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脈輪身心覺察療癒-下:生命的根源/母親

第二脈輪靈性對應:母親、陰性能量的根源

接續上篇:
第二脈輪身心覺察療癒-中:匱乏消極/沒有創造的動力、反向的創造力/自我毀滅的創造

當我們願意每天從上述的身心覺察進入女性的自我覺察,會非常幫助女性集體潛意識的療癒,因內在凍結而產生的身體症狀也會一併減輕、解除。
有不少學員夥伴分享自己在透過身體覺察,釋放對女性身分的創痛後,原本的婦科問題就不藥而癒。而身體反映心靈,當我們身體對應陰性能量的區域回歸健康平衡,我們的兩性關係、親子關係、婚姻家庭也會恢復和諧親密美滿。

母親孕育出我們的物質肉身,是讓我們得以擁有物質肉體的生命之神,因此我們和母親的關係就是與「生命、世界、神的關係」。
母親是我們每人生命中第一個人際關係的對象,因此我們和母親的關係直接影響我們和所有人的關係。
母親也是我們生命豐盛的源頭,因為我們都是基於母親賦予的肉體才能擁有身分、締結關係、創造所有的事情,因此我們和母親的關係就是我們與豐盛的關係。

我們與母親的關係直接反映在第二脈輪的身體部位,當我們落實第二脈輪的身心覺察將為我們帶來超乎想像的物質創造能力,就如同母親在一切未知的情況下、以第二脈輪孕育出我們的生命。

◎每人生命中第一道背叛:母親課題
我們生命中的第一道關係就是和母親的關係,我們和母親都有過「一體之境」的合一體驗, 無論我們的性別、個性、未來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們都被全然包裹在母親的子宮中被滋養孕育, 我們共感著母親所有的信念、遭遇、喜怒哀樂,母親所有的潛意識紀錄,也都直接烙印在我們的身心記憶,這是父親無論如何都無法取代與複製的生命經驗。

因此孩子在潛意識中是視「母親」為「神」的投射,孩子對母親(神)有著天生的忠誠、最深的愛、最大的渴望。
無論一個孩子的外在行為是否早熟,是否懂事,潛意識對母親都有最深切又不講道理的愛的渴求,會期待母親如神一般無條件的愛著我們,就如當初我們被無條件包裹在母親的子宮裡一樣:「妳生我就應該愛我、無論我好不好妳都必須愛我」,這是每一個孩子原始的潛意識聲音。

然而每個母親都是愛孩子的(即便有時母親的言行看似與愛相反),但沒有一個母親能如神一般給出孩子無條件的愛,也許母親會基於自己的創傷經驗、希望孩子是另一個性別,如此便不需承受與她相同的遭遇。
也許母親希望孩子更符合某些生存條件(外表/智力/個性),又或者母親有時會將自己無法面對的情緒轉移給孩子、造成無理的牽怒/無故的懲罰;當孩子面對的是「對自己有條件、有批判、有傷害的母親」時,內心視母親為「無條件的神」的期待就遭到幻滅。這也是我們每人在生命中經驗到的「第一道背叛」,成年後就容易釀成我們生命中最大的背叛:「自我背叛」;在真正的覺察與療癒發生以前,「自我背叛」的模式會在一生中周而復始的上演,當我們缺乏自我覺察的實際鍛練,就很難在細小的日常中覺知到自己細微的情緒感受……。

 

例如:
當你悲傷脆弱,卻故作堅強的時候;
當你想要被愛,卻羞於承認不敢開口的時候;
當你顫抖害怕,卻強裝勇敢無懼的時候;
當你小氣計較,卻裝作大方不在意的時候;
當你生氣憤怒,卻強迫自己理性冷靜的時候;
當你難過委屈,卻說服自己吞忍當作沒事的時候;
當你心酸嫉妒,卻責備自己不應該如此的時候;
當你需要幫助,卻仍然硬撐逞強的時候;
當你面對不夠愛你的人,卻犧牲卑微的時候;
當你進入不快樂的關係,卻堅持留下的時候;
當你遭遇不公平的對待,卻說服自己不要計較的時候。

「自我背叛」的傷痛並不會隨著「時間」淡化,相反只會隨著【物質時間】增加【複製貼上】的次數(印記的強化)。
我們會將「生命中的第一道背叛」延展成「無數次的自我背叛」, 然後在外在創造出各種「背叛的故事」,容易將內在小孩對父母的被背叛感複製到伴侶關係中,就會顯化出外在實質的「背叛事件」,例如欺騙、劈腿、出軌等【情感背叛】。因為我們和母親都有過身心合一的體驗,那是我們此生最接近「無條件被愛」的時刻,而在我們出生之後就無法再得到這樣的體驗,於是我們的表意識會試圖以「身體的性」重溫當時和母親的「一體境界」。

所以【親密伴侶】通常是我們心中對【母親】的「替代品」,我們會渴望在伴侶身上尋獲對母親失落的愛,於是「戀愛、愛情、熱戀」往往令人期待又沉迷,就是因為那是 我們重溫與物質生命之神的合一體驗的投射。這也是為何有些人習慣在情感中追求「羅曼蒂克、浪漫、激情、心動」等感覺,甚至會以此來評定「愛的質量」,他們往往也會視「虐、痛、傷」為「愛的深度或證明」,只要關係趨於穩定平淡就會陷入「沒有愛了」的焦慮感,常常會不自覺地製造「奇異曲折的情感故事」。容易被小說、電影、電視劇中的「虐心式愛情」所吸引的人也是來自這些狀態的投射,那是因為當我們對生命源頭(父母)積壓太多潛意識的受傷感,就無法細微的允許內在小孩真實的情緒感受流動,表意識對「愛」的定義就會傾向魯鈍且粗糙,甚至會以「傷、恨、痛」的感受作為「感情關係的深度」,就會無意識地在關係中創造出傷痛的故事來讓自己持續產生「愛的幻覺」。

◎女性集體創傷意識:重男輕女、性的創傷
現在的世代愈來愈少重男輕女的現象,但並不代表這些歷史性的集體創傷意識就此消失,即使我們已經減少創造重男輕女的外在故事,但女性曾因自我性別而在歷史中受到的被迫害感仍在集體意識層面被傳承至今。
男女的生理條件天生不同,男性的體況、骨骼、肌肉、力度天生優於女性,男性的生殖器官 (陰莖)是外顯的、具侵略性,男性的肌肉強而有力、肌肉組織也多於女性,男性的生理條件都是符合原始人類需要獵食、勞動、成為保護者的求生存模式;
女性的體況則天生比男性嬌小、力量較弱,女性的生殖器官(子宮)是隱藏的、具有包容力,女性的脂肪軟並有彈性、脂肪組織也多於男性,女性的生理條件天生符合孕育繁殖、柔性滋養、成為照顧者的求生存模式。

當我們的意識層次處於第一脈輪生存恐懼的求生階段時,『你的身體根本不聽從你的心』, 完全就是身體主導著我們的命運。而【身體】天生就是【求生存的載具】,它會「生老病死」、「成住壞空」,因此當我們的意識狀態是被求生存的身體掌控時:我們就會不由自主以「生理/外在條件」去決定一個人的【生存價值】,這也是【重男輕女】的關鍵之一。當男女的「意識層次」處於【求生階段】,男女的生命模式都會以求生存為基底,求生存的一大重點就是交配繁殖,這是為何男性較容易在肉體及情感上不專一:
因為當男性意識處於 「求生狀態」時,生理機能會不由自主地被生存恐懼驅使,這時男性就會發生所謂的「下半身思考」,在生理與心理上都會想與「更多女性」發生關係,背後的潛意識動機是以「繁殖為生存目的」。

於是古代有三妻四妾、現代則是外遇出軌;當男性的意識層次處於生存恐懼中時,表意識不會想談及婚嫁,大部分會以「發生關係、完成射精」為目的,這時很難顧及「是非對錯、道德標準」,也就會產生被女性認為是「情感辜負」、「射後不理」等態度與事件。而以「求生繁殖」的層面而言,因為孩子都是來自女性的子宮孕育,因此女性可以百分之百確保孩子是自己的親生血脈,但是男性則無能百分百確定孩子必定是自己的親生血脈,尤其處於生存恐懼的個人意識是毫無信任可言的、必定有著質疑、猜忌、與掌控,於是處於生存恐懼的男性會藉由貶低女性價值、打壓女性力量,讓女性相信自己綻放原有的女性魅力是羞愧罪惡的……。

這是為何以前年代有「三吋金蓮」、歐洲古代則發明了「鐵貞操帶」,前者透過限制女性行動、減少接觸外界的機會,後者透過讓女性穿戴並上鎖,確保女性在自己離開的期間沒有與他人交配的機會,兩者都是為了確保自己會是唯一的男性伴侶、孩子的生父、家中血脈相傳的主人。所有人類的生命源頭都是女性,因此在男人的潛意識裡:女人是賦予全人類生命的源頭 掌管人類生殺大權的強大存在,只有母親(女人)可以決定一個孩子(自己)的生死(是否完成懷孕生產的過程),當孩子出生後,母親對孩子的影響也遠遠勝於父親,這讓男人集體潛意識底層對女人有著極深的恐懼,如同人類(小我)真實底層對神性的懼怕,因此早期才會有那麼多貶低女性、物化女性的歷史(沙文主義)。

但令男性真正恐懼的不是因為女人擁有浩瀚無垠的陰性能量,而是處在創傷意識中的女性, 會錯看錯用自己如同「大地之母」般無所比擬的力量去自傷與傷人,這有如一個擁有國家生殺大權的暴君/昏君,男人的集體意識才會企圖扼殺並操控(如此危險的)女性。因此求生階段的男性會透過扼殺女性力量來確保自己的生存安全,以貶低/踐踏女性來剝奪/扼殺女性的自主力,使女人喪失活出自我的能力、也杜絕女人有離開自己/擁有其他對象的 機會。

以上是早期社會重男輕女的基層意識,男性以生理上的生存優勢(體力/擁有不受女性生理週期影響及孕期限制的勞動能力)來牽制女生的自我獨立性,將女性塑造為只能依賴男性的形象,因為以前的「社會集體意識」是以「無數個體意識」的【生存恐懼】所成立的,使女性不得不以家庭為中心,也以此牽制女性擁有「主宰人類(孩子/自己)生死」的能力。生存恐懼的意識會視「陽性能量」為「強」、視「陰性能量」為「弱」,因此低頻意識的社會形態會「揚陽貶陰」。當一個人的意識層次再進一步退化,就會開始出現低於人性的獸性, 這時「性騷擾、性侵害、性暴力、近親亂倫……」等等事件就會開始發生,無論對象是否願意、是否同脈的血親,只要自己的生理條件「足以征服」,就會強行完成想要的交配,他們就如大自然的動物般沒有是非對錯、道德觀念。但是自然界的動物沒有「潛意識創傷」、是純然的天生獸性,即便是動物間的強行交配也沒有「惡意傷害」的小我成分;可是當人類從人性退化至獸性的意識層次,都是因為累積了非常深厚的「創傷印記」,導致個人的意識層次嚴重退化,成為包裹著受害者之心的加害者、將自己無法消化的傷害轉嫁給他人。

【虐待事件、殺害事件】也都是相同的原因,孩子被父母虐待甚至致死、或是孩子殺害父母導致傷亡,都是人類潛意識創傷的積累,使個人意識退化成到獸性的層次,這也是為何現代女性的個體意識中仍然有著千古至今的集體創傷印記。

即便現在「重男輕女」的現象已減少,但是集體意識的創傷傳承並沒有消失,當女性的意識狀態處於生存恐懼,甚至會包庇甚至助長外界對女性的侵害行為、成為女性創傷的最大加害者, 於是很多女性在遭遇到「性騷擾、性侵犯」後常常會有『自己做錯事了』的自責與羞愧感,也容易被身邊的長輩或社會「勸說息事寧人」或「檢討被害者」,就是社會集體意識為了牽制女性、塑造出『女性散發魅力是不對的(這會吸引伴侶以外的男人、違反血脈傳承)、女人性感是危險的(容易遭致求生意識低下到獸性的男性侵犯)』。

女性從前至今的「集體性創傷」仍在運作著,早期被社會與家庭牽制的女性意識讓她們只能以受害之姿來保護自己、犧牲忍吞去迎合社會框架以避免招致更大的威脅,她們潛意識根深蒂固的被植入:「女人就是弱者,女人就是會被欺負,女人想要生存就要安守(男性所賦予的)本分!」。
這是她們終其一生的求生之道,因此對她們而言「獨立、聲討、反擊」本就「不該是身為弱者女性應該做(能夠做)的事」,對她們而言「獨立自主」是很危險的思想言行,這都是為 了符合陽性社會意識對女性的牽制所灌輸的生存概念。這裡就不難理解為何有些女性被性騷擾、性侵害後很容易被身邊的人反過來檢討、或是陷入自責的感受,這也是為何現代很多女人仍會不自覺的隱藏自己的性特徵、並對展露出性感魅力的自己感到極不自在(甚至不安)。

在某次的深度療癒課程中,現場將近四十位的女性學員一同有著多數女性的創傷經驗,她們很多人都經歷過被重男輕女的對待、程度不一的性侵犯事件,很多人從小受到家中男性成員的侵害、被女性長輩禁聲。
有人藉由割捨女性身分來反抗集體命運的傳承、卻引發女性生殖器官病變;
不少人從小就被剝奪獨立思考的權益,成年持續將類似的女性受害情節複製在工作、人際、婚姻、家庭中……;
然而讓她們最凍結的內在創傷卻是『被家中女性長者(尤其母親)的重男輕女與默許侵犯』。

當時現場有著相同議題、重疊性的創傷頻率,課中集體的互相共振非常強大、療癒釋放的力道非常深刻,大部分的學員在深度釋放的過程都經驗到「重男輕女」的背後有著無法被頭腦理解的「愛的傳承」。
早期集體意識的洪流,讓女性難以從重男輕女的意識中脫困,身在其中被殘暴的犧牲及扼殺的女性們,既無力反抗、也無能改變,不得不成為集體意識的成員之一,
她們在這樣的女性創傷印記中:從一個女兒長成一個女性、再到成為一個妻子與一位母親。每個母親都只能給予孩子自己僅有的一切,她們的潛意識因為不捨將自己遭受到,且無法避免的女性創傷讓與自己相同性別的孩子也一起承受,這樣的情感到了表意識會變成難以理解的方式來保護自己的孩子:就是「比誰都更重男輕女」,因為『我無力阻擋與改變生為女性所遭遇到的不公及傷害,只能期許我的孩子和我不是相同性別,就不必承擔和我相同的女性創傷』。

身為母親對自己所遭受的女性創傷既無力改變也無能停止,當自己也生下一個即將遭受和自己相同創傷的女兒,對一個母親而言是難以承受的「不捨與罪疚」。
這份難以面對的潛意識狀態會化為一個「看似相反」的「外在劇情」, 使她們比任何人都「重男輕女」,這是連母親本人終其一生都不見得會覺察得到的「被扭曲的母性」,是「對孩子的愛」、也是「對自己(集體)的恨」,這份難以被理解也無從訴說的內在痛苦往往讓女兒感受到的是「媽媽比誰都更重男輕女、更不愛我、更不公平」,便化為「女性集體創傷」的能量之一、成為了延續【重男輕女】的結構。

所以許多女性在成長的過程中,會因為性別或是家中成員排行的順序、遭到父母的過度要求或忽略
造成大多數的女性對自我女性的價值有相當錯誤的概念,這個部分通常會延伸出兩個層面:
1.女人必須犧牲奉獻、過度付出、不可享受、不能放鬆、不許表達、過多背負、扛起「一個 女性應該要做」的所有事情……深深壓抑了陰性能量的正確流動,使自己處於掏空的付出軟弱。
2.女人太強調「女性主義」,背後真相是自己深深抓取了【重男輕女】的信念,內在的某個層面正正處於「揚陽貶陰」,不停在跟自己的「女性價值」抗爭。如果真的接納身為女性的身份,就不需強化、不需競爭、不需刻意展現、不需過度爭論是否平等。

由此可見無論是外顯的強勢、或隱微的犧牲奉獻,很多女性都在變相否定了身為女性的價值,這一份與自己的誤會使很多女人由內而外的否定了身為女性的身體象徵,導致許多女性第二 脈輪的能量受阻、引發出【所有子宮婦科相關的疾病症狀】。

身體本身沒有問題,所有的疾病、都只是身體承接了我們內在創傷的印記,我們跟身體的關係、就是我們與自己的關係、也直接反映我們與世界的關係,包括 :金錢關係、工作關係、朋友關係、人際關係、環境關係、甚至與神的關係(母親就是我們物質生命的神)……。

 

◎女人是能使男性成長為男人的大地之母
一個女人的子宮就如孕育萬物的宇宙,擁有無與倫比的創造力,同時也是物質業力輪迴的黑洞,承載了所有集體意識的生存恐懼(集體歷史性的扼殺陰性能量)。
因此當女性的意識處於生存階段時,對男性而言就是生命中最大的威脅者了,因為女性既是生命的給予者(肉體子宮),同時也能是生命的毀滅者(內在黑洞),同為低頻意識的男女在發生衝突時,女性潛意識的謀殺之意往往狠於男性。所以幾乎所有的男性都深受生命中「第一個子宮母親」的影響,因為在女性覺醒於自己、真正成長為「女人」前,通常會歷經被集體意識的黑洞吞噬:踐踏自我女性身分、委屈求全自我犧牲;或以自我的心靈黑洞去併吞他人:高度掌控占有、對外強勢與攻擊。

若女性自身尚未穿越集體投射於陰性存在的課題,那麼除了會在伴侶關係中上演相愛相殺的劇情,更會以母親的身分在親子之間上演相同的傷害,大多在這種狀態下的母親會特別容易影響兒子。因為心智不成熟的女性會在伴侶關係中尋找心中渴望的父性,當在伴侶身上尋求失敗(十之八九是失敗的)便會將這份對父性的渴求、在無意識中轉嫁給自己的異性孩子,而當一位男性從小接收到生命根源(母親:第一個子宮)不正常的期望值時,會因此被扼殺原有的陽性力量、造成長大後內心持續軟弱無力,或是在自己尚未成熟時便被迫進入陽性之姿、成年後會呈現過度陽剛/極端的理智。

也由於很多男性都沒有被生命中「第一個子宮:母親」完整的滋養成長,心智年齡會停留在孩童時期的畏懼、仇視、渴求母愛卻又慾求不滿的階段,他們在面對往後所遇到的女性、都會有著與面對母親時相同的潛意識反應,因為每位女性對男性而言都是母親的投射,男性會自動將兒時被母親扼壓/貶抑/沒被滿足的愛及支持的劇情複製上演,這些看似集體性的無限輪迴,只能在女人的內在意識覺醒後終止。

通常在兩性關係中無法忠實的男性,都是內在小孩想透過不同的異性找尋「心中想要的母親」,因此當他們與不同的女性發生性關係時,就等於是透過她們的子宮「回到母親的子宮」、 也就彷彿是「找到母親」,這源於兒時沒被母愛完整滋養,心靈深處才會渴望回到母體再次被孕育,若男性的伴侶也尚未蛻變為「女人」,他們便無法在其身上找到母親,潛意識就會驅使他們不斷往外找尋「母親」。

因此女人的自我覺醒會滋養男性伴侶的心智成熟,被「大地之母」孕育重生的男性已不在生存階段,他們毋須再向外找尋,會自發性的忠誠於關係/生命/自己。

「重男輕女」對男性的傷害並不亞於女人,集體意識對女性不正常的打壓、在無形中也將這份重量加諸在男人的身上,男性所承受的苦很多只能是「無法言喻的痛」,而這份「無法言喻的痛」有時會以「性」的方式呈現:正常的男女交合中,男人的陽具屬「進攻」、女人的陰道是 「受體」,當兩性伴侶中的女性屬【強勢陽剛】、男人的陽性力量【被迫退位】,輕則對伴侶沒有性能量的進攻慾望、重則男性的內在陽性會遭到閹割,導致「陰盛陽衰」、性功能失衡衰退,身體更易有泌尿系統與攝護腺的隱疾,還會延伸到消化系統胃與肝膽的疾病。

有些男性喜歡口交、肛交、顏射、 等性愛方式,都是「讓女性較難真心享受、而男性卻擁有絕對支配感」的性愛模式。
口交:是透過女性「女下男上」的為男性服務(服從),把無法坦然正視的【陽性創傷】,得到適當的「征服感」。
肛交:很少女性會從肛交感到愉悅,大部分是配合男性伴侶的嘗試,而也正因肛交是女性會感到痛苦的性愛方式,這對男人而言滿足了「妳即便痛苦也要順從我」的【支配權】。
SM: 任何喜歡有點粗暴的性愛、或喜歡的男女,都有著童年被虐待的傷痛,因此潛意識將「痛」錯認為是「愛」,包含傷害、虐待、甚至虐心,裡面有仇恨著當初這麼對待自己的大人、也有仇恨當初只能被這麼對待的脆弱的自己,如此交織重疊的愛恨感受,有時會讓人以「性虐待」的方式尋求抒解;男人一方面以這些方式向伴侶(母親)證明自己【是個男人】(向母親證明自己是個有能力的兒子),同時也享受伴侶(母親)在那些性愛過程中被壓制在自己底下,就是如他們幼年被壓制的陽性力量的憤怒宣洩,裡面是一個小小的兒子對母親的無言吶喊。

女人也會容易因潛意識的創傷凍結,形成不自覺的防衛感、抗拒被侵略,做愛時下體肌肉可能緊繃甚至痙攣,輕則沒有性愉悅、重則有性交疼痛,這是因為潛意識仍視男性為需要防範的敵 人,心理便不願被男性伴侶進入親近 兩性相斥。

◎女人大地之母的力量能滋養男性成為男人
女人往往需要以尚待成熟的男性為對鏡、進而發生自我蛻變,在歷經這些過程後的女人,

會帶著感恩的心境面對仍然處於脆弱意識的男性,只有當個體女性穿越集體意識的創傷印記,便會在內在心靈重新孕育自己、生出自己,會從自身的陰性能量中覺醒蛻變,必然柔和又堅強、自信又謙卑,既能勇往直前、又甘於退居而後,這份力量也將滋養身邊所有的人,被其影響的人們也會散發相同的頻率、開枝散葉地共振集體意識提升,這就是經常被提到的「大地之母」一詞真正的內涵!

當一個女人活出天生內建的大地之母的力量,必然會以足夠成熟的愛與空間陪伴孩子成長此時的女性能真正看到男性心靈底下最深處的脆弱與委屈,女人有能力發自內心的包容、允許、 接納、滋養男性,就如同一位母親在孕育孩子一般、讓男性內心遭到閹割的陽性力量再度重生,就如同是男性伴侶的【第二個子宮】、使生命中的男性們得以在自己內在的女性力量中孕育成長為「男人」。

 

◎母親女性意識
陰性能量是生命之源,陰生長陽、陽滋養陰,陰陽要平衡需從陰性能量的凍結釋放開始;這 將從外層【每人與母親的關係】、來到內層的【我們與自己的關係】。
但是很多母親的「內在小孩」還來不及長大成為「一個女人」就要「為人妻、為人媳、為人母」,很多母親都還來不及「做自己」就要不斷因應各種女性角色去供給,並且不同的角色 還會有不同的標準。很多母親根本來不及知道什麼是「愛自己」、就得「給出自己、貢獻自 己」……;很多母親在如此困難重重的處境下:
如何不在其中「揚陽貶陰」?如何不在其中「軟弱無力」?又如何不在其中「過份自強」?於是母親別無選擇,只能將自己的一切(無論是母愛或是傷痛)都毫無保留的複製給孩子, 這無關媽媽的意志與意願,是從母體懷胎就必然發生的事情,母親與孩子都沒有選擇的餘地,這是為何每個人都有父母關係課題,並且兩者中最重要的會是母親課題。

然而我們跟母親的關係仍然只是外層,真正要回到的是內在與自己的關係,我們是利用母親課題超越母親課題,深入到自我女性價值:女性集體創傷的療癒。
這是為何每位女性的覺察療癒如此重要,以上所有狀態都和女性集體的創傷意識有關,當潛意識在求生時只有【你死我亡】,而在女性的創傷意識中,敵人【就是男性】,我們【真的不可 能】在【面對敵人】時還能建構:和諧的關係、有愛的婚姻、美滿的家庭……

於是必定在兩性關係中有所廝殺,而我們的下一代會無可避免承接並延續這個模式,這就是造就集體創傷不斷傳承下去的原因!

沒什麼比遠離身體更能讓我們遠離傳說中的合一、無條件的愛、一體的神性。也沒什麼比連結身體更能讓我們遵循階梯性的回到靈性之境。
身體會以它的方式提醒我們認出【小我無傷之傷】,我們在這過程中必須經驗【重生與死亡的交替】,經過懷胎自己(覺察)、然後陣痛自己 (療癒)、最後生出自己(轉化),這些自我重生的過程就像「被懷著的胎兒」一樣有著與世隔絕的孤獨,但是看似獨自的胎兒實際上是被生命之神/母親全然包覆孕育著(無論胎兒知或不知)。而彷彿獨自經驗一切的我們也同時是被一體相連的生命層層包圍著、支持著、愛著(無論我們知或不知)。

因此女人必須從第四脈輪的乳房(愛的容器)的覺察進入自我療癒,這將會釋放一個女人過往所有有關愛的心痛與創傷,這時乳房(愛的容器)才會開始被灌注愛的能量、女人才開始有能力「愛自己」。
一個能從心輪愛自己的女人才有力量真正支持她生命中的男人、停止利用心輪所延伸出的「雙手」犧牲奉獻自己(相愛)或企圖掌控抓取男性(相殺)的兩性戰爭。而女人也要必須能正視自己的下體(孕育生命的性愛入口/生育生命的出口),很多女人基於女性的集體創傷意識,對偉大的女性下體(陰性能量象徵)感到極深的排拒,女人的陰性器官便容易發生各種病變(子宮、卵巢、乳房)。

因此每位女性都應在每天溫柔觸摸自己的身體至少十五分鐘,去釋放集體意識對女性的扼殺、對性的羞愧/罪惡感,當中至少要有兩到三分鐘溫柔緩慢的撫觸自己的下體:
1.好好觸碰恥骨的形狀及大小陰唇的皺摺
2.放慢指尖去感受陰蒂的敏感
3.感受尿道口、陰道口黏膜邊緣的觸感
4.輕柔撫觸會陰的肌膚及肛門口與股縫的每個皺摺

以上是看似簡單卻非常滲透的女性身體覺察,請每天帶著對自己的敬重在五分鐘內專注的進行,這將釋放女性集體意識的厚重印記,我們天生內建又浩瀚無窮的陰性力量也會同時甦醒。

 

身體永遠誠實,有些女性因為潛意識中的創傷凍結(尤其曾遭重男輕女、性傷害的女性),在生理上會出現各種女性症狀或疾病(子宮、卵巢、乳房的發炎/堵塞/沾黏/囊腫/肌瘤/腫瘤/癌症),嚴重者更會讓自己【失去女性器官】,因為潛意識相信:不當女人就不會再被傷害了。

 

因此有婦科症狀的女性都建議深入下列的自我覺察:
1.我認為怎樣才是值得愛與被愛的女人?
2.我對自己身為女人設下了哪些條件?(身體外表、個性特質、關係模式)
3.那些條件有多少能讓我在達成之後、是由內而外的喜悅、滿足?
4.又或是在達成之後:隨即出現的會是更高層次的目標、設定?

5.如果我所設定的條件一直都沒有達到呢?
6.我在心中是怎麼看待這樣的自己((我這樣的女人)?
7.或我認為別人是怎麼看待這樣的自己(我這種女人)?
8.我有真心在意【僅僅身為一個女人】的自己的內在自信和身體愉悅嗎?
9.我若以內在母親對待自己的方式、回應內在小孩的品質又是什麼樣子?
10.我是否會將以上種種投射到伴侶對象的條件設定中?
11.或總是在兩性關係裡歸咎為是伴侶應負的責任?
12.如果我身為一個母親,我又將如何為孩子定義【身為一個兒子/女兒的樣子】?

 

當我們願意每天從上述的身心覺察進入女性的自我覺察,會非常幫助女性集體潛意識的療癒,因內在凍結而產生的身體症狀也會一併減輕、解除。
有不少學員夥伴分享自己在透過身體覺察,釋放對女性身分享的創痛後,原本的婦科問題就不藥而癒。
而身體反映心靈,當我們身體對應陰性能量的區域回歸健康平衡,我們的兩性關係、親子關係、婚姻家庭也會恢復和諧親密美滿。

 

⭐️以上節錄自《 療癒煉金坊-全方位身心覺察自我療癒轉化生命全書 》「第三章之四: 第二脈輪身心覺察療療-心靈對應」。

親愛的,以上內容,有幫助到妳嗎?
如果對妳有幫助,也請妳幫助我們!
邀請妳公開轉發分享這篇文章,讓更多人因為妳而覺察身體、療癒自己、改變生命🙏🏻

❤️想了解最完整的身心覺察、自我療癒內容,歡迎閱讀《全方位身心覺察自我療癒轉化生命全書》!​
博客來
金石堂
誠  品


⭐️如您是願意深入學習、實際鑽研、親身實踐身心覺察自我療癒的夥伴:敬請加入《全方位身心覺察轉化生命療癒師》【線上深度培訓課程】⭐️​

✅超越所有實體課程的線上深度培訓教學課程​

✅課程每天會為所有學員提供個案式專屬指導​

✅網站上所有分享都只是課程內容的冰山一角​

✅你所嚮往的身心靈轉化都將在課中一一實現​

✅所有身在任何國家的華語夥伴都可報名共學​

點擊此處即可跳轉課程介紹
點擊此處即可跳轉報名連結

⭐️療癒煉金坊堅持身心覺察為主:
身體就是命運
身體就是潛意識
身體就是內在小孩
身體不改變命運不會變

⭐️ 療癒煉金坊不隸屬任何機構,與任何單位皆無合作關係。坊間所有提及身心覺察及澳洲花晶的課程或出版書籍,都是出自本學院舊有的課中內容、本學院原創書籍著作。

 

【 學院平台的內容都是利益他人的公開分享,如果對你有所幫助,我們邀請你註明出處轉發分享:請你跟我們一起散播正知正見的覺察療癒、一同推動集體的意識的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