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課後真實分享

【學員間精彩交流】愛上伴侶以外的對象,頭腦雖然害怕又震驚,但是身體不說謊,從身體覺察認領心中仍在找尋父母之愛的內在孩子。

學員分享:
成人自我vs內在小孩的深度療癒課程
一開始老師就點出「我們對愛情的想像,是從很小就開始」,如同老師常說,我們都很難避開投射,對父母會投射(有內疚感,因為是父母所生),對朋友會投射(但是是平等),對孩子會投射(有著權威),對伴侶更會投射(愛恨情仇最激烈,所有我在父母那邊得不到的,在伴侶身上都要一次討回來)。

我的伴侶是個非常忙碌的人,傳訊給他也不見得會回覆,長年累積(已讀不回,或2-3天才已讀),我真的好想有人真正在乎我,照顧我,儘管我對伴侶說了不滿,內在孩子還是非常憤恨不平,覺得該給伴侶一些懲罰。

而「慣性是基於創傷」,近期偶然認識了一個對象,不到2周,我就發現微妙變化,開始會期待跟對方見面,甚至還會有很強烈的性渴求(身體覺察就是要忠於自己)。

回到身體覺察,從開始到近期,我的雙手手指一直在受傷狀態,小傷不斷(劃傷,割傷,被水果刀削傷),手是心輪的延伸,代表著我並沒有愛自己的能力,腳踝也莫名其妙撞上(左腳是陰性能量),代表我行動力的方向盤已經暈頭轉向!
心就更不用說,總是糾結胸悶,眼睛眼壓也升高,因為我根本就不想看見真相。

結婚以後還是很多男人示愛,但是我都沒有感覺,怎麼會對這個人有這樣的fu,我學著撥洋蔥:這對象其實是像我爸爸(很不好搞,主觀,大男人),反映我內在很渴望爸爸的愛,因為爸爸小時候沒有給我足夠的愛,伴侶也無法滿足我,接著想報復,就往外求。

回到內在小孩:

當老師引導我的成人自我時,我一直對著內在孩子道歉,說請妳再給我一點時間調整自己,我現在還需要空間,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有人關心我而已。

我的內在孩子這次跟以往不同,不是隱忍不出聲,而是轉向我,指責我:妳到底還要我等多久,你都幾歲了?我等的還不夠嗎⋯⋯劈哩啪啦的狠狠罵了我一堆,最讓我驚恐的是這個內在孩子沒有眼睛,就像恐怖片的冤魂眼睛一樣,好嚇人。

當老師引導成人自我去擁抱內在孩子:我就是盡情哭,一直哭,瘋狂哭,讓自己釋放可以釋放的悲傷跟委屈。

課後脊椎後方馬上泛起紅疹,嘴內也破,脹氣不舒服,伴隨著打嗝。
內在孩子療癒真是一個都不容易,卻又無法放棄的事,以前以為靈魂暗夜就是金錢課題延伸的愛的問題,現在又發現新的靈魂暗夜,都快可以演出八點檔連續劇了!

我很感謝老師跟夥伴們的陪伴,最近一直在處理自己內在的靈魂暗夜,上週課程後,我突然有種醒過來的感覺,就像死後重生,我會好好處理面對關係!只要回到身體,就不會迷路,就能繼續前行。

 

同學回應:
謝謝妳這麼敞開無私分享,也感佩妳的勇氣,透過這個事件,再一次直面自己,抽絲剝繭回到自己,承認內在渴愛的自己,但承認的同時也有能力給出接納、陪伴,能將自己輕輕接住。

這也是我非常感謝身心覺察,幸好我們都有這個「定海神針」,所以縱然回到彼岸的過程,那怕一時浪濤起,最後也能在身體的引導下,順利駛回航道。如妳所體悟的:「只要回到身體,就不會迷路,就能繼續前行。」一起加油!

 

學員回覆:

謝謝妳滿滿的愛!回到身體是多麼簡單也多麼不容易(要克服心魔)

但當自己能認出底層恐懼,也就不會想去抓取錯誤的愛情

采榛老師寫的「愛情裡面沒有愛」,真的是一點點也沒有!全是內在孩子愛的渴求~如此神奇啊!

從身體去撥洋蔥的底層,才真的認出是內在孩子想要爸爸愛我,這點雖然頭腦早就知道,但透過身體認領的過程,還是百般驚奇!這真是新年的一大驚奇,更是療癒自己的大好時機。

 

學員回覆:
這看似簡單卻也真的不容易的體悟,真的是因為我們持續不墜,傻傻的做。身體覺察就像養兵千日就是用在一時!

也如我在總群分享體會到爸爸給我生命的那一刻,他已給了我足夠的父愛。

如學院療癒師所回饋:「頭腦所理解的與透過身體智慧感受到的,是非常不一樣的兩件事,必須親身經驗才能明白的。」

身體給出的答案果然才是王道!

以前我在為「情」困擾時,我最喜歡去算命了…這個人適合我嗎?…我跟他會有結果嗎?…

哈哈哈!現在回來問身體最真實了,身體一照,小我幻象就被戳破了。

 

學員回覆:
謝謝妳如此分享!妳真的一點都不孤單喔,去年我也經歷過,我也在那時再次認領了沒有被愛夠的自己(內在小孩)

以下是當時的覺察文與妳分享:

身體覺察:鼻涕倒流、多痰、乾嘔、嘔吐

外在事件:「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

重新與失聯了多年的同學連絡上,連絡上的當下我們都非常開心,除了話當年,他更是對我表現得非常熱情直接,完全不顧我的已婚身分,幾乎讓我快要不能招架!

於是,最後我只能明白地拒絕他,而他也就非常瀟灑地轉身離開了!這前後的時間就短短的一個禮拜,但就在他消失後,我的心裡產生了巨大的失落,與強烈的自我懷疑:「天啊!我在愛自己方面完全沒過關」!

內在覺察:我對愛深深渴望!

在頭腦層面,我完全明白學弟只是我向外投射的對象,所以理智上我拒絕了他。但在情感上,我根本就好想跟他談戀愛,好想體驗他的熱情!

看著這樣的自己,我好恐慌,到底我內在是有多匱乏,才會製造出這麼一個劇情!大家都說我很有愛,我每次也都鼓勵大家要愛自己,但這個事件中,我才又真實的看見:我內在小孩的傷還沒有好,我其實還是不夠愛自己,我沒有辦法愛自己到靠自己就滿足所有的一切!

之前透過覺察,我發現在伴侶關係裡,我一直在尋找的另一半是我「父親」的投射。
我懼怕我的父親卻又渴望靠近他,在伴侶面前,我無法做自己,因為潛意識相信真正的自己不夠好無法被愛,所以總是委屈討好,但換來的也是不被珍惜與背叛!

於是我選擇嫁給了「像母親的伴侶」,自己就在關係裡扮演了強勢父親的角色,用失衡的陽性力量與我的伴侶一起共演相愛相殺的劇碼!

學習覺察後,明白了一直以來,我覺得先生不是我的所愛(我要的是父親,不是母親)。但不管是找尋父親還是母親,所有的外在追尋都是對父母親討愛後的向外投射,不論我在追尋什麼,終究只有失望與無法被滿足的匱乏!

如果我沒有負責任地把我自己的內在小孩照顧好,那麼無論我想要怎麼樣的親密關係,都將是永遠無法滿足的渴望。
於是我開始學習自我負責,明白療癒就是學習愛自己的過程,沒有人可以給我自己渴求的愛,除了我自己!

而我因為不再把錯都推給伴侶,並收回投射盡量專注在自己身上,從上課後,我跟伴侶的關係改善了很多!也可以很真實的感受到他對我的愛!
覺察真的是永無止境、螺旋向上的過程!

我一直覺得感情是我生命的課題,但我直到現在才看清楚,我那麼渴望談戀愛的感覺,是因為潛意識中,我把感情當作填補我內心對愛匱乏的「解方」!

過往所有讓我難以忘懷的情感創傷裡,我總扮演那個痴痴等待的角色,等待對方寫信給我、打電話給我;等待對方多看我一眼、等待對方給我愛…。

我看到了那個孤單站在角落裡等待父母親來愛我的小小孩!因為我從小是一個不能任性、不能撒嬌、不能跟父母討愛的小小孩,我所有對愛的渴求只能被忽略、被壓抑!

當我抱著這個得不到愛與關注的小小孩,我忍不住的嚎啕大哭!原來我一直等待的不是別人,而是我自己!
我以為我已經在療癒我自己了,在愛我自己了,但裡面其實還有好多好多的辛酸、苦楚、悲傷!
我願意陪伴著自己的內在小孩,讓所有的情緒流動,雖然很難受,但我知道療癒正在發生著!

謝謝老師,還有群組裡的每一位,這幾天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哭,但我的內心其實很平安,也感恩這一次的事件讓我有進一步療癒的機會!

 

學員回覆:

謝謝妳們的分享❤️❤️❤️

給了我很大的勇氣去直面「內在底層的渴望」,承認自己想要被愛、允許投射浮現、透過投射回到自身。一次又一次再一次的剝開,過程確實不容易,更考驗著自己的決心。

但因為老師的帶領及大家無私的分享,像是在前方先點了燈,支持我踏穩每一步,即使雙腿發顫,心也能感到平安。

這一路的穿越覺察如果不是有老師無私陪伴指導、用心成立群組夥伴們共振支持,面臨小我暗夜時,有大家光明燈的互相照耀,才能一一化解,平安落地,感恩!

【學員間精彩交流】:發現自己愛上伴侶以外的對象,頭腦雖然害怕又震驚,但是身體不說謊,從身體覺察認領心中仍在找尋父母之愛的內在孩子。

學員分享:
成人自我vs內在小孩的深度療癒課程
一開始老師就點出「我們對愛情的想像,是從很小就開始」,如同老師常說,我們都很難避開投射,對父母會投射(有內疚感,因為是父母所生),對朋友會投射(但是是平等),對孩子會投射(有著權威),對伴侶更會投射(愛恨情仇最激烈,所有我在父母那邊得不到的,在伴侶身上都要一次討回來)

我的伴侶是個非常忙碌的人,傳訊給他也不見得會回覆,長年累積(已讀不回,或2-3天才已讀),我真的好想有人真正在乎我,照顧我,儘管我對伴侶說了不滿,內在孩子還是非常憤恨不平,覺得該給伴侶一些懲罰。

而「慣性是基於創傷」,近期偶然認識了一個對象,不到2周,我就發現微妙變化,開始會期待跟對方見面,甚至還會有很強烈的性渴求(身體覺察就是要忠於自己)。

回到身體覺察,從開始到近期,我的雙手手指一直在受傷狀態,小傷不斷(劃傷,割傷,被水果刀削傷),手是心輪的延伸,代表著我並沒有愛自己的能力,腳踝也莫名其妙撞上(左腳是陰性能量),代表我行動力的方向盤已經暈頭轉向!
心就更不用說,總是糾結胸悶,眼睛眼壓也升高,因為我根本就不想看見真相。

結婚以後還是很多男人示愛,但是我都沒有感覺,怎麼會對這個人有這樣的fu,我學著撥洋蔥:這對象其實是像我爸爸(很不好搞,主觀,大男人),反映我內在很渴望爸爸的愛,因為爸爸小時候沒有給我足夠的愛,伴侶也無法滿足我,接著想報復,就往外求。

回到內在小孩:

當老師引導我的成人自我時,我一直對著內在孩子道歉,說請妳再給我一點時間調整自己,我現在還需要空間,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有人關心我而已。

我的內在孩子這次跟以往不同,不是隱忍不出聲,而是轉向我,指責我:妳到底還要我等多久,你都幾歲了?我等的還不夠嗎⋯⋯劈哩啪啦的狠狠罵了我一堆,最讓我驚恐的是這個內在孩子沒有眼睛,就像恐怖片的冤魂眼睛一樣,好嚇人。

當老師引導成人自我去擁抱內在孩子:我就是盡情哭,一直哭,瘋狂哭,讓自己釋放可以釋放的悲傷跟委屈。

課後脊椎後方馬上泛起紅疹,嘴內也破,脹氣不舒服,伴隨著打嗝。
內在孩子療癒真是一個都不容易,卻又無法放棄的事,以前以為靈魂暗夜就是金錢課題延伸的愛的問題,現在又發現新的靈魂暗夜,都快可以演出八點檔連續劇了!
我很感謝老師跟夥伴們的陪伴,最近一直在處理自己內在的靈魂暗夜,上週課程後,我突然有種醒過來的感覺,就像死後重生,我會好好處理面對關係!只要回到身體,就不會迷路,就能繼續前行。

台灣同學回應:
謝謝妳這麼敞開無私分享,也感佩妳的勇氣,透過這個事件,再一次直面自己,抽絲剝繭回到自己,承認內在渴愛的自己,但承認的同時也有能力給出接納、陪伴,能將自己輕輕接住。

這也是我非常感謝身心覺察,幸好我們都有這個「定海神針」,所以縱然回到彼岸的過程,那怕一時浪濤起,最後也能在身體的引導下,順利駛回航道。

如妳所體悟的:「只要回到身體,就不會迷路,就能繼續前行。」一起加油!

學員回覆:

謝謝妳滿滿的愛!回到身體是多麼簡單也多麼不容易(要克服心魔)

但當自己能認出底層恐懼,也就不會想去抓取錯誤的愛情

采榛老師寫的「愛情裡面沒有愛」,真的是一點點也沒有!全是內在孩子愛的渴求~如此神奇啊!

從身體去撥洋蔥的底層,才真的認出是內在孩子想要爸爸愛我,這點雖然頭腦早就知道,但透過身體認領的過程,還是百般驚奇!這真是新年的一大驚奇,更是療癒自己的大好時機。

台灣學員回覆:
這看似簡單卻也真的不容易的體悟,真的是因為我們持續不墜,傻傻的做。

身體覺察就像養兵千日就是用在一時!

也如我在總群分享體會到爸爸給我生命的那一刻,他已給了我足夠的父愛。

如Yao所回饋:「頭腦所理解的與透過身體智慧感受到的,是非常不一樣的兩件事,必須親身經驗才能明白的。」

身體給出的答案果然才是王道!

以前我在為「情」困擾時,我最喜歡去算命了…這個人適合我嗎?…我跟他會有結果嗎?…

哈哈哈!現在回來問身體最真實了,身體一照,小我幻象就被戳破了。

香港學員回覆:
謝謝妳如此分享!妳真的一點都不孤單喔,去年我也經歷過,我也在那時再次認領了沒有被愛夠的自己(內在小孩)

以下是當時的覺察文與妳分享:

2020/7/1

身體覺察:鼻涕倒流、多痰、乾嘔、嘔吐

外在事件:「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

重新與失聯了多年的同學連絡上,連絡上的當下我們都非常開心,除了話當年,他更是對我表現得非常熱情直接,完全不顧我的已婚身分,幾乎讓我快要不能招架!

於是,最後我只能明白地拒絕他,而他也就非常瀟灑地轉身離開了!這前後的時間就短短的一個禮拜,但就在他消失後,我的心裡產生了巨大的失落,與強烈的自我懷疑:「天啊!我在愛自己方面完全沒過關」!

內在覺察:我對愛深深渴望!

在頭腦層面,我完全明白學弟只是我向外投射的對象,所以理智上我拒絕了他。
但在情感上,我根本就好想跟他談戀愛,好想體驗他的熱情!
看著這樣的自己,我好恐慌,到底我內在是有多匱乏,才會製造出這麼一個劇情!
大家都說我很有愛,我每次也都鼓勵大家要愛自己,但這個事件中,我才又真實的看見:我內在小孩的傷還沒有好,我其實還是不夠愛自己,我沒有辦法愛自己到靠自己就滿足所有的一切!

之前透過覺察,我發現在伴侶關係裡,我一直在尋找的另一半是我「父親」的投射。
我懼怕我的父親卻又渴望靠近他,在伴侶面前,我無法做自己,因為潛意識相信真正的自己不夠好無法被愛,所以總是委屈討好,但換來的也是不被珍惜與背叛!
於是我選擇嫁給了「像母親的伴侶」,自己就在關係裡扮演了強勢父親的角色,用失衡的陽性力量與我的伴侶一起共演相愛相殺的劇碼!
學習覺察後,明白了一直以來,我覺得先生不是我的所愛 (我要的是父親,不是母親)。
但不管是找尋父親還是母親,所有的外在追尋都是對父母親討愛後的向外投射,不論我在追尋什麼,終究只有失望與無法被滿足的匱乏!
如果我沒有負責任地把我自己的內在小孩照顧好,那麼無論我想要怎麼樣的親密關係,都將是永遠無法滿足的渴望。
於是我開始學習自我負責,明白療癒就是學習愛自己的過程,沒有人可以給我自己渴求的愛,除了我自己!
而我因為不再把錯都推給伴侶,並收回投射盡量專注在自己身上,從上課後,我跟伴侶的關係改善了很多!也可以很真實的感受到他對我的愛!
覺察真的是永無止境、螺旋向上的過程!
我一直覺得感情是我生命的課題,但我直到現在才看清楚,我那麼渴望談戀愛的感覺,是因為潛意識中,我把感情當作填補我內心對愛匱乏的「解方」!

過往所有讓我難以忘懷的情感創傷裡,我總扮演那個痴痴等待的角色,等待對方寫信給我、打電話給我;等待對方多看我一眼、等待對方給我愛…..。
我看到了那個孤單站在角落裡等待父母親來愛我的小小孩!因為我從小是一個不能任性、不能撒嬌、不能跟父母討愛的小小孩,我所有對愛的渴求只能被忽略、被壓抑!

當我抱著這個得不到愛與關注的小小孩,我忍不住的嚎啕大哭!
原來我一直等待的不是別人,而是我自己!
我以為我已經在療癒我自己了,在愛我自己了,但裡面其實還有好多好多的辛酸、苦楚、悲傷!
我願意陪伴著自己的內在小孩,讓所有的情緒流動,雖然很難受,但我知道療癒正在發生著!

謝謝老師,還有群組裡的每一位,這幾天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哭,但我的內心其實很平安,也感恩這一次的事件讓我有進一步療癒的機會!

學員回覆:

謝謝妳們的分享❤️❤️❤️

給了我很大的勇氣去直面「內在底層的渴望」,承認自己想要被愛、允許投射浮現、透過投射回到自身。

一次又一次再一次的剝開,過程確實不容易,更考驗著自己的決心。

但因為老師的帶領及大家無私的分享,像是在前方先點了燈,支持我踏穩每一步,即使雙腿發顫,心也能感到平安。

這一路的穿越覺察如果不是有老師無私陪伴指導、用心成立群組夥伴們共振支持,面臨小我暗夜時,有大家光明燈的互相照耀,才能一一化解,平安落地,感恩!

 

學員分享:從身體覺察發現,小時候的近視是不願看見父母的分裂,小時候的散光是在對自己營造出「父母沒有分裂」的幻象。

學員分享:
在成人自我與內在小孩的課中,當我被引導連結頂輪時,我浮現自己很喜歡看Discovery貝爾大冒險的頻道,在極地荒野求生存、求生、緊張,看劇也喜歡懸疑。可以學到很多解謎的知識。才發現我一直處於一個想求生的狀態!

看那些節目的緊張感,就像我面對原生家庭的緊張感,那種一面對爸爸時就要腎上腺激素飆升的戰鬥刺激、或父親要毆打母親前的那種恐懼飆升⋯⋯都跟我看這些節目時的感覺一樣!

所以我喜歡看如何求生的技巧,就好像當自己習得了求生存方式、就知道怎麼面對怎麼「父親的戰」了這就是我以前極度陽剛的模式!

但在我近期開始做身心覺察後,我再看這些片時就不想看了,共振頻率大幅減少!我知道我內心已經不想戰了!對應到自己上課後釋放很多失衡陽剛,以及我近期行動力減緩卻又效率的好轉反應。

在第四脈輪的身體覺察時,老師說到想像伴侶以這樣的方式在撫摸自己,我不禁潸然淚下,因為我一直都是如此渴望著,不知不覺就更柔和更帶著愛,因為我希望、我想要、我也值得被這樣對待!

到第六脈輪的覺察時,我用二號花晶蓋著眼睛,我連結著眼睛,我連結到我的近視跟散光:
我很小就近視,第六脈輪對應看見真相,我才發現我這麼小就近視,是因為我不想看到父母的表情,那種總是為我的成績憤怒失望的表情。

特別是父親總是非常的兇,從他眼鏡鏡面反射出的綠光,總是讓我畏懼。

除了小時候父母給我的成績壓力很大,我當時也不懂為什麼爸爸都不回家,非得到凌晨三四點才回家?
小時候心中有疑,但不敢看到真相,因為不敢面對父親已背叛的事實,於是眼睛近視更深。

學習身體覺察後,發現是小時候的我很不願意看見父母的分裂,所以身體肉眼就出問題了。
我當時眼睛散光總是會看見很多疊影,就算在眼前是分開的東西,我看到的也都是重疊在一起的⋯⋯就像我用散光所看到的影像、在對自己營造出「父母沒有因為外遇及家暴」而分裂的幻影。

這樣的身心對應,曾經也導致我真的都看不見!我曾經拿下眼鏡走回家,在家附近遇見媽媽,我卻認不出來,因為我看不如了。
真的如我想逃避的一樣,我的肉眼曾經都看不到了⋯⋯。

鼻子的部分,從我搬到淡水開始,總是很強烈的鼻子過敏,當時以為是潮濕的環境的緣故,現在學習身體覺察,才知道是背負著過多的委屈苦水、及不敢流出的眼淚。

當時讀的中文系是父親要求我讀,放棄自己想讀的英文系及廣告相關科系;我一直讀得很不快樂,雖然我成績好,但是那只是因為我擅長,但我並不愛!這種憤恨+窒息感形成了我長年的鼻子過敏(形成了真的呼不了空氣),這個過敏直到我決定到英國,堅持讀我喜歡的時尚行銷科系(廣告),每天說英文,過敏才消退!

現在我做著品牌行銷,每天用英文工作,結合著我的志向興趣,我非常快樂!這個鼻子過敏才真的不再犯,因為我不像過去只能被窒息的掌控、我可以讓我自己自由的呼吸了!

其他沒特別說明的部位,幾乎都透過老師的引導不斷起雞皮疙瘩,又慢慢退下。過程很像神隱少女的白龍,找回自己名字時鱗片剝落的感覺!好像我也融解了某個創傷凍結,拾回了某部分的自己。

到了課程要以成人自我面對內在小孩時,我述說了我的歉疚,我為了要得到外界父母跟伴侶的愛,我壓抑,我不敢表達,我不敢鬧,我怕我真實的表達了,伴侶就會像父親對媽媽一樣的憤怒、不接受,導致關係的破裂。

同時,小時候我只要表達了,父親總是說,「小孩沒有說話的權利與地位!這裡輪不到你說話!我是一家之主,沒有你說話的餘地!」,而我居然也如實地這樣對待我的內在小孩,不允許她發聲,壓抑著她。

當我放下成人意識,融入內在小孩時,我從頭到尾的憤怒,生氣我壓抑自己、不願看見自己、可是這明明就是最真實的我,我所渴望的一切都必須從這裡開始才能獲得,否則我的聲音會一直成為我的反作用力,走不遠,飛不高!而我卻如此自以為是的壓制住內在小孩的自己!

她說她是自私的,她不只要她被愛,她也要我被愛!她貪心,她都想要!但是唯有我看見她,願意從她開始,我才會擁有那份愛!因為我苦苦追尋的愛!就!在!這!裡!這!裡!

這二段過程,我的身體不斷經歷空嘔、放屁、打嗝、哭泣、尖叫、怒吼、雞皮疙瘩的釋放。

謝謝老師的引導,讓我可以再度深深的與內在小孩連結,認真的傾聽她,擁抱她,再度回到自己本身。

學員分享:第一次的深度療癒課中,內在小孩渴望父母的支持。第三次的深度療癒課後,現實中的爸爸真的支持我!人生中第一次與爸爸深刻交流,非常感動!

學員分享:

我這次在上課前的深夜,突然鼓起勇氣傳了長長的內心話給父母,我當下是很害怕的,但是如果我不傳,我可能就會改變心意,像以前那樣傳不出去!

尤其是我非常害怕我爸的看法,雖然我跟爸爸不親密,但是我非常想得到他的認同與肯定。

當我成功傳出去後,心裡非常忐忑不安,早上看到爸爸已讀都沒有回我,我感到非常傷心,然後我就上課了。

在作成人自我與內在小孩的深度療癒時,我在身體第三脈輪連結到爸爸的心酸苦水,我痛哭失聲。

我的成人自我對內在小孩非常愧疚,內在小孩就像死掉了一樣躺著,我不斷說對不起,說我也不會放棄你,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內在小孩對成人的我說:請救救我,我想活,我非常有求生意志,但我需要你才能再站起來。

這其實呼應到之前第二階段的父母關係深度療癒,我內在小孩也是不停的求父母幫幫我,我在課中向自己坦承我真的好累,內在小孩請求父母支持我。

就在我上完課後,我看到爸爸竟然回了我長長的訊息表示支持!原本以為是一個貼圖或短短幾句話!我發現我真的不了解爸爸,都是用我錯誤的想像來看待爸爸,或是從媽媽的角度去批判爸爸,我其實真的不了解爸爸!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與爸爸有這麼深刻的交流,所以我真的好感動,也很感謝自己的勇敢跟改變!

我慶幸自己跨出了這一步,重建我跟父親的關係,並改變我對父親的眼光,當我認領了內在小孩、也重新認識了我爸爸!

學員分享:上了三次課程,挖掘到更深層的暗黑自我,才發現自己犯了學習的盲點,想將人性修成靈性、將小我除之而後快!

學員分享:

2021/01/16 成人自我VS 內在小孩深度療癒
我真正想要的是生命的真相,但在宗教裡我又遍尋不著我要的答案…。

就算最後結婚生女,我內在依舊不快樂,那怕從世俗角度來看,我應該也算過得不錯了,但我渴望生命的究竟真相…我總有說不上來的失落感⋯滿嘴的新時代「愛自己」,結果那都只是頭腦表層的以為愛自己,帶著那麼厚重的匱乏印記,我活不出內在真實的自己。

一直來到這裡學習,印記一層一層的消融剝落,認領羞愧內疚的自己。

 

我的第五脈輪說出內在小孩真實的聲音:
我渴望愛、依靠、支持、有人疼、呵護、照顧、撒嬌,不用那麼強悍武裝自己,無論我什麼樣子祢都依然愛我。

我以為我必須拋下一切,才能追上祢,但原來我可以停止追尋,因為祢一直都在。

到了成人自我面對內在小孩的深度療癒,長大後的我,劈頭就責罵內在小孩:

愛哭愛對路,妳知道我多辛苦嗎?
大人的我扛起一切,外在一定要樂觀正向,我一直在透支自己。
我真的很討厭妳哭哭啼啼…愛哭鬼,怎麼永遠一副長不大的樣子,不准再哭了⋯不准顯得軟弱…不准向外求救…不准訴苦…不准…不准…所有不符社會道德規範要求的,通通不准!

妳為什麼永遠長不大!妳為什麼老是拖累我!妳沒看我活得很辛苦嗎?!

我不是灌溉妳很多了嗎?我不是學了很多了嗎?為什麼那些都不夠?
為什麼要一直扯我後腿?為什麼讓我活得那麼痛苦?

我討厭妳,不喜歡妳,妳活該,因為我不好過,妳也不好受,要下地嶽就一起來,玉石俱焚!

如果妳再不長大,我就毀了妳,我會啟動自毀程式,原諒我的殘忍,因為我真的累極了,活得好苦好累,為什麼妳都不長進,為什麼讓我好累,我明明好想愛妳,也有愛著妳丫,但為什麼妳都感受不到,愛為什麼永遠都不夠,要多少才夠?!為什麼永遠向外索取,那麼卑微,那麼可憐,他媽的,讓我活得那麼沒有尊嚴!

我真的好想抱抱妳,好想愛妳,但我卻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我也給不出我自己「真愛」,只好拼命向外找,卻又落得一身傷,請原諒我的無能為力,我盡力了!

當我融入內在小孩去面對成人自我時,內在小孩也毫不客氣,用第5脈輪(喉輪)為自己發聲:

為什麼妳總是對我視而不見,妳總是迂迴的閃躲我,假「學習」之名,行「逃避」之實!妳連正眼都不敢看我,假道德、假高尚、假智慧,他媽的,我看到妳的世界就是一個「假」字,嫌我愛哭愛對路,妳比我虛假一百倍,妳長大了又如何?!妳從來不肯面對真相、看見真相,有那麼多學習又如何,還不是妳的優越感,還不是又把我踩在腳下,彷彿我拖累了妳的一生,妳又幾時為自己的生命負責,當妳逃避我,不敢直面我、承認我、接納我,妳永遠不會有真正的轉化,生命不會有真正的改變,只有妳願意真的看見我,看見我的痛我的傷,療癒我、轉化我,妳才能真的改寫命運。

否則妳永遠在向外攀緣,看不到神性又如何,不懂靈性又如何,略過我,妳什麼都不是。我們是一體的,否定我,妳又怎麼可能有真正的完整。

我渴望妳的愛、渴望妳的擁抱、渴望妳的呵護、渴望妳心疼我。因為我好害怕,好恐懼,我對生命一無所知,但我就被生出來了,世界卻跟我想像的不一樣,我希望妳保護我、照顧我、支持我、帶領我,我忘了回家的路。

我也好累,好想歇一歇,妳的肩膀讓我靠一下,不要拋棄我,那怕妳在厭惡我、生氣我,我終究就是妳的一部分。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那麼不愛自己,我也渴望有人給我答案,但身體的印記如實說明一切,我也不知這些印記打哪來,只知道現在有方法可以消融它、釋放它、轉化它,所以求求妳,千萬不要放棄,我需要妳持續不墜,傻傻的做,我需要妳的協助幫忙,其實我也好累好孤單,過去我怎麼啼哭妳也聽不見,現在妳好不容易看見我了,我真的好高興,謝謝妳的勇敢,我真的需要妳。

我整個過程哭的稀哩嘩啦,在情緒大爆發、大釋放後,感受到的是「怎麼那麼棒、那麼幸福丫」,生命真的是很美好!

而當最後老師讓我們躺下休息,引導説要「祝福夥伴比我有更大的轉化…」。
上回我不懂這一句…這次有些領會了,是當我們能夠豐富給予時,表示我真的擁有…代表我接納自己、愛自己的能力又增加了。
當老師引導述說著時…我瞬間的觸動…又哭到不能自已…

後記:

第一次上課時,我的內在小孩渴望大人擁抱她,但長大後的我就是沒有辦法靠近她。

孩子也是我的內在小孩,讓我想起女兒剛出生時,護士把她清潔好抱到我的床邊,我竟然不敢在第一時間「擁」她入懷。

隨著療癒轉化後,上次第二次上課,成人自我就願意靠近、去擁抱我的內在小孩。

所以這是第三次上課了,我以為我應該會更有愛面對我的內在小孩,卻沒想到直面更暗黑的自己。

覺察後發現,原來在一連串的療癒轉化,以及有一些美好的體驗後,我仍然急於切割我的小我,欲除之而後快!
彷彿我上過三次課,是資優生,卻沒有辦法容忍放牛班的她。我犯了學習上的盲點,只要靈性,不要人性。

卻忘了如果沒有小我,我又怎麼能在小我中破小我,我又怎麼會有這些神性的瞥見、意識的揚升和擴展?
這種種一切的轉化,不也是要謝謝小我,沒有她在物質世界的體驗,我又怎能借假修真!

 

謝謝采榛老師,妳的話語文字總是那麼有力量的適時點醒我。

也謝謝助教、夥伴們的陪伴共振。

感恩!

學員真實分享:力行身心覺察,讓我找回自己的力量,身體讓我認清一切的外境真的由我所創,我就願意當一個勇敢的人,勇於面對自己的人,帶著正知正念向前行,不再投射他人創造對我的「苦」與「痛」。

學員分享:
我的身體覺察分享,每天用第六脈輪都用花晶+花鑰霜使用,上班族用眼過度是個常態,每天會特別將手掌放在眼睛部位,手也是第四脈輪的延伸,眼睛到眼周部位都感覺到溫度上升,緊繃壓力有得到舒緩。

第一脈輪:今早塗抹花晶時,專注在身體上,突然一陣鼻酸,就流淚了。
摸了膝蓋,膝蓋長年以來支撐著「總是過度透支,過度要求完美的我」。
腳趾頭幫助我能踩穩每一步,也因為我「對著世界的不安全感,無法信任,所以也需要繃緊,用力往下抓地,才覺得自己不會倒下」。

在身體覺察的道路上,我陸續釋放了許多第一脈輪的創傷凍結,狀態已經好轉許多,不過身體是層層事件堆疊,情緒記憶累積的「物質身體」,完全的把專注力放在身體上,陪伴每個身體覺察的時刻。

我的好轉反應:腰痠無力(總是過度支撐透支)/腳底冒汗(生存恐懼,透過汗水排出)/喉嚨生痰(有苦難言的吞忍情緒)/腹脹(第五脈輪吞忍情緒都到第三脈輪囤積/頭暈(總是暈頭轉向在工作求表現,求優越的自己,終於看清自己創造的是「一定要完美」的形象,是來自於完美才符合父母心中愛的那個孩子,複製媽媽「工作女強人」的信念,如果不優秀=違背媽媽期待=不被生命中的神所愛=愧疚感(和恐懼並存)

自己關係中的改變-工作職場:
面對同事馬後炮的「指導」,以前的我會生氣(臉漲紅,體溫高,生悶氣,背後在跟別人說對方的壞話)。
昨天雖然發生一樣的狀況,我一樣有不舒服的情緒,但已經不是暴躁生悶氣,而是一種力不從心的無力感(從生氣到無力)。
我發現我不那麼怒了,這是一個很大的轉換,如同老師說的:從失衡回到另一個失衡,經過兩極擺盪再回到中間平衡!
我覺察到當自己認為「對方真的是個很難溝通的人」,這個想法也是來自於「我也不願意去跟對方溝通,在關係裡我不要成為「輸」的人,我不給對方「溝通我(指正我)」的機會,所以我往外投射成「是對方無法溝通」!

一直創造「你我他」的對立,就好比我們從媽媽身體被生出來,接收到第一次與神的分裂,分裂以後就產生了對立,對事情要有對錯,人分美醜,善惡,用自己的角度看世界,而無法接納世界萬物原本的樣貌(例如:每個人個性的形塑來自原生家庭),我不想改變自己,也沒有療癒內在孩子的能力,所有我慣性地想把責任往外推,變成是別人的問題,我就不用面對真實的自己。

現在力行身心覺察,我找回自己的力量,回到身體,讓身體帶領著我前行,一切回到身體,不投射他人創造對我的「苦」與「痛」。

我才真的發現「沒有不能溝通的人,是看我對自己的理解有多大,對世界萬物的理解才能有多深,也才能決定我對別人的接納與理解」!

當我認清一切的外境真的由我所創,我就願意當一個勇敢的人,勇於面對自己的人,帶著正知正念向前行!很感謝自己,也感謝一同學習的所有夥伴、助教導師,更感謝最親愛的采榛老師

⭐️以上是學院夥伴真實分享,想深入了解或購買澳洲花晶/墨泥/香拓粉的朋友,都歡迎加入學院官方Line,由專業助教為您諮詢:@tsai-jen(前面一定要加@)

學員真實分享:每天利用花晶力行身心覺察,認清一切外境真的由我所創,讓我勇於面對自己,帶著正知正念向前行,停止投射別人是自己受苦的兇手!

學員分享:
我的身體覺察分享,每天用第六脈輪都用花晶+花鑰霜使用,上班族用眼過度是個常態,每天會特別將手掌放在眼睛部位,手也是第四脈輪的延伸,眼睛到眼周部位都感覺到溫度上升,緊繃壓力有得到舒緩。

第一脈輪:今早塗抹花晶時,專注在身體上,突然一陣鼻酸,就流淚了。
摸了膝蓋,膝蓋長年以來支撐著「總是過度透支,過度要求完美的我」。
腳趾頭幫助我能踩穩每一步,也因為我「對著世界的不安全感,無法信任,所以也需要繃緊,用力往下抓地,才覺得自己不會倒下」。

在身體覺察的道路上,我陸續釋放了許多第一脈輪的創傷凍結,狀態已經好轉許多,不過身體是層層事件堆疊,情緒記憶累積的「物質身體」,完全的把專注力放在身體上,陪伴每個身體覺察的時刻。

我的好轉反應:腰痠無力(總是過度支撐透支)/腳底冒汗(生存恐懼,透過汗水排出)/喉嚨生痰(有苦難言的吞忍情緒)/腹脹(第五脈輪吞忍情緒都到第三脈輪囤積/頭暈(總是暈頭轉向在工作求表現,求優越的自己,終於看清自己創造的是「一定要完美」的形象,是來自於完美才符合父母心中愛的那個孩子,複製媽媽「工作女強人」的信念,如果不優秀=違背媽媽期待=不被生命中的神所愛=愧疚感(和恐懼並存)

自己關係中的改變-工作職場:
面對同事馬後炮的「指導」,以前的我會生氣(臉漲紅,體溫高,生悶氣,背後在跟別人說對方的壞話)。
昨天雖然發生一樣的狀況,我一樣有不舒服的情緒,但已經不是暴躁生悶氣,而是一種力不從心的無力感(從生氣到無力)。
我發現我不那麼怒了,這是一個很大的轉換,如同老師說的:從失衡回到另一個失衡,經過兩極擺盪再回到中間平衡!
我覺察到當自己認為「對方真的是個很難溝通的人」,這個想法也是來自於「我也不願意去跟對方溝通,在關係裡我不要成為「輸」的人,我不給對方「溝通我(指正我)」的機會,所以我往外投射成「是對方無法溝通」!

一直創造「你我他」的對立,就好比我們從媽媽身體被生出來,接收到第一次與神的分裂,分裂以後就產生了對立,對事情要有對錯,人分美醜,善惡,用自己的角度看世界,而無法接納世界萬物原本的樣貌(例如:每個人個性的形塑來自原生家庭),我不想改變自己,也沒有療癒內在孩子的能力,所有我慣性地想把責任往外推,變成是別人的問題,我就不用面對真實的自己。

現在力行身心覺察,我找回自己的力量,回到身體,讓身體帶領著我前行,一切回到身體,不投射他人創造對我的「苦」與「痛」。

我才真的發現「沒有不能溝通的人,是看我對自己的理解有多大,對世界萬物的理解才能有多深,也才能決定我對別人的接納與理解」!

當我認清一切的外境真的由我所創,我就願意當一個勇敢的人,勇於面對自己的人,帶著正知正念向前行!很感謝自己,也感謝一同學習的所有夥伴、助教導師,更感謝最親愛的采榛老師

⭐️以上是學院夥伴真實分享,想深入了解或購買澳洲花晶/墨泥/香拓粉的朋友,都歡迎加入學院官方Line,由專業助教為您諮詢:@tsai-jen(前面一定要加@)

學員真實分享:過度陽剛的背負,讓失衡的陰性能量在伴侶關係及工作中表現出來,才發現剛強的我和媽媽一樣的軟弱無助,當我怨恨媽媽的軟弱,其實是內在小孩對媽媽的內疚、我是在怨恨救不了媽媽的自己。

學員分享:
跟大家分享我的近況與覺察,我發現我工作時的注意力都在外界,在看每個人做什麼?在意別人會怎麼看我?怕自己做錯做不好,然後就真的什麼都做不好!因為我專注力沒有在自己做的事情上。

我與人的距離及創造力的匱乏,來自我凍結的陰性能量,我是多麼看不起自己的陰性能量,看不起軟弱的、沒用的、覺得那有什麼用?
我潛意識相信陽剛才是力量、才能生存(在找工作的時候,我也是如此摒棄身體覺察,覺得自己生存恐懼很強大,胡亂的求生存)。
我所凍結住的,也是我切斷感知不想觸碰的。

我的內在小孩對媽媽有很大的分裂感,怨恨媽媽的軟弱沒用、自己都活不好了、能給我什麼?我邊怨恨媽媽為什麼活不好?為什麼要讓我看到她這樣?

而我更真實是在怨恨自己無能救出媽媽,我內心承受不了自責的痛苦,反反覆覆的自責自己的軟弱、沒用、無能為力,投射到外界,所以才會恨媽媽!

再當我又回到自己的罪疚感,責備自己怎麼可以這樣?我糾結在我所創造出來的內疚的痛苦中,產生出模糊不清的人我邊界。
我為了讓自己的軟弱沒用無能為力好過,掩蓋的方式是過度的去承擔別人(伴侶)的責任,過度承擔後又再來產生怨恨,怨恨對方沒用,就像怨恨媽媽沒用,但實際是在自責自己的沒用。

我過度剛強的表面雖是活出與媽媽相反,但內心是一樣的軟弱悲傷與受困。
兒時爸媽總為錢吵,心裡總想長大賺錢,有錢生活不愁,爸媽是不是就會愛我?
我每每過度承擔的同時,內在小孩是想著:如果我成功救了妳,妳就會好過,那妳是不是就能愛我?
我長大賺錢給媽媽,只是想得到她的愛與關心,這段也同樣複製在我的伴侶關係中,我付出絕大部分的金錢,對方就會有比較多的時間陪我愛我!

當對方只能活成被我扼殺、無法成長的樣子,我又會斥責對方不夠有擔當。我始終只在內在小孩的怨恨中循環著。
我在上班的時候,一直表現出符合好的樣子,要認真要好業績,但我怎麼做都不夠好,明明我覺得我很努力,明明我不是才剛上班剛學習嗎?

做到一項又一項,怎麼連句讚美肯定都沒有?
我發現我沒有專注力,非常缺乏回到身體、回到自己、穩定自己。
主管與我,就是我與自己。我對自己總是要求總是好要更好、多要更多!沒有滿足的總是對外抓取,深深的活在兒時的不被愛不被重視中。
得不到就以毀滅自己的方式去博取一點點關注。

我覺察到我的雙腳,腳後跟着地用力(想增加自己的份量)
腹部悶脹(陰性能量凍結,與人的距離,害怕自己不夠好不被愛,而防禦疏離)
腰酸無力(不被愛不被重視沒用的自己)
雙手手指緊繃(害怕失去的抓取)
雙肩肩頸緊繃(罪疚與內疚,不夠好沒用的自己)

幾日下來,我覺察到這個狀態,在陰性能量失衡、軟弱放低自己的狀態中,我也釐清了這份內疚感的界線,外界也似乎開始回到該有的位置,我穩定自己的力量也多了一點!

采榛老師回覆:
親愛的,妳看似「又發現到」陰性凍結,實則只是認出它們、釋放它們的過程

妳已非以前那個沉溺在看見自我真相、就難以接受面對、於是會產生銷毀自我的自己

即便仍然不會對某些被揭露的自己產生全然讚賞或滿意接納,但那種【將不夠好、不完美的自己批判到無地自容並必須毀滅的力道】也早已不再了

妳內在面對軟弱自我的勇氣、及在願意扶起自己軟爛雙腿向前邁進的耐心及力氣~足以證明妳的轉化進程

我們一路來的老實修煉真的是不會白費的,只是紥實練功的過程確實乏味無趣!

我們不會天天都像在課中引導的大鳴大放、也不會每次都充滿療癒釋放的感動喜悅愛!

更多時候是重複堆疊的自我練功,過程是平凡的、有時真的會是孤獨的!

但改寫命運的關鍵不在時刻驚人的大變裡、而是在上述的點滴之中積累的

生命中奇蹟的轉捩點無分大小,有時起到破解宿命的要素往往如蝴蝶效應般「不過是一髮」卻「牽動著全身」

所以妳若覺知到自己在投射,就請盡情投射,因為我們不可能不投射!

只要保持身體覺察、我們就不會迷失在投射中出不來,有時反而是「投出一條血路」。

學院療癒師回覆:
謝謝同學的分享與老師的回覆!
看到老師說:
更多時候是重複堆疊的自我練功,過程是平凡的、有時會是孤獨的,但改寫命運的關鍵,不在時刻驚人的大變裡,而是在上述的點滴之中積累的!
不要害怕投射,因為不可能不投射,只要保持身體覺察,就不會迷失在投射中出不來,有時反而是「投出一條血路」

老師的回覆讓我忍不住大爆淚…強烈感到被理解、接納、被愛!這治癒也來得太突然了!!

週末的線上課程,過程並沒有太過劇烈的情緒和故事,唯一不同的是,課後至今持續的全身痠痛,和運動後的肌肉痠痛不同。

一種難以形容、由內而外的「骨頭痛」
其中最明顯的是髖骨骨盆
但最難熬的是「頭骨痛」

連續兩天泡墨泥試圖減緩身體的痛,好笑的是非但沒有減緩還加倍釋放,果然越是想逃避的、越是必須面對

劇烈的頭痛讓我發脾氣、耍任性,感謝的是伴侶全然接受、安靜又不介入的陪伴我

早上看見老師的回覆,整個人大哭一場之後,頭痛竟頓時緩解大半,一小部分轉移到胸骨

意識到自己依然對女性身份感到憤怒
對媽媽必須工作、做家事、照顧孩子
感到憤恨不平、悲傷無力
對自己頭腦中的「應該」憤怒
對自己給予的「框架束縛」憤怒
看見自己將無法消化的憤怒
全部傾倒、投射在伴侶身上
看見自己過往無力面對的心痛

卻也因為這些看見,伴侶不像以前那樣要用「展現憤怒」來提醒我,反而能是安靜的接受與陪伴我

如同老師說的:
只要保持身體覺察,就不會迷失在投射中,有時反而是「投出一條血路」

采榛老師回覆:
近期在經驗的確實是非常非常深邃的女性釋放,這是我們群體夥伴不約而同的共時性,尤其是為人母親者!

我們生理心理的影響是同一線的,當女人的身體經過懷孕生產的過程,成為一個「生理母親」:
我們的內在小孩無論是什麼狀態,都會自然產生「為母要強」的決心,這是一個本能

差異只在:
無分男女的我們內在有著一個充滿的傷痛孩子時,我們會產生過度的自我保護,這個受害者心態的保護伴隨加害者的攻擊,對我們的關係及生命肯定具有傷害與破壞性。

而內在傷痛隨著物質時間過去,我們若無對此覺察,就只會增加複製貼上的程度、使一切理所當然、將創傷模式愈加根深蒂固

那當女人在這樣的狀態下成為了生理母親,我們自然發生的母性會將自己的一切無分好壞、都毫無保留的複製給孩子,這無關媽媽的意志、是一個從母體懷胎就必然發生的事,母親與孩子都沒有選擇的餘地。

內在意識(我們擁有的)的不同、能給出就也不同,於是外在就會產生【好像有些人的童年明明更傷痛、有些媽媽明明更不愛孩子】的差別

其實母性都一樣:都是貢獻、都是給出

但當母親以母性在給出時:《自己擁有的是什麼?》
就會讓孩子所接收到的截然不同

所以:
『女性療癒真是非常重要:因為所有女性都象徵全人類的母親,一位女性的轉化會影響一個家庭,一個家庭影響社會組織,社會影響國家結構,國家影響世界意識』是確確實實的。

回到學院療癒師近期的幾篇分享所帶出的女性議題,是每個女人都有的,而為人母親者的體會真的會更深:
母親還來不及長成一個女人就要為人妻、為人媳、「為人母」,還來不及開始學習「什麼叫愛自己」就得「給出自己、貢獻自己」,不同的女性角色還彷彿有不同標準,我們都還來不及「做自己」就要一直因應各種女性角色去供給~

如此困難重重的處境:
要女性如何不在其中「揚陽貶陰」?
要女性如何不在其中「軟弱無力」?
要女性如何不在其中「自立自強」?

以上是集體人類匯聚的課題,它如此不容易、但富有難以想像的無限爆發力!
每位女性的覺察療癒真的都是貫穿集體的,一個女性的意識哪怕覺醒一分,都會帶動所有與她相關命脈的人類意識一分

所以回到學院療癒師近期正在經驗的過程:它確實很不容易,對每個女人都是不容易的!

我們在這過程中是【重生與死亡交替】:我們傳承自舊世代的女性制約要被自己親眼認出、親手殺死

也是一個【自己懷胎自己、陣痛自己、生出自己】的過程

我們在這當中只以《自己的身分》在努力著,一定是孤獨的,就像「被懷著的胎兒」彷彿與世隔絕

但我們同時也與集體相連:因為女性的課題是全人的課題、我們的療癒是全人的療癒,就如每位母親等同全人的母親一樣

這也是為何我們可以在這麼不容易的過程中去經驗「懷胎自己、重生自己」,哪怕也像「被懷著的胎兒」般有「與世隔絕的孤獨」

但事實上:
看似獨自的胎兒是被生命之神的母親全然無私無條件的包裹孕育著

而彷彿獨自經驗一切的我們也是被相連一體的生命層層包圍支持愛著

於是胎兒什麼都不用做,就傻傻的被生下了,成為一體的一分子

於是我們看似是自己在努力走過的點滴,有時回頭一望會產生無盡的感恩及感動,因為那一切被走過的點滴其實是如此不可思議、不只是「我一人」在讓它發生的!

所以妳在歷經的不只是妳的,也是我們的、全人世代的,妳在過程中所需的一切都會自動到位,因為我們被全人、被全生命支持!

【學員與導師交流】:學習了一年覺察,才親身頓悟身體就是潛意識,實證前仍被大腦所惑、困在想像的苦海中,謙卑的對待身體是對生命臣服的開始,也是離開受苦模式的時候。

學員分享:
我近期有一個小小的體會,老師總是說【身體就是顯化的潛意識】,我雖然接受,但頭腦還是有無法理解的地方,這一陣子突然頓悟了!

我們不需控制呼吸、心跳,就會自然的呼吸心跳,三大系統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免疫系統,也都依照規律性自然的運作,而這一切支持我們【活下去】的身體運作全都操之不在我,身體就是跟那宇宙的源頭接軌(潛意識)才能毫不費力地做到這一切呀!

【身體當然是顯化的潛意識】,而我們已經太習慣利用大腦了,有時甚至會自傲的覺得我來做些什麼讓身體更好,其實身體原原本本的都是好的、沒有問題的。
而慣用大腦這個習慣,讓我們難以觸及潛意識的根本,我想,如果我們真的理解某個習慣、某個情緒、某個我執是造成痛苦甚至是病徵的原因,真的沒有人會去抓著那個東西不放來自取其苦。

重點就在於,我們受苦,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受苦,身體既然是顯化的潛意識,身體的症狀就在告訴你,你的哪裡凍結了、有問題了。連結身體、靠近身體,就是連結、靠近那無限的潛意識。也近是靠近了你的內在積存了什麼、相信了什麼的根。

非常感謝老師及助教的陪伴,讓我在傻傻的擦了一年花晶後,發現原來還可以再發現,覺察果真的是覺無止境!

采榛老師回覆:
妳分享真的是份「體會」,有時用說話或文字描述真切走過的體會,在旁人聽/看起來可能會像「不都知道了嗎」、「不是本來就是這樣嗎」、因為「上課都在說丫」、並「上課前都知道了丫」

但其實我們對身體/潛意識的運作真是需要一直深入再又推翻、再深入、再推翻⋯⋯有時我們「知道它是怎麼一回事」,會帶來療癒的感受及轉化的體驗,而那是一個突破物質意識在觸碰潛意識的過程,它是無為的臣服。

但我們不見得一直都可以處在深入它的真實本質中,因為我們有慣性、有世俗生活、有著讓我們在瞥見無限潛意識之後又再回到有限物質意識中的一切

這時就需要一個有形的修煉,而我分享的方式是身體覺察,並且將它系統化對應、好讓我們的頭腦明白自己在幹嘛

這就只是一個【有形的策略】,頭腦需要這個才能「在它的邏輯中去了解潛意識」,我們會在這個「彷彿知道自己在幹嘛」的情況下不知不覺將自己帶往「無限的未知」中。

所以提醒每天至少十五分鐘的身體覺察,並且將其簡化,這其實也只是一個勾子。

當我們愈是透過有形有相的作為體會有形與無形之間、頭腦與潛意識之間,我們對待身體的方式自然會隨著我們看待自己的眼光的改變而不同,因為我們會不知不覺愈來愈進入「一體」,因為身體是我們與一體產生分化的邊界,沒什麼比身體更讓我們遠離傳說中的合一、無條件的愛、一體的神性

所以當我們無論是有條件、具策略性?或能更多放下條件、不為什麼的去連結身體,那些頭腦無法意會的分化都會默默在我們不見得知覺的情況下發生

所以有些夥伴會分享所謂「傻傻落實的奇蹟」:好像在不斷練習身體覺察的過程中,自我的改變、生命的洞見、關係的奇蹟都默默發生著。

確實是如此、但也不只是如此,有更多我們頭腦不知道的「秘密」在發生著、其副作用之一就是我們頭腦可以認出的那些奇蹟

那個「秘密」就是我在體會的,每次的體會都是在原地打掉所有的建築、回到地底、再從地基築起更高的樓層

一切看似都是原本的地方(都是身體覺察),卻並不一樣(地基變了、樓層高了),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對生命的體會才會隨物質意識的質變「更上一層」(原地打掉重建築起更高的樓層)。

所以才有了持續不墜、傻傻的做的口號,那確實是必須的,我們無論是學了一年、落實了兩年、在其中參了三五十年⋯⋯那些時間都只是對頭腦有意義(看我已經學了做了X年了),但那些對我們想藉此探索的廣大生命而言是一點意義都沒有的,但我們會很容易迷失在頭腦的意義裡:覺得自己「學了那麼久、做了那麼多」,我們一不小心就讓那些「毫無意義的意義」與自己參透的程度劃上了等號

這時會是我們對身體的覺察「覺得夠了」的時候,也是我們可能會想找尋「其他出路」的時候

我自己的經驗是「卡關的瓶頸在此、臣服的力量也在此」,我也有覺得「夠了」的時候,那往往是我以為我很懂的時候,當小我以為自己參透一切想另尋出路時,生命的慈悲也伴相隨,我們會(又)開始要在幻象中找真相、想在沙漠中找綠洲,原本以為已經參透的那些彷彿是個騙局,我們陷入了進退維谷,而這卻往往也是我們「有得選擇」的恩典時刻:有得選擇臣服、放下小我的地圖。
會有一個絕望投降的感覺,那是我們小我被生命降伏的感受,也會有無與倫比的放鬆感(寧靜、平安),那是我們終於放過自己(放下小我)的感受,當我們沉浸(臣服)於生命中再度重新出發的時候,就是拆掉原有樓層、回到地基、再次築起更高樓層的過程。

也是曾經說過我們會一直反覆經驗「見山是山、山不是山、山又是山」,不斷的深入再推翻然後重建,這是一個自我拆解的必經過程,所以為何需要「持續不墜、傻傻的做」,因為這不是一次課程或幾次課程的事,在這裡能提供的,無論是上課複訓或群組,都只是讓我們的頭腦朝著「有形的知」去「有作為」的行動(傻傻的做),在當中「不知不覺」的不斷返回自己的心、連結生命、在小我意念中經驗「可以選擇的臣服」

這裡帶的課、辦的複訓、所教的方法、群組的交流⋯⋯其實就只是創造彼此陪練的環境場域:讓個體促成集體、再讓集體帶動個體!

我們在過程中,會因為夥伴的陪伴與貢獻而擴展,也必然會自動回饋給群體的夥伴。
有時透過文字分享回覆,有時是在複訓的課程中交流彼此進化的意識,無論何者都是看似分化實則一體的串聯,知或不知這就是這麼一回事,說到這裡,真的很感恩在這裡的 “我們”!是“我們” 拾回了 “我”。

學院療癒師回覆:
謝謝同學的分享以及看完老師的這篇回覆!看完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身體覺察就只是一個【有形的策略】,頭腦需要這個才能「在它的邏輯中去了解潛意識」,我們會在這個「彷彿知道自己在幹嘛」的情況下不知不覺將自己帶往「無限的未知」中。

確實是如此!
頭腦需要被「邏輯道理」說服,否則絕不會「持續不墜、傻傻的做」。

感謝老師願意將自身經驗轉化為實質教學,帶領我們反覆穿越「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的自我拆解過程。

學員分享:面對不敢拒絕的權威,喉嚨發生痛楚,覺察兒時父母關係產生長大後對追求者的不信任,被看見的創傷信念釋放了,喉嚨的痛也消失了!

學員分享:
前兩天出門參與了一些商務交流的餐聚,其中我碰到了一位絕對權威的長輩對我試探性的告白,言語誠懇並無不敬之意,但是席間隱約曖昧及似有若無的勾肩搭臂,那種感覺確實讓人感到不舒服。

起初我是談笑風生的婉拒他,對於他近距離的接觸,我以起身上廁所離席為中斷,(因為這是我無法翻臉的人,而他表現的似乎又讓你無法翻臉)但是末了,他仍持續表白,我只能斷然嚴肅的表明心意。

但是細想,自己是有委屈感的,覺得被冒犯,不被尊重。結果第二天起床,我的喉嚨痛了!跟隨著這個「痛」,我覺察到這些年把自己武裝的這麼強大,面對追求總是華麗的轉身,是我過去的創傷凍結。

對比原生家庭:
父親長年不在家,建構的家庭觀念是男人追求物質比一切重要,所以他所有的行為都可以合理化,即便他待我好,可是在他的信念裡,為了他自己名利的追求,妻兒是隨時可以拋下的。

兒時父母是絕對的權威,特別是母親獨自掌管家中事宜,我們很難有自己的聲音與意見,童年為了渴望被愛被看見,不再經驗被父母獨自拋下的失落,自我意志在內在的碰撞中,選擇了閹割… 沒有如實坦承的做自己,順從求生!

成年後複製貼上,害怕被控制,害怕被拋下,不相信追求者會有真愛…於是反過來徹底拒絕,變成是「我不要你們」。
我在年輕的時候,因為業務往來,商業需求,面對很多男性的邀約或是追求,我都不敢也不能直接翻臉!都只能選擇技巧性的委婉推托=求生話語,為了生存我一再壓抑自己的感受,亦無法自我坦承,形成內在是扭曲的、痛苦的。

曾經應付這些人事物一度讓我身心壓力很大,我腦中想到「追求」我先出現的就是「防衛」,因為我不相信這些人會真心待我好,即便喜歡也只是一時的。

於是後來我選擇專業技術的工作,顧客群多為女性,我可以單純的在我的專業領域發揮,避免不必要的困擾。但這也是基於我的生存恐懼,我侷限於此無法真正的自我展現。

過往面對男性客戶追求,逃避拒絕等的困擾,我選擇了結婚,選擇了一個當時看起來相對安全一點,不會拋下我的人(對比兒時父母關係),我連在離婚後,都不敢坦然的說我離婚,還是躲在前夫身後,避免無謂的社交!我怕極了那些無謂的糾纏!(代表不能真實的做自己、不敢面對權威)

所以我的潛意識層面,根本無法真正享受別人對我的喜歡,即便我的內心有多麼的渴望愛與被愛。

再次回憶看穿過往無明的戲碼,伴隨著身心流動釋放後,喉嚨也就不痛了!
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現在的我應該有足夠的能力處理面對,感恩透過這次的事件讓我再次浮現並經驗。感謝同學大家的陪伴。