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洲花晶身心覺察能量轉化療癒師-個案諮詢實戰教學 》

上週日,我們與學院療癒師及新生夥伴們一起完成了下半年度學院進階課程系列:
❤️《 全方位身心覺察轉化生命療癒師-個案諮詢實戰教學 》
❤️澳洲花晶身心覺察能量轉化療癒師-個案諮詢實戰教學 》

學院的個案實戰教學是讓所有學院療癒師、新進學員、助教夥伴,都感到刺激、充滿挑戰的課程項目,也是「療癒師課程」最後一層的深度培訓階段。

所有人都必須以療癒師的身分輸出所知、所學、所體悟,輪流將資深療癒師們、助教老師們、培訓導師當作個案,進行專業的個案諮詢與療癒引導,助教老師與培訓導師還會不定時到各種組別輪流旁觀、寫下觀察紀錄。

有很多人在引導個案的過程中,終於看見自己長期以來的盲點,進而突破;有人在成為個案的過程中,破解從小到大的創傷之謎,感恩萬分。

每個人也會在實戰課程中,與不同的療癒師、老師相遇,學習到對方的諮詢技巧、引導功力、療癒內涵。

我們更會在每一場實戰課程的前、中、後,為每人給出量身定制的覺察作業,確保夥伴經過這樣的萃煉後,都能富有卓越的療癒實力,成為能協助他人轉化蛻變的《 全方位身心覺察生命轉化療癒師 》、並是業界最專業的《 澳洲花晶身心覺察能量轉化療癒師 》。

個案諮詢實戰教學不是為了成為一百分的療癒師,不是為了要有完美的諮詢過程。所有個案都是與自己相遇的機會,考驗我們平常的習練功底、更考驗我們信任當下、臣服生命的能力。

「療癒師」不只是一個外在身分、頭銜名稱、工作職業,真正的「療癒師」是一個「存在狀態」。我們永遠都必須先成為自己的療癒師,才能成為他人的療癒者,因為我們只能給出自己真實擁有的東西,包括智慧、慈悲、愛。

療癒煉金坊的個案實戰教學,是為了讓所有人將早已蘊藏富量的內在之光,被真實啟動、釋出,讓所有人照見更真實的自己、同時照耀他人的生命之路。

真正的療癒不應被侷限在特定的身份、特定的時刻、特定的環境地點、或任何特殊儀式:真正的療癒只能發生在生活中的每一時每一刻

只有當療癒師與身體持續連結、靠近、不斷透過身體看看自己的潛意識運作、持續從身體穿透內在心靈的流動、真實陪伴自己從身體走過生命轉化的點滴⋯⋯「無懼」才會是我們自然發生的內在力量,這份力量,才會使我們有能力協助他人穿越受苦的迷霧、引導他人的生命轉化。

⭐️療癒師唯一的個案只有自己,每人只有一位療癒師也是自己。

⭐️療癒師的每一場諮詢,都是為了與自己相遇;個案的每一場諮詢,都是為了認領回自己。

目前尚未有療癒教學單位提供如此全面進階的帶狀課程,光是報名參加,便能淬鍊出超越坊間一般收費療癒師的個案諮詢引導實力。
❤️全方位身心覺察轉化生命療癒師-個案諮詢實戰教學 》
❤️ 澳洲花晶身心覺察轉化生命療癒師-個案諮詢實戰教學 》

以上皆屬【學院深度進階課程】,為使所有學員享有最純煉精深的學習品質,學院深度進階課程僅開放給已完成《 全方位身心覺察轉化生命療癒師 》【 線上深度培訓課程 】的學員報名參加。

詳細原因請見:
學院課程為何僅限培訓學員報名-Part1

學院課程為何僅限培訓學員報名-Part2

⭐️⭐️⭐️以下分享數則上週日第一場個案實戰教學的學員課後作業(已刪除個人隱私):
 1️⃣學員分享:
【 第一場個案實戰課後作業 :上】

我今天遇到的個案,她提問親子關係,開口前就先落淚, 也對我坦承她今天已經準備好敞開, 而個案本身已經覺察到許多點。

我主要把重點放在個案從孩子身上認領回自己內在小孩的部分,但是在引導過程途中,有感受到個案防禦心升起,向我明確表達希望回到處理憤怒情緒的部分,給予明確的身體覺察引導。

當我又以自身的經驗 (我的母親關係與妹妹VS個案與孩子)做分享時,又隱約感受到個案為保護受傷感的自我防衛機制,當下我覺得自己弄巧成拙了?在如此她敞開的開場下,沒想到途中會開始有一道隱形的牆,而那道牆不是別人蓋的,是我自己造成的!於是中後段一直處在一種自責中。

接下來的這段文字對我有極大的壓力,但我還是願意鼓起勇氣去面對所有恐懼。

當老師讚許別的療癒師堅持到最後一秒時,我當下只能連想到,我最後五分鐘居然是和老師面面相覷的狀態,而且因為巨大的羞愧感,我根本無法抬頭面對老師(權威課題),更別談論說話求援。

而最可悲的是,在課後分享時,我居然徹徹底底的切斷了內在小孩的巨大羞愧感與恐懼與悲傷,我真的切斷到能以充滿喜悅的狀態,第一個舉手分享:我比較不緊張了!我的時間掌握好多了!

到底我的存在有什麼意義嗎?對於個案,我是有用的人嗎?還是我只是在浪費個案的時間?老師的時間?

我因為太糾結,諮詢了 菁瑤 Yao-sogood 療癒師婕寧助教菁瑤療癒師提醒了我老師的課前須知:「我們是否能溫和卻帶有力量的指出問題核心,正是考驗自己愛與智慧的時候。

菁瑤療癒師溫柔的鼓勵我:
這個糾結的卡點就是妳幫助自己突破慣性的時候。

婕寧助教溫柔的鼓勵我:
好好用”認為老師說的是自己”所升起來的東西做覺察,這才是實戰課程的精神,老師期待的不是大家幫個案做完美諮詢,是希望大家從這個課程更遇見自己。

所以我決定打破我所有過去的慣性,帶著極大的害怕分享出來:我真的好害怕誤會別人,我好害怕被討厭,我好害怕再也不被愛的恐懼感⋯⋯。

帶著我覺得自己毫無價值,無能力給出個案幫助的羞愧感,帶著我認為一切的失敗,都是由於自己所學不精而一手造成的挫敗帶來的羞愧感,無論老師所指是不是我的組別,如果我認為是我,代表我認定錯誤的源頭,是我沒有能力給出個案所需要的幫助才導致,現在的我真的對個案感到非常抱歉!

我的內在小孩哭著說著/同時也哭著打著:
對不起,我已經盡力給出我能給予的了。對不起,我背叛了自己的真實感受切斷感知,對不起,我知道我不夠好,但是我真的希望我有一天能夠是有用的人,這樣你/爸爸媽媽/伴侶/生命/神性就會愛我了嗎?

我為自己依序抽了三張花晶卡:磁波防禦/大地之母/叛逆心。
這三張卡真實反應出在當下個案和我彼此引發的狀態。

磁波防禦:
”你如何回應外在世界,也意味著你如何回應自己/你可以掌握自由的生命道路,並聆聽內在的指引/你能明白他人的言行舉止是反應他們自己,而不是針對你”

大地之母:
”當你允許自己更柔軟(陰性力量)內在另一股能量(陽性力量)也會同時揚升”

叛逆心:
”所有抗拒的都會卡住你的注意力,最終,你會成為你所抗拒的樣貌/你可以透過接納、同意、臣服、轉化內心的抗拒、不同意或反對的衝突與拉扯,收回你被困住的注意力能量,從矛盾抗拒的際遇中,拿回流失的力量/讓生命再次融合、凝聚,成為完整的存有”

此則的權威課題為我學習覺察以來踏出的最大的一步,我甚至害怕到想發文之後就消失退群(切割逃避)算了。但是我相信老師的引導和助教們的,我也信任我的個案。

我願意面對我自己的權威課題,我無法自我寬恕與接納,我深深恐懼不被愛,但我好像開始能愛著即使如此不堪的自己。

我願收回所有投射,回到問題本身,我看到一切全部都只發生在我自己的身上,真相就是:我根本不信任自己有能力,我根本不愛自己,我也無法原諒如此不夠好的自己,所以我背叛自己的心。

感謝今天的個案讓我看到這一個面向的自己。我真的除了對於投射於妳感到深深的抱歉,也真的深深的很愛妳,真摯的感謝妳。

✅采榛老師回覆:
謝謝可愛的妳的分享❤️
個案實戰課程的真意是與自己相遇,我們常在課堂中聽著也說著「所有人都是自己的內在小孩(外在世界沒有別人)」、「我們只能給出自己真實擁有的東西」,但以上也只有在我們真實行動後才能印証:自己對此的了解與實現到底有多少?

但這絕對不是一個評分的指標,這是一個認識真實自己的機會:
當我覺得自己在個案實戰過程中協助到對方,我能否在個案身上認出她的內在意願與力量,承認這場療癒之所以發生是來自於她?

當我覺得自己在個案實戰過程中卡住了,我能否客觀承認這個卡住與個案無關,並對自己真心承認自己的卡住、深入背後尚待認領的自己?

就像可愛的妳一樣,我非常感動幾乎所有在此分享的夥伴都這麼做了!婕寧助教也說她為大家紀錄的提醒根本不需要送出,因為所有人都在分享中一一認領了。

明明是個與同學一起學習的課程,為何會有如此巨大的「失敗感」呢?我們都是在這種時刻才又更知曉小我真相是什麼,並在誠實以對時逐漸越過它。

所以回到妳的分享,個案實戰後的內在發生,真是與「老師說的那個人到底是不是我或我的個案」一點點關係也沒有,因為此時升起的內在孩子的聲音根本無關事實,唯一要做的只有趁機承認、陪伴:一直以來如此努力當個希望值得被愛的人、卻又不管怎麼努力都害怕自己隨時會被推翻,原來內在小孩如此不安、如此恐懼、以致我們對事實的投射毫無道理。

看見並承認、允許並陪伴發現的自己,這就是我們在個案實戰中必獲的禮物。

所以很感謝每位真實分享的同學,這就是個案實戰的精神、也是真真實實的療癒師品質。

最後澄清,我真的沒有眼睜睜與妳面面相覷五分鐘啦,當我確定這組結束後,停留時間不到一分鐘,且全程關起鏡頭~沒有那麼恐怖逼人啦。

✅學員回覆:

尊敬的采榛老師
謝謝您充滿愛的回覆,我一邊讀著一邊感動的落淚…
這個眼淚除了充滿感激、感恩、感動。還有內在小孩放下一塊大石頭的安心感。

原來,不管我覺得自己再怎麼沒糟糕,都有人願意愛我!
原來,我能夠接住我如此脆弱的自己!
原來,所謂陰性能量流動之後必然升起陽性力量是這樣發生的!
原來,人生白白受苦真的是不必要的!
原來,當你能夠開始愛自己,世界才會開始愛你!
原來,我帶著巨大恐懼跨出去的分享,是真實有力量幫助別人的!
原來,跨出慣性這麼困難,跨過去之後所看到的風景與比所想像的更加美好一千萬倍!

在昨天深夜發著抖按下發文鍵後,真心有一瞬間想逃走退出群組,但是下一秒馬上鎮定的告訴自己:
我信任我的老師,我的夥伴,我的個案和我自己,是可以接住我無論什麼德行出現的內在小孩的!

老師說的這一段,非常深深觸動我:
“個案後的內在發生,真是與「老師說的那個人到底是不是我或我的個案」一點點關係也沒有,因為此時升起的內在孩子的聲音根本無關事實,唯一要做的只有趁機承認、陪伴:一直以來如此努力當個希望值得被愛的人、卻又不管怎麼努力都害怕自己隨時會被推翻,原來內在小孩如此不安、如此恐懼、以致我們對事實的投射毫無道理。看見並承認、允許並陪伴發現的自己,這就是我們在個案實戰中必獲的禮物”。

內在小孩對所有事物都毫無根據的恐懼,我在現實生活中,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緊接而來的劇碼不同但內在一模一樣的課題:
我對所有未知都存有高度焦慮不安,害怕被拋棄不被愛的每一刻,於是內在小孩只能無情鞭打自己,要努力成為更有用更好的人,這樣似乎就可以讓愛永不離開。

我看見、承認、允許、陪伴這樣的膽怯的真實自我,然後學著使用相反的力量(突破慣性的勇氣)去灌養小小的我長大。

PS老師!抱歉,原來只有一分鐘啊!誤會您了~請見諒。其實即使只有出現老師的名字,對於我而言就像天神降臨一樣超級有存在感的!!有被名字深深凝視的感覺,然後與其他夥伴相呼應,我也覺得一分鐘像五分鐘一樣久…。

謝謝老師親自的回覆,您的回覆對我來說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指標!感謝老師教導的身心覺察,真的像連續劇般帶領我穿越一場又一場的迷霧,讓我在小我中就算迷路也不會迷太久,謝謝老師總是親身引導正確的方向!!致上最高的敬意與愛。


2️⃣療癒師學員分享:

在上週末完成了澳洲花晶療癒師培訓課程後,才知道「個案實戰課程」是如此「猛」!內心開始升起焦慮恐懼。

過去一星期,帶着這份超級焦慮複習第一階段的療癒師課程內容,身體很誠實:實戰課程前三天開始嚴重失眠,身體不時大量流汗,額頭下巴頸背滴出水來……。

實戰課程前,老師解說的一小時裏,我已經汗流浹背,整件衣服濕透,所以過程中偷偷跑去換衣服。也因為焦慮嚴重,不停冒汗,能量和氣耗得很快,肚子餓到不行(我有吃午餐),唯有偷偷不停補充食物。覺察到自己對肚子餓這件事有恐慌(背後其實是:害怕自己沒體能完成諮商➡️難得決定接受挑戰,但最終竟有可能因為體力不支而失敗)。

頭腦裡盡是「死了,實戰課程都還沒有開始,我已經餓成這樣!接下來還要連續四個小時的課,要怎麼辦?特別第二場換我是療癒師,我要如何撐到第二場」?

第一場中,我是個案,我的療癒師引導得很深入,我在過程裏宣洩情緒,奮力丟東西,又傷心地哭。結束後,我發現我雙腿又瘦了一圈!兩條大腿濕濕的全是汗。在諮詢的過程裏,療癒師帶領我看到一個我之前沒有覺察到的點:我的內在小孩感覺媽媽是自私的,媽媽愛自己比愛我多。

三歲時,弟弟出生,而媽媽重男輕女,偏愛弟弟。小小的我本來就感覺自己在母親心裏沒有價值、沒有重量。弟弟的出生,對我是很大的生存威脅。正如電影裏,同父異母的女兒對於將要出生的嬰兒的恐懼(擔心自己地位不保)。我本來就感覺媽媽不愛我,三歲時再出現一個媽媽偏愛的弟弟,估計是極深的生存恐懼讓我不得不切斷感知。

而在內心比較,兄弟姊妹與自己在媽媽心目中的重量(vs 物質身體重量)又剛好是接下來我的個案的其中一個議題。

這一切都配合得天衣無縫,就正如老師在實戰前所說的:一切都有更高的神聖在帶領。再次感恩Nina療癒師,還有采榛老師助教、與有所有夥伴的共振。

第二場,換我是療癒師帶領個案。我已經沒有體力和腦力再耗,頭腦只能退位,交由直覺接管。但同一時間,我的組織和總結能力也被削弱。所以昨天引導個案的過程裏,協助個案串連相關脈絡和整理重點的部份,我基本上沒有做到,反而是要靠個案己進行串聯與總結。

這讓我看到一件有趣的事:在無可奈何,頭腦被迫退位的情況下,我的諮商引導其實是頗順暢的,甚至可能比我堅持使用頭腦還要好!但畢竟咨詢中,還是需要有歸納整理總結的時刻,這又是頭腦需要上場的時候。

我要怎麼才能達致兩者平衡呢?重點其實是:我要如何成為頭腦的主人,讓他在適當時候自動退位,讓我可以連接直覺靈感?而不是要等我體力與腦力耗盡,頭腦被迫退位,我才終於能夠連結直覺靈感呢?

✅采榛老師回覆:
親愛的,妳幾篇文字所散發的能量實在不同以往,從以前的極致理性來到現在有了感性的敞開,也更能回到客觀現實,比以前更柔和允許自己的真實狀況,更少對外投射與對內自責,妳也真的比以前更多敞開、更能連結別人,一切起始妳與自己的破冰流動,將妳帶往趨向理性與感性的平衡過程。

所以妳最後問的問題:
我要怎麼才能達致兩者平衡呢?重點其實是:我要如何成為頭腦的主人,讓他在適當時候自動退位,讓我可以連接直覺靈感?而不是要等我體力與腦力耗盡,頭腦被迫退位,我才終於能夠連結直覺靈感呢?

這根本不是問題,因妳已在此路,妳唯一有的問題只有一個老問題:完美主義發作。

妳過去在頭腦的黏著中數十年,在這裡短短兩三個月就有這樣的進展,就如數十年不會走動的人,在一陣子內學會了走路,妳初始固然不習慣也不穩定,有時好不容易邁出的步伐會使妳感到筋疲力盡(體力與腦力耗盡,才讓頭腦退位)。

所以妳的問題看起來只像:
「我終於可以走路了,但還是走得不完美,所以我什麼時候才能跑能跳呢、去參賽並拿第一呢?(成為頭腦主人讓它聽命於妳)」
到這裡也不用多說了,妳就只需繼續做著原本在做的事,好好鍛練肌肉(覺察),讓身體力量提升(覺知),自然能跑能跳(理性感性/頭腦直覺切換順暢)。

✅學員回覆:
謝謝親愛的采榛老師 ,收到老師的文字回覆,開心 ,感謝您一句點破了我問題背後的老問題:完美主義。

自己對完美主義和自我批判這兩個東西的覺察能力很低。很多時候根本沒有發現自己又在批判自己和要求自己一步登天直達完美。那就繼續持續不墜,傻傻的做吧。

3️⃣學員分享:
⭐️【第一次個案實戰課後作業:下】
這次實戰和課後作業,讓我清楚看見我內心就是有一種急,看起來好像要做好學生趕快交作業的掩飾,其實是心中有種急著要被看見,害怕不被看見的小我,她又再次出來跟我說哈囉!

當我看到個案,給我的反饋中說到:
在個案陳述或回想切斷的童年記憶時,會花一些時間也會呈現語無倫次斷斷續續的狀態,希望療癒師可以給予個案多一些時間,過程中很有可能有空白沒人說話(進入思考的狀態)但是只要是彼此信任的狀態,就完全沒有問題的!

我感謝讓我更清楚的看到我對自己沒有耐心,對應回到在個案實戰中,我還有忽略沒去覺察的部分是我并不如我想像中的信任自己,甚至是一種處在頭腦意識的假信任。

回想到我的父母,大部分讓我看到的也是只看外在上的成果。 我記得小時候我的母親會當著親戚. 家人. 老師和她朋友的面,說我做不好的地方。 我拼命的想要變成 “更好的人” 來讓我的父母,尤其是自己的媽媽看見,當我做的努力還沒有得到成果或者做錯的時候,會不斷的打岔想要證明自己不是那麼差的。但都是為了掩飾內心真的相信了自己真的不夠好,不值得被愛的感受。

所以我認為要找到一個真正疼愛我懂我的伴侶走一輩子,其實都是想要填補孩童時期不被肯定,被比較以及恐懼被拋棄的創傷。 這些創傷真的變成我厚重的印記,但是我真的也感恩這個”想變得更好,其實是想要活得更輕鬆自在”,帶著這份覺知和共振,也感恩自己願意覺察一層層剝開。

也再次謝謝我的療癒師洪x,帶出來我的課題,也確實幫助我進行療癒引導。讓我好好的體會了,外面沒有別人,只有自己的感受。

感恩采榛老師創辦這個「玩真的」的實戰課程,太有收穫了。

很謝謝能在這裡學習,我看到很多共振我的內容, 覺得學習了好多。也發現到現在的我有一種懶,明明看見了覺得很棒,但解析不出自己完整的覺察,某一部分是切斷的,我還沒有發現這個切斷是什麼,祝願自己能找到,也祝願大家透過覺察不斷遇見更快樂的自己。

4️⃣療癒師學員分享:
【第一場個案實戰課後作業 :上】
我在今天自己身為療癒師的經驗中,發現自己與個案的共同點是身型(瘦削)、行動模式(快狠準夾雜焦慮)、情緒模式(理性、切斷感知)與底層核心信念(媽媽重視其他兄弟姊妹比我多,我被輕看;對金錢的焦慮;會親手推開美好的事情)⋯⋯我與個案是一模一樣的!

而最令我驚訝的是,第一場當我作為個案時,當時的療癒師引導個我看見一個對我來說極為重要的覺察點(簡稱A點)。然後到第二場當我成為療癒師時,在諮商的最後10分鐘,個案提出了一個她自己發現的線索後,我突然看到,這個線索帶出來的,正是A點!所以我就順理成章地把第一場療癒師引導我看見的,分享給個案!真是太神奇了!

第一場當我是個案時,療癒師引導我閉起眼睛連結內在小孩的感受。我覺得這對我非常有幫助,所以到第二場當我是療癒師時,我也嘗試引到個案閉起雙眼,連結內在感受。這對我來說是個突破:我從來沒有帶領過任何人用這種方式連結自己的內在。我欣賞自己這個突破。

當我是個案時,我的個人問題是對人生沒有方向,不知道自己喜歡做什麼,陷入沒有工作的金錢危機,茫茫然不知所措。

療癒師對我目前的處境,歸納為:無法創造。以前我的行動力傾向快狠準,但自從來到台灣,逐漸變成懶散拖延沒行動。從來沒有檢視過自己的創造力,療癒師的說話提醒了我:原來自己已經陷入「無法創造」的危機(第二脈輪失衡)。

在療癒師的引導下,我說出兩個重點:
1)過去我認為是身體狀況讓我無法行動(身體諸多症狀讓我渾身不適,無法工作),但最近發現,這只是個藉口:其實是因為我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麼,身體才會配合演出,好讓我有個藉口逃避不用工作。

2)我告知療癒師,從小我就切斷感知,對一切沒有感覺,一直是個「目標導向的機械人」,所以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麼。

這時療癒師帶領我閉上眼睛連結內在小孩對母親的感受。我的內心充滿憤怒和仇恨,覺得媽媽對我不公平,把個人情緒完全發洩到我身上。我告訴療癒師,我恨不得拿刀殺了媽媽。 療癒師鼓勵我,讓情緒在當下流動,於是我丟拖鞋發洩憤怒。

隨後,療癒師引導我把雙手放在心輪,這時,我感覺到我的心非常沈重…… 原來憤怒的背後,我的心對媽媽有一份不捨的感受:不捨她活得辛苦,不捨她從來沒有活出真正的自己。我竟然當場哭了(我基本上不會在陌生人面前哭)。

這時,療癒師告訴我:這份不捨,也是對你自己的。因為你完全活出媽媽的模樣(沒有活出真正的自己),活得很辛苦。20幾歲前,你服從媽媽;到了後來,雖然你離家過着自己的生活,但那段日子,你基本上是直接的活出了媽媽的模樣:行為模式,情緒模式都是一模一樣的。你沒有活出你自己;你活出了媽媽。

這真是驚人的發現!當下我的頭腦無法理解療癒師說的是什麼,但內心有被擊倒的感覺。針對「無法創造,無法活出自己」,療癒師給我以下啟發:
1)表面上,我憤怒於媽媽的不公平對待、批評與嫌棄,但底層其實是對自己的憤怒:表面上,我絕對不想活得和媽媽一模一樣,但現在,我完全活成媽媽的模樣+一模一樣的苦。

2)我內心覺得媽媽是自私的,媽媽愛自己比愛我多(這時我才記起,媽媽一直跟我抱怨,外婆非常自私)。既然我怎麼努力做到最好都無法得到媽媽的愛(媽媽最愛自己),那我不用創造了,我乾脆活成媽媽的樣子,媽媽總會愛我了吧?

3)我記得自己大約是從三歲時開始切斷感知的。療癒師指出:在你還沒有行動力和創造力之時,已經被媽媽嫌棄和挑剔;長大後,你還敢創造嗎?

4)我用沒有價值/不創造價值,去替代愛的感受。我內心其實非常愛媽媽,並以不創造價值,去活出這份愛。

療癒師建議我使用的花晶:
2號(加強與母親的正向連結)
3號(增加自信,活出真正的自己)
情緒修護(釋放與父母的受傷感受
口服:大地之母+豐富力(敢於創造)

我的療癒師很厲害,能從細微的線索串連起完整的畫面。一開始我會覺得療癒師問的問題好像跟主題沒有什麼關連,內心會好奇療癒師為什麼要問這些問題呢?但到後來才明白,療癒師並不是亂問問題,她很清楚問題背後指向的是什麼。

療癒師引導我連結內在小孩的感受這個部份,我覺得很讚!一般情況下,我無法在這麼短時間連結到自己的感受,但療癒師的用語,還有親切的稱呼我的內在小孩,讓我能夠在短時間內直達內心感受,竟然還當場哭了。情緒當下流動,讓我這個過度理性的人,無法迴避面對真實的心痛。

給療癒師的建議:
諮商過程中多次出現斷線時刻,我明白是因為療癒師身在外地,網路可能不穩定,而我這邊也因為沒有寬頻上網,只能使用手機的4G上網+家裏某些角落接收不良,所以在過程中我也幾次搬動位置,這些都會干擾諮商的進行。下次我會先確定好位置再進行諮商。

再次感謝今天的療癒師,感謝你讓我看到我無法活出自己背後的真正原因

⭐️想了解更完整的身心覺察、自我療癒內容,歡迎購買《全方位身心覺察自我療癒轉化生命全書》!​

親愛的,以上內容,有幫助到妳嗎?
如果對妳有幫助,也請妳幫助我們!
邀請妳公開轉發分享這篇文章,讓更多人因為妳而覺察身體、療癒自己、改變生命🙏🏻

❤️想了解最完整的身心覺察、自我療癒內容,歡迎閱讀《全方位身心覺察自我療癒轉化生命全書》!​
博客來
金石堂
誠  品


⭐️如您是願意深入學習、實際鑽研、親身實踐身心覺察自我療癒的夥伴:敬請加入《全方位身心覺察轉化生命療癒師》【線上深度培訓課程】⭐️​

✅超越所有實體課程的線上深度培訓教學課程​

✅課程每天會為所有學員提供個案式專屬指導​

✅網站上所有分享都只是課程內容的冰山一角​

✅你所嚮往的身心靈轉化都將在課中一一實現​

✅所有身在任何國家的華語夥伴都可報名共學​

點擊此處即可跳轉課程介紹
點擊此處即可跳轉報名連結

⭐️療癒煉金坊堅持身心覺察為主:
身體就是命運
身體就是潛意識
身體就是內在小孩
身體不改變命運不會變

⭐️ 療癒煉金坊不隸屬任何機構,與任何單位皆無合作關係。坊間所有提及身心覺察及澳洲花晶的課程或出版書籍,都是出自本學院舊有的課中內容、本學院原創書籍著作。

 

【 學院平台的內容都是利益他人的公開分享,如果對你有所幫助,我們邀請你註明出處轉發分享:請你跟我們一起散播正知正見的覺察療癒、一同推動集體的意識的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