭昏腦脹,一直放屁,一直咳嗽,乾嘔到胃抽筋,鼻塞,喉嚨含痰,很辛苦,但是老師說無論什麼樣的狀態都允許它發生,我就這樣單純的允許了。

有那麼的一個存在,一直都在允許我,無論我做得好或不好,我都是被允許的,無論我在自我批判時,無論我一直不斷的在生活上創造無數傷害自己的故事情節時,無論我為自己感覺到驕傲認可的時候...。我都是被允許的。這一切的被允許真的太有力量了!

最讓我感動的事,居然在這世界上,有這麼樣的一個‘祂’真正的懂我,無條件的愛著我,包容我,允許我,愛我
。有一種,終於有人可以瞭解我了的感動!我是一個很單純的女孩,記起了“祂”,看見了“祂”,感受到有“祂”,我就踏實有力量了!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地感謝老師!

把我所遺忘的存有或自己,從新和從心的又讓我從記憶裡看見祂,這一個看見點燃了我內在的燈,點燃了我內在的光。

我感受到老師聲音的慈悲和美麗:
“無論我知道或不知道到你是誰,認不認識你,你一直都在,你一直都在支持著我,倍伴著我。我一直都在往外找尋,一直在學習尋找著你,找尋貼近你的方法,因為我不想信有無條件的愛”。

原來就是可以如此的,單純的被愛著,就從放過自己開始,感恩自己的好與不好,接受無法接受的自己開始。等待美好一切的發生。

感謝老師,感謝在這兒一起學習成長的朋友們,有你們真的很感動。

學員分享:身為女性我覺得有什麼不公平的?連結到了父親的重男輕女,在課中徹底釋放生為女人的辛酸委屈,重新找回自己,生命徹底改變。

學員分享:

『2021/03/06
上課時,老師說到她朋友的故事,我聽得流下淚了,一方面是共振到曾經有類似創傷的自己(如希望自己變強父親能看到、能回來/陽性與陰性的糾結/伴侶的壓抑等),一方面是為轉化而感動。

在身體覺察階段時,從觸摸下體時開始哭出來,這時並不是因為身體有什麼反應而是老師的提問「身為女性我覺得有什麼不公平的?」讓我連結到了父親。

媽媽總說我爸重男輕女,因為我們是女生,所以爸爸不要我們。

這讓我覺得身為女生很可憐,都沒有選擇權(不能選擇我不要被拋棄、不能選擇我要當男生、不能選擇我想跟著爸爸)、都只有被選擇!

我覺得當女生很委屈,就像我媽一樣委屈!還要被爸爸看不起!

所以我以前信念是『我討厭當女生,我不想當女生!我也誓死不穿耳洞,因為民間傳說穿耳洞下輩子當女生,我才不要再當女生!我要生孩子我也要生兒子,不是我重男輕女,而是我覺得當女孩太辛苦了太委屈了!我不要我女兒跟我一樣』。

我在老師帶領1-2脈輪的過程中,不斷的邊哭邊罵我爸,偶爾再帶上罵個我媽。

接著老師說到用靈魂伴侶的身分來觸摸自己時,我又深深的哭了。

當我摸的第一下,內在一個聲音跟我說「我愛你,你是被愛的」,持續的摸,持續的感動。但同時也連結到前伴侶共振出內在創傷,當時為了討好對方,還是做了自己不喜歡不享受的性方面的行為,我不喜歡卻還在當下說出了相反的感受。

我內在小孩吶喊:『為什麼我這麼努力討好、扮演了,我們關係還是走成這樣?為什麼我這麼失敗!我就是一個失敗的人!為什麼我們明明花這麼久時間認識彼此了,還是走成今天這個樣子?我曾經因為某些特質讓他一直說「很好很好」,我都讓你評分了,怎麼我們就無法圓滿!?』

這時候我發現我無法寬恕他對我做的:
他怎麼可以在我哭得難過時就靜靜抱著我卻同時打電動!

他怎麼能一邊說「你有不安全感但這就是你啊」之後卻又不跟我聯繫!

他不是接受我就是這樣了嗎!

他怎麼可以不在乎我感受!

他怎麼可以在事後又裝沒事的回來!

我呢?我呢?我沒辦法寬恕他!

因為我寬恕他了我就等於寬恕了我爸!

我怎麼可以寬恕一個跟我爸一樣不在乎另一伴感受的人!

我爸讓我和我媽這麼痛苦這麼難過,我怎麼可以寬恕他!

我怎麼可以輕易的寬恕我伴侶!

這樣我的難過算什麼!?

覺察到此,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明知道這個伴侶帶給我人生多大的轉化,我仍放不下心中那股氣了。

因為我把父親投射到他身上。

我對他崩潰時他仍然抱著我,雖然他在打電動,仍不定時的拍拍我的背等。以前覺得是漠視不在乎,但我突然間覺得這是他對我的愛,他承受著我的負面,然後用遊戲來平衡他所承受的,那份不屬於他本身的負能量。

過去小我會覺得我用這樣的視角來詮釋這些事情與對方的行為真的很蠢!

明明這樣就是不夠愛你、不夠在乎你啊!

不然他哪會放任你哭!不然他哪捨得不跟你聯絡!

每每朋友問起,就說這樣的男生放生吧怎樣怎樣的。

但現在的我非常難直接單從小我的角度來看待我與他之間發生的事情,高我的指引也不這麼允許,所以我才會因為他而接觸到老師的課程、來到現在的轉變!

當時的我就是如此的不愛自己,因為父親再度在外生次女而產生強烈的不安全感全投射在他身上,認為是他讓我不快樂,都是他害的!他如果對工作的抗壓能力夠,就不會沒時間處理我們的關係!

實則我不面對我與我自己的關係,我甚至不想處理,我只想靠外界來填補我,證明我值得被愛,他只是配合我演出,他這個變甚至是變到我都不認識他的程度,對不起,是我不認識我自己,是我不愛我自己,是我不想處理與我自己的關係。

我想對他說:
謝謝親愛的你陪我演出,對不起,我愛你,謝謝你讓我找回我自己,重新認識我自己,徹底轉化了我的生命,我好愛你。

謝謝老師,謝謝大家的共振』

學員分享:課中身體呈現過往吞忍逃避的慣性模式,卡在喉嚨與胸口的氣結鬆開許多,吐出酸水與痰,身體自動承接的情緒凍結消融許多。

學員分享:
2020/03/06 女性集體意識深度覺察療癒工作坊

課程開始後,首先出現的身體訊息為深層的鼻涕倒流、喉嚨生痰,既擤不出來也咳不出來,只能不斷倒吸吞嚥。

身體再次呈現過往吞忍逃避的慣性模式,看見後決定試著大聲咳出來,意外發現即使沒有真正咳出痰來,卡在喉嚨與胸口的氣結卻鬆開許多。

此刻更能體會釆榛老師選擇「澳洲花晶」作為身心覺察能量輔助工具的用意與用心。

⭐引導情緒釋放的過程
伴侶整理完家裡,安靜地帶孩子出門放風,像是配合課程需求一般,讓我更能專注且無罣礙的釋放情緒。

先是悲傷的掉淚,接著雙腿不停踢踹著床,接著憤怒升起,大聲吼叫哭喊,在床上使出吃奶力氣打滾。(進入“這不是肯德基”的番癲小孩狀態)

最後突然劇烈乾嘔,衝到廁所吐出酸水與清痰,一開始咳不出來的,全都吐了出來。

這是第一次在課程中,情緒釋放劇烈到嘔吐,對比一開始在線上課程的「沒有感覺到睡著」,身體自動承接的情緒凍結消融許多,允許情緒流動的能力也同步提升。

吐完整個人癱軟在床上,跟隨老師的引導,感動的眼淚直流:我們無法阻止愛的發生,唯一能做的就是允許它、經驗它、享受它。

允許讓一切變得簡單,允許自己與他人的所是,我們本已智慧具足,皆是為了體驗生命而來。

感謝老師的課程帶領與大家的陪伴,讓我再次撇見圓滿具足的自己及未曾離開的神性之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