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之路必經光明與黑暗,這是「螺旋向上」的轉化過程

昨天才發佈《 身心覺察 vs 破除小我幻象 》,今天就有幾位持續落地實踐的學員夥伴也貢獻了自己的覺察與真實狀態!

我一直提醒覺察的不二秘訣是「持續不墜、傻傻的做」,因為我們在二元世界既是二元分裂、也是「所有面向都存在」的圓滿一體,所以在覺察療癒的路上會不斷發生「螺旋向上」的體驗;有時會在療癒的過程中有正向的發生、超人的洞見、奇蹟似的改變,只要是能滿足頭腦認知的 “好”,我們都認定這叫「療癒轉化」;但當遇到自己二元分裂的另一極時,往往是被頭腦定義為 “不好” 的樣貌,例如帶著 “知” 又陷入故事情節中、習氣慣性的重現、內在匱乏感受與恐懼的起伏、自我懷疑與批判又發生時⋯⋯都是最考驗我們是否能將「學過的」拿出來用的時刻!

往往這些時刻也才是考驗覺察口訣的體現:《 持續不墜+傻傻的做=大智若愚 》。

因為我必須直言:
所有覺察都是【在小我中破小我】。我們所有的轉化體驗都是在小我之中發生的,聽來矛盾,卻是讓我們靠近「創傷不曾發生過」的必經之路。

在覺察療癒的過程中必會歷經所有失衡的面向,沒有一個人例外,我們就是在這當中親手拾回自己的碎片的,這是幫助我們從「見山是山」來到「不是山」回到「又是山」的關鍵;也是當我們又不小心把創傷故事活得跟真的一樣的時候、仍有無數機會引導自己再次走上「證明創傷不曾發生過」的醒悟!

然而我們是否可以在曆經自己不喜歡、或遇到考驗頭腦認知的「好」與「對」及「正面」時仍然不放棄:不要放棄覺察你的身體,不要輕易又和同時與小我及生命連結的身體斷訊;不要忘記你的呼吸,不要隨便就讓你的呼吸和小我恐懼的匱乏同頻;不要忘了你曾經經驗過的擴展、或你選擇相信的「那個自己」(你真正是誰)。

因為我們在小我中就必有故事、必有投射、情緒起伏必有陰晴圓缺,我們會有狂喜也會有暗夜,會有洞悉一切的知曉時刻、也會有被低落迷霧侷障的時分,無論如何回到身體!無論你以為你在哪裡、是前進或是後退?其實我們一直在這裡、從來不進也不退。

這是為何我無論如何都會提醒回到身體:
當我們有療癒的感受、轉化的體驗,回到身體;當我們又陷落創傷的故事、低迷的狀態,回到身體;當我們發生靈性狂喜、覺得自己是宇宙寵兒,回到身體;當我們相信自己與靈性失聯、又被生命拋棄,回到身體!

覺察至極,我們真的都會發現【靈性狂喜】與【靈魂暗夜】根本是【同一件事】!其實沒有誰更好與更壞,我們覺來覺去「都是在這裡」,我們其實沒有去到任何地方、因為也沒有哪裡要去(以上只能意會,還無法意會的夥伴請略過,千萬不要想在極有限的文意中去理解)

我們最終極的療癒就是從療癒故事的創傷中來到「寬恕相信故事的自己」,這個過程絕對絕對需要無數無數次的練習,便能從有為法的覺察中體悟無為的寬恕。

⭐️學員分享 1 :
『某天早上起床時我感到恐懼,我感知不到我對自己的「愛」,完全無感,彷彿感知被切斷般,於是我反覆聆聽之前上課提問老師的問題,我對自己真的「非愛」。我跟隨能量哭喊:我錯了、我錯了⋯!但大腦同時狐疑自問:我何錯之有/何罪之有?情緒波瀾雖沒有上次情愛小我自我粉碎那般劇烈,但更多的是一種迷霧般,若不是知曉自己是在一種覺察狀態,真會誤以為憂鬱症又上身。

大部分心靈叢書,都說我們本身就是愛,但如果「我」就是「愛」,那我為什麼完全感覺不到對自己的愛?!當天下午後腦勺非常沈重,下班回家後趕忙泡墨泥,釋放這股情緒。墨泥才一碰觸後腦勺,眼淚就止不住掉下來,一樣重點在釋放我的頭部印記,以及在身體左半邊竟隱約感知到,不知是那一世的母系祖輩,反而是別人的第三者,所以被下很深的怨恨咀咒,天丫!這多久遠祖輩的事了,但印記沒有被消融看見,貫穿世代也跟著來到我這一世了!一早醒來,我感知到更大的恐懼能量襲來,心裡不禁吶喊:『媽呀,真的像剝洋蔥般,到底要清理到什麼時候?!』但想起老師説過,這些並不是因為學了覺察後才存在的,而是本來就存在,只是過去我身體印記太沉重無法感知到罷了。

到了晚上又泡墨泥時,才知曉原來這個恐懼能量是我內在非常害怕失去大姐,因為我已送過妹妹、爸爸,甚至是我這輩子最好的麻吉離去,所以我害怕失去姐姐!我哭著搓洗身體的印記,害怕失去姐姐的背後,其實是我對死亡恐懼的印記!所以我不要再失去姐姐了,我覺得好lonely!哪怕理性上我可以不要擔憂,但身體印記如實說明一切,我內在充滿對死亡恐懼的害怕!我連結到我和姐姐妹妹都有很深的「無價值感」,覺得不夠好的自己、不配得的自己,不懂愛自己,看不到原來自己是如此的珍貴。

用花晶作能量交換後,想起老師說的:「我承認我對生命一無所知,臣服於更大宇宙/神性之下。」我哭著釋放身體印記,同步共振療癒轉化我和姐姐與妹妹,從對自己的無愛中看到自己的價值、愛自己、珍惜自己,讓身為女性角色的我們釋放被凍結的創傷印記。』

⭐️學員分享 2:
『謝謝老師深入引導!我不會輕易放棄,因為和老師是「千」載再相逢的因緣,我會好好把握。而且我已受夠了活在無明幻象;厭倦創傷複製貼上,我不想再載浮載沉。

雖然覺察修行有時確實是一條孤獨的路,但我們又何其有幸,有老師正知正見的指導,學員夥伴的共振陪伴。自己困在迷霧的這段時間,也讓我更感佩老師,因為當年您必須有更大的決心和願力,衝破一層又一層的關卡,也因為您經歷過這一切,才能清楚明白的看待我們現在每一個過程的發生,適時地給出指引提點,真的很感謝老師。

小我幾乎是全身顫抖看完老師所寫《以身心覺察破除小我幻象》,一字一句讓我更直面真相,彷彿又再一次痛苦的分娩,把自己又重生一回,也流下滿滿感動的淚水,感謝有您的指引讓我能清晰看見,螺旋再向上。

昨晚共振整個能量,我敷上墨泥,釋放很多情緒,尤其在1、6、7脈輪,以下是小我人性對大我神性哭訴喊著:
「從妹妹走後我就開始叩問生命的答案,可是我在宗教裏找不到您;我在其他關係裏(父母伴侶親子…)也遍尋不著您;甚至後來任何的學習,內心總有無法究竟的穿越。總覺內心有個缺角,不管外在物質世界我擁有什麼,這個缺角沒有補上,我就是隱隱覺得孤單。
但您聽不見我在呼喊您嗎?!
您看不到我殷殷企盼您嗎?!
哪怕我是如此卑微不堪,我都渴望能遇見您,找到您!!可是這麼多年下來的追尋,您依舊離我好遙遠,我身心交瘁,我覺得倦了累了!
我在關係裡衝撞/撕裂/痛苦,最終才發現,這所有我在關係裏幻化的「心痛」,全是來自於我渴求不到您的愛!
我以為只要我受苦,您就會看見,可為什麼您還是默默無語。我多麼想憶起我曾經和您的一體之境,可我又始終觸不到您,您知道我內在有多大的失落!我像一個找不到路回家的孩子,我多麼渴望重回您的懷抱,渴求您的愛。」

然後睡前我重聽老師金錢課程的引導,再走一次過程。雖然過程我還是控訴大我神性:為什麼要把我創造出來,卻又讓我如此害怕/羞愧地不敢面對您!明明渴求您的愛,卻又不敢靠近您…!!

但這之中也有觸動到:
原來我的「存在」就是個奇蹟!
我的「生命」就是個奇蹟!

歲末將至,2020的奇蹟就是我的身體帶我來到這裡,認識這麼棒的老師、助教,以及和一群美麗勇敢的靈魂們在這裡學習,互相陪伴,互相共振,再次謝謝老師和群組夥伴,感恩!

采榛老師以下回覆:
妳們分享的這些過程絕對肯定無疑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會遇到/曾經遇到/正在遇到/即將又會遇到的「螺旋向上」的過程(這我們曾經在課中交流過,但忘記的夥伴可以提問,我們大家可以一起補充)、也可以比喻成「小我的掙扎」

所有無力感、荒廢感、自我懷疑、甚至對於「相較曾經發生轉化體驗的自己」而對「此刻這種狀態的自己」無法自制的批判與否定⋯⋯都是在二元世界的兩極之間的擺盪中回歸平衡的前兆,只有老實一步一步走著的人、才能不斷經驗著「見山是山又非山」的過程!

在二元世界裡我們既是二元分裂的,也是「所有面向都存在」的圓滿一體,所以我們在覺察療癒的路上會有正向的發生、超人的洞見、奇蹟似的改變,滿足頭腦認知的 “好”,我們認為這叫「轉化」,;但也會有頭腦所不喜歡的時刻,例如恐懼、起伏、自我疑惑發生時,往往這些時刻才是考驗覺察口訣的體現:《 持續不墜+傻傻的做=大智若愚 》。

我們可否在曆經自己不喜歡、或遇到考驗頭腦認知的好與對及正面性時仍然不放棄:不要放棄覺察你的身體,不要輕易又和同時與小我及生命連結的身體斷訊;不要忘記你的呼吸,不要隨便就讓你的呼吸和小我恐懼的匱乏同頻;不要忘了你曾經經驗過的擴展、或你選擇相信的「那個自己」(你真正是誰)。

我必須直言地說:所有覺察都是【在小我中破小我】。我們所有的轉化體驗都是在小我之中發生的,聽來矛盾,卻是讓我們靠近「創傷不曾發生過」的必經之路

就像課中我們交流過的:『在覺察療癒的過程中必會歷經所有失衡的面向』,沒有一個人例外,我們就是在這當中親手拾回自己的碎片的,這是幫助我們從「見山是山」來到「不是山」回到「又是山」的關鍵;也是當我們又不小心把創傷故事活得跟真的一樣的時候、仍有無數機會引導自己再次走上「證明創傷不曾發生過」的醒悟!

就像學員1在九月時分享過自己每天都「無法言喻的快樂」,甚至狂喜到自己會不安,這其實和妳們現在分享自己的低落狀態是一模一樣的,我當時請她:
『盡情享受其中,這份狂喜就和我們在透過身體經驗情緒凍結一樣,都是風景的一部分,我們在經驗情緒凍結時,會偶有質疑不安批判,而當經驗《無法言喻的意識擴展》時,也可能會「邊爽邊不安」,以上都是人性很正常的一部分,它就如闌尾一般的存在,無論我們爽或不爽它都在

所以唯一關鍵的只有:
無論我們是經驗著暗夜般的凍結(下三輪)
或是意識上妙不可言的高度喜悅(上三輪)
都記得定錨在身體
我們就不會沉浸在「下」出不來(沉溺情緒)
或飄忽在「上」下不來(不願落地)』

這是為何我無論如何都會提醒回到身體:
當你有療癒的感受、轉化的體驗,回到身體;你陷落創傷的故事、低迷的狀態,回到身體;你有靈性狂喜、覺得自己是宇宙寵兒,回到身體;你認為自己與靈性失聯、你又被生命拋棄,回到身體!

覺察至極,我們真的都會發現【靈性狂喜】與【靈魂暗夜】根本是【同一件事】!其實沒有誰更好與更壞,我們覺來覺去「都是在這裡」,我們其實沒有去到任何地方、因為也沒有哪裡要去(以上只能意會,還無法意會的夥伴請略過,千萬不要想在極有限的文意中去理解)

我們在小我中就必有故事、必有投射、情緒起伏必有陰晴圓缺,我們會有狂喜也會有暗夜,會有洞悉一切的知曉時刻、也會有被低落迷霧侷障的時分,無論如何回到身體!無論你以為你在哪裡、是前進或是後退?其實我們一直在這裡、從來不進也不退。

我們最終極的療癒就是從療癒故事的創傷中來到「寬恕相信故事的自己」,這個過程絕對絕對需要無數無數次的練習,便能從有為法的覺察中體悟無為的寬恕。

⭐️學員分享3:
『老師文字的力量真的太大了,我整個人、整顆心發熱、發麻!覺察互助會絕對要趕快來共振一下。這陣子很抱歉都沒有將自己的覺察寫下來與大家分享,但覺察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是幫助我度過工作危機的定心丸,不敢想像沒有覺察,我將何去何從?

謝謝各位同學的分享與老師的回覆,真的非常的感動,光是這樣讀著都覺得超療癒的!
~「我們在小我中就必有故事、必有投射、情緒起伏必有陰晴圓缺,我們會有狂喜也會有暗夜,會有洞悉一切的知曉時刻、也會有被低落迷霧侷障的時分,無論如何回到身體!無論你以為你在哪裡、是前進或是後退?其實我們一直在這裡、從來不進也不退。
我們最終極的療癒就是從療癒故事的創傷中來到「寬恕相信故事的自己」,這個過程絕對絕對需要無數無數次的練習,便能從有為法的覺察中體悟無為的寬恕」~

共振這段文字的力量內心激動眼淚直流,原來我們從來不用急著去哪裡,因為沒有一個更好或更壞的我需要去追尋、去轉化,在這個當下的我,這個當下的人事物境就是最美好(剛剛好)的存在了;原來我只要低下頭來寬恕那個還在故事中的「自己/小我」,並感恩「生命/大我」呼應「自己/小我」的所有安排就可以了!

之前跟大家分享過關於工作的覺察,工作因為人事大地震,整個management team皆不再續約,只剩下我一個人留下。小我真的很恐懼,害怕一個人留下要面對公司接踵而來的挑戰以及獨自承受面對強勢新股東的壓力!剛開始時,小我真的超想逃避的,回想過往在工作上的辛苦、辛酸,小我真的不想面對,好想就乾脆一起離職去追求「身心靈」的成長!我一直在問自己,到底我想追求的是什麼?我是真的想放下世俗的工作成就去追尋自我?還是只是想逃避壓力?但因為有覺察的底子,在我還沒有答案時,就是接納這個想逃避的、懦弱的自己,就是每天乖乖地擦花晶,喝口服花晶(感恩老師的愛心,建議我喝生命豐盛系列-原動力、創造力、豐富力、能量),還有老師的六字大明咒「覺察、交托、寬恕」,提供自己支持自己的能量與自己的恐懼、矛盾、掙扎在一起!

就因為沒有壓抑自己想逃的心或逼迫自己要堅強地扛起責任,反而在適當的時機與我的前老闆談過後,答案自然在我內心浮現了!那就是:現在還不是我離開公司的時候,除非股東要我走,否則我想要完成我身為財務長的責任,帶著大家一起度過這個公司轉變的過程!這樣我對公司,對我的同事,最重要的是對我自己才有個交代,才無愧於心!

神奇地當我想清楚後,這些恐懼就消失了!我面不再壓力重重!新股東隨時要我去開會、問問題、準備資料、assign新工作….,我都沒有煩躁或抗拒,只想著與公司一起共體時艱做正確的事;該建言就建言不會擔心新老闆喜不喜歡我;做該做的事但不瞎忙瞎操心!就這樣這幾個月下來,我的部屬都竭盡所能地幫助我,跟新老闆溝通也都順暢無礙,彼此漸漸建立信任!這個過程裡,我不斷感受到的是一種平安感,即使有時工作很趕會有些心急,但彷彿都有另一個我會提醒自己回到呼吸,提醒這些都是借假修真,這個過程是在學習第一脈輪平衡的行動力、第二脈輪物質的創造力、第三脈輪的自信心、第四脈輪的自我接納與穿越第五脈輪的權威課題!那個平安感也來自於相信宇宙永遠都會有最好的安排,這個對神的大愛的相信,總能讓我的小我可以放下恐懼焦慮,那個感覺就是『不論我做什麼都很OK,因為我永遠在神的眷顧之下,以我的步伐在生命/靈性的旅途中成長!』(寫到這裡我又哭了,覺得自己也太幸福了吧,超感動與感恩的)對於采榛老師與同學們只有滿滿的感謝,謝謝妳們,愛妳們!』

⭐️學員分享4:
『老師謝謝妳!一早看完又忍不住眼眶泛淚了,所有的覺察都是在小我中破除小我,我會再好好複習老師連結裡的文章。好幾次都覺得自己快走不下(對身心覺察疲憊無力)時,我真的是靠著老師在療癒煉金坊裡的聲音引導,陪我走過很多個早晨與黑夜,潛意識裡小我的執念,就是跟青番的孩子一樣,吵鬧開心都正常。感恩老師,真的有妳真好,有夥伴還能在課後一起不間斷學習真好,感恩大家,謝謝一路上的陪伴。

⭐️學員分享5:
『謝謝老師的分享提醒,和各位夥伴的分享共振!近期我也落入一種沒來由的焦慮低落,常在想,怎麼在越過一座山到達峰頂後又不知怎麼得走進谷裡;昨天晚上擦著花晶,一股聲音和悲傷湧上:「我好累、我好想休息…,我可不可以不努力 我可不可以停下腳步…」此時伴隨一陣暈眩,然後眼淚鼻涕開始流下來。一下歡喜一下低迷…到底…要我怎樣?但我沒再繼續去追這感覺從何而來,僅僅讓悲傷和想停下的聲音流動。而老師的分享提醒,在此時湧進,讓我感到安定,是啊…「【靈性狂喜】與【靈魂暗夜】根本是【同一件事】!其實沒有誰更好與更壞,我們覺來覺去「都是在這裡」,我們其實沒有去到任何地方、因為也沒有哪裡要去。」任何的狀態是來來又去去,起起又落落,在這修行的道路上好像不會有消失的一天,在這樣的循環之中,如何更清明得看待每一個時刻,就是回到身體回到呼吸,然後透過一次次的練習再練習,也許有一天就能瞥見老師說得:『「最終極的療癒」從療癒故事的創傷中來到「寬恕相信故事的自己」,這個過程絕對絕對需要無數無數次的練習,便能從有為法的覺察中體悟無為的寬恕。』感恩采榛老師,感恩各位夥伴!』

想了解最完整的身心覺察、自我療癒內容,歡迎閱讀《全方位身心覺察自我療癒轉化生命全書》!​

博客來
金石堂
誠  品


⭐️如您是願意深入學習、實際鑽研、親身實踐身心覺察自我療癒的夥伴:敬請加入《全方位身心覺察轉化生命療癒師》【線上深度培訓課程】⭐️​

✅超越所有實體課程的線上深度培訓教學課程​

✅課程每天會為所有學員提供個案式專屬指導​

✅網站上所有分享都只是課程內容的冰山一角​

✅你所嚮往的身心靈轉化都將在課中一一實現​

✅所有身在任何國家的華語夥伴都可報名共學​

點擊此處即可跳轉課程介紹
點擊此處即可跳轉報名連結




【 學院平台的內容都是利益他人的公開分享,如果對你有所幫助,我們邀請你註明出處轉發分享:請你跟我們一起散播正知正見的覺察療癒、一同推動集體的意識的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